刚刚更新: 〔不败神婿杨辰〕〔战神杨辰回归都市〕〔杨辰秦惜〕〔上门龙婿叶辰〕〔叶辰帝豪集团〕〔萧家上门女婿〕〔上门女婿叶辰〕〔上门好女婿〕〔渐微的爱〕〔摄政王是病娇,要〕〔最强龙婿叶辰〕〔摄政王是病娇,要宠〕〔快穿团宠:她又美〕〔一个顶流的诞生〕〔我有无数神医技〕〔夫人每天都想落跑〕〔朝为田舍郎〕〔最豪赘婿叶辰〕〔妖虫之心〕〔只有我老婆不知道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末日之深渊猎人 第1章 楔子
    当死亡的阴影束缚住你的身体,你唯一要做的,便是像扯棉花一样去扯掉它,这是出奇制胜的绝招。

    ——陆少贞

    “黎明已逝,悲哀永存。”

    “什么?”

    “如果不能在劫难中生存,那么便会在劫难中死亡。”

    “屁话!”

    ……

    当陆少贞醒来的时候,窗外的天已经昏暗下来,那描摹着血色深渊的状态,似乎是轮回的隐喻,在偌大的帷幕上本色出演。

    血月高悬,那氤氲着的邪恶之光无尽蔓延。

    痛啊!无与伦比的痛!

    脑袋好似要炸裂,就像无数的子弹碎壳在大脑的表皮反转腾挪!

    发生了什么?我不是被x病毒感染了吗?

    我不要死!我不要变成那些丑陋的毫无理智可言的异类!我上有老下有小的,不去上班怎么赚钱,不赚钱怎么养家,年轻男人就是社会的承重梁,一边忍受来自四面八方的压力一边高唱青春无悔。

    有些慌张,但总得来说还算冷静,冷暖激荡的色彩在瞳孔中交汇,迷糊的视线好似雨中的车窗,看什么都带有朦胧的韵致。

    陆少贞扶着脑袋费力起身,努力将视线凝实四周看去,发现自己正处在狭小的房间内。房间木屑堆积,墙角被雨水渗透,泛着发霉的湿气,屋子的中央有一张偌大的双人床,白色床单霉斑遍布,上面再笼罩上碎落的木屑,显然年代已然久远。

    四周静的可怕,没有任何的声音。

    我是谁?我在哪?我要干什么?

    疑问三连顿时浮现在脑海,陆少贞试图回忆起以往的种种,可最后无奈的发现,任何有关回忆的追溯都是徒劳的,至少,自己是怎么昏阙的,他已经想不出个所以然了。

    以往的记忆遥远的就像是上辈子发生的,他在房间内走动,木质地板发出不堪重负的吱呀声。

    墙上有寸缕不挂的女人胴体油画,那倩影清愁好似来自异空间的诱惑,将某种心底的隐秘梦境勾引得蠢蠢欲动。陆少贞挪动视线,昏暗的窗帘拓写着窗外的邪恶之色,游动的灰尘好似宇宙中飘荡的鬼魅星子,最后他愕然发现了天花板上渗透下来的殷殷血迹,刺鼻的腥气自打他看见鲜血的那一刻开始充斥在空旷的鼻腔内,甜腻的让人发胀。

    呕!

    突如其来的恶心让他差点吐出来,胃酸上涌,难以自禁,他将这一切归咎于三规半管的作祟,在痛苦的时候任何人都觉得自己的器官生得多余。

    他踉踉跄跄的试图寻找房间的出口,可徒有四壁,狭小的空间内所有的东西都一览无遗,可就是没有门!

    这是怎么回事!没有门自己怎么进来的,或者说自己被人弄进来!

    对了,窗户!这里与外界唯一的联系便只有窗户!自己要想逃出去唯有那里不可!

    陆少贞小心翼翼地踩着血迹斑斑的旧木桌,剥落的油漆发出咔嚓咔嚓的轻响,他仔细检查了窗户的构造,最后无奈的接受了现实——窗户是被人焊死的,那边框缝隙以及轴承部位都被铁水密封!

    看来有人将自己从窗户扔在这里,而后便将这个空间彻彻底底的变成密室了。

    等等!有些不对劲!

    这个窗户焊死的部位是在内侧!也就是说要想焊到这种程度非得同样在屋内不可!

    冷汗立马从陆少贞的脑门子上面流淌下来,极度的惊悚让他的头脑清醒几分,他紧紧皱着眉头再度检查,最后不得不接受了这个匪夷所思的事实!

    啪嗒!

    水滴滴落在木屑上的轻微叮咚声在极度寂静的房间内格外刺耳,陆少贞好似受惊的兔子遽然抬头,只见天花板上渗透出来的血水竟然逐渐增多以至于凝聚成滴而掉落,邪意凛然的气息好似沾满粘稠墨汁的食人花盘伸出蠕动的触角将他的心脏包裹,陆少贞感到万分惊恐。

    一滴,两滴,浓郁的压力好似要将心脏握碎,陆少贞惊恐地紧紧贴着墙往后退。

    可这样下去不是办法,血不会因为害怕就不流,陆少贞努力克制自己的恐惧,转而寻找其他出路。

    刻骨的勇气都是在极度恐惧的时刻焕发,陆少贞再度将目光转向屋内,诸多蛛丝马迹虽然在细心的观察下并不隐秘,可彼此之间的联系却是羚羊挂角无迹可寻,因为你完全不会明白,床头上的那个小熊娃娃,为何会被拼接上鱼鳍般的四肢,你更不会明白,左轮手枪下压着的发黄的白纸,为何好似浸油般呈现半透明状态。

    陆少贞颤颤巍巍地拿起那张纸,纸上没有任何的字迹,可就在他不以为意就要将注意力转向其他物品的时候,窗外的猩红光线打到纸张上。

    咦?这是什么?

    只见油纸上浮现出潦草的字迹,虽然仅有一句话,可仍然需要仔细辨认。他对着窗户看去,只见上面写着:“黑暗将至,永恒长眠,若是没有准备好,左轮便是唯一的出路。”

    这是什么意思?难道说饮弹自尽?陆少贞这样想着便有些怒气,到底发生了什么都没搞明白,便这样不明不白的要被幕后黑手给玩死?

    他愤恨之余没那么害怕了,他看向手枪,那是柯尔特蟒蛇型左轮,整个枪身美感十足,只是年代的痕迹在其上见证明显。

    任何细节都不能放过。陆少贞不断告诫自己,他回想起曾读过的小说中暗示线索的情节,便对枪口朝的方向产生了极大的兴趣。

    正是朝着墙上的那副壁画!

    陆少贞对这个发现感到异常兴奋,尽管这有可能是绝境中的自我欺骗,可但凡有希望,那便是好事。他尽力躲避开滴落的血水,来到壁画前,他的手指划过粗糙的画面,那油画中的女人仿佛活了过来,机具动感地冲陆少贞眨眨眼!

    原本以为自己是眼花了,可在数次这样反复确定之后,陆少贞愕然接受了命运,他不得不承认画中的女人是活着的!

    虽然极度惊恐,可他还是不得不承认画中的女人风情万种。

    曼妙的肌肤与这狭小屋子的恐怖血腥格格不入,轻纱似的薄雾将其胴体的关键部位掩盖,陆少贞对着画像眨眨眼睛,那画中少女亦是眨眨眼睛。

    “你是谁?”

    “你又是谁?”

    陆少贞暂时忘却恐惧,那对少女私密部位的无限遐想让他心驰神往,他忽然明白为何希腊神话中海伦会成为红颜祸水从而引发两国誓死之战,那令人情难自已的力量当真堪称恐怖。

    “我先问的你是谁!”

    “我也不知道我是谁!”

    二人你一言我一语的进行毫无营养的对话,陆少贞皱着眉头吼道:“那我不管你是谁了,你知不知道我到底是怎么来到这个该死的地方的!”

    少女原本只是眼睛和嘴巴在动,此时忽然站起身来,那该死的迷雾竟然随着她的移动而移动。丰腻的少女慵懒地伸了个懒腰,脸色忽然凝重起来仿佛是察觉到什么不得了的事情,她神神秘秘地将手指放在嘴上,水汪汪的秋波中充满恐惧地两边转动:“嘘!你听!”

    房间两侧黝黑的墙脚有窸窸窣窣的脚步在移动,令人毛骨悚然的凉风刹那让陆少贞后脖颈的汗毛根根耸立,野猫的哀嚎盈耳不散,北风狂刮发出呜呜如泣的声音。

    陆少贞忽然感到后背发凉,似乎有人走到他的身后,他好像都看到了那张面色惨白的黑瞳女人,用那如墨水般浓稠的眼球无情地盯着他的后脑勺。

    “啊!”极度惊恐造成的窒息感让他难以承受,他大叫转过头,却发现自己的背后空无一人。

    “呼呼,呼呼。”陆少贞惊魂未定,抹了把脑门上的汗,四下里自细看去,发现并没有什么异物,这才整理了下心情,施施然转过身来。

    可那油画……陆少贞嘴巴长的老大,眼球瞪得突出,大量眼白的暴露使其模样可怕至极!只见那油画里哪有什么少女,明明是身着白衣的女鬼!

    陆少贞曾经看过午夜凶铃,而今日亲眼所见不比那杜撰出来的差多少,只见那女鬼浑身扭动爬过来,好像画框都阻挡不住她出来的架势!

    陆少贞噔噔噔连退数步瘫坐在地,哪怕就是坐着也不断蹬腿向后移动,直到紧贴墙壁。

    退无可退!

    “你……你是谁!”

    “我们不是刚刚才见过面的吗?”女鬼用森然的声音哈哈大笑着,与此同时加速爬出来!

    “不要!”陆少贞急忙用胳膊挡住眼睛,他的心提到嗓子眼里。

    就这样,过了几息的时间,陆少贞并没有感觉到什么异样,他不可置信地向外面偷偷看去,只见屋子内没有任何动静,所有物件改在哪就在哪,没有任何移动过的迹象。

    女鬼呢?他急忙看向油画,只见油画里那女子仍旧那副遗世独立的模样,慵懒的身姿凹凸有致且没有任何瑕疵。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陆少贞揉揉眼睛,油画确实是油画,那女子也不是活着的,那么刚刚自己经历的是幻觉吗?

    可无论是谁,都没必要这样搞自己吧!陆少贞想起刚刚自己狼狈的模样,顿时心生怒火无处发泄,便一巴掌拍在油画上。

    只听见砰的一声轻响,挂着油画的钉子被扯出来一截,陆少贞惊奇地发现,倾斜的油画露出了墙壁空洞的一角。

    这是……陆少贞急忙将其掀起来,那油画背后竟然是空的!里面有个凹槽,凹槽中放着一把钥匙,这种钥匙很好辨认,装潢华丽的钥匙柄由金子制成,宽大的钥匙尾端对锁孔的要求很特别。

    陆少贞拿着这柄巨大的钥匙,他忽然明白过来什么,此时此刻天花板的血水已经淅淅沥沥,甜腻的血腥气萦绕在鼻腔,可陆少贞却顾不得这么多,他健步冲到残破的木桌前仔细辨认,只见桌子侧的抽屉的锁孔和钥匙极具匹配性。

    陆少贞的心脏砰砰直跳,从油纸到左轮再到壁画,仿佛有种冥冥之中的安排让自己去发现这一切,这种预示具有极致的巧合性,最后通通指向一直被忽略的抽屉。

    咔嚓,随着清脆的声响,陆少贞满脸欣喜,果不其然抽屉的锁被打开了!而这一切有人刻意预设的航道,就这样被陆少贞走完了!

    抽屉里是一本牛皮封面的笔记本,陆少贞将其取出来,也不顾飞扬的尘土,他将其打开翻到第一页。

    借着窗外红黑相间的光亮,映入眼帘的是一行大字“这本日记献给我最亲爱的自己。”

    这些字歪歪斜斜,像极了小学生的蹩脚字迹,陆少贞此时此刻全心全意将自己的希望寄托在这个笔记本上,也没有过多在意字迹的丑陋。

    扉页的落款似乎是写着名字,可被反复涂抹已经难以辨认,这倒让陆少贞深感可笑,谁写日记将自己名字给抹去啊,还好像是故意抹去的,都写了些什么见不得人的事还掩饰掩饰?

    这勾起了陆少贞极大的兴趣,他翻开了日记正文第一页,“2019年11月30号,今日天气晴,心情不大好,不仅仅是因为房东的狗偷走了我新蒸的蛋挞,还发生了些影响全世界的事情。天祚绝维,奸佞内赑,末日阳九,紫宫巍巍,收容所里装满了灾民,x病毒在今天早上彻彻底底的爆发,昨天晚上新闻联播还在报道科学家在夜以继日研制x病毒解药的消息,那播报员还很兴奋地用了些胸有成竹的用了些乐观的语气词,而今天……不得不承认有些讽刺,大批大批的市民变成双眼血红的怪物,我们暂且称之为丧尸,以a市市内为中心向四周蔓延,秩序崩坏,人性毁灭,我敢发誓人类正面临着前所未有的浩劫。”

    陆少贞看得出神,a市?那不正是自己居住的城市吗?记忆似乎复苏,陆少贞揉了揉太阳穴,因为工作的原因他在a市郊区租了个房子,房东有条狗叫克林顿,是纯血秋田犬……这个日记怎么像是在写自己呢?

    他接着往下看去,“当丧尸的浪潮席卷这里时,我正在享受我的下午茶,难得的周末难得的惬意,就这样被该死的丧尸打断了!”

    这人写个日记怎么磨磨唧唧的跟个娘们似的!陆少贞暗骂一声,这位仁兄,发生这样重大的事情,就别注意那些细节了可好?

    “丧尸浪潮气势非凡,请原谅我用这个感情色彩不恰当的成语来形容,因为你无法想象我躺在摇椅上从落地窗户上看见大道上铺天盖地的丧尸是怎样一种心情。房东被丧尸围攻咬死,不过他很快就以另外一种身份站起来,他成为了丧尸!交通拥堵的可怕,四处响着警报,我无法开车从主干道逃走,只能骑上自行车绕了三五里地才抵达政府应急组织的收容所内。现在,我身边所有人都沉浸在巨大的悲痛之中,他们有的孩子已经非人,有的父母丧命尸口,煮饭的火光映照着这群可怜的人们,黎明对于我们来说不再意味着希望。”

    第一篇日记到此已经结束,陆少贞轻轻摸索着纸页,那上面的点滴泪痕足以证明写作者的巨大悲痛。他忽然有种心悸之感,那种呼吸之间的共鸣仿佛跨越古今与那个模糊的身影相契合,陆少贞不知道他是谁,就像他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充斥着难以掩饰的悲伤。

    他没有继续翻下去,而是直接颠倒日记看向最后一页,“十年生死两茫茫,孤坟无处话凄凉。在这个重大决策之后,在波函数未坍缩前,所有的一切必将重新界定且充满无尽可能。在无穷寰宇中,所有相爱的人彼此不再辜负,所有邪侫必将遁匿英雄必定幸存。星辉散落,年岁迢迢,使命召唤,至此绝笔。”

    看得出来写作者心中悲欢交集的情感,在最后一个“笔”字最末划竟然深深陷进纸张里。

    陆少贞忽然感慨万千,字里行间承载着的情绪最直接地被他继承,虽然这很莫名其妙,可实实在在发生了就无法否决其之合理性,盛大的情感风暴以这本日记所记载的为核心形成巨大的漩涡,陆少贞只觉意识迷离,好似潜入水底隔着万千海域去看待世界,所有的一切都在悄然中蜕变!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我加载了恋爱游戏〕〔从红月开始〕〔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凰妃演技太高超〕〔我的姐姐是超模〕〔万界圆梦师〕〔小精灵之第五天王〕〔我家娘子不是妖〕〔瞄准你的心〕〔阴婚不散:我的高〕〔鬼喘气〕〔超极品太子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