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杨辰秦惜〕〔杨晨秦惜〕〔都市之最强赘婿〕〔黑雾之下〕〔地球人实在太凶猛〕〔死刑犯的生存游戏〕〔星辰之主〕〔我家老婆来自一千〕〔南明第一狠人〕〔惊天战龙〕〔无敌战王杨辰〕〔篮坛之重开的大姚〕〔狂少杨辰秦惜〕〔镖行四海〕〔楚风苏影顾菲菲〕〔梅心冻〕〔曲瓷薄时延〕〔九天战神〕〔名侦探世界的警探〕〔重生南非当警察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末日之深渊猎人 第2章 浩劫
    “妹妹!”

    好像做了一个冗长的梦,陆少贞遽然惊醒。

    终于到了吗?陆少贞有些失神呆呆的看着虚空,终于来到了妹妹失踪前提到的“浩劫游戏”了吗?

    这是最后的希望了,妹妹,你放心,无论前方是刀山还是火海,我定要寻得你的踪迹!

    陆少贞的眼神中透露出坚定,双拳攥得死死的。

    “救命!”

    这个时候,陆少贞忽然听到有人在咆哮,他赶忙爬起身透过狭小的窗户惊恐地看着不远处被锁在笼子中的人,那人正发出渗人的嘶吼,他的两侧布满铁钉的墙壁正以一种缓慢的速度挤压过来!

    陆少贞慌忙观察自己的处境,只见他此时正被锁在连转身都费力的狭小空间内,唯有那窗口是他与外界的唯一联系。

    怎么办!眼见着那人即将惨死,他心念电转,各种信息浮现在脑海——这是个名叫“浩劫”的密室逃脱游戏,他作为实验体苏醒,唯有通过线索找到血清,才能躲过邪恶博士以及他的团体的迫害——而此刻,在他的面前有三个不同颜色的按钮,在正对着窗口的墙壁上标记着颜色分布的九宫格。

    陆少贞知道这就是线索,普通找规律的题目连小学生都会,他急忙按次序按动三个按钮,只听见“咔擦”一声,他眼前的门自动弹开。

    可……自己是出来了,那关在笼子里的人怎么办!

    那人奋力拍打着铁笼的方格钢筋,发出绝望的且带有哭腔的吼叫:“救救我!我还不想死!”

    陆少贞登时有些暴躁吼道:“只是个游戏而已,死什么死!你能不能别瞎捣乱!”

    那人痛哭流涕,浑身无力地从栅栏上滑下,口中自言自语似的道:“游戏?这是死亡游戏啊!”

    陆少贞不明白这年头为何玩个逼真点的游戏都有人如此失态,不过为了配合游戏紧张的气氛,他还是要尽力将那个男人解救出来。

    但是此刻,他面临着一个问题,那就是自己虽然从那个狭小空间里出来了来到一处大约十平米的房间内,但笼子里的人仍然处于“危险”之中。

    陆少贞被男人搞崩了心态,他啐骂一句,素质真差,没那金刚钻揽什么瓷器活,虽说游戏想要达到完美体验就必须提起重视以相同的心境对待,可知其白守其黑也没必要彻底混淆啊!

    他迅速观察这个房间,在经过短暂的分析之后,两个要素被他格外的注意,其一:在房间角落里放置着三个保温柜,其中分别有一支被支架锁定的玻璃试管,摇动柜子旁边的手柄,玻璃试管便会转动。其二:在另外的一个角落有化学品储存柜,里面存放着标号的培养皿和一张打着直角坐标系的病毒图纸,于此同时,他还敏锐地观察到柜面有四个正好可以容纳药剂瓶凹槽。

    机械运转的声音持续响起,那铁笼里的人已经怅望灰天,他用极度可怜的表情看着陆少贞,就像是绝望到极致的人眼睁睁看着生还的希望在缓缓流逝。

    尽管知道这仅仅是个游戏,可陆少贞还是升起了挑战感,他脑门子冒出些许汗,说道:“兄弟,你先别急,或许是我的惯性思维在作祟,这个笼子的打开方式说不定再简单不过。”

    这样,陆少贞转而研究起网格状的栅栏来。阴冷的氛围好像不断散发着砭骨寒意,明明灭灭的暗绿色灯光有种令人难以捉摸的隐喻,妈蛋,还怪吓人的,陆少贞莫名地打了个哆嗦,不禁颇为胆怯地向身后瞟了眼,生怕一扭头便看见一张惨白狰狞且翻着白眼的鬼脸。

    淡定,淡定,这只是个游戏!陆少贞不断这样告诫自己可他的内心却不可抑制地将恐惧扩大,人吓人吓死人,更何况还有那个怂包在煽风点火!

    就在这个时候,他忽然注意到了一个情况,咦?只见在昏暗闪乎的灯光掩映下,铁栅栏上有些异常!

    只见整个栅栏成长方形,就在以他视角的左下角为起点分别向两边延伸两条射线。

    这是什么情况!刚刚怎么没有看见!陆少贞好奇的凑上前去,顿时一股血腥味萦绕在鼻腔内,他用手撵了撵有些粘稠,他登时愣住,旋即心脏便提到嗓子眼里!

    粘稠的血!正源源不断从栅栏上冒出来!

    而与此同时,在网格的四个点上,皆冒出同样粘稠的血!

    陆少贞双腿有些发软,他试图用聊天的方式分散注意力,他说道:“兄弟,你叫什么,为何来玩这个游戏啊?”

    “我叫苍鹏海,石油工人,国企上班。家住北海市上有老下有小,生活平静,本来我都熬过了好多年的倒班,眼看就要升职了,没想到现在却被未婚妻给害了!”苍鹏海声泪俱下,这个面相憨厚的男人显得有些神经质,他一口气说了一通,大有些自报家门的味道。

    陆少贞有一搭没一搭的听着,事实证明聊天确实能够分散注意力,苍鹏海也安静下来,他也免受恐惧的困扰。这是值得庆幸的状况,陆少贞随口应着,思维飞速转动寻找解救的方法。

    陆少贞说道:“那你生活很幸福啊,能够在国企工作,那岂不是人人眼馋的美差?”

    “嗨!别提了!”苍鹏海虽然在抱怨,可那骄傲的意味不言而喻,“就算这样又如何?还不是就要被我那未婚妻给害死?就是她拉着我玩这个游戏,她还拉了很多人玩这个游戏!她就是个彻头彻尾的杀手!骗子!”

    说到最后,这个满面油光的胖男人的脸上涌现出愤怒的神情。

    陆少贞压根懒得搭理他,对于他的话自然是左耳冒右耳出,这个时候陆少贞忽然将所有线索串联起来,他愕然发现,化学品储存柜中的病毒坐标系图纸与铁栅栏上的鲜血坐标系何其相似,而那四个血点想必对应这四个凹槽!

    如此,他眼睛一亮迅速行动,将标记着四个点所对应坐标系的位置标号的培养皿找到,逐次放在凹槽当中!

    “云黛汐!我就是死也不会放过你!”苍鹏海发出渗人的尖叫,只见他肥胖的身躯紧紧贴着栅栏,两侧合拢的钢针已经深深的扎进他的肩膀!

    而就在此刻,机械链条忽然发出震天动地的巨响,四周灯光齐刷刷照射过来,房间顿时亮如白昼!

    “咔嚓”,栅栏门弹开,面部表情极度扭曲的苍鹏海跌落出来!

    而陆少贞却没有任何前去帮忙的想法,他愕然呆滞在原地,口中不可置信地发出颤抖的声音道:“你……你说什么!云……云黛汐?”

    云黛汐正是他的前女友,前两年因患诡异的病而浑身长出脓疱惨死,而就在云黛汐头七那日,她的坟却被刨了,尸体不翼而飞,任陆少贞发挥能量求助他人,亦未能找到掘坟的可恶之人,这成为了他这么多年来的心病。

    难道是同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我加载了恋爱游戏〕〔从红月开始〕〔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的姐姐是超模〕〔万界圆梦师〕〔神羽战尊〕〔凰妃演技太高超〕〔小精灵之第五天王〕〔我家娘子不是妖〕〔瞄准你的心〕〔纵意人生秦浩〕〔阴婚不散:我的高〕〔鬼喘气〕〔超极品太子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