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曲瓷薄时延〕〔九天战神〕〔名侦探世界的警探〕〔重生南非当警察〕〔死灵神话〕〔风水小相士〕〔都市古仙医〕〔不败神婿杨辰〕〔战神杨辰回归都市〕〔杨辰秦惜〕〔上门龙婿叶辰〕〔叶辰帝豪集团〕〔萧家上门女婿〕〔上门女婿叶辰〕〔上门好女婿〕〔渐微的爱〕〔摄政王是病娇,要〕〔最强龙婿叶辰〕〔摄政王是病娇,要宠〕〔快穿团宠:她又美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末日之深渊猎人 第二百三十九章 清欢易逝
    只见在城主府的最高位置,一位丰神俊朗的年轻人手中左手拎着一个软踏踏的人,右手提着一柄不断缭绕着血煞的剑。

    尽管这柄剑看起来和普通的地摊货没什么区别,但是偏偏是这柄剑将年轻人的气势宛如锦上添花般焕发出凌厉到极致的锋芒。此人正是夜无仇,夜无仇努力克制着赤血残云的气息,毕竟神器的力量并不能为外人所知,而且他发现这种克制是极其考验他的精神力的,与此同时其对精神力的磨炼也是有着不可小觑的作用的。

    这种锋芒落在神武营与圣殿骑士的眼中无异于是一计强心剂,但落在景渊大军的眼中却是惊愕、彷徨、茫然等各种负面情绪交织的打压,他们皆是感受到了不知所措。

    在最高处的年轻人身后,另外是青年以及十名铁血肃杀的汉子的身影缓缓浮现,为首的年轻人的呵斥让城主府的战争停下来之后,他便扬天长啸,滚滚的声音如炸雷般响遍天际:“景渊已败,景渊大军速速投降!”

    原本这样的声音并不具备杀伤力,因为两军交战对于敌方的心里打击定然是做好提前准备的,但是此时主帅已经被俘,正所谓事实胜于雄辩,任何心里建设都在这样特殊情况下变得苍白,景渊大军纷纷在踌躇间放下武器。

    此时的景渊将军怔怔的看着血染征袍的夜无仇,当他的目光看向夜无仇手中拎着的人的时候,他的表情蓦然变得极其难看。

    苍穹之巅,诸位斗皇已经收手,他们各自回到各自的阵营仔细端详的时局的发展,当诸位斗皇宛如流星赶月一般来到夜无仇的身边的时候,夜无仇的嘴角浮现出冷笑,他望着天边的景渊将军。

    此时的景渊将军虽然依旧魁梧,通体纯黑色的盔甲造型霸气,拥有远古血脉的黑狮在他的胯下顾盼生姿,可就算这样让人畏惧的大将军此刻却是有些蔫,周身不断波动的斗气就好像是代表着他的心情一样,不断呈现着细微的颤抖。

    夜无仇高声喊道:“大将军,你的主子已经在我手里,想必你也不会不顾他的安危吧!”

    这句话宛如一柄刀子一样在景渊将军的胸口上狠狠的喇着,他对天罡古凤的远古的血脉垂涎不已,本来他打算将夜无仇彻底击溃之后再略施手段得到天罡古凤的处置权,可这下所有计划全部泡汤了。

    他的心中很是不甘,人生能够有几次这样的机会?武者对于武学境界的追求就好比饥饿的难民对馒头的渴望,是有着难以抗拒的诱惑存在的。难道就这样错失良机?景渊景军死死的要紧牙关,尽管他与景渊太守同出一个组织,本来在组织中的地位是不差上下的,他因为本身的修为而获得了卓绝的地位,但景渊太守却因为天赋异禀的恶魔之体一跃而上与他位居同列,尽管他对恶魔之体感到敬畏,景渊太守与他同列他也没有任何意义,可这并不能代表他能够接受景渊太守的权利比自己大。因为这已经不是单纯的掌握多少兵马的意义了,而是组织上在细节上的偏向。

    因此,他对景渊太守是多少心怀妒忌的,但是就算妒忌又如何?泱泱大军皆是直接隶属于景渊太守的,他不过是个临时任命的大将军,说形象点他不过是个打工的,没有的庞大军团的支持,他就算想不顾太守安危贸然进攻也是不可能的。因此,他略微斟酌片刻后,脸上终于露出了不甘的神情,在内心的极度挣扎中,某些东西在他的眼神中隐忍下来。

    他扭头看了看景渊城城主府聚集的大批景渊大军不知所措的模样,也是选择了默不作声。要想让他率先放下武器,那简直是天方夜谭!

    夜无仇微微的皱了皱眉头,他眼见着局势显得有些尴尬,手中的光芒便狠狠的击打在昏迷不醒的太守身上。

    “嗯!?”太守茫然睁开眼睛,他诧异的向四周看了看道,“这是怎么回事?”

    紧接着他蓦然醒悟过来,扭过头看着揪住自己衣领的夜无仇,顿时发出愤怒的吼叫道:“放开我!”

    夜无仇邪魅一笑道:“让我们看看欺世盗名的堂堂景渊太守,是怎么一副面孔来面对璇星帝国的子民。睁开你的狗眼看看这些为你浴血沙场的将士,你的内心就没有丝毫的惭愧吗?”

    景渊太守疼痛难当,他发出杀猪般的嚎叫道:“夜无仇,你别血口喷人,此时我落在你的手里,你这盆脏水是想怎么泼就怎么泼!景渊的将士们听令!给我屠了这些崽子!”

    远在天边的景渊将军听到这句话时顿时喜上眉梢,他刚想举起大砍刀冲向城主府的时候,前倾的动作却戛然而止。

    所有的景渊将士都不敢有丝毫的动作,他们眼睁睁的看着城主府上的夜无仇,发出“哎哎”的声音。

    只见并没有过于强烈的波动的魔剑赤血残云横架在景渊太守的脖子上,只要太守轻轻一动,那吹毛断发的剑刃就会毫不留情的切断他的脖子。

    太守嚣张的架势顿时蔫下来,他惊恐的看着赤血残云的锋芒,一丝冷汗顺着他的额头淌下来,他顿时嚷嚷道:“大家都被妄动,一切都听从夜无仇的!”

    随着太守的命令下达出来,夜无仇这招挟天子以令诸侯的手段才算是彻底达成,他有些得意的看了一眼太守的怂包样子,这才微笑着与身边的人交换了下眼神。

    尽管神武营的将士伤亡巨大,但战争是最好的操练场,只有经历过真正血战的军队才能够担当重用,要不然只是块未经雕琢的璞玉,总归是欠缺火候。

    夜无仇看着神武营将士们脸上丰富多彩的神情,脑海中不禁浮现出自己经历生死之战的惨烈之后是一种怎样的心态,那种孤寂悲怆混合起来的痛苦,是让他至今都记忆犹新的。尽管神武营中大多数人比他的年龄大,但是按照战斗年龄的话,他却是能够作为神武营将士的前辈。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我加载了恋爱游戏〕〔从红月开始〕〔我的一天有48小时〕〔万界圆梦师〕〔神羽战尊〕〔凰妃演技太高超〕〔我的姐姐是超模〕〔小精灵之第五天王〕〔我家娘子不是妖〕〔瞄准你的心〕〔阴婚不散:我的高〕〔鬼喘气〕〔超极品太子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