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冷暮七月〕〔男神宠妻日常2〕〔奥术起源〕〔绿茵天骄〕〔史上最难开启系统〕〔这个修士真的不一〕〔向往的生活之娱乐〕〔流浪之城〕〔最强吞噬升级〕〔超品大亨〕〔我能吸邪气〕〔王爷站住,重生嫡〕〔我守到DNF关服竟然〕〔天策大明〕〔偏心眼〕〔诸天普渡〕〔我家宗主有点妖〕〔燕风啸金陵〕〔醉梦仙姝〕〔花繁蝶乱英雄路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穿越异界邪帝 第三十六章 养魂草
    沐锋一脸惊惧地低下头,一边盯着那柄奇特的长剑,一边双手向上移,似乎想抓住它似的。

    然而,那柄长剑乃龙先生精神所化,感知到他的动作,就立马抽了出去。

    一串鲜血,从沐锋胸膛中溅出,在空中形成一个绚丽的抛物线,而他自己则死狗般落在了地上,蜷缩了几下,眼中的生机就开始消逝。

    就在生机要消散殆尽时,他猛地转头盯着凌羽,双目之中满是不甘与怨毒,似乎在说,即便是做鬼,我也不会放过你。

    凌羽虽然生性良善,但是别人若是触到他的底线,他也不会手下留情。

    这沐锋便是一个例子,即便是在生命最后一刻,凌羽也不想让他好过,淡淡地道:“沐前辈好走,晚辈会尽快让你一家团聚的!”

    沐锋双眼一翻,陡然喷出一口鲜血,就再也不动了。

    赶尽杀绝之事,凌羽并不需要亲自动手,自然会有人代劳的,因此见沐锋断了气,便往庄内走去。

    他一心挂念凌月儿的伤势,径直向着她的房间奔去,推开门,发现她已醒了过来,正挣扎着坐起来。

    凌羽赶忙过去扶住,然后把枕头竖在她背后,这才略带责怪地道:“受伤就好好躺着休息,这么着急起来干嘛?”

    凌月儿小嘴一嘟,嗔道:“凌羽哥哥在外面拼斗,生死未卜,月儿怎么可能躺得住?”

    凌羽心中一动,升起一股暖意,旋即坐到床边,握住她手道:“月儿,是凌羽哥哥没有保护好你,让你吃苦了。”

    “凌羽哥哥这话,月儿可不爱听,”凌月儿嗔中带着薄怒,“咱们是兄妹,自当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又怎么能把所有的苦难,都让你一个人扛呢?”

    凌羽微微一笑,却没有再说什么。

    “对了,”凌月儿神色忽而认真起来,“外面的情况怎么样了?”

    凌羽面露沉吟之色,不知该怎么说。

    凌月儿追问道:“你倒是说呀!”

    “本来咱们落在下风,甚至被压制的毫无还手之力,”凌羽眉头微皱,不解道,“可小七出来后,整个局面就完全变了。”

    凌月儿笑道:“既然这样,凌羽哥哥该高兴才是,怎么这副表情啊?”

    “好是好,只是有一件事,我始终想不明白。”

    “什么事?”

    凌羽抬头看了她一眼,知道有些事情瞒也瞒不住,就道:“小七出去之后,竟然把地上的血迹吞了下去。”

    “我的?”凌月儿一脸嫌弃地道。

    凌羽点了点头,神情庄重地道:“更离奇的是,它自从吞了那些血迹之后,实力竟然开始了增长,最终还突破到了斗灵!”

    凌月儿目光闪了一下,笑道:“我倒不知道,自己的血液,还有这种效果,莫非我也是某种妖兽所化?”

    “胡说,”凌羽被她逗得一笑,“那有像月儿这样好看的妖兽?”

    凌月儿似乎松了口气,沉默了一会儿,又道:“那沐锋伤了我,凌羽哥哥可别忘了为我报仇!”

    “沐锋已经死了。”凌羽淡淡地道。

    凌月儿却吃了一惊,“他的实力...这怎么可能!”

    不过,对于凌羽的话,她还是不会怀疑的,又道:“那凌羽哥哥想怎么处置沐家的人呢?”

    凌羽摇摇头道:“武庄主自会妥善处理的,咱们小孩儿就别胡思乱想啦。”

    跟着,他对凌月儿笑了笑,右手食指中指搭上了她的脉搏,只觉跳动有力,竟比正常人还要强,根本就不像是有伤在身的脉象。

    凌羽狐疑地看了她一眼,见她一脸无辜,还以为是自己诊断有误,便让她伸出另一只手,可试了一下,结果还是和刚才一样。

    “这可就奇了,怎么会恢复的这么快?”凌羽喃喃地说了一句。

    “我也不知道,”凌月儿抱住他的手臂,“不过,不管怎么说,这都是一件好事,不是嘛?”

    凌羽一笑,“那倒是,只不过不知是因为运气,还是因为你的体质。”

    “这个简单,”凌月儿嫣然笑道,“下次凌羽哥哥再遇到危险,我再替凌羽哥哥挡一次,那不就知道了?”

    “胡闹!”凌羽故意板起脸来,“你知不知道那有多危险!万一你有个三长两短,你叫我怎么活?”

    “凌羽哥哥这么在乎月儿的嘛。”凌月儿吐了吐舌头道。

    “那是自然,”凌羽在她脸上轻捏一下,“你是我的月儿妹妹啊。”

    “还有呢?”凌月儿忽然变得娇羞起来,微低着头道。

    “呃,”凌羽偏着脑袋想了一会儿,“还有什么?”

    凌月儿忽然抬起了头,脸上挂着一丝怒意,一边把他往外推,一边道:“笨蛋,大笨蛋!出去,出去!”

    凌羽一脸茫然,完全不知道怎么得罪了这位公主,却也只能苦笑着往外走,走到门口时,忽又回头道:“你好好休息,我明天再来看你。”

    “哼。”凌月儿不仅不搭话,反而把脑袋偏向一边。

    凌羽摇摇头,转身往自己房间走去,却正好碰见武桐迎面走来,脸上还带着一丝不安。

    “武兄,怎么了?”凌羽走上前,主动道。

    武桐见到他,脸上那丝不安就淡了许多,“刚才父亲带人去沐家,发现的都只是一些不曾修炼的仆人,而那些个长老、执事全都不见了。”

    凌羽双眉一凝,“会不会是沐锋孤注一掷,将所有精锐都带了来?”

    “不会。”武桐摇摇头,“父亲说他是个赌徒,一定会留下翻本的东西,我担心那些不见了的人,就是他的本钱。”

    “那沐白呢?”凌羽目光闪动,“最想报仇的,肯定是他,如果没有他的话,那些人绝不会想着报仇。”

    武桐道:“糟糕的地方就在这里,那小子居然也不见了。”

    停了一会,他又接着道:“我现在只担心,他们会在咱们去双帝学院的路上设伏,那时候没有山庄的庇护,就凶险得很了。”

    凌羽点了点头,这样说的话,的确有些棘手。

    他本能的想要问问龙先生的意见,可在心中叫了好几声也没听到反应,不由得心中一凛,忙道:“武兄,你先和武庄主商量一下对策,我去去就来。”

    “哎,”武桐伸手道,“再过一会天就黑了,你去哪儿?”

    凌羽奔走如风,已到了庄门口,头也不回,“就四处走走,武兄不必担心!”心中却道:现在正是黄昏,正好可以将养魂草摘回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跨界闲品店〕〔全职游戏分身〕〔逆世腹黑灵魂师〕〔永生天碑〕〔寒门长姐是纨绔〕〔圣源武祖〕〔总裁的廉价小妻子〕〔轮回学府〕〔网游之神级大魔王〕〔文艺青年的美好时〕〔原来我生而不凡〕〔我来自缪星〕〔尊圣杀〕〔掉入异世界也要努〕〔首长大人晚上见: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