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之都市狂仙〕〔神级美食主播〕〔我家王妃超A的〕〔王爷戏太多了〕〔霍夫人是个小哭包〕〔帝少今天又醋了〕〔我真的不想当影后〕〔穿书后她成了万人〕〔阴影笼罩时〕〔末世重生之归途〕〔我老爸穿越了〕〔黑色情人眼〕〔快穿之一夜暴富〕〔系统种田:美人娘〕〔寒太太又生我气了〕〔情定一生无悔过〕〔迷上初夏的月光林〕〔不可名状的赛博朋〕〔穿书之反派总在攻〕〔我老婆是冰山女总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仙无常有 第八十八章 故事里的事
    a ,最快更新仙无常有最新章节!

    “咚咚咚”一阵敲门声响起,将云草从睡梦中吵醒,她穿上衣服,从床上坐了起来。心下懊恼,自己明明在修炼怎么会睡着呢?不应该是越修炼越精神么?

    她摇摇头,羡慕的看了依然趴床边睡觉的小黑一眼,才走过去开门。

    “我在这里”雪参的声音突然响起,云草低头才发现它被门撞倒正躺在地上,几根触须还抱着比它大不少的一捧五颜六色的像星星一样的花。

    “这是送给我的?”云草迟疑的问。心里却暗道它这难道是赔礼道歉,自己要不要原谅它?

    “才不是,这是雪妖大人吩咐我去采的,是要送给素颜姑娘的。”

    “哦”云草接过花,啪的一声把门关上。

    “你,可恶!狡猾的人类。”再次摔倒在地的雪参大声喊道。

    “哈哈哈”云草在门里开心的笑起来,“真香真漂亮”她闻了闻手中的花说。

    待吃过一些东西,再次去后院烧了壶茶送到雪前辈那里,云草才往后院走去。经过昨天的事,云草对姬清雪有了很大的改观,所以做起事来倒多了几分真心。

    再次进入醉梦乡,云草见到遍地的玉白骨,心里多了丝惆怅,谁能知道这么美的花却是怨气所化。

    到素颜旁边时,她依然在睡觉。云草找了块空地坐了下来,细细的打量起她来。

    她依然是一袭红衣,长长的发披散在脸上。眉轻轻的皱着,脸色苍白,嘴里似是在呓语,却听不清楚在说什么。

    “大仇未报身先死,长使闻者叹为人。”云草心里叹息一声。

    “你来了多久?”素颜睁开眼睛的时候见云草正呆呆的看着自己,摸了摸脸才说。

    “刚来,这个是雪前辈让我带给你的。”云草将手中的花送到她手上。

    “嗯,真香”素颜吸了吸鼻子才笑着说,”可惜我现在没有簪子挽发,不然我一定要插一朵在头上。我记得七姐最喜欢将大朵的芍药插在髻上,配着鲜艳的衣服可好看啦。那时她还经常笑我颜色浅,压不住这么美的花。”素颜笑着又说。

    “如果你不嫌弃的话,这只簪子送给你吧。”云草将一根木簪递过去。

    “疑,这上面是一片叶子,我还未见过谁在簪子上雕叶子呢。”

    “这是我自己做的”云草不好意思的笑笑,那片叶子正是照着小绿枝上的叶子雕的。

    云树很会做簪子,云草还是跟他学的。起初她不知道,是有一天她在云树的书房里发现一个盒子,盒子里放着各种各样的簪子,她就问这是谁的?老爹告诉她,这都是他送给娘的。那时她小觉得有趣,就缠着要学,老爹才教她的。她记得她自己做的第一只簪子就埋在娘的坟前,那是她送给娘的第一份礼物。

    “挺别致的,谢谢你”素颜用簪子将上面的头发挽了个髻,又挑了一朵大红的花插在头上,才抬起头来问:“好看么?”

    “好看”云草由衷道,还用灵力凝了一面水镜在她面前。

    “嗯,不错,就是脸色苍白些”素颜瞅了瞅说,“朱颜辞镜花辞树,我这样是不是也算庆幸,永远都停留在最美的时候。”

    “也许,等回到苍梧,你可以像一个正常的人一样回到人世。”云草想了想说。

    “是么?不过我也不在意,我是一个凡人,没能修道,也活了这么久已经足够,也许这是老天对我的补偿,又或者是惩罚。我有时候宁愿向哥哥一样死去,没有了记忆,也就没有痛苦。有时又有些害怕,怕忘记血海深仇,可我终究没有灵根,报仇也是无望。”素颜低声说。

    “雪前辈他?”

    “他一直为当年的事自责,觉得是他没有保护好镜国。可这就是命,并不是他能左右的,所以我从未怪过他,反而一直很感激他。如果不是顾忌他,镜国或许早就灭亡。那些人敢那样做,不过是丈着他们老祖成功化神。”

    “那些人为何如此残忍?”云草忍不住问道。

    “说来他们只算半个人类,灭镜国也是为了复仇。他们的祖上曾经是磐魂兽一族,一种隐在深林里的妖兽,却没有多大的攻击力。最早的时候磐魂兽和镜国相安无事,可是后来人们突然发现磐魂兽的体内藏有魂种,吃了可以壮实神魂,所以开始了大肆的屠杀。最后就是磐魂兽几乎灭绝,只到后来他们的出现,我们才知道原来磐魂兽中有一只返祖,竟然修炼有成,成功化形后还和人类修士结为夫妻,经过数千年的繁衍形成了新的种族。他们也一直都未忘记自己的身份,忘记复仇。可是当年屠杀磐魂兽一族的人大多都逝去,所以这仇便应在了我们身上。因果循环,便是如此”素颜淡淡的说。

    云草听了久久不语,她本想说冤冤相报何时了,可是她既没有亲历过灭国的惨痛,更没有经历过灭族的绝望,所以她没有资格这样说,唯有保持沉默。

    “嗯,怎么又说起这些难过的事。说说你吧?”

    “我?我前十三年都是在族中苦修没甚可说,后三年出来历练也没甚可说,倒是听过见过不少奇人奇事,不如将他们的故事说给你听”云草暗道自己的经历似乎有些乏善可陈,唯自己这一路走来,见过的人,他们的故事倒是有趣的多,所以才这样说。

    “好一个没甚可说。也是,修道原从苦修中来,又何来那么多故事。不如就讲讲你口中的奇人奇事吧。”

    云草一直觉得自己是一个缺乏很多情感的人,所以很多时候她都游离在事物之外,她觉的由自己复述的故事肯定是干瘪的,可是没想到素颜却听的津津有味,难道是他们的故事太精彩?

    待讲到九娘的时候,素颜似乎有些累了,云草慢慢的停住。

    “怎么没有接着讲?”素颜强自睁开眼问。

    “我见你似乎有些累了”云草说。

    “没事,你将这个故事讲完吧。这女子好生可怜,可是有时候世事便是如此。”

    “好”云草慢慢的叙述着,她的眼前似乎又浮现出那个穿着红衣的天真少女。

    素颜闭眼静静的听着,心里莫名的有些安宁,仿佛又回到镜国和哥哥待在一起的时候,那个时候哥哥也是这样慢慢的给自己讲着故事。眼前的姑娘也许自己都没有发现,她的叙述充满了感情,比故事本身更吸引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笑傲之问道巅峰〕〔巨星从创造营开始〕〔山沟里的制造帝国〕〔悲喜鉴定师〕〔我真不想当海贼啊〕〔真君大道〕〔豪门的修真继承人〕〔六宫凤华〕〔只想吸引你〕〔明朝败家子〕〔史上最强炼气期〕〔诸天一页〕〔诸天最强大BOSS〕〔头牌经纪人:你老〕〔星际王妃是个种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