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烈焰兵魂〕〔峨眉祖师〕〔无限世界交流群〕〔史上最强家族〕〔临界血线〕〔我娘子天下第一〕〔伏天氏〕〔王者风暴〕〔诸天谍影〕〔自完美世界开始〕〔花娇〕〔九天〕〔觅仙道〕〔哈利波特之罪恶之〕〔我真不是商界大佬〕〔祖狱〕〔水果大佬〕〔美食从和面开始〕〔我什么都懂〕〔影帝,入戏太深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仙无常有 第九十五章 凌蓝
    a ,最快更新仙无常有最新章节!

    凌蓝付了银子,让赶车的走了,才带着云草往院子里去。

    “这就是你找我的理由,你知道我也只是个练气修士而已。”云草淡淡的说。

    “我知道,可我现在已是走投无路,只能孤注一掷。你可知道那柳家六郎何以想娶我为妾,不是看上我这张脸,只因为我有着练气五层的修为,想采补罢了。”凌蓝低着头说。

    “我虽是很同情你。可是亦无能为力。”云草叹道。

    “这柳家不过是这观星城的二流家族,族里也不过出了一位筑基修士,只是仗着自己和许家是亲家,才作威作福。六小姐因灵根不佳才嫁入柳家,却是极喜欢那柳玉林,只把他看的比自个还重要,所以听说自己夫君要娶妾,竟半点不吃醋,还积极回许家撮合。我本是三灵根,是极有可能筑基的,所以怎甘心为妾,就是公子在的时候,我亦没有半点想头。可恨为人奴婢,又无人做主,所以竟被逼至如此境地,早知如此当日我便不该进那风云楼,也就不会见到那人。”凌蓝似是没有听到云草的话,反而是自顾自的说着。

    云草听了倒是没有言语,且不说当日在风云楼所见,就是她想帮也要考虑自己的能力。这许家在这观星城便如地头蛇般的存在,轻意招惹不得,何况这凌蓝所说也未必是真。

    “前辈,你我同为女修,自是知道女子修行不易,可否帮我一回,凌蓝自当感激不尽。”

    “我说过我不是不想帮,而是无能为力。”云草无奈道,突然后悔自己为了一块灵石便跟着凌蓝来到她家。

    “你可以的,上次那位谢前辈隐隐以你为尊,只要你到许家亮明你的身份,他们定不会为了一个曾经的奴婢与你为难。”凌蓝急忙道。

    云草见她如此,索性也不往前走,反而坐在旁边的石凳上,认真的说:“恐怕要让你失望,我所属宗门离这里甚远,恐鞭长莫及。至于谢星尘敬我也只是因为我在宗门辈份高,他有礼罢了,并不能代表什么。一个人要想得到尊重还是要看他本身的实力,如你所见我只是一个练气修士而已,在一个有着结丹期前辈坐镇的家族面前,并没有什么话语权。你虽曾是奴婢,可却也有了练气五层的修为,他们又怎么可能任你自去。再者,你明明就是那位泓公子的侍婢,为何不去求求他,想必只需他的一句话就够。”

    “我又何曾不想,可是我连他的面都见不到,又怎么去求,求许家么?”凌蓝跌坐在地上说。

    “据我所知这位泓公子很是怜惜女儿家,他身边就带有一位红衣侍女,为何你没有跟着他?”云草问道,以她所见,这位凌蓝姑娘,虽有志向,但亦不是什么蠢笨之人,很是懂得人情事故,为何这次见到却大有不同,似是忽然生出一股浩然正气来,仿佛自己记忆中的妩媚女子只是一个错觉。

    “呵呵,想必在你们眼里我就是一个卖弄风骚的女子吧?毕竟你看我这身姿,我这打扮,包括我这身浑然天成的媚意。可是那只是我想活的好一点的缘故,我从未有突破过底线。我们那位公子,最是多情,也最为薄情。所以在他问我是愿意跟着他去幻音坊还是为我在风云楼谋个位子的时候,我选择了后者。说来可笑,我是太高估了自己,我在进风云楼的时候就想过这种情况,我以为我可以凭自己的聪明周旋,谁知道在绝对的权势面前再多的聪明都是无能为力。可是我终究不甘心,我还是希望和你们一样能够在大道上走一遭“凌蓝从地上站起来,拍拍裙子上的土,仿佛什么也没发生一样的坐在云草对面。

    ”额……“云草一时倒不知要说什么。

    “我知道,你或许没有那个能力救我,可是你身后的势力却能,只不过我总不好让你白白帮忙,总得付出点代价,毕竟我相信你不会觊觎我的那点奇遇。”

    云草听她如此说,一时倒笑起来说:“这可未必,杀人夺宝,在修真界亦算是常事,你又怎知我不会?毕竟宝物动人心。”

    “因为你未必杀的了我“凌蓝神秘的笑了一下后,修为突然快速的攀升,最后竟停留在练气九层。

    ”看来你还真有奇遇,倒让我非常好奇你会拿出什么宝物来?“

    ”这便是“凌蓝的手上突然出现一截黑色的粗树枝。

    “这是?”云草凑近一看,似乎有些熟悉,好像在那里见过一样。

    “我也不知道这截树枝是什么树上的,但可以肯定它定是不凡”

    “嗯”云草点点头,这树枝上有着浓郁的木灵气,应是从某种灵树上截下来的。

    “这是阴火珠,你可以将它交给许家,以此让他们放过我。”凌蓝想了想又拿出一样东西。

    如此周到,看来凌蓝早就想好对策,只是没有一个有份量的人将这东西给予许家,若由她自己去交,恐引起许家怀疑这些东西的来历。竟是如此,又何必来开头那一遭,可见人心叵测,实难猜也。

    云草这样想着,一时有些为难,这看似简单的一件事总是让她感觉透着诡异,特别是这些东西的来历和凌蓝三灵根却是练气九层的修为都给这件事蒙上一层纱布般看不清楚。

    凌蓝亦没有说话,她是决不会告诉云草这些东西的来历,这是她最大的秘密。至于她帮不帮倒是没有那么重要,实在不行,她就躲在那个地方,过个三年五载再出来。只是这样一来,她的家人就危险了,可她又不能让家人也去那个地方。财帛动人心,更何况她手里拥有的那件东西,恐怕只是漏出一点点消息都会引来杀身之祸。

    “云草,答应她,那截神木留着有用”青玄的声音突然响起。

    “神木?宝物是好,可是这事?”云草迟疑道。

    “那女子血气特殊,应是获得某种神秘传承转变而成。她手上的那个不起眼的戒指应是一个空间戒指,此女气运尚佳。”青玄慢吞吞的说。

    “你的意思是说她有可能获得某个神秘传承,而这些东西都是因此得来的?”

    “嗯”青玄说完就不再说话。

    “好,我愿意一试”云草想了想才对蓝凌说。

    “他们必会同意的。许家像我这种修为的女子虽少,可是也是有的,他们尽可选择别人。”蓝凌开心的说。

    “或许他们已经注意到你的不同呢?”云草淡淡道。

    “这……”蓝凌突然大惊,却又强自镇定的说:“我只是一个小小的侍女,虽因公子的缘故去了风云楼工作。有什么不同,他们应是也会想到公子身上去的。”

    “是么?”云草没有再说话,而是拿起桌上的两件东西放入储物袋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笑傲之问道巅峰〕〔撞生缘〕〔我来自缪星〕〔巨星从创造营开始〕〔萌宝驾到:爹地投〕〔超级巨星之头条女〕〔头条星闻:总裁宠〕〔海贼之联盟卡牌系〕〔明朝败家子〕〔头牌经纪人:你老〕〔洪荒之六道真人〕〔小可爱,超凶的〕〔艾泽拉斯冰王子〕〔快穿:男神总想撩〕〔我在斗罗卖魂环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