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冷暮七月〕〔男神宠妻日常2〕〔奥术起源〕〔绿茵天骄〕〔史上最难开启系统〕〔这个修士真的不一〕〔向往的生活之娱乐〕〔流浪之城〕〔最强吞噬升级〕〔超品大亨〕〔我能吸邪气〕〔王爷站住,重生嫡〕〔我守到DNF关服竟然〕〔天策大明〕〔偏心眼〕〔诸天普渡〕〔我家宗主有点妖〕〔燕风啸金陵〕〔醉梦仙姝〕〔花繁蝶乱英雄路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仙无常有 第二百四十九章 简雨
    太阳终于升起,南星也从屋子里面走了出来,三个人这便准备出门。他们刚走到院门外就碰到也要去瀛洲岛看仙岛会的简雨,这便一起结伴往瀛洲岛走去。

    瀛洲岛今日注定十分热闹,天还早近海就有不少的散修往这边飞。一眼望去,天上密密麻麻的都是踩着法器的修士,这让云草直接选择了坐船过去,当然这海上也到处是船。不过总归蓬山离瀛洲岛近。当然那些要参加仙岛会的或者有灵石的修士早几日就在岛内租好的房,不过那价钱真心不是一般的贵。

    “云姐姐,好多人。”南星看着前面排着的长长队伍睁大眼说。

    “嗯。”云草看了看百里外的城门,好在有一位结丹期的女修士坐在城墙上,不然不知道会乱成什么样。

    “今日入岛检查比往日要严格的多,所以也比平日里慢一些。”简竹解释道,这些都是许婉静告诉她的。

    这时突然不少修士突然抬头望天,只见一艘白玉舟突然从远处飞来。到近处的时候,一个穿着飘逸蓝白长袍的男修突然从舟中飞到城墙上,也不知同那坐在城墙上的女修说了什么,很快飞舟就直接穿过法阵进了岛。云草却是有些诧异,因为刚才那位从舟中飞出的男子正是许澄泓。那日她和何涟漪一起去南蛮海域,何涟漪后来也不知找到他没有。

    神霄阁位于瀛洲岛的中部偏东的天帝山和天后山两座山上。两座山均高五百里,四方各绵延千里,两山山顶又相差千里,据说原是由三神山中的一座山演化而来。两山之间有一块巨大的椭圆形扁平石台,像一座桥一样的架在两座山的山腰处,这就是神霄阁的神霄台,据说上面可容纳万人,每次的仙岛会都是在这神霄台上举行。山腰上有云雾环绕,再加上山间的朱楼玉宇,倒是很有仙山气象。更有人传两座山间的山谷里灵树灵草遍地,时有灵禽走兽起舞,更深处还有好几个小型的洞天秘境,让世人神往不已,据说大部分的瀛洲的修士都以加入神霄阁为荣。

    神霄阁今日并没有开护山大阵,他们这些低阶散修和其他岛上的修士虽然不能上神霄台观看,但是依然可以通过在山脚下的照花镜观看神霄台上的比试。此时天帝山神霄阁的山门下密密麻麻的站着近千名低阶修士,远处的小山上的树上也坐着不少修士甚至凡人。在这些人中最显眼的就是穿着统一青色弟子服的神霄阁弟子,他们顶着众人艳羡的目光站在山门前,偶有踩着法器飞来的修士就由他们接待。是的,虽然瀛洲岛一样禁飞,不过同样只是针对低阶修士,那些高阶修士都是直接从他们头顶上飞过。

    一架由两只白色的雪云驹拉着的华丽马车突然停在空中,一只纤细的手拉开红色的纱幔露出一张明丽的脸来“简雨”

    “婉静。”简雨也笑着朝她挥挥手。

    “简雨,你要不要和我们一起去神霄台。”许婉静大声的喊道,云草见她旁边的穿着红色宫装的年轻女子皱了下眉但是没有却没有说什么。

    “不用,这里有照花镜,看着也挺清楚的。”简雨见周围的人i

    i

    都在看着自己忙大声喊道。

    “那好吧。”许婉静这才有些失望的放下帘子。

    那架华丽的马车很快就消失在天帝山中,一个玉面公子摇着扇子走到简雨面前说“在下徐镜舟,不知道道友是瀛洲那个岛上的?”

    “蓬山岛。”简雨微微颔首。

    “幸会,幸会,不知刚才过去的哪架马车是谁家的?”徐镜舟满脸含笑的问。

    “蓬山岛许家。”简雨淡淡的说。

    “那不知刚才那位叫婉静的道友可有婚配?”徐镜舟似乎有些不好意思的问。

    “这位道友,我劝你就别多想啦。你可知蓬山岛许家是哪家?那可是有着元婴大修坐镇的大家族,岂是我们这些连神霄台都上不去的修士能肖想的。”旁边一个筑基老头笑道。

    “多谢道友劝言。不过窈窕淑女,君子好逑。这位叫许婉静的道友我曾见过一面久未忘之,这才有此一问。我辈虽蹉跎岁月,但这求道之心依然如故,我徐镜舟今日虽济济无名,但他日谁也不可知。不过我看刚才那叫婉静的女子年岁约莫十六有余,这修为为何却还只是炼气四层?”许镜舟听了也不恼。

    “婉静前段时间曾受过重伤,所以修为进阶才有些慢。”简竹在一边解释道。

    “原来如此,多谢道友告知。”徐镜舟听完后若有所思慢慢的隐入人群中。

    “云前辈,不知你可看出那位徐道友是出自何门?”简竹回头问云草。

    “身有异香,莫不是出自红花谷。”云草想了想说。

    “红花谷,那岂不是合欢一脉,可是”简竹有些惊慌的问。

    “嗯,据说红花谷是阴魂宗其中一脉,修得便是阴阳合欢术,谷中弟子皆是成双成对。”云草看着低垂着头的简竹若有所思。她在简竹身上闻到了同样的香气,不过她身上的香气极淡。她起初还以为是她自己熏的,现在想来应该不是。

    “前辈,我”简竹的脸上露出了一丝恐惧。

    “莫担心,你身上的香气若不是靠得近旁人闻不到的。”云草传音道,只当她是从红花谷逃出来的鼎炉。

    “真的?”简竹这才安心了些。两年前她和婉静忽然被带到离这里很远的一座荒岛上关了起来,有一个老妪整天给他们喂一种白色的异香丸,吃了以后身上就渐渐的带着那种奇怪的香气。一年前他们费尽苦心从那个岛上逃出来,因着有一年没有吃那丹丸,所以只要她不使用灵气的时候,那种香气基本闻不出来。她本不知关着他们的是何人,只是刚才徐镜舟靠近的时候,她却是一下子认出了那种香味。为了不引起他的注意,所以她一直有问必答,毕竟周围认识许家马车的人多的是。只是没想到他竟是红花谷的修士,难道那老妪也是红花谷的修士。

    “快看,照花镜出来啦。”一个修士突然喊道。

    只见着从天后山里先是发出耀眼的白光,紧接着一面圆圆的镜子就从山中飞出,最后慢慢的停在众修士头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跨界闲品店〕〔全职游戏分身〕〔逆世腹黑灵魂师〕〔永生天碑〕〔圣源武祖〕〔寒门长姐是纨绔〕〔轮回学府〕〔网游之神级大魔王〕〔总裁的廉价小妻子〕〔文艺青年的美好时〕〔我来自缪星〕〔尊圣杀〕〔原来我生而不凡〕〔首长大人晚上见:〕〔掉入异世界也要努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