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冷暮七月〕〔男神宠妻日常2〕〔奥术起源〕〔绿茵天骄〕〔史上最难开启系统〕〔这个修士真的不一〕〔向往的生活之娱乐〕〔流浪之城〕〔最强吞噬升级〕〔超品大亨〕〔我能吸邪气〕〔王爷站住,重生嫡〕〔我守到DNF关服竟然〕〔天策大明〕〔偏心眼〕〔诸天普渡〕〔我家宗主有点妖〕〔燕风啸金陵〕〔醉梦仙姝〕〔花繁蝶乱英雄路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仙无常有 第四百二十五章 昔时今时
    天刚微明,云草就睁开了眼。小火正蹲在明玉泉边,一脸垂涎的看着咕咚咕咚跳起的泉水。

    “想喝就喝点呗。”云草轻声道。

    “不行,阿云还没醒呢。”小火下意识的回道。等它意识到是谁在说话的时候,这才欢欢喜喜的回头说:“阿云,你总算是醒了。哎呀,我都快忍不住了。多少年了,我都快忘记仙玉浆的味道。要不是怕我喝了仙玉浆会陷入沉睡,你身边又没人看着,我早痛快喝个饱。”

    云草没有接小火的话,反而是静静的走到明玉泉边。只见她先掏出了一个巴掌大彩色玛瑙碗,蹲身接了满满一碗的仙玉浆放在小火面前。

    “阿云,你让重云和双叶也出来吧。我们先喝个够,你再多存些。等日后见到青玄、小黑它们的时候,也分它们些。”小火说完就一头扎进了碗里。

    谁知才喝了大半碗,它就像醉酒一般的歪到了一边。云草伸手点了点它的头,它这才化做一道流光,慢悠悠的回了云草的丹田。

    云草先将小火没喝完的仙玉浆倒进了青玉瓶里,这才将重云和双叶也唤了出来。两只见了仙玉浆也很是兴奋,不过云草不敢让他们喝多,一只喝了小半碗就让它们回去了。等明玉泉里的仙玉浆少了一半的时候,云草这才心满意足的收了手。有月华石,月余后明玉泉就又会溢满。

    做完这些,云草换了套衣裙就往外走。临走到洞口的时候,忽地瞥见藏月树上满是繁花,这便走过去掐了朵月白色的花。

    枯木逢春,昔时今时。陈花重放,新人旧人。

    云草将小小的藏月花插在鬓上后,这才大步的往洞外走。在看到溶洞里的月华草以后,她也采了些,这些可都是灵石。

    “阿云。”阿莜原本是来给古延川送饭的,谁知一抬头就见着走出来的云草。

    “阿莜。”云草淡淡的笑了开来。

    “云大人,你既然出来了,不知老头我可不可以进去看看明玉泉?”古千急急的道。

    “说来我才是客,云草越礼了。”云草歉意的道。

    “大人要是这样说,小老头我可真是要无地自容呢。大人师徒可是我们小人族的恩人,我们时刻不敢忘。”古千说着躬身行了一礼,古延川和阿莜也跟在他后面行礼。

    “师傅是受人所托,我来这里也是为着明玉泉,你们大可不必如此。此间事了,我也就该走了。”云草一挥袖,三道柔和的灵力便将古千几个托起。

    “阿云,你这么快就要走了吗?我还想请你去我家看看呢。”阿莜睁大眼说。

    “你看我这体型,你确定我进的去你家。”云草嘴角忍不住弯了弯,好笑的看着阿莜。

    “对喔,阿云是‘巨人’。”阿莜有些失望。

    “日后你若去了苍梧,倒是可以去我那里看看。我在苍梧灵寂宗,你可记住了?”云草蹲下身子道。

    “嗯。”阿莜重重的点了点头。

    “你让我帮你打包的糕点,我都放在这个储物袋里面。另外我还放了些游记之类的书,你没事的时候可以看看,等你以后出了灵之谷也算知道些世情。对了,里面还有些我没穿过的裙子。你要是喜欢,可以拆了改成适合你穿的。”云草的手里多了个绿色的储物袋。

    “阿云,你真好。”阿莜抱着储物袋,满脸感激的看着云草。

    “这么好收买,还真是让人担心。你一定要记得像我这样好的‘好巨人’太少,日后出去可不能轻易相信别人。”云草伸出一个指头点了点阿莜的头。一边的古延川和古千忙跟着点头,阿莜这丫头的确太好骗。

    “我知道的。对了,阿云,双叶和小火大人呢?”阿莜不好意思的吸了吸鼻子。

    “他们俩个都睡懒觉呢,我就不叫醒他们了,以后有机会见到的。”云草说完就站了起来。

    “大人一路好走。”古千和古延川见云草唤出了飞剑忙拱手道。

    “后会有期。”云草说完就跳上了飞剑。

    待出了灵之谷,云草便往先前去过的乌桥镇去,她得找个人问问藏月居的地址。古月族能从苍梧来古月界,定是有着其它的通道。谁知云草到镇上一打听,这才知道藏月居一夜之间消失了。她这才想起来,古月娘娘已经准了古月族撤出古月界。不过即便如此,她还是要去藏月居所在的地方看看。

    藏月居在流月坡,与蛮荒之地也就隔着一个大大的峡谷。

    因为隔的太远,云草足足飞了好几天才到了流月山。

    今夜正好是满月,月光如流水一般的覆盖在流月坡上。云草才下了飞剑,便见着两个熟人,不是天星与石蕊是谁。

    “云前辈,没想到我们又见面了呢。”石蕊似乎忘记了她曾偷袭过云草,笑吟吟的看着云草。

    云草却是没有看她,反而是警惕的看着天星。她初见天星的时候,天星就是媲美化神的妖兽。如今虽受了伤,依然不可小视。云草早不是刚入世的那会,自然知道不能轻视对手。至于石蕊,看来是长歪了。若是有机会,她不介意出手教训教训她。

    “云前辈这是在怪我。我以为以前辈的心胸,该是不会怪我的。你我修为悬殊,我出手不过是为了阻你片刻。看来我娘虽然死了,前辈却到底是意难平。”石蕊阴着脸道。娘灭了灵寂宗满门,她也很伤心很难过,可是她也是被蒙在鼓里的那个。她以为师叔祖品性高洁,定不至于迁怒到她。等时间一长,她就又能回到灵寂宗。谁知道那个曾经对她那么好的二师兄派人告诉她,她早被灵寂宗除名了,甚至于连见都不愿见她一面。原来一切都是假的,他们对她的好都是假的。若是真正对她好,怎么会过了这么久还耿耿入怀。明明她什么也没做,他们却将她娘犯的错推到她身上。

    “是么?”云草不置可否看着石蕊,心里多少有些失望。那日抓到姚月梨的时候,石蕊说的哪些话很让她刮目相看,如今却生生改了套说辞。可见说人容易,自知却难。

    “罢了,是我奢望。我高看了自己,也高看了前辈,没想到前辈也不过如此。若是今日站在这里的是师傅,他定不会怪我的。”石蕊说完就低低的笑了起来。这样也好,如此她便也无需再愧疚。

    云草听了她这话,忽地觉的无趣的很。这样的一个人,实在不值得她多费心思,杀她都觉得污了自己的剑。这便也不再理她,只纵身一跃,跳到了身后的大树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跨界闲品店〕〔全职游戏分身〕〔逆世腹黑灵魂师〕〔永生天碑〕〔圣源武祖〕〔网游之神级大魔王〕〔寒门长姐是纨绔〕〔总裁的廉价小妻子〕〔轮回学府〕〔文艺青年的美好时〕〔我来自缪星〕〔尊圣杀〕〔首长大人晚上见:〕〔原来我生而不凡〕〔掉入异世界也要努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