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冷暮七月〕〔男神宠妻日常2〕〔奥术起源〕〔绿茵天骄〕〔史上最难开启系统〕〔这个修士真的不一〕〔向往的生活之娱乐〕〔流浪之城〕〔最强吞噬升级〕〔超品大亨〕〔我能吸邪气〕〔王爷站住,重生嫡〕〔我守到DNF关服竟然〕〔天策大明〕〔偏心眼〕〔诸天普渡〕〔我家宗主有点妖〕〔燕风啸金陵〕〔醉梦仙姝〕〔花繁蝶乱英雄路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仙无常有 第四百三十章 回苍梧
    “前面带路吧。”天星用脚踢了踢老实待在角落里的齐穹。

    “是,老大。”齐穹忙夹着尾巴站起来。老大好不容易同意给自己松绑,自己可得老实点,不然妖丹保不住啊。

    “我们也进去吧。”云草轻声说。

    “云前辈,我们马上就要离开吗?”胡紫衣紧跟在云草后面,声音里带着些少女特有的娇软,听着让人如浴春风。

    “不出差错的话,应该就是。”云草点点头。

    “上界是不是有很多仙人?”胡紫衣说完微偏了偏头,乌黑油亮的长发尽数滑到身后,越发显的她娇俏可人。

    “仙人该是没有,你们所说的仙师却是多的很。”云草摇了摇头。

    “哦,紫衣还以为上界里的仙人很多呢。”胡紫衣害羞的吐了吐舌头。

    “听说你是藏月居的女使?”云草微蹙着眉问。胡紫衣既然是藏月居的女使,想来应该比一般的凡人知道的多些。

    “藏月居女使不过名字好听罢了,平日里可是连仙师的面都见不到,对于上界的认知也仅仅来源于一些古籍,而且大都语焉不详。”胡紫衣抿着唇道。

    “原来如此。”云草这才轻点了点头。

    “前辈你不知道,藏月居的那些仙师们可是高傲的很,轻易不肯与我们这些凡人多说一句话,似乎说一句话就玷污了他们的身份,所以我一直以为仙师们都是那样的。只到见到了您,我才知道仙师与仙师也是不同的,我以后定要做个像您这样的仙师。万物有灵,应该没有高低贵贱之分才是。”胡紫衣说这话的时候,眼里还带着满满的孺慕之情。

    “是个会说话的。”云草笑道。

    “哼,马屁精。”石蕊听到胡紫衣的话,忍不住回头道。

    “石蕊姐姐,紫衣年纪小,若是不小心得罪了你,还望你多多包涵。”胡紫衣说着朝石蕊福了福身子。

    “你倒是没有得罪我,我只是看不惯你这副假脸脸罢了。”石蕊不屑的道。

    她能说她有些嫉妒胡紫衣吗?不不不,她可比胡紫衣好的多,起初她可是真的天真纯良。奈何老天不作美,硬生生的把她变成了现在这个模样。就像昔日里水灵灵的仙葩,一嫁人就变成了昨日黄花。

    如今,她是连装都懒得装,连她自己也有些厌恶现在的自己,可这怎么能怪她?她幼时过的太顺心,又有爹娘护着,自然是天真烂漫、人见人爱。谁知后来不仅失了父母,还间接害得师门被灭了满门。整日里被愧疚压的喘不过气不说,她还不能恨,因为罪魁祸首不仅是她娘还已经死了。

    因着心里郁郁不得劲,所以每每无心修炼。好在后来随着时间的推移,她总算好了点。可是因着她生性懦弱,不敢独自出门闯荡。总想找个可靠的人依靠,却发现根本就没人可以依靠。若是一辈子就这样平庸下去也就算了,可是她不甘心,所以就变成了现在这么个刻薄的性子。

    她期待云草几个能像以前那样待她,她希望天星能认她为主,可是这些都被证明是痴心妄想。说来也怪她自己,谁让她自以为聪明的耍了些小心机,结果是她终于被所有人抛弃了。不过这样也好,她总算实现了她娘的愿望,走上了无情道。

    “石蕊姐姐,你是不是对我有什么误会。”胡紫含泪道。

    “别装了,这里可不止我一个人知道你的底细。你以为我们是修士,就不知道凡间的事。皇家的女儿,藏月居的女使,没些手段你能活到现在,亏你装天真装可爱装的这么像。日后你要再想做耍把戏的猴子,可要仔细想想别人愿不愿意看。”石蕊似笑非笑的看着她道。

    “紫衣不敢强辩。”胡紫衣被气得脸颊通红,可是理智告诉她得忍。若是石蕊朝她动手,云草应该不会出手帮她。她这一路虽然有心讨好,云草对她也还算和蔼。可收自己为徒的事,更是提都没提。她可是知道,云草是主动收燕云为徒的。她是个聪明人,自然看出了云草有意无意的疏离,所以也没要求拜师。想来去了上界,出路多的是,何必低三下四的求人。

    “知道就好。”石蕊见她如此便觉得有些无趣,扭头就往山洞深处走去。

    云草若有所思的看了眼胡紫衣,却是什么也没说。胡紫衣的心思她自是知道的,只是胡紫衣的灵根与自己没有一个相同的,她自然不会想着收她为徒。何况她那新收的弟子,与这小姑娘似乎有些矛盾,她可不是个坑徒弟的师傅。想到这里,她又拿眼去看燕云,只见这小子默默走在最后面。她不禁点了点头,这性子看来是个沉静的,这样好。要是个个都像曾叶那样跳脱,她可得多操不少心。

    “疯老道。”了悟看了眼抹眼泪的胡紫衣,悄悄的拉了拉邱余的衣袖,邱余却是朝他摇了摇头。了悟虽然聪慧,总归年纪还小,又是个和尚,难免便有些心软。胡紫衣他以前见过几次,可不是面上那么简单。

    “老大,到了。”前面传来了齐穹的声音。

    云草快走了几步,一个转弯便见着对面凹进石壁里的神台。这神台垒的还算高,两边刻着些山川鸟兽,中间供奉着一座九寸高的神像。神像下面还有一个巴掌大的香炉,炉里有着细细的黄沙,不过并没见着香。神像上也落满了灰尘,显然是很久都没人来过。

    云草觉得神像上的女子有些眼熟,这便多看了几眼,可是愣是没想起像谁。她又用神识扫了一遍,可惜并没有找到关于神像的信息。她这才往一边看去,只见着洞底下有一座高出一寸的圆形石台,石台边上有五只张大嘴的石猴。再看石台,上面却是绘着繁杂的阵纹。

    “别看了,我来过这里无数回,什么宝贝也没发现。快点启动传送阵,我们这就要离开。”齐穹瞪着大眼道。

    云草没理齐穹,反而是让燕云几个入阵。等大家都上了石台,她这才掏出五块极品灵石,一一打进五个石猴的嘴里。

    只见着由最左边的石猴开始,原本紧闭着眼的石猴接连睁开了眼,

    白、绿、蓝、红、黄五色彩光齐出,最后凝于一点没入阵眼。云草见此,双手上下翻飞。只见着一道又一道的灵力打进阵脚里,石台周围很快就被水蓝色的流光包围。随着最后一道灵力打进阵眼,不过刹那间,云草几个便出现在一片绿林之中。

    “好浓郁的灵气!老大,这是哪?”齐穹朝四周看了看才问。

    “谷虫岭。”天星淡淡的道。

    “哇,谷虫岭,那岂不是有很多灵蛊。老大,要不我们在这里住些日子?”齐穹忙道。

    “藏月居的那群蛊师可也住在谷虫岭。”天星好笑的看着它。

    “不会吧,这群人怎么这么讨厌,我还以为我已经摆脱了他们。这样的话,不如我们去南疆吧,听说那里的蛊虫也很多。”齐穹想了下才说。

    “这里可不是古月界,你自己小心些。若是被修士抓了去,我可不会救你。”天星拍了下它的大脑袋。

    “天星,我可以跟你们一起去南疆吗?等到了有人烟的地方,我就不再跟着你们。”胡紫衣小心翼翼的问。

    “我和齐穹都是妖兽,不会随意出现在有人修的地方。我这里有一枝捡来的玉簪,也算是个灵器,你拿去吧。若是有什么危险,也能帮你抵挡一二。”天星说着就从衣兜里掏出一枝玉簪来。

    “多谢。”胡紫衣没办法,只好接过那只散着莹莹宝光的玉簪。她一个凡人,怀揣着灵器,岂不是更加危险。心念急转间,这便又朝云草看去。

    “我们先走一步。”天星朝云草点了点头就带着齐穹走了。本来她还想跟石蕊道个别的,谁知石蕊一声不响的就离开了。

    “云前辈,还请你再带我一程,紫衣感激不尽。”天星一走,胡紫衣就朝云草跪了下来。

    “起来吧。我们回去的时候会经过一座仙城,你要是愿意的话,到时候我就将你放在哪里吧。你放心,只要你不惹事,仙城里面还算安全。你灵根不错,年纪虽然有些大,但拜入一般的宗门应该并不难。”云草点了点头。这小姑娘有些小心计,品性难说。不过若是举手之劳,帮一帮也无妨。

    “多谢前辈。”胡紫衣心里虽有些失望,但面上却洋溢着喜悦之情。

    “前辈,不知这附近那里有佛寺?我是个法修,了悟却是个和尚,跟着我也学不到什么。如今来了上界,我便想着送他去寺里。”邱余笑眯眯的问,这里的灵力真是浓郁啊。

    “我倒是知道一座灵寺,只是不知他们会不会收下了悟。你们要是无事的话,不如先跟我回宗,到时候我再派人送你们两个过去。”云草想了下才道。

    “多谢前辈。”邱余忙躬身道。

    “多谢云施主,但愿施主福寿无疆。”了悟双手合十道。

    “借小师傅吉言。”云草说着就抛出了宝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跨界闲品店〕〔逆世腹黑灵魂师〕〔永生天碑〕〔全职游戏分身〕〔寒门长姐是纨绔〕〔圣源武祖〕〔网游之神级大魔王〕〔轮回学府〕〔总裁的廉价小妻子〕〔文艺青年的美好时〕〔我来自缪星〕〔原来我生而不凡〕〔尊圣杀〕〔掉入异世界也要努〕〔首长大人晚上见: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