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冷暮七月〕〔男神宠妻日常2〕〔奥术起源〕〔绿茵天骄〕〔史上最难开启系统〕〔这个修士真的不一〕〔向往的生活之娱乐〕〔流浪之城〕〔最强吞噬升级〕〔超品大亨〕〔我能吸邪气〕〔王爷站住,重生嫡〕〔我守到DNF关服竟然〕〔天策大明〕〔偏心眼〕〔诸天普渡〕〔我家宗主有点妖〕〔燕风啸金陵〕〔醉梦仙姝〕〔花繁蝶乱英雄路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仙无常有 第四百九十九章 小比(五)
    第四百九十九章小比(五)(第1/1页)

    阳光刚将泛黄的窗纸照亮的时候,云草就出了门。

    昨天半夜的时候,下过一场大雨,听雨湖里跟着起了不少新的落雨荷。太阳刚爬上高高的山岗,金色的阳光就给满湖的落雨荷镀了一层金边。因着时间尚早,云草就近选了一棵柳树飞了上去。待取出了鱼竿,这便开始钓起鱼来。绿浅几个找到她的时候,她正从柳树上下来。

    “阿云,你这一场的对手是何雨娇,正是昨日大放厥词的那位,你可一定要将她打趴下,让她敢看不起你。”绿浅两眼放光的道。

    “这何雨娇可不简单,听说她的《天香秘典》已有小成,且擅长御毒,师姐还是当心些好。”苏星言小声的道。

    “我听说前面的四场中,有一个同是金丹后期的修士,一见对手是她,果断认输了,可见她威名在外。对了,她的本命花听说是桃花,在使出天香幻境的时候,花海里会有醉人的暖香。听说只要吸进一口,人便会坠入醉生梦死之境,难以醒过来。”南星跟着道。

    云草心中一暖,“我会注意的。”

    “嘿,你们两个臭小子,我让你们去打听消息,可不是让你们回来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绿浅说着一爪子拍在了南星头上。心里却在埋怨自个,怎么就将灵石全投出去了,这要是阿云输了,她可不得输死。

    “在我心里,当然是阿姐更厉害。”南星憨憨的道。

    “我也是。“苏星言忙跟着表态。

    云草笑眯眯的点了点头,随后才抛出了回雨签。

    因着前几天的比试淘汰了大半的修士,听雨湖倒是空出了不少地方。为了方便大家观看比试,如今的斗法台却是相互隔的老远。如今比赛还没开始,斗法台周围的水泡上却是坐满了人。因着落雨荷的荷茎出水的高度各自不同,所以这一圈圈下来,每个斗法台周围都围了个水泄不通。

    云草跟着回雨签,很快就找到了此场比试的斗法台。彼时,何雨娇早已站在落雨荷上。她今日穿着件浅粉色的桃花云雾烟罗衫,头上梳着朝云近香鬓,配着浅淡的妆容,整个人柔和了不少。这会子静静的站在那里,倒如一株盛开的桃花一般,有些现世静好的意思。云草先在心里赞叹了一声,后忍不住低头看了看自己,发现自己外穿着件月白色的交领襦裙,头发也只用了根红绸系着,朴素了些,这便自嘲的笑了笑,想着日后有闲情的时候也得好生拾掇一翻。譬如红梅映雪时节,出去走走也可入画不是。

    云草正想着,问名崖的钟声忽地响了起来,她忙敛了心神,小心的看着对面的何雨娇。何雨娇却是对着云草展颜一笑,丝毫没有昨日的轻蔑和不屑。不仅如此,这笑容很快就如水纹一般在她脸上荡漾开来。犹如春风吹绿杨柳,这笑容明媚极了,看呆了不少围观的修士。紧接着,何雨娇的衣裙便无风自动了起来,衣服里忽的飞出了无数的花瓣,瞬间就飘满了整个比试台。

    云草一个侧身,七柄长剑已经阵列在前。只见她双手刚在胸前结了一个古怪的符印,七柄长剑就以一种玄妙的轨迹游走在她周围,剑气犹如织网一般,在空中留下道道光影,将所有漂过来的桃花瓣都挡在了外面。

    何雨娇见此,不慌不忙的从怀里掏出了一块雪白锦帕来。只见她将这锦帕朝上一抛,这锦帕便在空中滴溜溜的转了起来。原本如下雪一般的桃花瓣,似乎找到归宿一般,蜂拥着朝变大的锦帕而去,最后竟是在锦帕上拼出了一朵含苞的桃花出来。早在何雨娇抛出锦帕的时候,云草已经再次在胸前结了一个印,只见着七柄长剑首尾相连,如一条蛟龙一般的冲向了半空中的锦帕。就在最前面的七星剑快要刺到锦帕的时候,锦帕上桃花忽地开了,一滴嫣红的水珠忽的从花蕊里飞出,在半途中方变成了一个水般的红衣女子。花蕊普一出来,就见着一柄银色的长剑冲了过来,慌乱中,她取出了一根尺长的枯枝对着七星剑摇了摇。七星剑微微一顿,剑尖在枯枝上留下了一抹浅痕以后,就莫名其妙的飞到边上去了,后面的剑更是连枯枝也没碰着,更别提女子身后的那方旋转的手帕。云草轻皱了皱眉,心道枯枝上的黑雾难道能干扰灵识,刚才有一刹那,除了七星剑,她竟与其它六柄灵剑的都失去了联系。这样想着,她也就不再试探,准备直接祭出虚神剑。

    “喂,徐老头,你可知道那从锦帕里跑出的花妖是谁?”许如茵虽刻意放低了声音,这话却依然被众人听了去,一时间众人都竖起了耳朵,就连绿浅也忍不住朝前探了探了头。说来也是孽缘,他们这次选的地方与许如茵又挨的很近,可谓是流年不利,好在许如茵这次倒是没有再说出什么针对灵寂宗的话来,否则绿浅定是要好好教训她一回的。

    “这你可就问对了人,年轻些的恐都不知道。说来我也是第二次见到这锦帕了,第一次见的时候还是在瀛洲。这锦帕名叫相思锦,这帕中人人称花蕊。传说这花蕊原是一株桃花妖,因为救一个凡人失去了千年的修为,为了陪在那凡人身边,这才寄身在这相思锦中。那凡人也是个痴人,因着思念花蕊,相思成疾,泪水和鲜血常常沾湿相思锦。日深月久,竟渐渐唤醒了花蕊,只可惜等花蕊再次显现于相思锦外的时候,凡人已经去世了。至于想思锦后来为何会成为灵器,花蕊又为何甘愿被人驱使,我却是不知道的。不过我上次见到相思锦的时候,它却是在天香老妪手中的。后来随着天香老妪的失踪,相思锦也就跟着消失了,没想到今日却在这里见着。”徐游方摸了摸自己的胡子才道。

    “天香老妪,可是那个专吃女童的女魔头?”许如茵睁大眼道。

    “天香老妪,的确是个女魔头。不过她抓女童却不是为着吃,而是为了寻找最适合夺舍的躯壳。她因着被道侣和好友背叛,一夜之间身如枯木,这才想着找人夺舍。说来,她做这一切都是为了报仇,也算是个可怜人。”徐游方叹了口气道。

    阅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跨界闲品店〕〔全职游戏分身〕〔逆世腹黑灵魂师〕〔永生天碑〕〔圣源武祖〕〔寒门长姐是纨绔〕〔网游之神级大魔王〕〔总裁的廉价小妻子〕〔轮回学府〕〔文艺青年的美好时〕〔我来自缪星〕〔尊圣杀〕〔原来我生而不凡〕〔首长大人晚上见:〕〔掉入异世界也要努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