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甜蜜的冤家〕〔我被唤醒了〕〔第一宠婚:律政娇〕〔仙道极宠〕〔契约总裁小萌宝〕〔无敌长生女婿〕〔赘婿苏允最新章节〕〔淘气萌娃:妈咪太〕〔最难不过说爱你〕〔万亿资产〕〔绝世富豪〕〔窝囊老公的华丽逆〕〔江婉陈平〕〔36888陈平江婉〕〔顾卿卿傅天行〕〔超级人生小说免费〕〔珠光宝妻致富记〕〔都市至尊奶爸〕〔穿越星际:妻荣夫〕〔前夫又想耍花样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仙无常有 章节目录 第六百八十四章 情深几许
    送走了肖重山,云草这里又来了位客人,却是陈小果。

    “云草,你总算出关啦”陈小果高兴的道。

    “发生了什么事你怎的搞成这个样子”云草皱着眉道。眼前的陈小果衣衫不整不说,还满脸的憔悴。

    “云草,你这次可一定要帮帮我,我都快急死了。”陈小果一屁股坐在石凳上道。

    “你身后跟着的那两个蛇族女子呢”云草再次皱眉道。

    “被我打发回去了,要不是她们,小朵怎会连见都不愿见我。”陈小果顿了下,眼神有些躲闪的道。

    “可是发生了什么事你若是不愿说实话,我是如何也不会帮你的。”云草面上忽的起了寒霜。

    “你,你别误会。是我的错,是我一时没忍住,差点酿成大错。不过你放心,我跟她们还没到那一步,你可得一定要相信我。你不知道,这事都是那两个贱婢设计我的。谁知道她们竟如此大胆,不仅给我下药,还暗中派人将小朵给引来了,我如今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云草,如今只有你能帮我了你帮我去劝劝小朵好不好只要她愿意见我,我就可以跟她说清楚,事情不是她想的那样的。”陈小果急忙解释道。

    “这是第几次呢这事虽不是你的错,却因你而起。若是你说服不了你爹娘,我劝你还是放弃吧。”云草面色稍缓,只依然坚定的摇了摇头。

    “我劝过他们的,可是他们都不听我的。还说小朵善妒,不堪为正妃。”陈小果猛的捂住了脸。

    “那就强大起来,直到他们愿意听你的为止。在这期间,我希望你不要再去见云朵姐,你这样迟早会害了她的。”云草瞥了眼他指尖溢出来的泪水后,偏过头道。

    “只能这样吗人世多俊杰,若是小朵喜欢上别人怎么办”陈小果哽咽着道。

    “岁月悠久,你也不是没有可能爱上其他人。又或者等你真正强大起来的时候,你对你如今的这份坚贞会嗤之以鼻也说不定。不管是人还是妖,都是会变的。若当真如此,也没什么好后悔的,最起码如今的你是真心的,云朵姐亦是真心的。”云草仰头望着天上飘浮的白云道。她这么些年,即见识过如老爹那般对阿娘一往情深的,亦见过不少的怨偶。可见,这情之一字,可坚如磐石,亦可浮如流萍,单看各人造化。

    “那,那你能同我一起去见见云朵吗。若是只有我一个人,她是绝不愿出来见我的。我要跟她说清楚,免得她以为我当真是条荒淫无度的滥情蛇。你放心,跟她说清楚后,我就回蛇族。等我当了新一代的蛇王,我再来寻她。”陈小果沉默半响后,这才抬起头道。

    “行,我不日就要往中洲走一趟,倒是可与你同去。只你要多等几日,宗里还有些事要处理。不知,你可愿在我这宝塔山住几日”云草点点头。

    “不用了,我还有些事要去处理。等你要启程的时候,给我发个传讯符就行。”陈小果说着站了起来,走到一半又回头对云草道“云草,谢谢你。日后若是有用到我的时候,你可千万别客气。”

    “我们是朋友不是”云草点点头。

    “可不就是。”陈小果苦寂的脸上总算多了丝笑容。接下来一个月里,云草日日待在传功殿,扬言但凡灵寂宗弟子,若是修炼上遇上什么大的问题,尽可前去传功殿问她,她必尽全力回答。这消息一出,灵寂宗的弟子尽皆往传功殿跑,每日里将个传功殿挤的水泄不通。不止他们,连着几个外门长老也来了。只这一来,就被云草拉了壮丁。好在云草知晓他们的来意,最后的几日便不再接见众弟子,只与几位金丹长老论道。另遣人找来了邱余和秦峥几个在一边旁听,也不管他们能听进去多少。等南归他们几个的忌日一过,云草这才起程往中洲去。

    仙船上,云草和陈小果相对而坐。

    “云草,你说小朵会答应见我吗”陈小果有些忐忑的问。

    “你什么时候变的如此不自信呢等见到人后不就知道了。”云草头也不抬的回道。自进入中洲,这家伙就开始坐不住,一会子担心云朵不见他一会子又怕云朵不信他的话,一直问这问哪她怎么知道会如何她虽跟云朵是族姐妹,终究没在一起长久相处过,所以亦不是很了解她。

    “我,我这不是因着太过在意,所以心里就跟揣着个兔子一般,事到临头才有些怂了么”陈小果也知道自己这样不好,可是他就是忍不住。

    “别忘了你答应我的事”云草抿了口茶方道。

    “哦。”陈小果忽的就跟个泄了气的鱼泡一般,一下子就瘪了下去。

    “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云草见他如此消沉,有点看不过去,开口劝了他一句。

    “是这个理,可是我心里还是难过。你不懂,你没爱过,怎知相思之苦最难挨。岂不知长相思兮长相忆,短相思兮无穷极。我这还未言分别之语,心里的相思已起。更何况,我这一回去,恐是没个百把年是出不来的。我们妖修可不比你们人修,纵是我天资傲人,日日苦修,亦得经年历久。更别提这期间,只要有一人出了什么意外,另一个又那有苟活的道理。”陈小果眼睛一亮,紧接着就苦笑着道。

    “我是不懂,不懂你们那一套情深几许。不过我知道,人活于世,不止有情与爱。山河湖海,日月星辰,春夏秋东,苍海桑田,亦可入我心。我只能说,你想的太多了。说实在的,天天安慰你们这些受情伤的,我也是受够了。不对,你老实跟我说,你是不是被话本子迷了心呢若当真如此,倒是我的罪过。快点,将你搜罗来的话本子全给我交出来,不然我就揍你。”云草一听他说那些酸词,心里就一突。恨不得上去揣他一脚,事实上她也的确这么做了。

    “别,你怎么说动手就动手。没有,我又不是个二傻子,那里就会真的相信书里面的故事,我只不过有些羡慕罢了。这不是你说了两句,我这才跟着卖弄两句。”陈小果抱着脑袋滚到一边。

    “那要是真如你所说,等你成了蛇王以后,你跟云朵姐依然没有可能,你可会寻死”云草盯着他道。

    “将来的事,我怎么知道,你不是说人都是会变的么”陈小果愣了一下方道。

    “行了,快收了你这满脸的愁苦相,给我打起精神来。又不是生离死别,用的着这样吗你若是当真忍不住相思之苦,不会偷偷来看看云朵姐这脑子要来是干什么用的”云草回到座位上坐下道。

    “还不是你让我在成为蛇王之前不要去打扰小朵还说我这样会害了她。”陈小果不满的道。“你还敢顶嘴。那我叫你现在不要去见云朵姐,直接回蛇族,你愿不愿意”云草瞪着他道。“这怎么行。这样的话,小朵岂不会以为我真的做了对不起她的事即便我当了蛇王,她定也不会愿意跟我在一起。”陈小果下意识的反驳道。

    “你最好给我闭嘴,省的我被你气死,没人替你去说合。”云草没好气的瞥了他一眼。

    “好,好,我不说,你别生气。不过你这脾气得改改,怎么跟青姑姑一样喜欢揍人。这要不是你我是老朋友,知道你的脾性,翻了脸岂不伤了和气。”经云草这一揍,他心中的悲苦散了不少,想想似乎的确没什么大不了的。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执着于云朵,或许是因为救命之恩就该以身相许。不过若是别人不稀罕,也就罢了。一直以来都是他在追云朵,云朵从来都是被动受之。或许是感动于他的温柔体贴这才答应和他在一起,却从来未向他迈过一步。一旦他们之间出现什么问题,她就会不问缘由的退出去,这才是他不安的真正原因。他对自己有信心,可是对于云朵却无半点。

    “我真是倒了霉,才交了你这么个不省心的朋友。若不是你我是故交,你以为我愿意管闲事说不得最后,我还弄个里外不是人。”云草见他眉头皱的没像先前那样紧了,这才笑骂道。

    “还不是因为我慧眼识人,才得了你这么个好友。人都说非我族类其心必异,我却跟你和大和尚做了朋友。偏你两个还都品性端方,且都对朋友仗义非常,你说说我是不是在识人上很有天赋”陈小果很是自得的道。

    “你这夸我和庆有大师就好好夸我们,偏还带上你自己,我可不领你的情。”云草只摇头。

    “你就是口是心非,跟大和尚一样。每次都说自己没喝酒,还次次都被我逮住了。”陈小果自得的道。云草瞧他恢复了往日的无赖样子,也就不愿再与他啰嗦,而是拿眼朝远处的梨花镇看去。

    梨花镇,在梨花江的中下游,坐落在一块平原上,镇里镇外亦开满了梨花。如今正是梨花开的时候,从上往下看,就能见着一片香雪海。

    到了地方,云草和陈小果从游隼上下来,径直往镇东的梨花山去,云朵外公一家就住在那山上。

    谁知道才到梨花山山脚下,就见着半山腰的梨花树下,有着两个白衣胜雪的男女。低头拈花的正是云朵,旁边浅笑如花的云草也认识,正是天青宗的宋松石。

    陈小果见此,简直是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转身就想离开,却是被云草拦住了。

    “回来,你这是做甚事情还未弄清楚,你就敢断下决定。”云草喝道。

    “我不想知道你是知道的,小朵极少对人笑的。”陈小果哀求的看着云草。

    “即如此,你走吧。”云草松了手。

    “我”云草松了手,陈小果却又不想走了,他刚才只是一时情急,如今又恐自己真的误会了云朵。

    “矫情行了,跟我一起过去吧。”云草朝他翻了个白眼才道。

    云朵一见陈小果,脸上的笑瞬时收了。连着跟云草都没打招呼,转身就走了。她自是知道,云草这是来当说客的。

    “小朵,你别走,你听我给你解释。”陈小果忙追了过去。

    宋松石见此,亦准备跟上去。熟料,云草拦在了他前面,“宋道友,好久不见。”

    “云道友你跟云朵都姓云,莫不是同族姐妹”宋松石眉心微不可见的皱了下,只脚步却是停了下来。

    “正是。”云草点点头。

    “我听人说,那个叫陈小果的本性难改,为人颇有些荒淫无度,却一直将云朵蒙在鼓里。如今云朵好不容易识得他的真面目,你做为她的族妹,怎能帮那人说话”宋松石看着远处拉扯在一起的身影道。

    “这话是谁跟你说的”云草皱着眉问。

    “我可不是胡说,这话可是你族婶同我说的,不信你自去问问就是。不瞒你说,窈窕淑女君子好逑,我如今正与云朵在相看亲事。你如今既已知道了,还请你莫要再坏人姻缘。”宋松石见陈小果抱住了云朵,面色骤然冷了下来。再不理云草,径直往那边走了过去。

    云草这次没有拦住他,因为她也拿不定云朵是个什么主意,只能在一旁静观其变。

    “小朵,你相信我,我真的是被人陷害的,我没有做对不起你的事。”陈小果见宋松石过来,眼睛里就差要喷火。好在他还算冷静,所以并没有做出什么别的举动。

    “放开她,她如今是我的未婚妻,还望你自重。不管你是谁,都别忘了,这是人族的地牌。”宋松石寒声道。

    “未婚妻小朵”陈小果抱着云朵腰身的手下意识就松了。

    “小果,我相信你没有做对不起我的事。只是我累了,真的累了。你可能不知道,你阿娘曾不止一次的派杀手来杀我。这些我都不怕,可是我害怕你会中计。这一次你躲过去了,可谁能保证下一次你也能躲过去,你是知道我的,我决不允许你有除我以外的任何女人。我讨厌整日里瞎想的自己,所以我们分手吧。”云朵面对陈小果的质疑,先还有一丝心慌,不过很快就镇定了下来。她又没有做错,她只是不想再要这份已经严重影响到她心境的感情而已。且陈小果于她,从来都只是一抹温暖而已,可是这份温暖其他人也能给她,她又何必非要强求。

    “是么那好吧。我走了,不会再来打扰你了。”陈小果跟雷劈了一般呆住了。他不是没想到这种可能,只是没想到会这么快。一路上准备的满腔情话,全部给咽了回去。他不怪云朵,只怪他自己,怪世事无情。

    “云草,我回大荒了,多谢你陪我走这一趟。你放心,我不会有事的。”陈小果深深的看了云朵一眼,这才转身对云草道。待云草朝他点头,他将腰上的银色软剑抛了上去,眨眼就消失在远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重生明朝搞事情〕〔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道神乾坤〕〔我的笑傲江湖OL〕〔异世财富大亨〕〔我就是超级警察〕〔亿万豪婿〕〔万能神医〕〔影后归来:霍少,〕〔蛊真人之齐天传〕〔美漫里的国术强者〕〔我为国家修文物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