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冷暮七月〕〔男神宠妻日常2〕〔奥术起源〕〔绿茵天骄〕〔史上最难开启系统〕〔这个修士真的不一〕〔向往的生活之娱乐〕〔流浪之城〕〔最强吞噬升级〕〔超品大亨〕〔我能吸邪气〕〔王爷站住,重生嫡〕〔我守到DNF关服竟然〕〔天策大明〕〔偏心眼〕〔诸天普渡〕〔我家宗主有点妖〕〔燕风啸金陵〕〔醉梦仙姝〕〔花繁蝶乱英雄路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仙无常有 第八百二十一章 青丘
    昨日之日不可追,今日之日须臾期。

    却说云草几个继续往东行了数千里,就见着连绵不绝的小山,一座挨着一座,跟那碧水连天一般。山上多是青绿的碧草,亦有小树繁花,鸟鸣声声。往近处去,能见着一条两丈宽的长河盘在山间,一路往南而去。

    云草几个还未到近前,就见着一只大尾巴狐狸从洞里跑了出来,一路小跑的跑到河边。待将一只朱果用草藤绑在尾巴上后,就让自己的尾巴变长,一路伸进了河水里,它自个却是老神在在的蹲在河边,不时还扭头往河面瞄瞄。只可惜它蹲了半天,河里却是半点动静都无。以至于小家伙等着等着,就眯起了眼睛打起了盹。

    这时,一张娃娃脸忽然出现在河底,一脸谨慎的看着那只红彤彤的朱果,一对鱼鳍小心的扇着水。未见着岸上的火狐有动静,这才缓缓的靠近朱果。

    “离朱,快醒醒。”一只跟斑鸠有些像的灌灌鸟忽然窜了出来。

    “哦,哦...”离朱猛的扭头往河面看去,正对上琉璃琉璃般的眼睛。通身明净的鱼身,却有一张清丽脱俗的人脸,怪道族人说英水里住着人鱼。琉璃见着离朱傻傻的,胆子却是大了起来,朝着离朱眨了眨眼后,两只鱼鳍忽然化手将朱果给摘了下来,一扭身消失在水底。

    眼瞧着琉璃跑了,离朱有些心虚的朝树上的灌灌鸟看去,就听到阿洹道:“听说赤鱬的肉烤着吃最好。嗯,我得想想是你烤还是我烤?算了,还是我烤吧,你这家伙烧出来的东西自己都不吃。我跟你说,朱果就剩这么几颗,你可得给我警醒些。”

    “阿洹,朱果不见了。”离朱犹豫了一下才道。

    “什么?我就知道你这家伙不靠谱,朱果肯定是你睡觉的时候被偷的。”阿洹气的在树枝上乱跳。

    “我看见她了,长的可真好看,吃了可惜了。我看我们就原谅她吧,也就两颗朱果。等明日去涂山参加朝月节,宴上该是有不少灵果才是,我留两个给你就是。”离朱回头道。

    “哼,也只能如此了。对了,你真见着她啦?我只听说过赤鱬肉质鲜美,倒没听说它们长的好看的。你该早跟我说的,让我也瞧瞧才是。”阿洹说着就往水里瞧,却是什么也没瞧见。

    “她取了朱果就跑了,我怕吓着她,就没叫你。”离朱摇头道。

    “胆子这么小还敢来偷朱果,看来是听说过你的。整个青丘,也就你这家伙生了副菩萨心肠。”阿洹无奈的道。

    “阿洹,你瞧瞧天上是不是有人?”离朱却是看着远天道。

    “我早发现了,怕是正在笑你是个傻子呢。”阿洹瞄了一眼天上道。

    “这就是了,祖母说往西边来了两位人族,说是让我见着了就迎上一迎呢。”离朱说着在原地转了一圈,化成了一个七八岁的红袍少年。

    “带上我,听说妖王让大家好好招待他两个。我得瞧瞧他两个有何异处,能让妖王另眼想待。”阿洹说着停在了离朱的肩头。

    离朱点点头,整了整衣襟后,转身朝天高声道:“狐族离朱,见过两位前辈。吾奉祖母之命,在此迎二位前辈前去参加朝月节。”

    “阿云,你猜对了,这小狐狸果然是在此等着你们俩的。还逢上了朝月节,难道狐族留你们俩并不为比试?”长乐疑惑的道。

    “且看看就是。”云草说着已是往下面的山丘飞去。

    “不知两位前辈怎么称呼?”离朱见着云草和魏无忧下来,忙上前拱手道。

    “云草(魏无忧)。”云草和魏无忧齐齐还礼道。

    “原来是云前辈和魏前辈,久仰久仰。来了青丘便是客,还请先随我去涂山,喝一杯我狐族的美酒吧。”离朱笑吟吟的道。

    “有礼了。”云草亦是笑着点点头。

    “主人,会不会是鸿门宴?我们走了这么多个地方,这还是第一个笑脸相迎的。”长乐拉了拉魏无忧的衣摆小声道。

    “是又如何?”魏无忧说完继续朝前走。倒是云草朝长乐摇了摇头,示意他不要说话。

    阿洹听了长乐的话,却是大声道:“离朱,那只金毛说你假笑。”

    “阿洹,你不要胡说。”离朱捂着阿洹的嘴道。

    “你这只扁毛鸟,谁叫金毛?我可是上古凶兽金毛吼。还有,我的名字叫长乐,不许叫我金毛,小心我一爪子撕了你。”长乐瞬间炸毛。

    “长乐你别生气,阿洹并没有坏心,它这是被我给惯坏了,我替他向你道歉。”离朱好脾气的道。

    “我也有名字的,我叫阿洹。”阿洹略有些理亏的道。

    “哼。”长乐偏过头不理他们俩。

    “云前辈有所不知,九爷出青丘的时候跟祖母打过招呼,说是若您来了青丘,让祖母一定要替他尽下地主之谊。”离朱想了想朝云草解释道。

    云草愣了一下,这才问道:“九爷可是胡九?”

    “可不就是。”离朱笑吟吟点了点头,一张莲花面看着喜人的很。云草见他乖巧又懂礼,不觉伸手摸了摸他的头。想了想后,又取了一盒子的金桑果递给他道:“这是我路上摘的金桑果,你且拿去甜甜嘴吧。”

    “谢谢云前辈。”离朱也不推让,欢欢喜喜的接了。祖母可是说过,长辈赐不敢辞。

    “阿呀呀,是金桑果,这可是难得的东西,离朱你快拿一颗给我尝尝。”阿洹顾不得生气,一双小眼睛盯着离朱手里的玉盒道。

    “前辈,你莫介意,阿洹没大没小惯了。”离朱按着阿洹的头道。心里却道,阿洹什么都好,就是对吃食太上心。

    长乐瞥了一眼犹盯着玉盒的阿洹,忽地掏出了一个玉盒子来。普一打开,一股浓郁的果香就传了出来。阿洹闻到香味,立马拿眼瞟去。见着那一盒子的灵果,眼睛都直了。好在他理智尚存,并未出言向长乐讨要,而是眼珠子一转,朝着云草道:“漂亮姐姐,你手里还有灵果吗?我拿宝贝跟你换。”说着,就见着他吐出了一颗红色珠子,随意扒拉了一下,一根闪着霞光的火羽就飞了出来。

    “这...”长乐惊讶的张大了嘴,魏无忧亦是若有所思的看着那根火羽。

    “不知你这火羽是从哪里来的?”云草将丹田里窜起的火种压下去以后这才问道。

    “我原来在九天上捡的,你怕是不会相信,我曾经在九重天上悠游过。”阿洹有些伤感的道。

    “阿洹,你别难过,吃颗金桑果吧。”离朱见阿洹如此,也不再顾忌云草,忙打开手里的玉盒。

    “哇,离朱,你最好了。嗯,真甜...”阿洹瞬间抛了满脸的落魄,一头扎进了玉盒里。云草见此,倒是没急着追问,想着再找机会就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跨界闲品店〕〔逆世腹黑灵魂师〕〔永生天碑〕〔全职游戏分身〕〔寒门长姐是纨绔〕〔圣源武祖〕〔网游之神级大魔王〕〔轮回学府〕〔总裁的廉价小妻子〕〔文艺青年的美好时〕〔我来自缪星〕〔尊圣杀〕〔原来我生而不凡〕〔掉入异世界也要努〕〔首长大人晚上见: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