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穿成前任叔叔的掌〕〔香祖〕〔诸天云玩家〕〔摆个地摊成了仙〕〔我要来渡劫〕〔超级人生陈平〕〔法道尊〕〔霍少,你家老婆马〕〔爹地,你老婆又黑〕〔替嫁新娘:亿万老〕〔巅峰奇才〕〔林阳苏颜〕〔李笠〕〔吴吏曹〕〔林文〕〔我的傻白甜老婆陈〕〔从港岛电影开始〕〔诸天信条〕〔大佬们太宠妹妹了〕〔封门破墓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落红无情飘零落 第1144章 萧河,你喜欢什么
    “唉”一个轻微的叹息声从萧河的嘴里溢出,他脸上露出一抹苦涩的笑,她不会来了,他等不到她了吧。

    令月儿,我的,令月儿。

    “萧河!”就在萧河心灰意冷的时候,军帐突然间被掀开,一个熟悉的,在他的心里回响了千百遍的声音突然响了起来。

    他心头猛地一跳,伸出手去,颤声道,“令月儿,你来了?”

    而连令月一掀开军帐,看到那躺在床榻上的人,顿时猛地捂住了嘴巴,眼泪立刻从不敢置信的眼睛里流了出来。

    只见,萧河浑身都是血,脸色苍白,手伸在面前摸索着,那嘴唇近乎乌紫。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他走的时候还好好的?为什么一下子就变成了这样?

    好像,好像他随时都会离去一样。

    令月儿快步走了过去,蹲在他的身旁,,紧声道,“萧河,是我,我,我来了,你现在感觉怎么样?”

    听到她的声音,感受到她的手,萧河的脸上终于露出了一丝笑容,他伸出手去,控制不住地颤抖着,道,“我眼睛好像不行了,我看不见你了。”

    “我在这,我在这,萧河!”令月连忙握住了他的手,他才哆哆嗦嗦端住她的脸。

    “令月儿”当终于抚摸上她的脸时,萧河微微松了口气。

    “怎么会这样?你怎么会这样?”令月儿禁不住哭泣,眼泪大颗大颗落下来,深深地凝视着萧河的脸。

    “别哭。”萧河感受到手间的湿蠕,柔声地安慰着,“我没事的,很快就好了,你别哭。”

    令月伸手,握住了他的手腕,颤抖着声音,“是,是,你没事的,你很快就会好了,萧河,你很快就会好了。”

    但是,当她的手握住他的手腕时,心头却猛地一跳:他的手好冰,好凉!

    她眼里一阵惊慌。

    “令月儿,好冷啊,是不是又下大雪了?”萧河浑身哆嗦着,问道。

    令月儿连忙将被子打开,紧紧地盖在他的身上,然后将他的手放在掌心,用力地揉搓着,“不冷了,我给你揉一揉,这样,很快就不冷了。”

    她拼命地,用力地揉搓着,一边焦急地看着他,道。

    见他还是浑身颤抖,令月儿起身,趴在他的身上,张开双手,紧紧地抱住了他,一边落泪一边道,“我抱着你,我抱着你,你就不冷了。”

    萧河感受着她怀里的这一点温暖,在这一刻,他又有了幸福的感觉。

    他缓缓抬起无力的手,轻轻拍着她的背,道,“我好喜欢就这样和你在一起。”

    “我知道,我知道,所以我来了,萧河,你好起来,我以后,以后都这样和你在一起。”她急切地道,更加用力地抱紧了他。

    萧河脸上露出了笑容,道,“令月儿,你,你扶我起来吧,我们一起去骑骑马,骑骑马就不会冷了。”

    令月儿问道,“你,可以吗?”她看着他,而他的眼睛根本没有再看她,他好像什么都看不见了似的。

    “我可以的,我是大将军,我还是你的侍卫,你忘了吗?”萧河道。

    “好,我扶你起来。”令月儿用手背抹干净了眼泪,用自己的身躯支撑着,将萧河从床上扶了起来。

    两个人一块慢慢地走出军帐

    靠在那若有所思的凤诀立刻站直了身体,看着他们。

    令月儿对他道,“殿下,请给我们一匹马好吗?”

    马?凤诀看了看萧河,又看了看令月儿,他们要走了吗?

    “殿下,拜托了。”令月儿再次请求道,眼底流露出哀求。

    “骑我的马。”凤诀道,将自己的马牵了过来,将缰绳交给了令月儿。

    “多谢殿下。”令月儿着,踩着马鞍,爬上了马,她身体晃了一下。

    萧河伸出手去,摸索着马匹的位置,他现在连模糊的影子都看不到了,眼前只有一片漆黑。

    凤诀看着他,握着他的手腕,让他抓住了马鞍。

    萧河微微笑了笑,回头,凭着感觉看向凤诀的方向,道,“十一殿下,这次,咳咳”他一边,嘴角一边溢出血来,“这次多谢你相救,萧河铭记在心了。”

    “萧河”凤诀颤声道,手握住了他的肩膀,萧河抬手握住了他的手背,道,“与你一战,足矣”。

    完,萧河卯足了劲,长腿一跃,上了马背,衣袍高高飞扬,他浑身散发着强大的气场,上了马,提上剑,他依旧是往日那个意气风发的大将军。

    曾在年少时,战神的名号令敌人闻风丧胆。

    “令月儿,准备好了吗?”他问。

    “准备好了,萧河。”令月儿窝在他的怀中,道。

    “驾!”他喊了一声,那马儿便往前面奔跑而去。

    凤诀站在原地,看着这马跑远,看着萧河在强撑着,他眼底一热,深深闭上了眼睛。

    马儿在野地里奔跑着,风在耳边呼呼作响。

    萧河将令月儿拥在怀中,在马背上驰骋。

    “令月儿,你想去哪里,我带你去。”萧河在她的耳边道,暗红的鲜血却顺着嘴角滑落,他心里感到一阵撕裂般的疼痛,但仍旧紧紧握住了缰绳,道。

    “你呢?萧河?一直是你在问我,我从来没有问过你,你告诉,你想去哪里?你喜欢什么?我陪你去,就像你陪我一样。”令月儿看着落在她手背上的血,眼里大颗大颗的泪珠滑落,脸上却笑着,问道。

    “我想去”萧河的意识开始慢慢飘忽,他的眼前出现了一副一副虚幻的景象。

    有他时候在外祖家里的,有和母亲在一起的,还有刚刚认识她的时候,一幕一幕,仿佛一帧一帧的画。

    “我想去山上的屋子里,再给你做一次饭,看着你吃。”最后,他道。

    “好,那我们去那里。”令月儿点头,她拉住缰绳,让马儿往那边的山上跑去。

    “令月儿,帮我做件事。”萧河道。“好,你。”令月儿看到自己的手背上越来越多他的血,用尽了全力才没有痛哭出声。真人姐姐在线服务,帮你找书陪你聊天,请微/信/搜/索 热度网文 或rd4 等你来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笑傲之问道巅峰〕〔俏总裁的未婚夫〕〔明朝败家子〕〔穿越位面的魔方〕〔都市最强弃少〕〔神医妙相〕〔重生之明星奶爸〕〔妙手妆娘〕〔影后归来:霍少,〕〔佛系古玩人生〕〔浮游岛主的成长史〕〔我的巨星老婆〕〔诸天万界最强至尊〕〔一出场就无敌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