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落红无情飘零落 [第五卷 第1221章 送你鸳鸯一对]
    [第五卷第1221章送你鸳鸯一对]

    凤烨信步走进前厅的时候,便见到凤云峥正坐在那儿,一袭银色锦袍裹身,头上戴着玉冠,眼底一抹如许的神色,唇角带着微微笑意。

    凤烨眼底闪过一抹思绪,上前,道,“九皇弟突然造访,为兄未能出门迎接,还望见谅。”

    凤云峥站起身来,双手抱拳,道,“八王兄客气。”

    “请坐。”凤烨伸出手,道。

    “多谢。”凤云峥坐了下来。

    “不知九皇弟前来,所为何事?”凤烨客气地问道。

    “弟弟给八王兄送礼来了。”凤云峥着,示意站在门外的夜风,将一个精美木匣子拿了进来。

    “送礼?”凤烨不解其意。

    凤云峥再示意夜风将这木匣子打开,道,“八王兄,你与谢家二姐谢锦然订下婚约,此事可喜可贺,只可惜那时候弟弟不在京中,未能及时送上贺礼。今天特意前来,送上一双金鸳鸯,公主八王兄夫妻和和美美,白头到老,相亲相爱,眼里永远只有彼此。”

    夜风将金鸳鸯送上。

    凤烨一愣,眼底露出一丝疑惑,“九皇弟,你这是干什么?不过是顶下婚约,又不是成婚,送此大礼,为兄倒百思不得其解了。”

    “哈哈,八王兄不用多想,弟弟只是觉得应该前来祝贺一下。”凤云峥哈哈大笑道。

    “……”凤烨微微愣了一下,虽然不懂凤云峥此举有什么意思,但还是收下了贺礼,道,“那为兄就多谢弟弟的好意了。”

    “贺礼既已经送到,弟弟就不打扰兄长了,告辞。”凤云峥见凤烨已经收下了贺礼,便起身告辞。

    “九皇弟慢走。”凤烨起身,抱拳,道。

    裕亲王府外。

    送完了金鸳鸯,凤云峥心里松了口气,就像个毛头伙子一样,露出了雀跃的笑容。

    夜风见自家殿下言行举止都像个愣头青,很难想象已经是两个孩子的爹了。

    他忍不住道,“殿下赠送金鸳鸯给八殿下,意思是让他与谢家二姐相亲相爱,不要再想些旁的,可八殿下要是体会不到这层意思,这金鸳鸯岂不是白送了?”

    “本王做的这么明显,凤烨都体会不到的话,那他的头与猪脑子有何区别?”凤云峥道,“况且我把话也的那么明显了,让他关注自己的女人,眼底只有她。”凤云峥道。

    “但愿八殿下能体会到殿下您的良苦用心啊。”夜风不乐观地想道。

    “凤烨这么聪明,肯定能体会到本王的用心,否则浪费了两个金鸳鸯。”

    一会之后,凤羽从后面走了出来,道,“你和谢锦然许下婚约都过去那么久了,他没事突然送礼干什么?还是一对金鸳鸯。”

    凤羽百思不得其解,摸着金鸳鸯,道,“这东西会不会有什么问题啊?放点对你身体不利的东西之类的。”

    凤烨眉头紧锁着,道,“或许,是在提醒我,警告谢锦然?”

    “他傻呀,为何要特意来提醒你一次,让你提高警惕。”凤羽不赞同凤烨的法。

    “那到底有何意图?真的只是为了送份贺礼?”凤烨更加不解凤云峥反常的行为了。

    “别管他什么意图,他既然送来了,就摆在显眼的位置,告知府里所有人这是九殿下凤云峥赠送的,到时候出了什么问题,便直接找他就是。”凤羽思来想去想不容,便道。

    “的在理。”凤烨点头,吩咐道,“管家,将九殿下赠送的金鸳鸯放起来。”

    “是,殿下。”管家将两个金鸳鸯搬走了。

    回皇宫的路上。

    凤云峥像是突然间想起了什么,道,“对了,这两日你不要在本王身边了。”

    “殿下有何任务吗?”夜风问道。

    “本王放你去休息,不用跟着了。”凤云峥道。

    夜风愣了愣不解,道,“殿下的意思,卑职不是很明白。”

    “本王答应过你,待承君挽君的满月宴后,便需你与冷眉成婚,现在是差不多时候了。”凤云峥道。

    “殿下!”夜风眼底流露出一抹兴奋,“多谢殿下,卑职一定好好准备!”

    “哦,还有。”凤云峥从衣袖中拿出一张地契来,道,“成家了,以后就不是一个人了,本王给你在京中置办了一间大宅,往后便住在那里吧。”

    夜风看着这地契,心头一颤,“殿下,您送套宅子给卑职?”

    “你这边本王送你宅子,婚宴筵席管家和孺嬷嬷为你操办,冷眉那边王妃会安排的,你只放心做新郎官吧。”凤云峥道。

    “殿下……”夜风听了,觉得心里头暖暖的,都想哭了,他手中拿着房契,单膝跪下,道。

    而凤云峥郑重地看着他,道,“夜风,往后,你不仅仅是本王的暗卫,你还是冷眉的丈夫,再以后还会是孩子的父亲,本王希望你能无论哪个角色都能做到问心无愧。”

    “殿下……”

    “起来吧。”凤云峥道。

    夜风站了起来,道,“殿下,卑职想抱抱您。”他伸出两只手去,眼泪婆娑的。

    凤云峥后退一步,道,“走开!本王可不要你这劳什子抱抱。”

    “嘻嘻……”夜风笑了,心里头高兴极了。

    凤云峥看到他这么高兴的样子,不由得回想前一世。

    他和冷眉两人,得知他被凤千越困在宫里,拼劲了性命,从正阳门一直杀到了宫里,誓死要保护他,结果,最终惨死在了凤千越的剑下。

    想起那画面,心里便觉得沉重,惋惜,当初若不是他心软,也不会造成那样的后果。

    幸好,这一世,他没有再上凤千越的当,两同这两个衷心的暗卫,也活的好好的,并且准备成家了。

    凤云峥上了马车,夜风走在马车的旁边,脸上挂着藏不住的笑容,走路都快要飞起来了。

    他不知道自己前世遭遇的惨状,不知道自己曾经身中数刀最终惨死在剑下。

    所以此刻心里头没有凤云峥有的惆怅,他只有开心和快乐,他觉得就连迎面吹来的风,都让他感觉到了芳香,现在的一切,都是最好的。

    vip章节

    [第六卷第1222章恶毒的善良人]

    连似月将冷眉叫到跟前来,留下青黛和泰嬷嬷其余人等全部都退了下去。

    “今儿留下你们三个,是我们自己人,一起体己的话。”连似月道。

    “王妃。”三个人跪在连似月的面前。

    “不用跪着,都起来吧,我了今天是咱们体己话的日子。”连似月示意三人起来。

    “是。”三人站了起来,颔首立于面前。

    “自我从尧城回到相府,你们三人便相继在我身边伺候,这么久以来,你们都为我做了不少事情,且一直对我忠心耿耿,我都记在心里了。

    我以前刚回相府的时候就过,我身边的人,聪明固然好,但我最看重忠诚二字。到了如今,我对你们已经十分放心了,你们不但忠诚,你们还聪明。”连似月看着三个奴才,道。

    “王妃,这是奴才们应该做的。”泰嬷嬷道。

    “你们还记得当初我回连家时候的情形吧,孤身一人,连家被萧姨娘母女把持,我虽为嫡女,却不得重视,后来是在你们的辅助下,我才一步一步巩固自己在连家的地位,直到无人撼动。”

    连似月一边缓缓地诉着,那些过往很久的日子,在脑海中缓缓浮现着,就像又走过了一次似的。

    “王妃,能陪在您是身边,才是我们的夫妻,您对下人也好。”听连似月着这些,青黛感到唏嘘,眼角泛起一丝泪痕。

    王妃确实是好不容易一步一步靠自己走出来的啊。

    “现在,本王妃已为人母,而你们中间有些人也该出嫁了。”连似月的目光看向了冷眉。

    冷眉微微颔首,脸上闪过一抹红晕。

    “冷眉,你最是沉默寡言,心里有事从来不,但你的身心无时无刻不在我的身边保护。尽管后来因为怕拖累我,下决心离开了连家,但是那天连家大火,若不是你舍生相救令月儿和焱儿两人,只怕他们也与祖母父亲他们一并葬生火海了。起来,你是连家的恩人。”连似月望着冷眉,道。

    冷眉听了,忙单膝跪下,道,“王妃,此乃卑职职责之所在,不能算什么恩人。”

    连似月脸上露出一抹笑意,道,“你起来吧。”

    冷眉才缓缓站了起来,脸上闪过一丝红晕。

    “夜风向我来求娶你,我看你的意思,我今日再问你,你可愿意嫁给他?”连似月问。

    冷眉红着脸,点了点头。

    青黛和泰嬷嬷见了,欣喜地对视了一眼。

    “那就好,青黛,泰嬷嬷,拿出来吧。”连似月唇角浮现出微微笑意,道。

    “是!”青黛和泰嬷嬷两人走到里面,不一会,捧着一件火红的嫁衣走了出来,一脸的喜气。

    冷眉见了,那张脸顿时更加的红了,眼底含着少见的羞怯。

    “这是本王妃请内务府的苏安私下里为你缝制的嫁衣,依着你的个性,嫁衣去除了那些华丽繁荣的装饰,简简单单的,但你穿着,肯定好看。”连似月道。

    “冷眉姑娘,这嫁衣可是用最好的云锦缝制的呢,是王妃特意从皇后娘娘那儿讨要的,就为给您做这一件嫁衣,希望你啊,穿着这嫁衣,嫁给夜大人之后,日子能像这嫁衣似的,红红火火的。”泰嬷嬷道。

    而青黛则打开了两三个匣子,里面放着的都是些素雅清淡的金饰,适合冷眉的气质。

    “这些是王妃一件一件亲自挑选的,冷眉,愿意婚后和和美美。”青黛笑着道。

    “还有一些嫁妆,就不一一给你看了,到正式出嫁那一天再一起跟着出门。”连似月道。

    冷眉双手抚摸过这嫁衣,曾几何时,她觉得自己这辈子定会一人孤独终老,而现如今,竟要成婚了。

    而且,王妃还为她准备的这样妥帖,她从没有过家人的照顾,连似月的举动让她觉得到了温暖。

    她双膝跪下,道,“多谢王妃,冷眉将一切铭记在心。”她素来不会太多好听的话,一句一切铭记在心,已足以明她对连似月的感恩。

    “泰嬷嬷出嫁的仪式,冷眉定有许多不懂的地方,这几日,就交给你了,好好地教教她。”连似月又吩咐泰嬷嬷道。

    泰嬷嬷笑容洋溢,道,“是,王妃,老奴一定好好地教导冷眉姑娘。”

    “好了,嫁完了冷眉,到时候啊,就要轮到青黛了。”连似月笑着道。

    青黛一听,脸红了,道,“王妃,您可别取笑我了,青黛没有心上人,青黛只想一辈子留在王妃的身边,哪儿也不去,变成老嬷嬷也不离开。”

    “那,那奴婢也不离开,虽奴婢力气大,但奴婢已经是一把老骨头了,就要伺候王妃,一直伺候下去。”泰嬷嬷也赶紧道。

    一时之间,主仆私人,其乐融融,待了一会话之后,连似月往他们离去,并且叮嘱冷眉这两天要专心跟着学礼仪。

    三人下去后不久,凤云峥回来了,连似月看他,一脸喜气洋洋,道,“夜风那边已经交代好了?”

    “房契已经给了,让管家和孺嬷嬷帮着谋划。”凤云峥道。

    连似月多看了他两眼,道,“你做了什么?你脸色不对劲。”

    凤云峥一愣,然后道,“其他的什么都没做,就是给老八送了对金鸳鸯去,祝贺他有了婚约。”

    连似月眼睛微微一瞪,道,“你这儿无缘无故地给人送金鸳鸯做贺礼了?”

    “嗯。”凤云峥道,“我做的很好吧,也不点破,但是,他聪明的话,已经能明白我的意思了。”

    “我你昨晚为何翻来覆去地睡不着,还起床在房中走来走去的,一整晚没睡半个时辰,原来的为了今天这做这件事啊。”连似月恍然大悟,道。

    “这可是一件最大的大事,下回我再听到有人把你藏在胸口做他的朱砂痣,我非杀了那人不可!”凤云峥道,眼底流露出霸道的气息。

    “这世间,有几个人敢啊,也就你敢要我,我这么恶毒。”连似月笑着道。

    凤云峥上前,握住她的手,放在唇间亲吻了一下,道,“你呀,你是恶毒的善良人。”

    vip章节

    [第六卷第1223章遥想前生]

    “殿下,王妃,明安王府四九在外求见。”这时候,外头的宫女走了过来,道。

    “四九?诀儿怎么不自己来?”连似月露出一点疑惑。

    “去让他进来!”凤云峥道。

    过了好一会,四九躬身走了进来,见到凤云峥和连似月,便扑通一声跪在地上,忍不住呜呜哭了起来。

    “四九,你哭什么?发生什么事了?”连似月见状,心头一紧,问道。

    “九殿下,王妃,救救我家殿下吧,我家殿下他……他实在太可怜了。”四九抬起头来,泪流满面。

    “别哭,什么事,清楚!”凤云峥预感发生了什么大事,便紧声问道。

    “是这样的……”四九一边哭着,一边将凤诀眼睛失明的事情给了凤云峥和连似月听。

    “什么……”连似月猛地站了起来,“不过两三天的事,怎么会……”

    “殿下,王妃,求求你们了,去看看我家殿下吧。”四九摸着眼泪道。

    凤云峥眼底闪过一抹沉思,道,“我们即可就去,但此时先不要声张,容我们去看看再。”

    连似月握紧了手中的拳头。

    两人与皇后了一声之后,便拿着令牌匆匆地离宫了。

    一路上,连似月一言不发,眼神沉静,心却不由地扑通扑通地跳着。

    到了明安王府,马车还未停稳,凤云峥便从飞身下来,连似月拽着他的胳膊,快步走了下来,跨进仿佛的时候,她脚下还踉跄了一下,差一点摔倒在地。

    “殿下因为眼睛不便,这两天都没有出门,一直在房中附近,请跟奴才来。”四九心头发慌,步履匆匆,跟着领着凤云峥和连似月两人到了凤诀居住的院子里。

    刚走到门口的时候,连似月猛地停下了脚步,眼底流露出震惊的光芒,而凤云峥也心头猛地一颤:

    只见,前方的位置,凤诀正手扶着门,一步一步心翼翼地走了出来,他看不见,所以双手身在前面摸索着,那双原本如星河般璀璨的眼睛,像是星辰陨落的黑暗,空洞无光。

    他走的很难,不时地碰到门,脸上偶尔露出一抹懊恼的表情,但是却始终没有放弃往前走。

    看到这一幕,连似月的眼泪在那一瞬间便倏地落了下来,她用手紧紧手捂着嘴巴,不让自己哭出声音来。

    她的诀儿,竟变成了这样。

    当凤诀这样无措地伸手摸索着,一步一步,艰难地向前走着的时候,她脑海中清清楚楚地浮现出前一世,她最后一次见到这个弟弟的情形来。

    那时候,她已经在牲口棚里被折磨地人不像人鬼不像鬼,近乎奄奄一息了。

    就在她要停止最后一口气的时候,模模糊糊中,远远的,她看到一团黑乎乎的东西,看着像人但是又不像人似的,缓缓地朝她身边爬了过来,他面目全非,只剩一双明澈的眼睛。

    他的身后,留下了两行血迹,原来他爬了太长的路程,那没了脚掌的两条腿磨出了血,但是他继续爬着,最后终于爬到了连似月的身边。

    望着面前的废人,他张嘴,颤抖着,费了很大很大的劲,终于轻吐出模糊的一个“姐……”字。

    那只剩几根手指的手剧烈的颤抖着落在她的脸上,两行血红血红的眼泪顺着他的脸颊滑落下来,然后,他的头一歪,倒在连似月的身上,断了最后一口气。

    这是凤诀,前一世的凤诀,下场如此凄惨。

    而现在,他的眼睛……

    凤云峥看到眼前的情形,深深地闭上了眼睛,脸上闪过一抹心疼。

    “哐啷!”正在这时候,一个声音发出。

    凤诀不消息撞到了门口的花盆上,只见那花盆碎了,他的身体一个不稳,也摔倒在了地上。

    连似月再也忍不住,她快步走了过去,强忍着哭泣,伸手将凤诀用力地从地上搀扶起来。

    凤诀什么都看不到,他伸出手来,问道,“谁?你不是四九,你是谁?”

    连似月终于声哭出了声音。

    凤诀心头一颤,他的手摸索着来到连似月的脸上,伸手便摸到她被泪水打湿的脸颊。

    “姐姐?你来了?”

    “诀儿,是,我来了。”连似月颤抖着伸出手,捧着他的脸颊,摸索着他受了一圈的脸颊,望着他那无神的双眼,忍不住再次落下来眼泪,“诀儿……”

    凤诀的脸上露出一丝苦笑,道,“姐姐,我看不到,所以,没马上认出你来。”

    连似月用力地点头,“我知道,我知道,我都看到了,诀儿。”

    “姐姐,你别哭啊,事已至此,我一开始也不能结婚,觉得天都塌了,但是经过两天,我已经慢慢开始适应了。”凤诀听到连似月哭,心里觉得十分酸楚,但是,仍旧安慰着她。

    这个时候,他什么都看不到,但是姐姐来的人,他心里好像就安定了一些。

    凤云峥走了过来,弯腰,将连诀扶了起来,道,“我扶你回屋子里面去。”

    “好,九王兄。”在凤云峥的搀扶下,凤诀转过身往屋子里面走去。

    连似月站在原处,看到那太阳照射在他的背影上,她心里头顿时一阵凄凉:

    老天爷,无论前世还是今生,你都不肯善待诀儿吗?

    连似月站了一会,眼见凤云峥和凤诀已经进了屋子,她摸了一把眼泪,快步地走了进去。

    凤诀在椅子上坐好。

    凤云峥和连似月坐在他的对面。

    “那天你们来我府里,我还好好的,没想到,今天就看不到你们了。”凤诀唇角流露出一丝淡淡的苦涩笑意,道。

    “诀儿,四九只你被蝎子咬伤中了毒,这蝎子从何而来?”连似月问道。

    “这两日,我之所以没有让人通知你们,其实是因为我一直在调查,现在差不多已经有一些眉目了。”凤诀道,“四九,你将披风拿来。”

    “是,殿下,披风在这了。”四九将那披风拿了出来,道。

    连似月见了这披风,一愣,看向凤云峥,道,“这是母后送给诀儿的披风,那一日我还看到了。”

    vip章节

    [第六卷第1224章等那一天]

    “那只咬我的毒蝎子,便是藏在这个披风里面。”凤诀道,脸色平静,没什么波澜,似乎是在等着凤云峥和姐姐两人来判断。

    凤云峥和连似月两人拿着这披风,面面相觑。

    “这披风是皇后娘娘选了料子,然后交由内务府为我缝制的,那日我从大牢中出来,内务府的丫鬟便送了来,我当场穿上回了王府,那时候姐姐还问我脖子上的咬痕从哪儿来?原来已经被蝎子咬了,第二日,我又穿着去找你们,和令月儿话的时候,又被咬了,我将披风撕开后,里面爬出了一只蝎子。”

    凤诀着的时候,四九已经将那只死蝎子拿了出来。

    连似月一看,心里头也感到一阵冰冷,手巴掌大的鞋子,模样十分恐怖,

    “母后绝不会这么做。”凤云峥看着这蝎子,立即就否认了是皇后娘娘所谓,。

    “我已经前去调查了蝎子的来历。”凤诀将农户李大勇的话,给了他们两个人听。

    “李嬷嬷最近出过宫呢?”连似月道。

    “出过。”凤云峥道,“当时母后派她出门过一趟,我是在正阳街上遇到她的,她当时坐在马车上,见到我还很惊讶。”

    “我在调查了李大勇之后,又让张檄前去内务府找苏安了解情况,专门调查了当时给我将披风送过来的两个宫女。”凤诀继续道,“其中一名叫做宁雪的宫女,引起了我的注意。”

    “宁雪引起你的主意?为什么?”凤云峥问道。

    “这宁雪原本是内务府一个普通的宫女,但是最近开始和寿宁殿走得近,因此还成为了内服务的红人,连苏安也要看她的面子了。”凤诀道。

    “和寿宁宫走的近?”连似月脑海中突然想起一件事来,“云峥,你还记得吗?那天我们从寿宁宫出来的时候,远远看到有个宫女急急忙忙地,要来寿宁宫找什么似的,看她的穿着,她应该就是内务府的。”

    “我想起来了,那人神色匆匆,额头上还有汗液,看起来是犯了什么事,来求助的。”凤云峥也想起了那个人。

    “一个内务府的人,跑到寿宁宫来求助,她求谁?”连似月微微眯起眼睛,在自我的追问中,一些脉络也似乎清晰了起来。

    “我眼睛失明,现在行动不便,此事虽有许多疑点,但不能亲自调查,所以,让四九把你们请力气,把这些事告诉你们,请你们替我去查。”凤诀道。

    “你放心,这件事情,我们一定会追查到底!况且此事还牵涉了长春宫,若不查个清清楚楚,你心中也会有嫌隙。我也不会允许任何人,利用我母后来行此等恶毒之事。”凤云峥道。

    “九王兄,我……我确实怀疑了皇后娘娘。”凤诀感到不安,但仍旧出心里的真实想法,越是这种时候,越要坦坦荡荡地出来。

    “诀儿,你放我,我没有怪你,这是人之常情,换做是我,也会第一个怀疑送披风的人,尤其李大勇还证实了李嬷嬷这个人可能存在。”凤云峥道。

    凤诀听他这么,心里的一口气才松了下来。

    连似月思索了片刻,道,“那就从宫女宁雪的身上下手吧,先看看这个宁雪是不是那日匆匆来了寿宁宫的那个。”

    她心里静静已经有了想法。

    “诀儿,我听梁德贵来府里传了皇上的意思,让你明日进宫,你……准备好了吗?”连似月问道。

    凤诀一出王府,一进宫,那么他眼睛失明的事,便会成为人人皆知的事了。

    “我已经准备好了。”凤诀握着椅背,目光虽空洞,但是脸上的表情却很坚定。

    “以后,让董慎长居明安王府,为诀儿研制复明的药吧,诀儿,你不要灰心,相信有一天,你会重见光明的。”凤云峥道。

    “多谢王兄。”凤诀唇角流露出浅淡的笑意。

    看着他笑,连似月心里头却越发地感到难过,他现在笑着,想必,得知自己失明的时候,那最难熬的时候,他已经一个人默默地熬过去了吧。

    所以现在,给他们展示的是一个坚强乐观的凤诀。

    “诀儿,董慎医术高明,总会想到办法的。”连似月走到他的面前,替她理了理衣袍,道。

    “当眼睛刚刚看不见的那个时候,特别特别想要重见光明,拼命地睁着眼睛,拼命用手去揉,恨不得把自己的眼珠子挖下来,看看到底出了什么问题。

    抱着这样强烈的想法,抱着命运为何对我不公的想法,倒在地上,让雨淋着,睡过去,又醒过来,醒来的时候迟迟不敢睁开眼睛,因为很期待睁开眼睛后,一切都是个梦,原来我还看得见。

    这样折磨着自己,折磨着,折磨着,好像突然就豁然开朗了。

    还好,那毒蝎子没有要去我的命,它只是要了我一双眼睛,我还活着,想着想着,就慢慢想通了。”

    看他淡淡地着自己这两天的心路历程,听着他并不激动的声音。

    连似月眼底充满了心疼和不舍,道,“诀儿,好好休养,等你眼睛好了,我们再去山上打桑葚,去书院打枣子,桑葚的黄色的,枣子是青色的,你要记住了。”

    ‘桑葚是黄色的,枣子是青色的,姐姐,我会一直记住的。’凤诀扬起下巴,道。

    “我们走了,你好好歇息,有任何问题,我会命人过来和你通报,你若有新的发现让张檄和四九来找我们。”凤云峥伸手,拍了怕凤诀的肩膀,道。

    “嗯。”凤诀点头。

    凤云峥和连似月一块离去,“等等!”凤诀突然喊住了他们。

    “怎么了?诀儿?”连似月问道。

    “我眼睛失明的事,先不要告诉十一。”凤诀道。

    “好,你放心吧,她现在宁德山庄,我们不会告诉她的。”连似月道。

    “也许,她回来的时候,我眼睛已经好了。”凤诀浅浅笑道。

    凤云峥和连似月转身,离开了他的屋子,也一路离开了明安王府,一路上,两个人一句话都没。

    vip章节

    [第六卷第1225章等了一世了]

    回了恒亲王府后,凤云峥让管家从城中将贾大夫叫了来,问道,“十一殿下中的蝎毒,是你看的?”

    “是,殿下。”贾大夫惶恐地道。

    “你实话实,十一殿下复明的希望大不大?”连似月直接问道。

    “这……”贾大夫有些为难。

    “你不用担心,直接吧。”凤云峥道。

    贾大夫低下头去,道,“希望……渺茫,因为那蝎子咬在脖子上,蝎毒通过后颈,蔓延到了眼球,以至于失明,若殿下和王妃仔细看了,便会发现十一殿下的眼球不如以前黑亮,已经变成了灰褐色。”

    是,其实这一点变化,他们两个人今天都发现了。

    “你下去吧。”凤云峥抬手,道。

    “是,殿下。”贾大夫躬身退了出去。

    凤云峥回头,看着连似月,她手紧紧握着椅子,眼底流露出浓浓的悲伤,他伸手,将她的手握在掌中,安慰道,“月儿,不要太担心,事在人为,凤诀的眼睛终究会有复明的希望的,我们不要放弃。”

    “诀儿受的委屈太多了,从连家到宫里,他受的委屈太多了!”连似月道,眼底浮现一丝雾气,眼神却万分的坚定,“他受的这委屈,我必要千倍万倍替他讨回来!”

    “月儿,你放心,我们一起为他讨回公道!”凤云峥和连似月一样,谁伤害他们身边重要的人,一定不会放过!

    “殿下,董大夫到了。”一会之后,董慎也奉凤云峥的命令来了。

    他走到两人面前,躬身,道,“殿下,王妃,董慎在此。”

    “董慎,本王有件重要的事情,要交给你去做。”凤云峥慎重地对董慎道。

    “请殿下吩咐。”董慎单膝跪在了地上,道,

    “十一殿下中了蝎毒,以至眼睛失明,本王命你从今日起,入住明安王府,此生未来都只做一件事:为十一殿下眼睛复明潜心研究,不管多久,一定要到他复明的那一日。”

    “是,卑职遵命,此生一定为十一殿下的复明尽职尽力。”董慎领命,转身离开了。

    “玉佩之毒,蝎子之毒,全部都是冲着诀儿去的,那些人这么急迫地想要除掉他,呵呵。”连似月喃喃地道。

    “玉佩之毒应当是凤千越的手笔,那这蝎子之毒呢?”凤云峥眉头深锁着,陷入了沉思之中。

    这天晚上。

    连似月几乎彻夜未眠,半夜的时候,她还起身,闭上眼睛,在黑暗中踱步,慢慢地走出房间,一直走到院子里,体会着凤诀失明的艰难困苦。

    前一世,连诗雅为了折磨她,让她看到这世间的丑恶,刺激她,从头到尾都给她留了一只眼睛。

    为了折磨连诀,也始终给了他一双眼睛,让他看尽她的浮浮沉沉,却始终无法靠近。

    那时候,她以为诀儿已经死了,所以,当那个脏兮兮的乞丐爬到相府门口,向她伸出手的时候,她没有认出他来,那时候的他,眼睁睁看着姐姐转身走开,他的内心该有多绝望啊。

    连似月身子往后一个踉跄,跌坐在地上,心口一阵撕裂般的疼痛,她手扯着衣裳,一下一下地捶打着,眼泪从眼眶中无声地落下。

    “月儿!”凤云峥身上紧紧穿着一身白色中衣快步走了过来,将她揽入怀中紧紧地抱着。

    “云峥,我这心里有一口气堵着,咽又咽不下去吐也吐不出来,难受极了,你知道诀儿前一世有多惨嘛……”

    “我知道,我知道,我都知道,月儿……”这个时候,凤云峥唯有紧紧地抱着她,用身体的力量给她支撑。

    连似月窝在他怀中,手紧紧抓着他的衣裳。

    风从耳边刮过,星辰在头顶闪烁,天空一片静谧,过了许久,凤云峥弯腰,将她从地上打横抱起。

    “月儿,仇慢慢报,不着急,我们已经等了一世了,不是吗?”他在她耳边柔声道。

    “是啊,等了一世了,我们都等了一世了啊。”连似月喃喃地道。

    内务府。

    “啪!”宁雪扬起手,狠狠一个巴掌扇在面前宫女的脸上,那宫女连忙跪在地上,“宁雪姑娘息怒,奴婢,奴婢错了,奴婢以后再也不敢了!”

    宁雪冷冷看着她,怒道,“贱蹄子!锦然姑娘的东西,也是你能动的?”

    “奴婢错了,奴婢错了,奴婢以后再也不敢了。”宫女跪在地上连连磕头。

    “自扇巴掌吧。”宁雪一副高高在上的眼神,道,“否则,此事和锦然姑娘一,就不是这么简单了。”

    “是,是!”这宫女连忙扬起手,一个又一个巴掌扇在自己的脸上,一边扇一边忍着泪意。

    “你这是在挠痒痒吗?扇巴掌没见过吗?往日里那些主子都是怎么扇奴才巴掌的?你这巴掌声音的和蚊子一样。”宁雪不悦地道,

    “是,是!”宫女战战兢兢地加大了手里的力气。

    听到这啪啪的声音,宁雪脸上的表情才算好看了点。

    “行了,停手吧。”看到那宫女的脸已经红肿了起来,宁雪才让她住手。

    “多谢宁雪姑娘。”宫女战战兢兢道。

    宁雪拿出一盒药膏,施恩一般,道,“别我待你们太苛刻了,实在是你不懂事,碰了不该碰的东西,你也不要怨我,这盒药膏拿去摸一摸吧,这可是太后娘娘宫里的,你也算有福气了。”

    “是,奴婢多谢您。”宫女拿过药膏,转身战战兢兢离开了。

    一直走到了内务府外面,她才捂着脸忍不住落泪。

    这时候,另外一个宫女走了过来,道,“挨打了?”

    “……”她点了点头,摸了摸火辣辣的脸。

    “这人真是一招飞上枝头,就耀武扬威了,想当初她还不是和咱们一样,现在得了太后娘娘那边两次赏赐,还以为自己是主子了。”另外一个宫女道。

    “快别了,待会听见了,咱们都要遭殃了,快走吧。”被打的宫女低着头,道。

    两人一块往外面走去,走了几步,却没成想看到了恒亲王府身边的侍女青黛。

    vip章节

    [第六卷第1226章布局开始]

    青黛的目光在在这两人的身上看了一眼,微微拂身,道,“两位姐姐好。”

    “青黛姑娘来内务府是拿王妃娘娘要的东西吧,昨儿就准备好了,可以去拿了。”那被打的宫女也拂身回礼,道。

    青黛看到她被打的通红的脸,眼底闪过一抹沉思,上前,道,“姐姐这是怎么了?”

    “青黛姑娘,珠芸是被……”

    “没什么。”珠芸连忙用手按住一旁的宫女,道,“刚刚走路不心,撞到了墙上,把脸伤着了,谢谢青黛姑娘关心,没什么大碍的。”

    “哦,原来如此。”青黛看她,脸上分明的巴掌印,怎么会是撞了墙?“既是撞了墙,可得好好看看,不能随便抹点药了事,姐姐随我来,我有消肿止淤的好东西。”

    珠芸愣了一下,抬头,只见青黛脸上含着微微笑意,看着她。

    “我已经有了药膏,多谢青黛姑娘,好意我心领了。”

    见她拒绝,青黛也不着急,只道,“哎,可惜了。”

    珠芸不解,“青黛姑娘此话怎讲?为何可惜了?”

    “我们王妃是个体恤下人的,若知道奴才有困难,总会出手相帮,既然珠芸姑娘能自己治好,那便也罢。”青黛一脸惋惜的样子,准备离去。

    “青黛姑娘。”珠芸连忙上前两步,唤道。

    “还有事吗?”青黛问道。

    “我……”珠芸有一些犹豫。

    青黛走道,“不用害怕,你出来……”她顿了顿,上前,握住了她的手,鼓励道。

    宫女一愣,眼底流露出疑惑惶恐,还有期待……

    在这宫里,谁不想背后有个撑腰的主子,那宁雪还不是有了太后面前的红人锦然姑娘才开始嚣张起来的。

    她突然双膝跪下,道,“青黛姑娘,请您带我去见王妃娘娘!”

    青黛唇角掠起一抹笑意,弯腰,将她搀扶了起来,道,“我家王妃体恤奴才是出了名的,你真心相求,便随我来吧。”

    “是。”她最终放弃了内心的挣扎,跟着青黛一路到了长春宫。

    此刻,连似月手中正拿着一卷书在看着,宫女忙跪下,道,“奴婢珠芸见过王妃娘娘。”

    连似月放下手中书卷,淡淡地看了她一眼。

    青黛上前,在她的耳边耳语了两句,连似月点了点头,道,“你的脸?”

    “奴婢该死,刚刚和青黛姑娘了谎话,这不是不心撞的,而是,而是被宁雪打的。”珠芸惶恐地道。

    “哦?她为何要打你?”连似月问道。

    “因为,因为奴婢碰了谢二姐的东西,宁雪二姐是太后跟前的红人,八殿下的王妃,奴婢是个贱人,没有资格碰她的东西,所以,要奴婢自扇耳光,奴婢的脸这才肿了。”珠芸完,抬起脸来,巴掌印清晰可见,是打的挺惨的。

    “其实,其实这只是宁雪的借口,宁雪早就看不惯奴婢了,因为奴婢先前给德妃娘娘做了锦缎袍子,德妃娘娘赏赐了奴婢,宁雪嫉恨在心,现在,现在她得太后娘娘的重视,便开始借机欺侮奴婢,这已经不是她第一次为难奴婢了。”

    “无缘无故的,宁雪也不会突然得到太后娘娘的重视吧。”连似月淡淡地道,她要一点一点解开事情的真相,为诀儿讨公道。

    “那宁雪投机取巧,先是得了谢二姐的好,然后谢二姐将她引荐到了太后娘娘的面前的。”珠芸道,她的脸上火辣辣的,恨死了宁雪,现在有了机会便要将她的事都出来!

    “她是如何讨谢家姐的好的?”连似月问道。

    “那一日,她给太后娘娘做衣裳,因为想事情想过了头,不心扎了手,那血滴到了衣裳上,她铤而走险,跑去找谢二姐帮忙,结果谢二姐真真帮了忙,跟着来了内务府,将那滴了血的地方剪去,缝成了花样子,倒恰好讨了太后娘娘的好。”珠芸一一道。

    “她倒是挺会抓住机会的,也知道该向什么人求助。”连似月唇角露出一道淡淡的笑意,却带着讽刺,“不过,这种事,应该是机密之事,你又是如何知道的?”

    “是那日宁雪一时得意,不心出来的,完还警告我们不许出去,否则要割了我们的舌头。那宁雪在谢家姐的面前,倒稳稳重重,但在我们面前,却耀武扬威。”珠芸道。

    “人得志,是这幅嘴脸了。”连似月道。

    “王妃娘娘的太对了,宁雪就是人得志,让身边人都不好过。”珠芸显得很是气愤。

    “本王妃再问你一件事,皇后娘娘让内务府给十一殿下做件披风,此事你可知道?”连似月问道。

    “知道。”珠芸点头。

    “经谁的手?”珠芸问道。

    “原本是竟奴婢的手,但被宁雪抢去了。”道这个,珠芸也是一肚子的气。

    “原来那披风是宁雪做的啊。”连似月的脸上露出了一副了然于胸的表情来。

    “现在苏安姑姑都给她几分薄面呢,她还啊,总有一天,她会取代苏安姑姑的位置。”珠芸这里也有些添油加醋了。

    听珠芸这么着,连似月眼底闪烁了一丝哂笑,看珠芸也是看宁雪不悦很久了吧。

    “你起来吧。”连似月道,“这些料子,本王妃想给郡王和郡主做几套夏裳,你拿着回去吧。”

    “是。”珠芸起身,从青黛的手中接过了衣料。

    “出去吧。”连似月道。

    “是。”珠芸见连似月只是问问,对宁雪也没有措施,心里头不免有些失望,捧着衣料走了出去。

    “珠芸,等等。”就在她要踏出长春宫殿门的时候,青黛迎了上来,道,

    “我有事和你。”

    “请。”她眼底闪过一抹兴奋。

    “……”于是,青黛靠在珠芸的耳旁,了一番话,珠芸听了先是惊讶,然后便微笑着点了点头,抱着这一堆意料,跨步离开了。

    青黛看着她的背影走远,唇角露出一抹笑意,然后转身进了连似月的屋子,道,“王妃,已经了。”真人姐姐在线服务,帮你找书陪你聊天,请微/信/搜/索 热度网文 或rd4 等你来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俏总裁的未婚夫〕〔明朝败家子〕〔重生之明星奶爸〕〔都市最强弃少〕〔笑傲之问道巅峰〕〔妙手妆娘〕〔影后归来:霍少,〕〔神医妙相〕〔浮游岛主的成长史〕〔诸天万界最强至尊〕〔穿越位面的魔方〕〔爱在夜色中盛开〕〔洪荒虚拟化〕〔我的巨星老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