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落红无情飘零落 第六卷 第1274章 出现
    第六卷第1274章出现

    这天半夜时分。

    整个寿宁殿内一片寂静,深夜之时,风衣吹过,那一个一个的咒符飘起来,发出瑟瑟的声音来,显得比以前凄落。

    青云道长今日一做法,太后的精神果然好了许多,她还拿了不少银两和首饰出来,赏赐身边的人。

    葵花和宝花两人伺候太后到了下半夜,便与另外两人换了,准备回去休息。

    两个人这两天也是深受着精神上的折磨,因为,一放松下来,便觉得倦意袭来,不停地打着呵欠。

    而两人经过一个角落的时候,突然之间,一道白色的影子从墙上一串而下,发出一个喵呜的声音,然后就窜进那树丛中不见了。

    两人顿时后退了几步,脸色一阵苍白,“猫?白,白猫?”葵花心头一惊。

    宝花连忙捂住了她的嘴,,“别,别出去,太后娘娘这几日因为这些猫的大发雷霆,连谢二姐原本这么受宠的人都被赶走了。今天,青云道长才来,太后今日也睡的早一些,这我们看见白猫的事就不要再往外了。”

    “那,那怎么办?”葵花颤抖着声音,道。

    “我们去找找,抓起来,丢出去!”宝花道。

    “好……”葵花打起精神来,“你,这宫里好久没有出现过猫了,好端端的,怎么接二连三的出现呢?总觉得诡异。”

    “不要猜测这么多了,心祸从口出,咱们只需做好本分就好,这看见猫的是谁也别出去!”宝花叮嘱道。

    两个人一起向树丛那边走过去。

    “喵呜……”宝花声地学着猫叫的声音,但是叫了几声,也没有得到回应。

    葵花壮起胆子,拨开树丛一看,那猫已经不见了。

    “不见了!怎么办?”葵花道。

    “不见了,那就算了,权当做什么都没看见,我们快走吧,明天白天好好找找,看看这是不是有什么猫喜欢吃的东西,不然怎么都往这边跑呢。”宝花道。

    “嗯!”

    两个宫女相携一块离去。

    这天,太后倒一脚睡到了大天亮,一夜无梦,她脸上总算露出了笑容,与众人道,“哀家果然没有看错青云道长,哀家一夜无梦,今日精神甚好,想起来,哀家都好几次没有出去走一走了。”

    葵花和宝花听了,不禁暗暗地对视了一眼。

    待太后与陆公公等人去了御花园中散步,两姊妹快步走到头一晚碰见猫的地方,仔仔细细地搜寻了好几遍,但是,没有发现任何白猫的踪迹,也没有发现什么能吸引猫往这儿钻的东西。

    “姐姐,怎么办?”葵花道。

    “只希望昨天晚上只是偶尔路过,今天晚上不要再来了。”宝花双手合十,祈祷着。

    “是啊是啊,白猫啊白猫,不要再来了,让我等奴才过几天安稳日子吧。”葵花也急忙双手合十,道。

    两姐妹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似的,重新回了去。

    谢家。

    谢锦然坐在铜镜前,额头上一块明显的伤疤,肩膀上被刺,包缠着白布,脸色苍白,看着镜中的自己,她深深地闭上了眼睛。

    不知道八殿下用了什么办法,今天太后娘娘将她放了。

    她那颗忐忑不安的心终于放了下来,不用死了,但是前途却没有了,现在,她成了宫里和京都人口中的笑柄。

    “没了,没了,真的什么都没了。”眼泪顺着脸颊滑落下来,“走到这一步,我费了那么多心血,而如今什么都没有……“

    她伸手摸了摸额头上的疤,“淑颜!大夫呢?大夫去哪里了?”她手紧紧抓着帕子,肩膀却传来一阵疼痛。

    淑颜连忙走了进来,一脸难色,道,“二,二姐,大夫已经来了,不过……”

    “不过什么?”

    “二夫人拦住了,是她不太舒服,让大夫先去她那里了,,二姐只是一点皮肉之伤,犯不着整天霸着大夫。”淑颜道。

    “什么……二婶她竟然敢如此……祖父知道吗?不她吗?”谢锦然气愤道。

    “老爷,老爷知道的,但是,也没二夫人什么。”淑颜道。

    “呵呵……”谢锦然一笑,“本姐不过暂时失了太后娘娘的宠爱,总有一天会东山再起,这些人倒是迫不及待露出欺人太甚的嘴脸了,我当初正得宠的时候,二婶是最巴结的一个。”

    如今啊,嘴脸变得太快了,

    “你这回,可不是暂时失了太后娘娘的宠爱而已!”这时候,一个威严而恼怒的声音传来。

    谢锦然回头一看,只见祖父正走了进来,一脸恼怒。

    “祖父。”谢锦然站了起来,躬身唤道。

    “你父亲的官职被降,老夫也被除名了,你也不是准裕亲王妃了,我们谢家现在的光景,比你进宫之前还要惨淡,原先与老夫交好的几位大人原本今日约了下棋,结果也各自找借口不来了,你还不明白发生了什么吗?你是失宠了,但是复宠已经不可能,我们谢家也成了别人回避的对象了。”谢老爷紧皱着眉头,冷漠地道。

    谢锦然心中微微一颤,祖父这种语气,怕是她连在谢家的地位也没有了。

    这一回,真的输的好彻底啊!

    眼看着祖父气着离去,谢锦然浑身无力,瘫坐在了床头,趴在枕头上,紧紧咬着牙关,落下了眼泪。

    “二姐,京都的蔡大夫来了。”音儿在门口道。

    “蔡大夫?”谢锦然眼底流露出一丝疑惑,“哪个蔡大夫。”

    “夫人不想二姐受二夫人的气,自己去请来的大夫。”音儿道。

    “让他进来。”谢锦然道。

    不一会,便见一个大夫走了进来,身旁还跟着一个药童,拎着大夫的药箱。

    “二姐……”这蔡大夫走了进来,躬身道,“我听谢夫人,二姐受了伤,恐脸上留下伤疤,我来替二姐看看。”

    谢锦然便拿开了放在额头上的手。

    这蔡大夫左右看看,趁人不注意,那药童则往谢锦然的手里塞着一张字条,谢锦然一愣,

    第六卷第1275zhang死了

    这蔡大夫左右看看,趁人不注意,那药童则往谢锦然的手里带着一张字条,谢锦然一愣。

    谢锦然一愣,随后将纸条揉成一团,捏在手心,道,“去回了,本姐身子不适,不愿见面。”

    那纸条竟然是契丹的公主耶律颜写来的,约她相见。

    她是听了契丹向皇上请求联姻,还看中了六殿下凤羽的事,但是如今世事无常,她不打算再冒任何风险。

    “可是……”蔡大夫似乎还想什么。

    “什么都别了,本姐不知道这纸条上了什么,本姐什么都没见过。”谢锦然斩钉截铁地拒绝了。

    最终,看完了脸上的伤口后,蔡大夫和药童一块走了。

    谢锦然冷笑一声,道,“这时候,我必更加谨言慎行,否则,倒白费了八殿下为了费的一番心血了。”

    葵花和宝花两人都快要紧张死了,因为第二天晚上,第三天晚上,第四天晚上,一连四个晚上,她们姐妹二人经过那地方的时候,均碰到了一只通体雪白的猫,这次看的更加清楚,两双眼睛像是绿色的宝石一样,发出莹莹光泽。

    她好像专门等在那地方等她们过来似的。

    第四次在看见这白猫的时候,两人飞快地往猫的身上扑过去,结果,这猫反而在葵花的手腕上闹了一爪子,她顿时感到一疼,手一松,猫一蹿就不见人影了。

    “怎么办?姐姐,这猫每天都来!”葵花捂住自己被挠破了的手,着急地道,“要不,马上禀报太后娘娘好了,就这猫没有除尽,还在出没。”

    “不行。”宝花连忙阻止道,“太后的精神这两天好多了,若让她再看到猫,恐怕又要病坏身子了。”

    “可是,那怎么办呢?天天来,天天来,我都快吓出病来了。”葵花几乎要哭出来了。

    宝花眼底闪过一抹思绪,压低声音,道,“这样吧,这猫总来这儿,那我们便将它毒死好了,死了就不会来了。”

    葵花点头,“姐姐好主意,我们去找民公公药,就除虫除鼠用的,这样,猫一吃下去也会一命呜呼的。”

    “好,就这么做吧!”宝花心里仍旧有些忐忑。

    到了第五天,葵花和宝花两姐妹偷偷将太后没有吃完的鱼撒上了虫鼠药,放在白猫每天晚上会来的地方,然后在暗中守着,果然没多久,那白猫又来了。

    这次,她们没有去抓,而是提心吊胆地看着。

    只见,这只白猫迈着轻巧的步伐走着,喵呜一声,看到那地上的一碗鱼,便走了过去,闻一闻,然后便用舌头舔了舔,将这些鱼都吃进了肚子里去。

    葵花和宝花这才松了口气,接着那猫向前两天一样钻进树丛里去了。

    大约过了半个时辰,两人蹑手蹑脚地走了过去,扒开树丛一看,两人吓得腿一软,齐齐摔倒在地上,脸色苍白:

    “死,死了,终于,终于死了。”

    原来,这白猫正直挺挺地躺在地上,露出肉色的肚皮,绿色的眼睛鼓起,嘴角边有白色的泡沫。

    “快,把它拎走丢了吧!”葵花连忙道。

    于是,两姐妹解下身上的披风,将白猫包裹在怀中,一路避开耳目,到了离寿宁殿较远的一个冷宫,将白猫扔在了那树底下。

    扔完后,两人匆匆回了寿宁殿,一看对方,才知道,已经是浑身大汗了。

    再过了一个晚上,那猫果真没有再出现了,两人才彻底地松了口气。

    而过了几日,太后命人将殿内的咒符全都撕了下来,因为她已经不需要这个东西。

    然后,太后还下了懿旨,三天后要去三清观拜了,这也是青云道长离开时候的嘱托,要是情况有所好转,便请太后前往三清观感恩,并且彻底去除内心的魔。

    令除了皇后娘娘以后的连淑妃,冯德妃,李妃,欣嫔等人一块陪同前往,同时连似月的名字也在其中。

    当连似月接到陆公公送来的懿旨时,谢过了公公。

    青黛见陆公公走后,有些担忧地道,“王妃,上次,上次太后娘娘差点就把您关押起来,还将冷眉打的这样严重,这种会不会?”

    连似月摇头,道,“我也不知道太后娘娘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但是,懿旨已下,便不得不去,否则会被认为我心中嫉恨着她。”

    “那,那殿下能去吗?”青黛问道。

    连似月摇头,道,“自然是不能的,此行,除了太监和侍卫,太后娘娘带的全是女眷,云峥岂有跟随的道理?倘若偏要跟去,倒要落人闲话了。”

    “那王妃您更要四处心了,奴婢总怕有什么陷阱。”青黛想到冷眉所受的苦,心中不免忐忑。

    同时,在前往三清观之前,夜风回来了!

    和他一同回来的,还有当年训练他们二人的师父——叶鸿飞。

    连似月听了,立刻往前厅前去。

    见到这叶鸿飞师父的时候,连似月心中不禁微微有些讶异,这师父并不是想象中的花白头发之人,看起来反而比夜风大了不过几岁光景的模样,一袭青衣裹身,身形俊朗,不卑不亢,连似月在脑海中回忆了一下,前世并没有见过这个人。

    “王妃,这便是卑职和冷眉的师父。”夜风单膝跪下,道。

    “叶鸿飞见过王妃。”叶鸿飞上前,向夜风一样单膝跪下,道。

    “郑师父不必多礼,请坐吧。”连似月示意奴才搬来了椅子。

    “多谢王妃。”叶鸿飞道,在椅子上坐了下来。

    “本王妃找郑师父前来的原因,想必夜风也起过一二了。”连似月道。

    “徒儿冷眉心疼病复发,难以忍受。”叶鸿飞道。

    连似月点头,道,“刚刚郑师傅向本王妃行礼之时,隐隐问道师父的身上有一股药草的味道,想来这些年郑师傅也在为了冷眉的病而苦心研制药方吧。”

    叶鸿飞听了,原本平静的眼底闪过一抹讶异,这位王妃观察力竟如此细致?

    “是,王妃的没错。”叶鸿飞道。真人姐姐在线服务,帮你找书陪你聊天,请微/信/搜/索 热度网文 或rd4 等你来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笑傲之问道巅峰〕〔俏总裁的未婚夫〕〔明朝败家子〕〔重生之明星奶爸〕〔妙手妆娘〕〔影后归来:霍少,〕〔都市最强弃少〕〔穿越位面的魔方〕〔神医妙相〕〔佛系古玩人生〕〔浮游岛主的成长史〕〔我的巨星老婆〕〔诸天万界最强至尊〕〔神豪赘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