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落红无情飘零落 第1602章 进一步
    见林知染明明已经心动,却还想套话的样子,妇人对此倒不痛不痒,“我话到这里,已经献出了我全部的诚意,至于最终怎么选择,那就是林姐的事情了。”

    完,妇人站了身来,看了眼林知染后,抬步出了雅间。

    一直沉默着的男子,跟在了妇人的身后,在经过林知染的身边时,脚步顿了顿,“林姐,我家主子既然选择了你,那势必会帮你到底,你若是遇到了麻烦,以后可随时来这茶楼里来找。不过,林姐可千万不要起任何坏心思,否则吃亏的只会是你自己。”

    男子完,走出了雅间,将门关上。

    林知染一人在雅间里坐了一会儿后,也走出了茶楼。

    “姐。”出了雅间,一直守在门口的秋风迎了上来。

    “刚才那两个人,出了茶楼后去哪了?”林知染压低声音,瞟了眼秋风。

    “他们也是来做生意的,该是回自己铺子去了。”秋风道。

    “罢了,先回府吧。”林知染看了眼四周,尔后往楼下走去。

    回程的轿子上,林知染的耳边不断涌现那妇人刚才所的话,一字一句,对她来,都是极大的诱惑。

    想着,林知染举起手,看了眼手臂上仍旧存在的疤痕,眼神越来越暗。

    这里的疤痕,清楚的告诉了她连月的手段,以及她当日如何在连月手下吃亏。

    因此,要斗连月,非她一人的力量可行。

    林知染想了一会儿,只觉得头痛不已,不禁伸手撩开了轿子的窗帘,想要透透气。

    “停下,停下,全部靠边去!”

    前面忽然传来一阵嘈杂声。

    随即林知染的轿子停了下来,只听秋风在外面道,“姐,安国公主的轿子来了。”

    听到安国公主的名讳,林知染心一惊,连忙道,“扶我出来!”

    “是,姐。”

    林知染走出轿子时,外面的路上的百姓已经全部老老实实的跪到了路的两边,而面前不远处,安国公主府的轿子,正缓缓的往前走来。

    见此,林知染连忙走到了一旁,弯腰跪了下来。

    望着眼前跪成两排的百姓,又看了眼面前阵仗十足的排场,林知染的眸中,流露出了一抹希冀。

    像安国公主这样的女人,试问这大周朝,有哪个女人不羡慕呢?

    安国公主不仅权倾朝野,在大周朝的分量举足轻重,而她自己,更是活的随心所欲,身边男宠不断,丝毫不顾外人的感受,如今徐娘半老,却仍有年轻的才子对她爱慕,为她作词写诗,为她痛哭流泪。

    若有一日,她也能成为这样的女人该多好?

    到时候,她也能像安国公主这样,安然的坐在轿子中,接受着所有人的跪拜,享受着至高无上的尊荣。

    林知染想着想着,仿佛已经看到了自己的未来,她抬头,痴痴地看着安国公主那张仍旧精致如年轻女子,却代表着权欲的脸。

    多么令人神往啊。

    这时候,安国公主一个淡凉的眼神缓缓地扫了过来,恰好落在了林知染的脸上,林知染一愣,忙低下头去,心脏顿时扑通扑通地跳了起来,

    “姐,快上轿回府。”再回过神来之后,安国公主的轿子已经走远了,秋风扶起地上的林知染,道。

    林知染坐回轿子之中,可思绪仍旧停留在刚才的那一幕上面。

    脑海中思索着,连似月是连月的亲姐,而安国公主是连月的义母,亲姐和义母,两个一样厉害的女人,但在连月的心目中,必然是亲姐高过义母。

    所以,她林知染能选的人,就只有安国公主了。

    只是,安国公主这个人多年浸淫在权力之中,一般的人又怎么能博得她的信任?尤其是她现在和皇后,恒亲王府的关系还没有破裂的情况下。

    她思来想去,也无从下手。

    “停!”她突然喊道。

    “姐,怎么了?”秋风忙走了过来,问道。

    “回去!”林知染袖中拳头握紧了,道。

    “回去?”秋风一下子没有反应过来。

    “去刚才的茶楼,你去约那个妇人。”林知染下定了决心,道。

    “是,二姐。”秋风上前头和轿夫了些话,让他们又将轿子折回去。

    ……

    妇人微笑着看着面前的林知染,道,“林二姐去而复返,想必是已经想通了?”

    “我可以答应你,一旦我入了后宫,成为皇上的妃子,不,皇后,我会记得你今日的指点,自然不会亏待你。但倘若你想利用我,对我耍些阴谋诡计,那本姐一定不会放过你,必要的时候,我会拉着你一起下地狱!”林知染郑重地道。

    “林二姐这种气魄,倒反而是我欣赏的,你我坐在同一条船上,我自然与你一同前行,谁抛下谁这船都会翻的。”妇人道。

    “好!一言为定!”林知染道,声音因为激动而显得微微颤抖,“那你告诉我,若我想入得安国公主的眼,该怎么做?尤其,在她可能已经不太喜欢我的情况下。”

    “这世界上,没有长久的喜欢,也没有长久的不喜欢,只要你能得她的欢心,不喜欢也会变成喜欢。”妇人笃定地道。

    “愿闻其详。”林知染道。

    “还记得安国公主的前驸马吗?”妇人问道。

    “前驸马?”林知染眨了眨眼,道,“公主和驸马一直恩爱,后来两人和离了,听是因为公主开始嫌弃驸马年纪大了,各方面满足不了她的……要求,况且身边又有了更加年轻,会讨她欢心的男子,所以公主便弃了薛仁赋。”

    “那是外界的谣传,事实上,并非如此。”妇人道。

    “不是这样?”林知染不解。

    “事实上,安国公主才是那个爱的更深的人,驸马薛仁赋从来都没有爱过她,是她用权势和地位,逼迫驸马休了自己的发妻,把驸马的发妻逼死了,再强行将驸马招入公主府,而驸马从来就不会正眼瞧她。但是,她为了面子,对外营造出一种恩爱的假象罢了。这个女人即便最后被驸马厌弃,也对外是自己厌弃驸马。”妇人道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落红无情飘零落》,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笑傲之问道巅峰〕〔俏总裁的未婚夫〕〔神医妙相〕〔影后归来:霍少,〕〔重生之明星奶爸〕〔佛系古玩人生〕〔明朝败家子〕〔妙手妆娘〕〔都市最强弃少〕〔穿越位面的魔方〕〔浮游岛主的成长史〕〔神豪赘婿〕〔洪荒虚拟化〕〔爱在夜色中盛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