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落红无情飘零落 第1605章 后悔
    “雪丽姑姑……”薛仁赋面色羞赧,耳朵都红了。

    “薛先生,以前你是驸马,我是公主的丫鬟,许多话纵然看在眼里,也不便。但如今,倒是可以畅所欲言了。薛先生今时今日的处境,都是你自己造成的,我身为公主的贴身侍女,看到薛先生这般,心里却感到痛快!”雪丽像是为公主报了仇一般,道。

    “……”薛仁赋不语,心里却仿佛被插了一刀。

    “当初公主对你,可是用尽一切真心,对你们薛家的每个人,也都是仁至义尽。可你呢?过着公主给你锦衣玉食的好日子,却每日都在无病呻吟,怀念着你那个死去的妻子,一点一点消磨着公主对你的真心!薛仁赋,你可真不知好歹啊!”雪丽将当年想,而没过的话,一口气了出来。

    薛仁赋深深地闭上了眼睛,露出痛苦的表情来,嘴里喃喃着,雪丽却没听得出他了什么。

    “先前你费尽心思的要离开公主,觉得在公主府的日子,每日都在被公主掌控着,你觉得公主是个坏人,害了你心爱的女人。现在好了,如你所愿离开了公主,可你瞧瞧你这过的都是什么日子啊?你有今日,都是你咎由自取啊!”

    雪丽的话一字一句,仿若针尖一般扎在了薛仁赋的心里。

    薛仁赋无地自容的垂下了头,这会儿竟是一句给自己辩驳的话,都不出来。

    雪丽的对,这一切都是他自找的。

    他终究是负了从安的一片情谊。

    如今安国是好是坏,又与他何干?

    他又有什么资格过问呢?

    “雪丽姑姑,字画我拿回去了,多谢你今日与我的这番话,我都记在心里了。”薛仁赋向雪丽躬身,道。

    “慢着!”雪丽叫住了薛仁赋,道,“字画留下,银子拿走。”

    “但是……”薛仁赋犹豫。

    *

    “公主,画都买来了。”城外,安国公主的软轿停在路边,雪丽将画买来后,递给了安国。

    安国坐在轿子里,连瞥一眼都没有,冷声道,“都烧了吧。”

    雪丽一愣。

    原来公主买他的画,是想烧了?

    “是。”雪丽将字画交给一旁的人,吩咐道,“都烧了,灰都不要留着。”

    “是。”

    薛仁赋拖着疲累的身体,颓废的回到了薛家,整个人瘫坐在椅子上,提不起一丝的精神。

    刚才雪丽的话,也犹如回声一般,不断的在他耳边回响着。

    他的脑海中,又想起在公主府的点点滴滴,

    想着,薛仁赋的面上,闪过一抹羞愧。

    “咳咳咳……”

    坐了一会儿,薛仁赋剧烈的咳嗽起来,咳嗽时,牵扯到了肚子上的伤口,薛仁赋捂着肚子,面色渐渐发白。

    咳嗽许久都止不住,薛仁赋起身,跑向了厨房。

    厨房的炉子上,还炖着一碗药,只不过炉子的火早就灭了,薛仁赋端起药碗,将药汁一饮而尽,冰凉的药汁滑过喉咙,薛仁赋感觉到了一股钻心的冷,舌尖亦是传来一抹苦涩。

    薛仁赋喝了药,咳嗽稍稍缓和了一些,走到灶台边,打开锅盖,里面只有一盘昨日吃剩的青菜。

    薛仁赋忽然苦笑起来,何时,整个薛家衰败到了如此的地步?

    府中连个可以给他熬药热菜的人都没有?

    薛仁赋走回房间,刚要坐下时,视线忽的落在了床头的方向,随后缓步走了过去,在枕头底下,摸出了一支白玉嵌珠翠玉簪。

    薛仁赋的神情,一下子变得温柔,指腹轻轻的抚摸着这支翠玉簪子。

    半晌,意识到自己在做什么后,薛仁赋整个人有些恍惚。

    不知从何时开始,他一个人的时候,不再是看着南离的画像了。

    他的心里,他的脑海里,全然换成了另外一个人,这支翠玉簪子的主人。

    那个残暴冷血,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女人。

    从安,从安……

    薛仁赋默默的念了安国公主的闺名。

    在今日见到安国公主之后,他的心中,终于确定了一个他从来不愿承认,不愿面对的事实。

    只是,当初的他太过沉迷于过去,心中始终带着对安国的恨,所以到现在,他失去了一切之后,他才发现了自己的真心。

    但,晚了啊。

    一切都晚了。

    他终究是负了一切。

    想到曾经的那些回忆,薛仁赋只觉得浑身血气上涌,喉口涌上猩甜,最后竟生生的吐了几口血出来。

    ……

    薛仁赋病了,连着几日都下过床榻,一日三餐皆是吃着简单的清粥。

    “叔父……”一道清朗的声音传来,薛仁赋抬眼,只见一段日子未见的侄子薛义走了进来,手里还提着几个药包。

    “义儿。”见薛义来了,薛仁赋露出一抹笑,准备从床榻上坐起。

    薛义连忙放下药包,扶着薛仁赋坐了起来,又在薛仁赋的后背垫了个枕头。

    “听,叔父近日病的严重,连人都瘦了一大圈。”薛义看着憔悴了不少的薛仁赋,发出一阵感慨。

    薛仁赋笑了笑,不想提这些,“义儿,最近在做什么?”

    “侄儿最近每日都待在家里,写了不少好诗,准备献给安国公主。叔父,你知道吗,往日我去安国公主府,公主从不见我,可今日,公主却让我进府了。”起这个,薛义脸上的表情有些飞扬。

    床榻上,薛仁赋的面色一变,僵持了片刻后,伸手抓住薛义的肩膀,语气有些许的激动,“你去见公主了?你见到她了?”

    “是啊,叔父。今日我见到了安国公主,我终于可以当着安国公主的面,出了我一直想的话。我告诉安国公主,我喜欢她,从很久之前,就开始喜欢她了!”

    “公主在我的心里,是世界上最好的女子。我愿意为了公主,倾注我的一切!”

    薛义提到安国公主,整个人的神情都柔了下来,眼中满满都是别样的神采。

    薛仁赋呆呆的望着薛义,半晌才反应过来,薛义刚才都了些什么,于是木木的道,“但你比她十多岁,你还年轻,你早晚要娶妻生子的。”

    “不!侄儿一天等不到公主,便一天不会娶妻生子,侄儿喜欢公主,要永远陪在公主的身边。”薛义语气坚定。

    “薛义!”薛仁赋忽然怒喝一声,打断了薛义的话。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落红无情飘零落》,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笑傲之问道巅峰〕〔俏总裁的未婚夫〕〔神医妙相〕〔影后归来:霍少,〕〔重生之明星奶爸〕〔佛系古玩人生〕〔明朝败家子〕〔都市最强弃少〕〔妙手妆娘〕〔穿越位面的魔方〕〔浮游岛主的成长史〕〔神豪赘婿〕〔洪荒虚拟化〕〔爱在夜色中盛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