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落红无情飘零落 第1607章 求复合
    “薛先生难道不肯相信我吗?”林知染问道。

    薛仁赋微微闭上了眼睛,不再话。

    他虽已不再公主府,但朝中形式却是懂的,多的是想和利用从安上位的人。尤其看中她没有孩子。

    “你走吧,我累了。”薛仁赋道。

    林知染不着痕迹的皱了皱眉,压下心头的怒意,从衣袖内,掏出一个鼓鼓的荷包。

    “薛先生,这些是知染的心意,还请务必收下。”林知染将一大包银子,放到了薛仁赋的枕头边。

    今日虽没有在这薛仁赋身上问出一丁点东西,但好歹也靠近了薛仁赋一些,她这般雪中送炭,总有薛仁赋松口的那一天。

    放完银子后,不等薛仁赋开口什么,林知染便带着秋风匆匆离去。

    一来是怕薛仁赋拒绝,二来是怕撞上了薛义。

    林知染走后,薛仁赋的表情渐渐变得痛苦,眼前渐渐涌起一阵雾气。

    “从安……”

    他从床上爬了起来,走到书桌前,拿起笔墨,提笔,久久却不知道写些什么,只要那墨汁,一滴一滴掉在纸上,晕染开来,像他内心掀起的涟漪。

    薛义每日都按时来给薛仁赋熬药,可薛仁赋的病却始终不见起色,反而有越来越严重的趋势。

    “咳咳,咳咳……”

    薛义每日听到最多的,便是薛仁赋咳嗽的声音。

    “义儿,我想写诗,你扶我起来。”薛仁赋躺在床榻上道。

    “可是,叔父你的身子……”薛义有些迟疑。

    “我没事,扶我起来。”薛义顿了顿,点了点头,走了出去。

    薛义扶着薛仁赋心翼翼地一步一步的走到书桌前,磨墨,提笔。

    他颤抖着手,在纸张上写下了一首诗句,每写一句,心里都感到一阵疼痛。

    当一首诗歌写完后,整个人便倚坐在椅子上,额头冒出了汗液。

    薛义一句一句地念着,“叔父,您这首诗的意思是,

    离别之后痛苦的相思如沧海一样深而无际,让自己备受煎熬,美好的往事就像天上的云一样,远不可即。想把握住这将别的时刻,流尽了千千万万行的眼泪,也留不住远行的恋人,让我愁肠寸断。

    我想与恋人想见却又无法相见,想要结束这段爱情却终究舍弃不了。你我如果是前生没有缘分,那么就等待来生,再结为夫妻。

    这,是叔父写给公主的吧。”薛义道。

    但是薛仁赋未置可否,闭上眼睛,嘴里喃喃地念着。

    薛义叹了口气,摇了摇头,道,“花开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啊。叔父这首诗歌,不然给我吧。您以前每做一首诗便由书肆传遍大街巷,后来这些年,鲜有产出,如今再出佳作,必定又是众人簇拥。”

    薛仁赋没什么,薛义最后把诗歌拿走了。。

    几日后,京城的街头,忽然流传着一首歌谣,据是前安国公主府驸马薛仁赋,在病榻上写给安国公主的诗歌。

    自薛仁赋与安国公主和离之后,京城中的百姓,已经许久都没有再听过薛仁赋这个名字了。

    久到,若不是这次传出来的这首写给安国公主诗歌,很多人恐怕都已经忘记,京城曾经有那么一位赫赫有名才子。

    起薛仁赋,众人都知他写得一手好诗,诗词朗朗上口且又有深意,乃是不可多得的才子,甚至在大周朝很难找到第二个可以与之媲美之人。

    直到这首为安国公主写的诗歌,传颂出来,他的才子之名再度被人提起,这首诗歌也被一些文人墨客用诵唱的方式流传起来……

    ……

    恒亲王府。

    连似月坐在花园里,眼前乐颜与承君挽君玩成一片,连似月望着他们的眼神,一片的柔软。

    青黛从外面走了进来,嘴里不知不觉的哼着一首调,走近连似月后,将从厨房拿的点心,放到了桌上。

    “青黛,你刚才在哼什么调?”连似月听到这新奇的调,难得有些兴趣。

    “回禀王妃,是如今大街巷正流行的一首歌谣呢,据是根据一首诗歌改编来的。”青黛答道。

    连似月颔首,“听你方才哼唱的词句,看来是首关于男女的诗歌了。”

    “是啊王妃,据这首诗歌,是曾经安国公主府那位薛驸马写的,奴婢听那位薛驸马如今病入膏肓,在病榻上提笔写了这么一首诗歌,似乎是在向安国公主忏悔和表明心意呢!”青黛将外面听来的话,告知给了连似月听。

    连似月听完,脸上露出意味深长的表情,垂了垂眼道,“薛仁赋此人,根本不值得任何同情,如今的一切,不过是他咎由自取罢了。”

    “可外面如今好多人在传,是这个薛驸马很是深情呢。”青黛道。

    “呵,深情?他与皇姑姑在一起十几年,连片刻的温情都不曾给过皇姑姑,如今却来深情?这首诗歌,一定是他打的主意,他如今无颜面对皇姑姑,所以写了这么一首诗歌,想要借着众人之口,传入皇姑姑的耳朵里,让皇姑姑对他回心转意。”

    连似月对这薛仁赋,实在没有好印象,这会儿饶是听到了他病入膏肓的消息,却也提不起半分同情。

    青黛似懂非懂,道,“那奴婢以后不哼这个调了。”

    ……

    薛仁赋的诗歌,一传十,十传百,就连身居长春宫的令月,都从几名洒扫宫女的嘴里,听到了薛仁赋写给安国公主的诗歌。

    令月手中摸着一个暖手的汤婆子坐在椅子上,对于如今的安国公主和薛仁赋,心中颇为感慨。

    从她还在做着十一公主的时候,她就知道,义母很喜欢很喜欢这个薛仁赋,喜欢到不仅给了薛仁赋无上尊荣的身份,甚至还对整个薛家尽心尽力,让薛家在整个京城之中,一跃步入了贵族行列。

    而后来,她又听,这个薛驸马并不喜欢义母,时常在公主府里,对着亡妻的画像睹物思人,而义母将一切都看在眼里,却从来未曾过什么。

    义母还每逢十五,便派人去薛仁赋亡妻的墓前祭祀,这是何等的用情至深,才会让高高在上,不可一世的安国公主,为了一个男人,卑微到了如此地步。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落红无情飘零落》,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笑傲之问道巅峰〕〔俏总裁的未婚夫〕〔明朝败家子〕〔重生之明星奶爸〕〔妙手妆娘〕〔影后归来:霍少,〕〔都市最强弃少〕〔穿越位面的魔方〕〔神医妙相〕〔佛系古玩人生〕〔浮游岛主的成长史〕〔我的巨星老婆〕〔诸天万界最强至尊〕〔神豪赘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