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落红无情飘零落 第1614章 回忆第一次
    这些年,高高在上的从安,为了他,一直在委屈着自己,是他不敢面对自己,明明是自己的错,却用冷淡的态度来伤害她。

    如果重来一次,那天在第一眼见到她的时候,他不会朝她笑,那一笑,便将她引入了痛苦的深渊,引得三个人痛苦了一生。

    只是一切都明白的太晚太晚了。

    南莺望着薛仁赋眼内流露出来的情意,紧紧的攥着手指,越想越不甘心,发狠似的抓住了薛仁赋的肩膀,用力地摇晃着,大声地道:“薛仁赋,你怎么能心疼这个狠毒的女人,那是她虚情假意,我不许你心疼她,我不许你爱上他,我不许!你是大周朝鼎鼎有名的大才子,你的气节呢?你不是对风从安过,你能给她的,只有你的身体,她要的,也只是一具行尸走肉吗?”

    “她不是虚情假意!”薛仁赋激动地道,“虚情假意的人是我,我明明爱上了她,却没有承认,我明明……明明想与她白头,却……终究把她伤的太深,我虚情假意,我虚情假意啊。”

    “哈哈哈,哈哈哈哈……“南莺像是疯了一样,仰头大笑,“我这十几年,终究,终究是白费了啊,你竟然,你竟然爱上了仇人,讽刺,讽刺啊!”

    “南莺,你不要再了!”薛仁赋已经不愿再下去。

    “好!薛仁赋,我一定会让你后悔的,你会为了你的负心而付出代价的!”南莺完,狠狠地甩开薛仁赋,走到门口时,发泄似的将门用力一摔,发出了巨大的声响。

    “南莺,南莺……”薛仁赋大声喊道,但是南莺却匆匆走了。

    程木飞回头看了他一眼,了声,“姨父好生休养”,然后便快步走了出去。

    薛仁赋闭上了眼睛,脑海中想起浮现出那日和从安的新婚之夜,他解开她的盖头,她脸色绯红,看着他的时候眼底全是笑意。

    那时候的她,不是高高在上的公主,而是一个新婚的女人,带着爱意和对未来的期待。

    然而,他一脸木然,毫无感情,道,“你能得到的,只有我这具身体,我的灵魂永远也不属于你。”

    他亲眼看到笑容在她的脸上凝结了,她眼底涌上眼泪,带着破碎的表情,颤声问道,“你真的从来没有爱过我吗?难道,是我的错觉吗?”

    他别过脸去,冷冷地道,“从没爱过,全是错觉。”

    “好,既然得不到你的心,那就把身体给我吧,给我一个你和我的孩子也好!”安国公主在惊愕和伤心之后,马上就恢复了那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样。

    现在想来,她话的时候,声音哽咽,眼神颤抖,脸上有一丝不易察觉的悲伤。

    只是当时,他刻意没有看到。

    她扑到了他的身上,伸手扯掉他腰间的玉带,解下他的衣服,用力地撕破丢在地上。

    接着,又撤掉了自己的衣裳,吻着他的……

    一边吻着一边调笑着,道,“这样的话,本公主便将驸马当作那些面首了。”

    她身子下沉,一阵疼痛的感觉袭来,脸上露出痛苦而欢愉的神情来。

    而薛仁赋,感受到那温热的紧紧的感觉,他双手紧紧握住了身下的床单……

    渐渐的,他的感觉也变得炽热起来……

    ……

    房间里,散发着一阵一阵低吟。

    她趴在他的身上,皮肤变得粉红,那红色嫁衣的衬托下,显得妖艳极了。

    她将头埋进他的肩窝,张嘴狠狠咬住。

    他疼的浑身一个禁脔,深深地闭上了眼睛,很快就感到肩窝处一片湿。

    ……

    事后。

    她翻身下了床榻,裹上鲜红的披风,吩咐道,“雪丽,拿药来。”

    雪丽进来,见到这副情景,有些不知所措,“公主,什,什么药?”

    “红汤。”她道,声音冰冷,没有一丝感情,仿佛在着无关紧要的事。

    连帷帐后面的薛仁赋都猛地睁开眼睛来,脸上闪过一抹诧异。

    “公主,红,红汤是防止人有孕的,公主年轻,怎么这个时候……要是被皇上知道了。”雪丽迟疑着,道。

    “去拿来,本公主等着。”但是,安国公主却再次冷冷冰冰地道。

    没有办法,雪丽只好拿来了红汤。

    安国公主一把端了过来,床上的薛仁赋猛地坐了起来。

    安国公主手中端着这碗药,顿了顿,眼睛的余光看了看床上的人,最终失望而决绝的,仰头一把将药喝了下去!

    “啪!”她用力地将碗砸到地上,然后猛地站起身,往外面走去,吩咐道,“放水,本公主要沐浴!”

    ……

    回忆中醒来,薛仁赋脸色一阵潮红,他手摸了摸肩窝处,这里还有一个印子。

    这么多年,一个孩子也没有。

    ……

    回府的路上,秋风走在轿子外面,面上有些不解,“姐,你为何要背着那妇人去找薛驸马,为什么不完全听那个妇人的?她似乎对安国公主更加了解一些。”

    林知染冷笑,“你懂什么,那妇人来历不明已是奇怪至极,本姐又怎么会傻到什么都听她的。我与她不过是相互利用,各取所需罢了。”

    “对,还是姐的是,是奴婢愚钝了。”秋风有些恍然。

    “这几日,你派几个人盯紧了薛仁赋这里,他若是出城去了云梦斋,你就立即来禀报本姐。”林知染吩咐秋风。

    秋风点头,“是,奴婢知道了。”

    林知染扬起唇角,心情莫名有些开朗,“只要薛仁赋将本姐的话全部听进去了,那他就一定会出城去找安国公主。他们一旦和好,薛仁赋必定会记得本姐这个恩情,安国公主也会念着本姐的好。”林知染想罢,唇角的笑意扩大了几分。

    经过上次,她明白是自己太过急切,现在反而愿意一步一步来了。

    轿子渐渐走远,一旁的角落里,南莺与程木飞站在那里,看着走远的轿子。

    “母亲,果真被你猜对了,这个林知染并没有完全信任我们,竟然还主动来找姨父。”程木飞道。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落红无情飘零落》,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笑傲之问道巅峰〕〔俏总裁的未婚夫〕〔重生之明星奶爸〕〔明朝败家子〕〔影后归来:霍少,〕〔都市最强弃少〕〔妙手妆娘〕〔神医妙相〕〔佛系古玩人生〕〔穿越位面的魔方〕〔浮游岛主的成长史〕〔我的巨星老婆〕〔诸天万界最强至尊〕〔神豪赘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