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落红无情飘零落 第1616章 受罚
    “你什么?”林知染听了,顿时大怒。

    “本公子想看你跳舞,跳那采莲飞燕舞,听媚态可人,撩的人心里痒痒的。”这男人分明是把林知染当做了那些抛头露面的艺技来,言语之中,诸多调戏。

    “你……”林知染气得失语。

    这一来一去的吵闹,已经引起了路边行人的注意,对着他们指指点点,林知染见状,面红耳赤,但是又不宜与这人理论,否则围观的人更多。

    “来人,把他给我抓起来!”林知染对轿夫下了命令,便匆匆掀开轿帘,坐了进去。

    ……

    回了林府。

    林知染气冲冲地坐下,一把将桌上的东西全部拂落在地,怒声道,“连月,一定是连月这个贱人!故意走漏了风声,找人来羞辱我!本姐何曾受过这等羞辱?”

    秋风忙蹲在地上收拾,道,“姐,那人已经绑了起来,是喝醉了胡的,您不要太生气了。”

    “胡?便是他这样胡,也难消解本姐的心头之恨!一定要把他的舌头拔了!”林知染气得一掌拍在桌子上,“可来去的,还是连月最可恶,这个贱人!本姐这还迟迟没有进展,她竟然已经来这一手了。”

    “姐为何如此肯定就是皇后娘娘呢?”秋风问道.

    “哼!”林知染冷笑,“本姐的名誉受损,被人风言风语,还有何颜面再进宫?不是她是谁?她就是怕本姐进宫对她形成威胁!”

    “姐这么,倒也在理,只是……”

    “你这个不肖女!”秋风正着的时候,那林大人匆匆走了过来,手持藤条,一脸怒容,气得脸色扭曲。

    “父亲!”林知染心喊不妙,忙站了起来,下意识后退了一步。

    “啪!”林大人却用力一鞭子抽了过来,幸亏林知染躲得快,才没有被打到。

    秋风见状,忙跪在地上,大声道,“老爷息怒,老爷息怒。”

    “父亲,您,您怎么打我?”林知染躲在秋风身后,吓得脸色惨白。

    “为何打你?”林大人从怀中掏出一封信来,用力丢在她的身上,道,“为父警告过你,让你安安分分在府里作女红,你非但不听劝告,还四处抛头露面,那前驸马薛仁赋你去找他作甚!那可是安国公主弃之不要的人!你看看,他信都写到为父手中了,让为父管好你,不要再去找他!”

    什么?

    林知染一愣,连忙将信函打开,果然是薛仁赋写的,信函中她三番四次前去,对他造成困扰,要父亲劝她不要再去了。

    “这个薛仁赋,竟是这种婆婆妈妈,暗中告状之辈!安国公主竟会喜欢这种人!”她生气地道。

    “你还敢怪别人?那薛仁赋既是安国公主曾经的驸马,又是个鳏夫,你一个未出阁的女子,竟三翻四次去找!难怪,那街上的男子也会调戏你!我林某人最重清誉,怎么会,怎么会有你这么个女儿!我,我打死你!”林大人拿着藤条,往林知染身上抽过去。

    “啊,父亲,父亲,你听我……”林知染一边躲避,一边道,“其实,我们都被骗了,不是安国公主不要薛仁赋,是薛仁赋不爱安国公主啊!我们都被骗了!”

    “你还敢信口雌黄!我今日若不打死你,我……”

    “父亲,是真的!因为如此,女儿才会去找薛仁赋,希望帮安国公主得到所爱,这样安国公主便会对我感激在心,我这是在想办法讨好她呀,一旦讨好了安国公主,对父亲也是有利的,女儿都是为了林家啊!”林知染逃不过了,只得跪在地上,大声道。

    “自以为是,胡言乱语!”林大人却大骂,“以前,为父念在你对皇上一片痴心对份上,希望你能得偿所愿,成为皇上对妃子,也能巩固为父在朝廷的地位,却没有想到,如今你竟为此成狂成痴,做出这种不要脸的事情来!为父是想官运亨通,但为父不想被人三道四,指指点点。所以,自今日起,你不要再想做皇上妃子的事了,就算皇上提起,为父也会以你神智不清为由拒绝!”

    他实在是气不过,便断了林知染的念想。

    什么?林知染猛地抬起头来,脸上露出不敢置信的表情来,“父亲……”

    “你现在马上去列祖列宗面前跪着,跪上一天一夜,不许吃饭,没有为父的允许,谁也不许提你求情!”眼看在外吓得脸色发白的林夫人准备为二女儿求情,林大人却已经厉声呵斥道。

    随后,她拂袖而去。

    林知染跌坐在地上,只觉得眼前一片发黑。

    “知染,知染……”林夫人眼见爱女晕倒在地,忙扑了过来,心疼地喊着仆人将她扶起来。

    林知染幽幽转醒,眼底含泪,很恨地了一句,“连月,你把我骗的好惨!”

    林夫人一愣,秋风则赶快将林知染扶了起来。

    林知染稍作休息后,还是按照父亲的要求,跪在了列祖列宗的排位面前。

    她是嫡女,自受尽宠爱,何时被这样责罚过。

    很快,她就双膝酸痛,跪也跪不稳了,不仅如此,还没饭吃,连水也不能喝一口。

    ……

    这一天一夜下来,她整个人像是虚脱了一般,被母亲和秋风等人搀扶进她自己的院子后,是被抬着进了房间的。

    她又累又饿,软趴趴地躺在床上,双腿麻木,浑身僵硬,动都动不了,心中对连月的憎恶也更加深了。

    过了两天,她的身体才算恢复了。

    恢复后,第一件事便是趁着父亲上朝,哄着心软的林夫人带她外出买胭脂水粉,再想了个法子脱离了母亲的视线,去找妇人。

    “咦,怎么又是这个女人……”齐晏在二楼的时候,见到林知染,摸了摸脑袋,总觉得她似乎有些古怪。

    “少爷,你怎么每见一个女人就觉得古怪呀?”圆摸不着脑袋似的看着齐晏。

    齐晏闻言,伸手在圆脑袋上狠拍一下,“都是你这个猪脑子,你要是平时机灵着点,多帮本少爷留意这京城的事,本少爷现在至于这么费脑子吗?”

    “呜呜呜,少爷,我错了……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落红无情飘零落》,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笑傲之问道巅峰〕〔俏总裁的未婚夫〕〔明朝败家子〕〔重生之明星奶爸〕〔妙手妆娘〕〔影后归来:霍少,〕〔都市最强弃少〕〔穿越位面的魔方〕〔神医妙相〕〔佛系古玩人生〕〔浮游岛主的成长史〕〔我的巨星老婆〕〔诸天万界最强至尊〕〔神豪赘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