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落红无情飘零落 第1644章 悠然自得
    不一会儿,圆的哀嚎声响彻天地,“少爷,我的手指擦破皮了,流血了!呜呜呜,少爷你算的真准,能不能再帮圆看看,圆什么时候可以娶上媳妇?”

    齐晏认真看了圆一眼。

    “娶不上。”

    “啊?”圆哭丧着脸。

    一辈子娶不到媳妇?不要啊。

    “不过,若本公子能娶到留仙妹妹,便也愿意帮你想想法子,让你成亲。”齐晏甩了甩手中的扇子,道。

    “那公子你一定要努力,把姑娘娶回来。”圆连忙跟了上去,大声道。

    那轿子里。

    连似月恰好和凤乐颜坐在里面,便听到了齐晏所的话。

    “这人……”乐颜的脸色有些涨红,“可真是个泼皮。”

    “但也是不错的,短短时日,便在京中站稳了脚跟,还懂得如何与官员相处,他这般年纪,倒让我刮目相看了。”连似月道。

    ……

    天牢。

    天牢的狱卒近两日都过的战战兢兢地,原先最偏僻最不会来人的天牢,这两日不仅关了一批人进来,还有不少大人物会突然进来探监。

    害的原先最爱躲在天牢里喝酒吃肉的狱卒,这两日都过的心翼翼的。

    “安国公主到!”

    随着一道通报声,几个正准备喝酒的狱卒吓得一个激灵,立即跑到了天牢门口迎接。

    “拜见安国公主。”狱卒们齐齐下跪请安。

    “起来吧。”安国公主淡淡道。

    身旁,雪丽看向天牢的捕头,“程木飞关在哪里?公主要见他一眼。”

    “的这就带公主前去,公主请跟的来。”狱卒罢,往天牢里头走去。

    牢门里,程木飞此时正面无表情的坐在地上,相比于其他歇斯底里哀嚎的囚犯,程木飞显得淡定许多,似乎根本不惧死亡的来临。

    “程木飞,安国公主驾到,还不过来拜见。”眼前,传来了狱卒的声音。

    安国公主抬手,示意狱卒先离开。

    狱卒立即点头,识趣的退了出去。

    “雪丽,你在门口守着。”安国公主吩咐雪丽。

    “是,公主。”雪丽点头,尔后往天牢里面看了一眼,“公主心。”

    安国公主微微颔首,往里走去。

    程木飞看了眼越走越近的女人,眼中划过一丝诧异,随后颔首,“木飞拜见安国公主。”

    安国公主见他,并无惧意,反已做好赴死的准备,微微叹了口气,看了眼潮湿阴暗的牢房,“程木飞。”

    程木飞见安国公主喊他,抬头。

    “你母亲死前,曾和你过什么?”安国公主问。

    提起自己的母亲,程木飞心尖一痛,母亲惨死在自己面前的那一幕场景,又在眼前浮现。

    “母亲,你是个罪恶的女人,她让我倾尽一切,都要为南家报仇,为她报仇。”程木飞咬着下唇,始终垂着眼,不看安国公主一样。

    听到这个答案,安国公主并不意外,反而淡淡一笑,“那么你呢?会听你母亲的话吗?”

    程木飞脸上浮现一抹悲切的神情,唇角微微扯起一丝苦涩的笑,“报仇太累了,从我出生的时候起,我就有个使命,替母亲报仇,虽然我一点都感觉不到仇恨,但是我知道,这是母亲的心愿。为了完成她的心愿,我拼命去想象母亲的仇恨。这几日,细细思索我过去的时日,除了励志为母亲报仇,我竟没做过别的事。”

    “你想做什么事?”安国公主问道。

    “我想……”程木飞的脸上的表情,像是缓缓融化的冰,渐渐浮现一线生机,“不,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我想做什么,我竟然什么都想不到。”

    他有些沮丧,慢慢坐了下来。

    安国公主垂眸看着程木飞,轻轻的叹了口气,“你是个孝顺的孩子。”

    “不过,我不用想了,我必有一死,死后,死后……死后我不想去母亲身边了,我想做个自由自在的鬼,再想想,我想做什么。”

    他像个孩子,第一次徜徉未来的生活,但是眼前却一片迷茫,不知道如何跨出第一步。

    ,

    “本公主不会要你的命,你回家去,以后过你的人生吧,至于你想做什么,你慢慢想,总有一天会想清楚的。”从一出生身上就背负着一身的仇恨,这个孩子,何尝不是个可怜人。

    “回家?”听到这个字眼,程木飞以为是自己听错了。

    他诧异的看向安国公主,忽然发现眼前的人,和他从母亲嘴里听到的那个女人,似乎很不相同。

    “是的,回家去。”安国道。

    “世人都你残忍,为了权利,可以亲手杀了自己的丈夫,那你现在为什么不杀我?明明我也参与了刺杀你一案,而且,薛仁赋是被我的炮炸死的……”到薛仁赋,程木飞有些不下去了,眼中划过一抹自责。

    安国公主听到这些话,眼前又浮现起了往昔的种种,想罢,安国公主自嘲的一笑,“世人爱怎么就怎么吧。只不过,你又何尝有错。走吧……”

    “公主……”程木飞唤道。

    但安国公主已经转身,走了出去。

    程木飞看着安国公主的背影,他双膝缓缓跪了下来,弯腰对着安国公主重重的磕了个头。

    “多谢公主,程木飞一辈子铭记。”

    安国公主缓步走在出天牢的路上,面上露出了一抹衰败的笑。

    她这一生啊。

    可真是失败。

    留给世人的,竟全然都是残忍可怖的形象。

    罢了!

    以后,这世上再也没有安国公主了。

    ……

    一个月后。

    青州的一座山下,多了一间清雅筑。

    筑依山傍水,周围绿树成荫,风动花落,风景十分宜人。

    筑的门前,一个穿着绵织长裙的女人,正弯着腰给刚种下的兰花浇水,而一旁的石桌上,正摆着几幅字画以及诗歌。

    字画上露出半张轮廓,正是一个月前隐退山林的安国公主。

    而穿着棉织长裙的女人,便是凤从安。

    凤从安自一个月前提出隐退后,便来到了青州,在青州这里安居了下来。

    这一个月来,她卸下了高高的发髻,舍去了华贵的锦裙,如今穿着一身粗布麻衣,竟是从未有过的轻松舒心之感。

    浇完花后,凤从安擦了擦手上的水珠,走到石桌边,喝了口茶。

    尔后在石桌前坐下,看着从前薛仁赋写给她的字画。

    一直到天色暗了下来,凤从安才回到屋子里,开始准备自己的晚饭。

    如此日复一日的生活,凤从安觉得有滋有味。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落红无情飘零落》,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笑傲之问道巅峰〕〔俏总裁的未婚夫〕〔明朝败家子〕〔重生之明星奶爸〕〔影后归来:霍少,〕〔都市最强弃少〕〔妙手妆娘〕〔神医妙相〕〔佛系古玩人生〕〔穿越位面的魔方〕〔浮游岛主的成长史〕〔我的巨星老婆〕〔诸天万界最强至尊〕〔神豪赘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