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曝光马甲后她一夜〕〔唐时明月宋时关〕〔[综穿]公主难当〕〔我的一九八二〕〔我不想上梁山〕〔团宠农女不好惹〕〔娘胎签到至尊神体〕〔放弃男主后,我和〕〔快穿之黑化反派不〕〔都市透视小神医〕〔娱乐:我的身份被〕〔午夜跑腿员〕〔爱你时我在尘埃〕〔四合院:从晋升工〕〔至尊弃婿〕〔虎警〕〔开局夺舍大长老〕〔择日飞升吧〕〔全属性武道〕〔影视诸天:从四合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你好,神枪手 01久别重逢
    ——对你而言,两个小时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从选手变成冠军。

    “实习生,来这边儿。”

    唐心走进导播室的时候,正听见这么一句。她愣了愣,仔细打量这么喊她的男人。

    那是台里的名嘴周祖光,皮相良好,气质上乘,毒舌功力十分了得。此刻,他正蹙着一双浓黑的眉,不耐烦地向她招手。两只话筒在他身前静静伫立,似乎在随时等待接收信号,向观众输送一场精彩的体育讲解。

    唐心不卑不亢地走过去。天生的美人,即便穿着肥大的运动服也比一般人要瞩目得多。落肩的长发清爽,衬得她的脖颈更是雪白如玉,配上淡淡眼神,显得她整个人有些清傲。

    “周前辈,我叫唐心,不叫实习生。”她补充了一句,“明天我就转正了。”

    唐心从来没当自己是实习生,尽管她是。论素养论形象,她早已当自己是电视台正式员工了。

    唐心在大学期间是公认的女神,美人在骨不在皮,唐心的五官只能算是秀美,但气质却很清高,不是枝头娇花随风摇曳的那种美,而是如皑皑白雪般高远。正因为有距离感,所以才会被冠以女神之名。

    因为一路跳级,加上大三就修满了学分,所以她二十岁就大学毕业,进入h省电视台的体育频道工作,从来没想过自己会实习不过关。除了个把竞争对手,唐心和同事已经混熟。唯独眼前的周祖光,从来不喊她的名字,而是用“实习生”这个颇有距离感的称呼。唐心忍这个,已经忍很久了。

    导播在旁边一直挤眼睛,周祖光就装作没看见,冷笑着说:“有什么关系,如果实习生在最后一天搞砸了任务,也是不能转正的。任何一个可能离开电视台的人,都没有资格让我记住名字。”

    “我不会搞砸。”

    “希望是。”周祖光毫不客气地说:“要不是我的搭档临时生病,也不会调你过来。”

    唐心被激怒了。

    “h省电视台,观众朋友们好,这里全运会男子50米手枪慢射的资格赛现场。选手们已经在射台上各就各位,来自h省体校的齐广言、周越两名选手分别排在二号和六号射台。手枪慢射项目采用的是国家慢射靶,规则和国际比赛一样,都是60发记分射,分6组,每组10分……”唐心对着话筒口若悬河地说起来,简单介绍了手枪慢射的规则和特征,接着才回头看了导播一眼,“这段试音可以吗?”

    导播十分狗腿地竖了一个大拇指,一推周祖光,“就你事儿多!我看小唐可以,你就别质疑人家能力了。”

    “我不需要他的肯定,我只要他能正确喊出我的名字。”唐心淡扫周祖光一眼,“我叫唐心。”

    周祖光撇了撇嘴,没再说话。

    唐心静了静神,望向导播室外的赛场。

    这是全运会的射击赛场,260米的无柱大厅,一眼望去毫无障碍。观众席上人山海,突然爆发出一阵小小的欢呼声。

    这要是在2012年之前,为了保证比赛质量,比赛现场是不允许观众高声喧哗的,甚至体育讲解员也不能用太高分贝的声音说话。但是随着射击纪录不断被打破,国际射联修改了比赛规则,现场播放流行音乐,也不再限制观众发出声音,给运动员们增加了不少难度。

    导播往场上看了一眼,忽然说:“注意,选手有变动。”

    “替补队员?”周祖光问。

    “对,四号沈清源,q大射击队的,作为替补上场。刚才观众欢呼就是因为他,有颜值就是受欢迎。”导播语速飞快,“你们等会儿介绍选手的时候,根据资料来。”

    唐心一怔。沈清源三个字,不轻不重地撞入耳膜,却让她有些发懵。

    没等她反应过来,倒计时已经数到了1,转播开始,周祖光首先发声,开始了体育讲解。

    资格赛开始,唐心配合周祖光进行讲解,面前的转播画面时不时地切换。她根据切换的画面,不断地调整讲解的思路。

    试射很快结束,裁判长下达了“放”的口令,第一名选手开始举枪瞄准。一声枪响后,电子靶上显示了7.9环。

    第二名选手开始射击,读数为9.4环。

    第三名选手,8.5环。

    “手枪和其他项目不同,因为50米的距离比较长,枪管比较短,又是单臂持枪,7、8环的概率会有很多。”唐心说出一句。

    画面很快就切到了四号选手。那人戴着战术帽和护目镜,缓缓抬起手枪。

    他长得很好看,身材清俊修长,就是表情有些冷峻,黄色护目镜后面是一双凌厉的眼睛。如果要用词来形容他的目光,刀尖这个词汇恰如其当。总之就是锐利,非同寻常的冷静和锐利。

    唐心在看到他的那一瞬间,整个大脑猛然空白。

    四号选手沈清源的据枪动作很标准,平正准星之后,他扣下了扳机,收回视线,垂下手臂。整个过程中枪管极稳,几乎没有晃动。

    仿佛是故意让唐心的预测落空,读数后,屏幕上显示他的成绩是,10.9环。

    观众席上顿时掀起了一阵掌声和欢呼,其中有不少女生喊出了他的名字。于是,沈清源三个字,不断地在唐心耳边回旋。

    唐心脸色发白,低头看导播递过来的资料。四号选手,沈清源,二十岁,三年前斩获亚洲射击锦标赛的金牌。

    她原本以为是重名,可是在看到他的面容之后,彻底绝望。他居然回国了,什么时候的事?

    坐在一旁的周祖光见唐心不说话,将资料一把抢过去,开始介绍沈清源。导播也奇怪地看向唐心。

    第一组比赛很快结束,第二组紧接着开始。唐心定了定神,继续播报成绩,声音流畅自然,金句不断。

    可是一旦画面切换到沈清源的正面特写,唐心就将目光转移开来。接下来的播报非常顺利,没有出现任何失误。

    因为奥运会比赛规则修改之后,资格赛的成绩是不计入决赛的,全运会也沿用了这一规则。所以,资格赛结束,短暂的休息之后就是决赛。

    导播将信号暂时关闭之后,周祖光似笑非笑地看她,“实习生,你是不是背书忘词了,所以懵了一下?”

    唐心知道什么解释都没用,一声不吭,直接从运动服口袋里掏出一样东西拍到周祖光面前。

    周祖光低眼一看,微微睁大眼睛。那是一张国家射击二级运动员证。

    “没背书,也没忘词,我保证下次不会再出现这种情况。”唐心说,“但是别用‘你不懂体育’这种眼神看我。”

    当年唐心为了高考加分,铆足了劲练习十米气步枪射击,考到了国家二级运动员证。今天被台里临时派来当体育讲解员,她为了应景,穿了一身干练的运动服。刚才一摸兜,正好摸到这张证书。以为她是个不懂体育的小丫头?笑话。

    周祖光尴尬,将证书推过来,“对不起啊。”

    唐心没理他,将证书收好,目光追到场上的沈清源,所有的注意力全部都往他倾泻而去。

    没错,就是他。足足五年未见,他除了个子高了一些,并没有其他变化。气质还是那样清冽,显得他整个人高高在上。

    唐心忽然有些渴望和沈清源重逢的时刻了。分手之后,这五年的时间她拼了命地读书,考试,练习射击,泡图书馆……

    她一步步地从傻白甜变成了女神,就是为了重逢的这一天,她能够居高临下地看他,云淡风轻地说一句,没有你,我过得更好。

    休息时间过去,决赛开始。

    决赛采用的是淘汰赛制,每轮都要淘汰一名选手,最后剩下两名选手,将通过两两pk的方式来分出冠亚军。这种赛制的偶然性增加了很多,很可能你刚才还在领先,某一枪失误,名次就会跌落谷底。而且决赛成绩精确到了0.1环,竞争难度加大。

    唐心一边解说,一边暗暗捏了一把汗,也不知道是为了自己,还是为了沈清源。

    射手们轮次击发,轮到沈清源的时候,他依旧眼神冷淡,缓缓举枪。唐心屏了一口气,几乎能够感受到他脖颈上微跳的动脉,还有他凝聚了沉静力量的右臂。

    可是沈清源扣下扳机之后,枪却没有响。

    唐心霍然起立!她紧紧地盯着射台,看到地段裁判员走到沈清源面前,正在询问着什么。沈清源将手枪交给裁判员。

    “这一枪发生了故障,地段裁判员正在检查原因。如果是运动员造成的不允许故障,这一枪不计成绩。赛场上,真是一枪决定胜负。有时候,真的是很遗憾……”周祖光播讲分析。

    唐心忽然坐下,飞快地接过话头,“从沈清源的表现来看,他是非常专业的射击选手,允许故障可能性很大。观众朋友们不要担心,枪械会出现故障也是常有的,比如激发机关失灵,弹壳卡住之类的情况。如果不是选手自身的原因,沈清源就还有一次射击的机会。加油!加油!加油!”

    周祖光默默地看唐心。

    唐心知道自己犯了大忌,作为体育讲解员,在原因没有查明之前就断言这是允许故障,没有保持态度的中立。可是她就是想安慰自己,这一枪一定是允许故障,沈清源不会输。

    终于,裁判员做出了“重新射击”的决定,唐心才长长松了一口气。

    决赛继续进行。

    沈清源的状态可能受到了影响,瞄靶的状态不好,打出了一个7.8环的成绩。有时候,瞄靶的时间拖得过长,反而影响准确率。

    唐心看了眼电子屏,无奈地播报沈清源的名次。他从第一名立即落后到第三名。

    不过好在沈清源调整了下状态,后面几枪的成绩都不错,名次又升到了第二名。

    随着时间的流逝,赛场上不断有选手被淘汰离开,到最后,只剩下沈清源和h省的周越。

    周祖光生怕唐心再喊加油,每到沈清源射击的时候,就抢先进行解说。不过唐心也没有工夫配合了,她的全部注意力都集中在沈清源身上。

    周越据枪,瞄准,扣扳机。枪响之后,电子靶报数系统显示,9.8。很稳定的成绩,几乎能让他摸到金牌了。

    沈清源面无表情,在听到裁判员的提示后,才举枪瞄准。只是这一次,他瞄准的时间有点长。

    唐心似乎有些理解沈清源的心情。他目前落后周越0.2环,所以这最后一枪必须要在10环以上才能赢。几乎是不可能。比赛进行到后期,运动员们的体力和心理都面临着巨大的压力。而且沈清源瞄准的时间有些长了,根据人体的生理特点,瞄准时间过长,眼睛的焦距就会被远处的目标所吸引。

    他快没有时间了。

    唐心咬紧下唇,心脏都要蹦出胸腔。终于,一声枪响,电子靶报数系统上显示出了成绩。

    她低下头,不敢看,只听到周祖光在旁边激动地说:“……10.3环!漂亮!这一枪破了全国手枪慢射的纪录!恭喜沈清源,恭喜q大射击队!”

    赢了!唐心从座位上一跃而起,惊喜地看着沈清源走下射台,和教练员相拥。观众席们欢呼起来,全场的少女心都在沸腾。

    导播结束转播信号之后,周祖光才摘下耳机,问:“唐心,我可看出来了,你是沈清源的迷妹吧?”他终于没再用“实习生”来称呼她。

    唐心点头,又很快摇头。

    “如果你不粉他,今天将是一次合格的讲解播报。不过根据你其他方面的表现,勉强算你合格了。”周祖光说。

    “别要求那么高,小唐表现可以了。”导播递给唐心一只带有h省电视台logo的话筒,“小唐,现在你不是讲解员,而是一名体育记者,快去采访下第一名。”

    “好。”唐心迅速收拾了下发型,拿着话筒向运动员休息区走过去。摄像大哥跟在唐心后面。

    沈清源远远地站着,正在和教练员讨论着什么。他明明是背对着她,却让唐心既紧张,又兴奋。

    唐心现在格外好奇沈清源的态度,看到她站在眼前,是惊讶多一些,还是后悔多一些?他可能会惊讶她从丑小鸭变成了白天鹅,也许还会后悔,当年那样草率地分手。

    “你好,我是h省电视台的体育记者,方便让我采访一下吗?”唐心走到沈清源面前,将话筒递送到他面前。

    沈清源回头,和唐心四目相接。唐心的心剧烈地跳了起来。

    “不方便。”他目光里无波无澜,好像在看一名陌生人。

    唐心有些发懵,“为什么?”

    “每一位体育记者都会采访第一名,忽略其他运动员。但事实是,亚军季军,包括运动员也同样付出了努力。冠军的感受并不是那样重要,而其他竞技者还需要你们为之加油。”沈清源说完,拍了拍教练员的肩膀,转身向另外一个方向走过去。

    他没有认出她。

    唐心站在原地发怔,摄像大哥已经扛着摄像机追了上去,“那你就当一名普通的竞技者,和我们谈谈这一刻的感受吧!”

    沈清源不理。

    唐心忽然追了上去,执拗地将话筒递到他面前,“我叫唐心。”

    他全无反应,看也不看她。

    “请问,对于你来说,这两个小时意味着什么?”唐心脱口而出,眼眶已经微微发热。

    唐心还记得五年前的那天,沈清源扒着车窗,冲她笑得像个孩子。尽管脸上、头发上都是汗水和尘土,却遮盖不掉少年意气。

    当时,她还在高一暑假,为了考上国家射击二级运动员,被老爸送到集训营。沈清源在另一处基地练习射击,两人无法见面。

    训练的日子很苦,可是相思的滋味更苦。唐心偷偷从集训营逃出来,坐车去了沈清源所在的基地。在看到沈清源之后,唐心确信自己的出现对于他来说,是一个惊喜。

    可是,她和他只待了两个小时就被抓了回去。两个小时,他们只来得及羞涩、默默地看着彼此,旁顾而言他。空气里流动着暧昧的情愫,可是谁都没有戳破那层窗户纸。

    临走时,唐心眼泪吧唧地往车窗外看。她后悔死啦,早知道就应该跟沈清源说,她想他。

    结果,她看到沈清源在追汽车。

    沈清源追上汽车,像猴子一般敏捷矫健,跃身扒上车窗,对她飞快地说——唐心,和你在一起的这两个小时,是我十五年来最幸福的两个小时!这是他唯一说过的情话,她足足记了五年。

    五年过去了,他还记得自己说过的话吗?

    沈清源忽然站住,摄像大哥赶紧绕到他前方,将镜头对准他。

    “请问,对于你来说,这两个小时意味着什么?你还记得‘两个小时’对于你的意义吗?”唐心将问题重复了一遍。

    手枪慢射所需要的时间,也同样是两个小时。唐心巧妙地钻了个空子,一边试探他,一边维持着自己的职责。

    观众的欢呼声瞬间变得很远,一切喧嚣都恍若隔世。偌大的射击馆里,仿佛只剩下她和他。唐心看着他的眼睛,固执地将话筒举向他。她不信他想不起来“两个小时”这个关键词。

    “两个小时啊,意味着从选手到冠军。”沈清源淡声回答。

    说完,他又要走,唐心再也忍不住,“沈清源,我是唐心,你的高中同学,想起来了吗?”

    沈清源再次站住,缓缓回身。他的目光始终冷淡,几乎都没有将焦点落在唐心身上,“你认错了人了。”

    唐心怔怔地看着沈清源离开,几乎要握不住手中话筒。

    摄像大哥在一旁咕哝:“这两个小时意味着拼搏,意味着奋斗,意味着荣誉!他要是这样回答该多好啊?不过好歹让他回答了一个问题,也算完成采访任务了……哎,你怎么了?”

    唐心望着沈清源的背影,眼中沁出了晶莹的泪水。多年前的那种挫败感,又回来了。

    “说吧,到底谁欺负你了?”梨子将一杯热水递给唐心。

    这是一家名气不错的烤鱼店,因为饭点已过,店里的客人不是很多。唐心将杯子拿起来,看坐在对面的梨子一脸八卦的表情。

    梨子是电视台体育频道的小编导,和唐心关系不错。两个女孩子可谓一见如故,关系立即升级为闺密。

    她喝了口水,摇了摇头。

    “又是周祖光是吧?离异的老男人心里都有些变态。你别跟他一般见识,睁只眼闭只眼得了。”

    两人说着,服务生走过来摆上两斤烤鱼。热腾腾的香气充斥四周,气氛更加适合八卦了。唐心犹豫了一下,“不是他,是我碰见前男友了。”

    “你说什么?”梨子刚听了个起头,就差点跳起来,“你也有搞不定的男人?”

    唐心一把将梨子的嘴捂上,冷冷地说:“再高声喧哗,我就不讲给你听了。”

    梨子呜呜地喊,大意是烤鱼好了,她还要吃肉。

    唐心将手放开,梨子这才小心翼翼地问:“继续说,前男友是怎么回事?是你提的分手,还是他眼睛瞎?”

    “算是前男友吧。”

    “是就是,不是就不是,什么叫作‘算是’?”

    唐心仔细回想了一下,并不确定她和沈清源究竟有没有谈过恋爱。

    记得高一入学那会儿,沈清源是男神级别的人物,校草,学霸,射击天才,这人设特别拉风。唐心崇拜沈清源崇拜到极点,脑子一热,天天往他跟前蹭。

    现在想起来,这个故事从开始就错了。是她仰望着他,并不知道心里除了喜欢,还生出了自卑和惶恐。

    就连告白也是她主动。五年前的那个大夏天,唐心紧张得满头大汗,说,沈清源,我喜欢你。

    沈清源笑了笑说,走,我请你吃冰淇淋。

    唐心“哇”的一声哭了,呜咽着说,我我我现在紧张得要得心脏病了,再吃冰淇淋会死死死死掉!还有得不到你的确定回答,也会死死死死掉!

    啊,这样严重啊?那,那我也喜欢你吧。沈清源摸了摸后脑勺说,脸红了。

    唐心破涕而笑。

    他们就这样成了一对秘密的小情侣。现在想起来,唐心并没有觉得自己像个女朋友。她小心翼翼地维护着两人的关系,每天都在担心自己的皮肤粗糙了,衣服过时了,小测验考差了,沈清源会不喜欢。

    到后来甚至发展成,只要和沈清源在同一个射击场,唐心就经常脱靶。她的精力无法集中在靶心,大部分都被他吸引了过去。脱靶的情况越来越多,沈清源的眉头也越皱越紧。终于有一天,沈清源对她说,唐心,射击的时候要卸下心理包袱,不要太关注成绩。

    唐心表面上答应,心里却在想,我不是太关注成绩,我是太关注你。她非常非常没有安全感。

    没过几天,暑假到了,唐心和沈清源因为都要练习射击,被分往不同的基地进行训练。训练的日子很苦,可是唐心觉得,思念的滋味更苦。

    后来,她实在按捺不住思念,逃出了集训营去找沈清源。其实也没做什么,两个人像傻瓜一样,面红耳赤地两两相对,漫无目的地聊天。他们最终只相聚了短短两个小时,把教练员气得暴跳如雷。可是这又怎样呢?就算天塌下来,她也觉得值。

    少年时候的情愫,总是这样天不怕地不怕。唐心完全没有想到,她和沈清源感情是那样不堪一击。

    暑假结束,沈清源并没有来上课,而是缺席了整整一个星期。在这一个星期里,唐心每天坐立不安,生怕沈清源是一场梦,梦醒之后就消失了。

    终于,他来学校了,并打听唐心在哪儿。

    闺蜜兴冲冲地将这个消息告诉唐心,唐心却不高兴了。恋爱中的小女生总是气性大,于是,她决定吓唬吓唬沈清源。

    唐心早就想改变这样的自己——没出息、唯唯诺诺,每时每刻都赔着小心,被他牵着鼻子走。她决定逆袭,享受一次被关怀的感觉。

    于是,唐心让闺蜜去告诉沈清源,她在射击馆。就在沈清源推开馆门之前,唐心躺到了地上,右手捂住胸口。唐心原本是想吓唬沈清源,可是却被沈清源接下来的反应吓到了——

    别死,别死!他疯了一般地喊着,吼叫着喊救命,同时将她从地上抱起来就往外面冲。

    唐心怕事情兜不住,赶紧睁开眼睛,笑着告诉他,她是故意装作被射中的样子的,其实她一点事也没有。

    从那一刻,全都变了。

    沈清源一把将她放开,脸色很吓人。他死死瞪着她,说,唐心,这样很好玩吗?

    唐心不明白,她只是想玩个恶作剧,沈清源为什么这样生气?她道歉,哀求,可是沈清源扔下了一句话,让她整个人都懵掉了。

    他说,唐心,我马上就退学了,再见。

    唐心不懂他在说什么,他是那样优秀,明明有最好的前程,为什么突然要退学。她问他原因,可是他没有给她答案。

    他转身离开,走得决绝。唐心在他身后大喊,沈清源你就是个疯子,就是个神经病!可是没用,他连头也没回。唐心全身心都充满着挫败感。

    她想,如果自己是个美人,或者优秀到万众瞩目,沈清源会不会留下?至少不会这样义无反顾地离开她的生命吧。

    沈清源就这样消失了。

    唐心从一个小太阳变成了一个疯子。她疯狂地学习、刷题,想以此忘掉沈清源。到了大学,她依然将全部心思都用在学习上,在大学三年级就修满了全部学分,并且办好了出国留学的全部手续。

    在出国的前两天,她接到了电视台的实习通知。唐心决定留下,留学意味着从事不爱的专业,她觉得自己更适合体育事业。

    兜兜转转,她在全运会这天遇到了沈清源。

    她设想过无数次,沈清源再次看到如此优秀的她,会不会懊悔当年的无情?可是万万想不到,他记不得她了。

    简直,过分。

    唐心断断续续地说完整个故事,梨子已经将烤鱼吃得剩下一根鱼骨架。

    她用纸巾抹了抹油光发亮的嘴,“小心心,你要这样想啊,你装死,差点把他给吓死。他无情,差点把你给气死。你们两清,谁都不欠谁。”

    唐心有一种往梨子脸上泼水的冲动。

    “你也别怨他不记得你。五年了,一千五百多个日夜,谁能记住谁呀?”梨子继续聒噪。

    “是一千八百多个日夜。你的数学是体育老师教的吗?”

    “你别说,还真的是体育老师教的。我上过体校。”梨子掏出手机,“你等会儿,我告诉你一个摆脱失恋的终极大法。”

    唐心翻了个白眼,并不信。

    梨子百度到一张沈清源的照片,举到唐心面前,“现在你对着他说,老娘从来不爱你,你算哪根葱!保证你走出失恋阴影!来,说!”

    “老……”

    “连贯点。”

    “娘……”

    “别这样。”

    “从从从来,不不爱……”唐心结巴起来。

    梨子直瞪眼,“你快点说呀!”

    唐心忽然捂住脸,肩膀微微颤抖。梨子有些害怕,赶紧将手机收起来,“没事吧你?唐心,我说话就这样不着调,你别往心里去。”

    唐心没回答。

    “不就是失恋吗?算什么!凭借你在咱们台里的人气,追你的人还不得排到意大利去?”梨子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赶紧坐到唐心身边。唐心慢慢地将头抬起来。

    “梨子,全运会结束后,回到电视台我就申请调离体育频道。”唐心下定了决心。

    梨子愣了愣,“不会是因为……沈清源!”

    “不是因为他,是我自己觉得不适合,当初我就应该选其他频道。”唐心重重地放下水杯。

    “我是说这个!沈清源!是他!”梨子指着落地玻璃窗。

    唐心抬起眼皮,正好看到一道穿着帽t的身影从玻璃窗前经过。从侧脸看,冷峻的线条,眼睫垂下也带着一丝肃杀,是沈清源无疑。他穿着战术裤和战术靴,光是身影就已经帅气十足,吸引了许多路过女生的目光。

    全运会期间,领队是不会让运动员离开宾馆或者训练场地的,更何况明天还有其他的射击项目。唐心恍惚着想,他怎么擅自离队了?

    没等她想完,梨子就不由分说地将她拉出烤鱼店,“唐心,听我的没错!只要让他记起来你是谁,保证能旧情重燃。”梨子推搡着唐心往前走。

    沈清源走得很快,从马路一旁拐进了一条小胡同。梨子拉着唐心快步追上,也跟着进了小胡同。

    “你你你要干什么?小声点啊。”唐心心里发毛。这条路上人不多,还挺清冷的,说话声音稍微高一些,整条街的人都能听到。

    “怕什么?有我梨子呢!”梨子拍拍胸脯,“我敢保证,沈清源还记得你这个大美女。”

    唐心无语,记得怎样,不记得又怎样?她和他都回不去了。

    “梨子,沈清源已经把过去全忘了。我今天看他的反应,是一点印象也没有。”唐心冷冷地说,转身就要往回走。

    然而就在这时,有人接去话头,“他不可能记不住。”

    唐心循声望去,只见拐弯的一条小胡同里走出了一名身穿黑色皮衣的青年。他明明是气定神闲的姿态,却让人觉得是暗夜里游荡的罗刹,杀气腾腾。

    梨子后退了一步。

    唐心很相信梨子的直觉。这厮曾经在没有依赖电子地图的前提下,靠直觉从七拐八弯的旮旯里找出了美食小店。同理,她也能在看对方一眼的前提下,感受到危险。

    “沈清源不可能记不住你,他头脑可好着呢。”青年抬起手,点了点自己的太阳穴,“我两年前跟他交过手,全盲射击,他赢了。”

    唐心暗暗吃惊。

    全盲射击,顾名思义,蒙上眼睛进行射击。一般流程是,射击手先进行试射,打出一枪十环之后,要记住这一枪的所有动作、姿势、呼吸频率等各种细节,随后射击手才蒙上眼睛,进行射击。所以,全盲射击考验的是射击手的敏感度和记忆力。

    “别误会,沈清源比你想象的更变态。”青年仿佛知道唐心在说什么,耸了耸肩膀,“他当时根本没有进行试射,就蒙上了眼睛,打出了十环。”

    梨子立即忘掉了身处的环境,激动地小声说:“唐心,你前男友简直厉害到变态!”

    唐心不得不承认,从她认识沈清源那天起,就知道他是个狠角色,但没有想到会这样厉害。

    每一次射击都受到天气、风速、空气湿度、机械状态、靶场环境以及自身心理因素的影响。所以,射击手才要进行试射,以求快速进入状态。而沈清源居然在没有试射的情况下直接蒙眼射击,还打出了十环,这简直反人类!

    “你想干什么?”唐心紧紧盯着青年。

    青年哈哈一笑,“不想干什么,想找沈清源聊聊,没想到有意外的收获。沈清源,艳福不浅啊。”

    唐心一把将梨子拉到自己身后,侧脸回头,发现沈清源在远处站住了。在他面前,三个小地痞正慢慢向他靠近。看来,他们被堵了。

    青年往唐心走去,唐心立即感受到一股迎面而来的压力。她一步步后退,同时搂住快要哭出来的梨子。很快,唐心和梨子便被逼到胡同中央。青年和另外三个小地痞将他们一起围了起来。

    沈清源没有脱掉风帽,唐心看不清楚他的表情,他却能就着月光将她看个清楚。月光下,女子精致的面庞上镇静自若,尽管她的手在微微发抖,却仍然在安慰同伴,和印象中那个莽撞毛糙的小女孩不一样了。

    “杜凌枫,你这就没意思了,有事冲我来,别带着其他人。”沈清源将目光移到黑衣青年身上。

    杜凌枫轻笑一声,看好戏地抱起胳膊,“没意思的人是你!你两年前赢了我,得给个机会让我赢回来,对吧?结果你跟个怂货一样避而不见!我倒是要问问,没意思的人到底是谁?”

    “你要我拿那块金牌做赌注,我不愿意。”

    “那块金牌,我还真是要定了。”杜凌枫的表情更加桀骜,“我放弃了射击竞技运动,只想要那块金牌,听明白了吗?”

    “不给。”

    “你……”杜凌枫怒极反笑,“我看你是不敢和我比赛吧?我要和你比赛实战射击,你敢吗?我知道了,你一定是站射台站久了,血性都没了!”

    唐心听不下去了,发火,“你别这样污蔑射击运动!”

    “我没污蔑,事实就是这样,多少射击冠军到了实战里根本就是弱鸡,一点战术都没有!沈清源不应战,特么就是个怂包!”杜凌枫咬牙切齿地吼道。

    唐心气得肺都要炸了,“在我看来,输了就堵人泄私愤,还非要别人拿出金牌做赌注,你才是弱鸡!还有,根据刑法第二百三十四条,故意伤害罪要处三年以下刑罚!你可想好了,别触犯底线……”

    “跟一群狼讲仁义道德,只能让他们觉得你是猎物。”沈清源突然打断了唐心的话。

    唐心无语。讲这些空话是没用,但她此时手无缚鸡之力,也只能讲讲仁义道德好不好!

    “杜疯子,你想玩刺激的就找别人,我不奉陪。”沈清源面无表情,一把揪起唐心的衣领,用肩膀猛然撞开杜凌枫。唐心只觉得一股力道从后背冲过来,竟然往前踉跄了几步。

    “想走?”杜凌枫厉喝一声,抬腿追了过来。地痞们一拥而上,将沈清源围了起来。

    “今天你不答应,我就废了你的手!”杜凌枫面目狰狞。

    唐心听到这句话,大脑中一片空白。谁都知道对于射击运动员来说,手有多重要。她想也不想,转身就往回冲,抬脚就踢到一个小地痞腰上。小地痞打了个踉跄,就要往唐心扑去。

    沈清源一个转身,战术靴踏上小地痞,小地痞便扑倒在唐心脚边。他力道用得很妙,将小地痞踢开,却没有任何杀伤力,显然不想在全运会期间搞出事情。

    “给我走啊!”沈清源向唐心吼出一声。

    梨子拉住唐心的手就往外跑,“你,你不要命啦?”

    唐心一边跑,一边掏出手机,想打110,却因为抖得太厉害,怎么都按不下去绿键。正懊恼,旁边伸来一只手,一把将手机屏幕关掉,“不能打!”

    唐心抬头,看到一名少年正看着他。他大概有十八九岁,穿着运动服,笑起来露出两排雪白的牙齿。

    “嫂子吧?”少年笑嘻嘻地抬起两根手指,放在额头上跟她打了个招呼,“我这就去帮大哥,等着啊!”

    嫂子……唐心的面部肌肉抽搐了一下。

    少年没察觉有什么不妥,敏捷地冲上前去,几下就将小地痞踢倒在地。他挥着拳头想冲上去,被沈清源一把拉住,“江一天!住手!”

    叫作江一天的少年侧脸,勾唇一笑,“沈哥,没事,我全运会没参赛,就是来观战的。射击队要是处分我,影响不到q大的奖牌。”

    “我叫你住手。”

    江一天怏怏地松开拳头。几个小地痞还是畏畏缩缩,不敢上前。

    梨子目睹这场面,终于回过神了,哆哆嗦嗦地想打110。唐心忙按住她的手腕,“不能打。”

    “为什么?”

    “打了就要去做笔录,沈清源明天还有比赛。万一杜凌枫反咬一口说沈清源滋事闹事,沈清源被取消比赛资格怎么办?”

    梨子赶紧把手机收起来,低声说:“不打就不打,反正我现在觉得你男朋友输不了。”

    “前男友。”

    梨子翻了个白眼。

    那边,杜凌枫正在冲小地痞们发火,“不上道的东西,饭桶!都给我滚!”

    小地痞们麻溜地滚开。

    杜凌枫回过身,皮衣敞开,脖颈挂着的一条骷髅项链在月光下折射出冷锐的微光。他玩世不恭地瞅了少年一眼,“怎么着,沈清源,你还请帮手了?”

    沈清源冷冷地说:“我郑重其事地告诉你,别缠着我。我就玩那一次实战射击,从那以后碰都不碰的。我赢过你是不错,你要是真觉得心里不舒服,我可以输给你一次。”

    杜凌枫一怔,仰头大笑几声,忽然收笑,恶狠狠地说:“你可怜我,故意输给我,是不是?我告诉你没门!你必须拿出所有的能力跟我比!”

    沈清源不再理他,转身往胡同口走去。

    杜凌枫两手握拳,冲着他大喊:“沈清源,等你退出q大射击队,我看你跟不跟我比!”

    唐心打了个哆嗦。她回过头,看到杜凌枫站在原地,一半身子浸在阴影里,双眼阴沉,透着一股令人不适的偏执。他到底在执着什么?

    江一天气得又要冲上去,沈清源一把抓住他的胳膊,“算了,归队。”

    “要不是有嫂子在,我一定要帮你狠狠教训他。”江一天挥了挥拳头。

    沈清源诧异:“嫂子?”

    “就她!”江一天一指唐心。

    唐心尴尬万分,扭头对梨子说:“那个,要不咱们也回去吧。我,我还有些事情要规整一下。”

    她忽然觉得说话有些艰难,今天上午在比赛现场讲解时出现的那种感受又出现了。她没办法直视他,说一个字都觉得困难。

    “嫂子,我送你回去。”江一天说。

    唐心真是恨透了这个毛头小子,没眼力见儿,脑子一根筋。她轻咳两声,“你还要训练,我和朋友一起回去就……行了。”

    她其实有点期待沈清源有所反应的,可是他就那样静静地站着,手插在口袋里,眼神孤绝,仿佛什么都和他无关。

    “我叫江一天,名副其实,只有一天的热情,所以训练这种事跟我不搭边。嫂子……哎哟!”江一天忽然痛呼出声。

    沈清源揪着江一天的耳朵,淡淡地说:“在队长面前说这种话合适吗?”

    “不合适不合适!哥你放了我吧!嫂子你替我说句话啊!”

    沈清源揪得更狠了,“以后少管陌生人喊嫂子,你这机灵劲用在射击上,打多少个十环都不成问题。”

    “记住了记住了!”

    沈清源松手,江一天揉了揉被揪红的耳朵,小心翼翼地瞅了瞅唐心。唐心心情更加糟糕,转身快步往胡同外走去。

    她听到身后沈清源对江一天说:“你认识我这几年,有没有见过我交女朋友?别逮着陌生人乱喊。”

    江一天的语气很小心,“沈哥,这样一个大美人站在眼前,我觉得她和你特般配。”

    沈清源的声音沉闷又生硬,“不需要,没兴趣。”

    唐心咬上下唇,加快脚步,最后干脆跑起来,高跟鞋砸在水泥地面上,发出笃笃的响声。

    梨子满头大汗地跟在后面,“小心心,你等等我。不就是一个沈清源吗,你还有更好的一整片森林……”

    话音刚落,唐心猛然站住,梨子一下子撞到她的后背。

    “小心心,你干吗……”

    唐心表情古怪,看了梨子一眼,转身向宾馆的方向走去。梨子赶紧跟上,千方百计地想要她说话,可唐心一直沉默。

    回了宾馆,唐心快步走到穿衣镜前,直直地看着镜中的自己。

    她从来都是目光坦然,嘴角微微上扬,自信满满。因为她知道,无论是什么样的目标,她都做得到。可如今的她,目光却闪烁迟疑。

    梨子吓得都要哭了,“小心心,你揍我吧,今天这事赖我!要不我请你再吃顿烤鱼,你可得给我恢复正……”

    “梨子,主任平时爱说的最难顺口溜是什么?”

    “红鲤鱼与绿鲤鱼啊。”

    唐心看向镜子,镜中的她自信美丽。她一口气将绕口令说了一遍,中间没有任何停顿和打结。

    梨子鼓掌。

    “你把沈清源的照片搜出来。”唐心说。

    梨子赶紧将沈清源的照片搜索出来。那是今天刚上的新闻稿,配了沈清源的高清照片。

    唐心只看了一眼,就将目光移向别处。梨子将手机收起来,“你没事吧?要不要休息一下。”

    “梨子,我可能完了。”唐心勉强抬起目光,尽量不去看沈清源的照片。那个人让她心慌意乱,自卑怯懦。

    “我不明白,什么完了?”梨子忽然有了不好的联想。

    她记起刚才在烤鱼店里,唐心看着沈清源的照片,简直是口不能言。在小胡同里也是支支吾吾的。一向口齿伶俐的唐心居然会结巴!当时梨子还以为她是被吓的,现在想起来,这情况极大地不正常!

    果然,唐心印证了她的猜想,“我一看到他,就会说话不顺溜。”

    “别胡说,怎么可能?你刚才绕口令都能不岔气,对着他的脸怎么了?”梨子重新将手机举到唐心眼前。

    这一次,唐心深呼吸两口,欲言又止。她直接闭上了眼睛,表情绝望又悲壮。

    梨子也懵了。这叫什么事啊?一个女主播得了口吃,这等于全、完、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当我绑定剧情维护〕〔赐我狂恋〕〔清太子今天作死了〕〔你不能这么对我[穿〕〔穿成渣A后我的O怀〕〔幸福人生护士苏钥〕〔偷香(杨羽)〕〔神豪的幸福人生〕〔我大概率不是人了〕〔心头好〕〔重生后被七个哥哥〕〔徐南南帅〕〔懦弱亲妈重生了[七〕〔猎谍〕〔见龙卸甲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