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快穿:重生女主拿〕〔赤之沙尘〕〔重生之山村小村长〕〔农门庶女惹人宠〕〔订婚夜,我成了前〕〔他是不是在撩我〕〔全世界都帮我成为〕〔柯南之我被卧底包〕〔某美漫的医生〕〔我,奸臣!开局打〕〔团宠重生后她是太〕〔我在西游开冒险屋〕〔开局获得金刚不坏〕〔我家忍猫嫌我弱,〕〔靠马甲火遍柯学论〕〔重力使的恋人不对〕〔说我废物是吧?挂〕〔爱了很久的朋友〕〔异世星屋囤货[无限〕〔富贵妾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你好,神枪手 02网络疑云
    ——你可能不太了解我这个人。我疯起来,谁也拦不住。

    全运会的射击项目结束,作为替补运动员的沈清源再也没有上场。但是,他彻底火了。

    有人将沈清源射击的照片p成了表情包,把他的上半身和射手星座合二为一,配以文字“我也是射手座,小哥认识一下?”并发到社交媒体上,转发直接过十万。

    另一波p图高手不甘示弱,也甩出了自己p的表情包。那是沈清源和丘比特的结合体,配的文字是“求爱心射手大大帮我早日脱单”。

    网络上此类话题顿时炸了。

    有人转发赞叹沈清源的颜值,说这简直是360度无死角的小鲜肉一枚。有人直接创造了“丘比特小天使沈清源”。也有不少网友怼回去,说这是对运动员的不尊重。不管怎么样,拿了全运会金牌的沈清源一跃成微博top1的话题人物,热度不减。

    对此,射击队队员们都十分愤慨。

    “太过分了,居然把沈哥好好的比赛照片p成这样。沈哥,教练,咱们又不是娱乐明星,不能这样被人挤兑!”江一天拿着手机冲进宾馆房间。

    沈清源冷扫了他一眼,没有说话。他正在房间里做哑铃运动,上身只穿着一件白色运动背心,露出了饱满有力的胸肌。

    张教练四十岁上下,在q大的射击队待了十多个年头,手底下培养出了好几个金牌射手。他身体微微发福,只有一双眼睛还犀利如故。他看了沈清源一眼,迅速拿过江一天的手机,“现在的网友,脸即正义,看到长得帅的运动员就这样,正常。”

    “那也不行,这是侮辱沈哥的人格。挑几个蹦跶最欢快的网友,发封律师函吧!”江一天气不打一处来。

    “什么律师函!你还嫌弃不够火,要加把柴是吧?江一天,你小子没事多干正事,别一天到晚盯手机。”张教练往江一天头上砸了个爆栗,“让你来干吗的?你别以为没参赛就和自己没关系,直观运动员的瞄、扣动作也是一种学习!”

    沈清源放下哑铃,突然说:“江一天,直观射击动作能够帮助你尽快适应专用枪无依托训练,你别不当回事。”

    江一天咕哝:“知道了。”

    “大声点。”

    “知道了!队长!”

    沈清源将一条毛巾扔到肩膀上,往浴室走去,“我先洗澡了。”

    浴室的门被关上之后,水声很快响起。

    江一天贼兮兮地坐到张教练身边,低声道:“张教,你说这事不会是杜疯子干的吧?”

    张教练看了他一眼,“怎么说?”

    “我沈哥以前就有人气基础,但都是死忠粉。可是这次不一样,这是黑他,不是捧他。”江一天愤愤不平。

    张教练哑然失笑。

    “你笑什么?”

    “黑他还是踩他,得沈清源自己说了算。”张教练话中有深意,“他要是为此情绪低落,那人家就黑成功了,也踩成功了。他要是不在意,人家爱说什么说什么。”

    江一天若有所思地点点头。

    “一天,你记住,一名优秀的射击手就应该做到‘人枪合一’。沈清源这性子我欣赏,什么都不放在心上,才能保持心境平和。如果你在乎观众是给你掌声和嘘声,在乎对手有没有比你打得好,或者质疑自己是不是做错了,那你就打不准靶子了。”张教练说到这里,微微有些叹息,“你看看你,我就恨你这毛糙冲动的性子。”

    江一天说:“可是我觉得沈哥其实很在乎。”

    “嗯?”

    “他虽然不吭声,但是肌肉绷紧,这是沈哥焦虑情绪的表现之一。”江一天说,“而且我发现,无论是对你,还是对队里的心理专家,沈哥从来没有报告过这个问题。”

    射击是一项静力性运动。在比赛中,运动员的心理稳定性对成绩占据了80%~90%的比重。所以这几年,国家对射击运动员的心理训练逐步重视。

    “张教,我是真的担心沈哥……”江一天小声地说。

    就在这时,浴室里的水声戛然而止。张教练一拍江一天的后背,呵斥,“别整天弄这些没用的,给我练100个俯卧撑,再把三姿练两个小时去。”

    江一天还想说什么,仔细看张教练真的动了怒,才灰溜溜地离开了。张教练走出房门,却在关门的瞬间顿了顿,担忧地望向浴室一眼。

    静水流深,平静的海面底下是巨大的暗涌。以前,谁都不知道沈清源承受了多大的压力。可是现在,连江一天这种毛头小子都看出来了。张教练微微叹气,将房门关上。

    全运会结束的那天,唐心松了一口气。

    她终于不用担心再见到沈清源,也不必担心自己看到他就口吃的毛病被人发现了,这次的相遇只是一个小小的意外。可是那句话怎么说来着?冤家路窄。哪怕是航线这样宽敞的路,两个冤家都能碰到一起。

    机场等候大厅里,唐心十分无语地望着前方。登机口处,一群身穿运动服的少年在等待,而沈清源的身影格外显眼。

    “我们居然和他们一个航班哎……”梨子小声地说。

    和她们同行的还有体育频道的女主播徐典。她赶紧将唐心脖子里挂着的相机拿下来,“快借我用用。”

    徐典啪啪拍了两张照片,一边拍一边说:“太巧了,等会儿飞机上可以做个采访稿。”

    “你们先回,我改签。”唐心拖着皮箱,转身就走。她尽量让自己不看沈清源,以免说话结巴。

    梨子瞪圆眼睛,伸手拉住她,“还有二十分钟起飞,你现在改签也来不及了吧?”

    “唐心,实习期刚结束,你就玩旷工?”徐典勾了勾姨妈红的嘴唇。

    徐典稍微年长几岁,气质成熟犀利,话中常带机锋。唐心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多心,总觉得她说话的风格有意无意地针对自己。

    唐心只好妥协。

    “走吧,登机手续都办了。”梨子拽了拽唐心的衣袖。唐心从随身小包里掏出雷朋眼镜戴上,不远处的沈清源顿时蒙上了一层暗灰色。

    黑历史重新出现在自己面前,是一种怎样的体验?生不如死。沈清源就是唐心的黑历史。如果上天能够赐给她一块神奇的橡皮擦,唐心一定会把所有和沈清源相关的事情全部抹去,片甲不留。因为他见证了她最稚嫩蠢萌的一段时光。

    唐心推了推眼镜,低着头往登机口走去,不想和沈清源发生任何视线接触。

    就在这时,几声尖叫突然此起彼伏地响起。

    “沈清源!他在那里!”

    “小天使沈清源!”

    唐心有些吃惊地循声望去,只见一群女生拉着横幅往这边跑来。横幅上写着:“小天使沈清源,我们爱你么么哒!”

    现在的孩子是不是眼神都不怎么好?沈清源这种人,能跟“小天使”靠上边?恶魔还差不多。唐心直撇嘴。

    沈清源听到喧闹声,立即皱起眉头。

    江一天望见唐心站在几步开外,忙用胳膊肘捅了捅沈清源,“沈哥,嫂子跟咱们一趟飞机。”

    沈清源迅速瞥了唐心一眼,随即扭转视线,什么也没说。张教练在旁边直皱眉头,“江一天,别乱说话,这边可以登机就赶紧进去。”

    他伸开双臂,拦住涌过来的小姑娘,“对不起,我们要登机了。”

    小姑娘们热情不减,踮着脚尖往沈清源那边张望。其中一个扎双马尾的小姑娘一猫腰,就从张教练胳膊底下钻了过去。她抱着一束鲜花跑到沈清源跟前,眨巴着一双大眼睛,“沈清源,我们是你的粉丝,能跟我们合影吗?”

    沈清源摇了摇头,“不行。”

    江一天笑嘻嘻地说:“小妹妹,沈哥有闪光灯过敏症,不如我跟你合影吧?说到底我比他更帅一点。”

    “胡说,哪有闪光灯过敏症……”

    “有!沈哥比赛的时候,教练都要交代记者们拍照不要开闪光。”江一天把双马尾小姑娘唬得一愣一愣的。

    这番举动立即引来了其他队员的嘲笑。一名叫陈海的射击队员拍了拍江一天的肩膀,“一天,你就别忽悠人家十几岁的小姑娘了。”

    双马尾小姑娘都快哭了,抓住沈清源的胳膊来回摇晃,“大哥哥,求你了,跟我合个影吧!”

    沈清源下意识地甩开她的手。与此同时,又有两三个小姑娘冲了过来。因为跑得太快,地面光滑,小姑娘们一下子重心不稳,跌倒在地。

    射击队员们赶紧将小姑娘们扶了起来。张教练走过来说:“孩子们,回去吧,好好学习。”

    小姑娘们眼里含泪,看到沈清源的脸色还是那样冰冷,将鲜花塞到沈清源手里,就默默地回去了。

    唐心在旁边看着,忍不住摇头。心疼啊。

    然而就在这时,沈清源忽然将目光转向唐心这边,走了过来。唐心立即觉得呼吸有些紧张。他终于打算和她打个招呼了?

    唐心一边维持高冷姿态,一边在脑海里构思接下来该说的台词。不料,沈清源却在徐典面前停了下来,“你刚才拍了什么?”

    “没拍什么啊。”徐典装糊涂。

    沈清源二话没说,劈手将相机夺了过来。徐典赶紧去夺,“哎你别乱弄相机,这里面都是新闻素材。”

    “把照片删了。”

    “凭什么?”徐典拔高了声音。唐心看不下去了,也伸手去夺相机。两人手背相擦,那台相机便掉在地上。

    咔擦!一声碎裂的声音,估计是哪个零部件坏了。

    唐心赶紧蹲下来捡起相机,果然,镜头裂了。

    她心里顿生怒意,抬头狠狠盯着他。沈清源有些过意不去,“多少钱我赔,但是把照片删了。”

    “你不用赔,我们就不删。”徐典冷笑。

    张教练匆匆跑过来,将沈清源往后一拉,赶紧向唐心赔礼道歉,“媒体同志,对不住,我们队里赔。”

    唐心摇头,“不用。”

    张教练还想说什么,唐心已经抱着相机,径直往登机口走去。她满腔怒火和委屈无处发泄,可是为避免暴露口吃,也只能说了两个字。

    经过沈清源的时候,她故意用肩膀狠狠撞了他一下,以此报复他的眼拙和无情。相机是她的,可他居然绕过她和徐典交涉。他就那样讨厌她?

    不久,唐心转正,正式办理入职手续。

    转正后的唐心比实习生时期还要努力,只要有体育赛事,闷头跟队跑一线。在镜头前,她语速流畅,用词精准,受到了很多同事的称赞。

    唐心想,那个让她紧张得结结巴巴的人,应该再也不会见了。

    她拼了命地工作,想要把生活都塞满。所以很多时候,唐心写稿到半夜,肚子饿得咕噜噜响起,才记起来自己还没有吃晚饭。

    唐心起身,打算去撕包泡面,正好瞥见桌上的手机亮起了屏幕。因为工作的关系,手机也被她开了振动,经常错过电话。来电显示是梨子。

    唐心还以为又是约饭,接通后“喂”了一声,就听到梨子急吼吼地喊:“唐心,出事了出事了!”

    “你每天都操心世界和平,能出什么事?”唐心一边接电话,一边往泡面碗里倒热水。

    “不是我,是沈清源!有人爆料沈清源耍大牌推粉丝,现在网上黑成一片呀!”梨子扼腕叹息。

    唐心手一抖,热水瓶晃了一下,一股热水立即从桌上滴落到腿上。她顾不得查看,赶紧挂掉电话,上网搜索了下新闻。

    几个营销号联合发帖,谴责走红的运动员也学着大明星耍大牌。虽然全文都没有指名道姓,但是配图却是沈清源。唐心点开图片,看到正是徐典当时拍下的照片。照片上,那三个小姑娘跌倒在地,沈清源插着兜站在一旁,表情严肃冷漠。如果不是亲眼所见是怎么回事,唐心也以为沈清源推了小姑娘。

    看到沈清源的照片,唐心又觉得心头涌上一股异样。她不自在地抠了抠喉咙,继续看评论。

    营销号底下的网友们议论纷纷,“拽什么拽,不就是一块全运会金牌吗?有本事去拿奥运金牌!”

    “这是沈清源自己炒作的吧?看来他想红想疯了,给他几个头条让他火吧!”

    “用我们纳税人的钱,就养出这样差素质的运动员?”

    阴阳怪气的各种论调,诸如此类。

    唐心顿时火冒三丈,在营销号的微博下回复,“沈清源根本没想红,是你们几个营销号为了引流量,各类花式地发他照片!现在又抱团黑他!当一名运动员也太难了吧!”

    “除了比赛规则,运动员也有说‘no’的权利!他拒绝合影可能是因为疲劳,可能是不想太高调,粉丝们又何必强求?希望我们别用恶意去揣测别人,这个世界会更加阳光!”

    “只贴这一两张照片未免太断章取义了。本人是目击证人,亲眼看到沈清源扶起小姑娘,还向小姑娘挥手道别!”

    “谁说射击运动员伤病就少了?腰肌劳损、风湿关节炎是常发伤病好不好!他已经很努力了,我相信我家爱豆的人品!”

    唐心一个个地回复过去,回复提示音不断响起。她返回,点开评论,本以为会看到营销号的骂战,不料却看到有人给她回复,“哎呀,逮住一条活的官博!”

    还有人居然嚣张地说:“大家都淡定,估计是这位官博小编明天就辞职了,所以临走前打算放飞自我了!”

    官博?唐心愣了三秒钟,赶紧点开首页,顿时吓了一跳。她居然误用了h省电视台体育频道的官方账号回复了网友!

    梨子的电话又打了进来,唐心赶紧接听。

    “唐心,又出事啦!有人用我们体育频道的官方账号和网友互怼哎!你说这事会不会上体育新闻啊?”手机里,梨子的笑声十分放肆。

    唐心欲哭无泪,“那个人是我。”

    梨子顿时无语。

    “我以为这是我的账号,我忘记切换了。”

    梨子弱弱地问:“唐心,你不是说你恨死沈清源了吗?怎么还在网上帮他说话?”

    唐心拍了拍额头,叹气,“可能我疯了吧。”

    “我说真的,你赶紧删评论去,就跟领导说官博被盗号,明天解释说是临时工干的……”梨子出谋划策。

    “梨子,你可能不太了解我这个人。”唐心淡淡地说,“我一旦疯起来,谁都拦不住。”

    说完,唐心就将电话挂了。

    唐心翻箱倒柜地找出徐典借过的那台相机。镜头碎了她也懒得修,往角落里一扔就没再用。这台相机只有徐典拿去过一次,她当时将里面的照片都拷贝了一份。看来,营销号集体黑沈清源这事,是徐典策划的。

    唐心将相机连接到电脑上,把沈清源的所有照片都拷贝了出来。她从网页登录了体育频道的微博账号,发现评论里画风清奇,网友们都在猜测账号马甲下的男女性别。不用说,腐女猜唐心是男人,直女在脑补言情小说的桥段。

    唐心直接上传了一张照片,附上了一段文字:跌倒是意外,请不要恶意揣测。运动员再红,他也不是公众人物,无脑的诋毁和过分赞誉,都会影响他的发挥。写完,她点了发送。那张照片里,沈清源弯腰将小姑娘们扶起,眼神里有关怀的情绪。

    舆论风向经常一秒就变。

    唐心用体育频道的微博账号发了那张照片之后,转发量很快过万,话题直接冲上了第一名。刚才还在质疑沈清源人品有问题的网友,后来纷纷删微博,道歉。

    一场风波就此过去。但是唐心知道,她还有一场暴风骤雨要面对。擅自用体育频道的账号发个人言论,她的下场估计很悲惨。

    扣工资?辞退?唐心在心里预想了这两个结局之后,深呼吸一口气,踏进了周祖光的办公室。让她意外的是,徐典也在。

    徐典坐在靠椅上,一身干净利落的白色长衣长裤,显出她优美的身姿。她瞟了唐心一眼,轻蔑地“哼”了一声。

    “唐心,你怎么能用官方微博发个人言论?”周祖光指了指电脑屏幕,“微博已经删了,你给我写检查,不然这事我给你兜不住。”

    唐心掏出手机刷新,果然看到那张辟谣的照片不见了。

    “周主任,我可以写检查,但是为什么删微博?”唐心豁出去了,“本来那几个营销号就是造谣,我只是阐述事实。”

    周祖光说:“你做得对,但是内容没有经过台里领导同意,你不应该擅自发出来。”

    “如果等到领导审核同意,沈清源的黑料都要飞到外太空了。”唐心示威地看了一眼徐典,“有人泼脏水,不及时澄清的话,会影响到运动员的心态。”

    徐典不甘示弱地回视唐心。这是个精明干练的女人,眼神透着刀一般的犀利,能把任何气焰削弱三分。

    她慢悠悠地问:“唐心,你到底写不写检查?”

    唐心倔强地看着徐典,无声地对峙。她想不通,徐典做了这样的亏心事,怎么还能气定神闲地坐在这里指责她呢?

    周祖光察觉到一丝异样,也往徐典看过去。

    徐典轻笑,“唐心,别以为你转正了,让你走就没那么容易。发微博这件事可大可小,全看你的态度了。”

    唐心正想回答,周祖光却抢过话头,对徐典说:“徐主播,既然你说这件事可大可小,那你就尽量把这件事变成小事吧。”

    徐典吃惊地看着周祖光。

    “弄成大事,我相信对谁都不好。”周祖光意有所指地说,“唐心说得对,确实有人在泼脏水。要是有人不顾媒体人的职业素养,随意扭曲事实,进行不良炒作,我想这就是大事了。”

    徐典有些心虚,但还是要端着架子,“那行吧,反正我们是一个团队,我在领导那边压一压这件事得了。”说完,她踩着高跟鞋离开了。

    唐心没想到周祖光会帮自己说话,鞠了个躬,“谢谢周主任。”

    “检查不得少于1000字,手写。”周祖光将手头一本书重重地扔在桌上,一脸嫌弃。

    网络上永远不缺新鲜话题。不到一天时间,网友们就转向其他话题,关于沈清源的黑料消失得无影无踪。

    只是唐心还是有些奇怪。从机场里两个人的反应来看,徐典和沈清源应该是毫不相识。徐典为什么要黑沈清源?唐心决定问个清楚,藏着掖着反而会纵容徐典。

    中午下班之后,唐心特意在食堂门口等徐典。没想到,徐典从办公室里出来,直接按了电梯。

    唐心赶紧跟上,却被好几名同事挤到了轿厢边上。到了二楼,徐典下了电梯,唐心费了好大工夫才从轿厢最里面挤到外面。她跟上去,正想将徐典喊住,却见徐典扭着妖娆的身姿,搂上一名男子的脖子。看这亲密程度,那名男子应该是她的男朋友,或者未婚夫。

    唐心顿时有些尴尬,转身想离开,忽然想起一张张狂肆意的脸庞,正和徐典搂住的那名男子重合。

    杜凌枫?

    唐心猛然回身,正看到杜凌枫的目光越过徐典的肩膀,遥遥地往自己这边看来,一瞬间,唐心全都明白了。

    杜凌枫穿着一身休闲西装,领带打得很高,全无那天二世祖的形象,有了几分精英气质。他若有所思地盯着唐心,自言自语地说:“小辞?”

    徐典回头看到是唐心,赶紧说:“凌枫,她是我同事。”

    杜凌枫怎么都无法将视线从唐心身上挪开。他大致认出,这就是那天晚上和沈清源在一起的女孩子。可是当时光线太昏暗,他现在才真正看清楚她的五官,竟然和那个人神似。

    “唐心,找我有事?”徐典挎住了杜凌枫的胳膊,“可惜我中午约了人,回头再说吧。”

    唐心走上前去,直截了当地问:“你们在网络上黑沈清源,就是为了让他退出射击队,是吧?”

    杜凌枫低头看徐典,徐典顿时有些惊慌,“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他——”唐心一指杜凌枫,眼神犀利得如同一只小老虎,“他之前要废掉沈清源的手,结果没废成!现在又想用这种方法控制舆论,目的是让沈清源无法安心训练。我说的对吧?”

    徐典慌乱地低下眼睛。

    杜凌枫看徐典,“你去网络上黑沈清源了?”

    “我只是想帮你……”

    “呵呵,沈清源要是不上网,你做这些有个毛用。”杜凌枫讥讽道,“徐典,你能不能换个正确的方式帮我?”

    唐心眨了眨眼。徐典做这些事情,居然不是杜凌枫指使的?

    “不管怎么说,请你以后不要再做类似的事情。”唐心发出了警告。

    徐典不耐烦地点了点头。

    杜凌枫一直看着唐心,笑容里有几分玩味,“我现在特别好奇,你和沈清源是什么关系?”

    “粉丝和偶像。”

    杜凌枫弯唇一笑,“那是因为你没看过我的射击比赛,否则你就不会是沈清源的粉丝。”

    真是自大狂妄。唐心冷笑,“杜凌枫,我知道你输给他心里很不舒服,但这就是竞技!你要是个男人,就应该输得起。”

    杜凌枫的脸色瞬间变冷。徐典气得浑身打哆嗦,“唐心,你说话别这样绝!这里面有我的责任,你不能全针对他!”

    这两个人的反应太激烈,唐心忍不住后退一步。杜凌枫忽然抓起唐心的手,就将她往外拖。唐心急了,“你干吗?”

    杜凌枫一句话也不说,拉着唐心快步走下楼梯。二楼的会客厅下面就是宽敞的电视台大厅,说一句话,回声都能长达一分钟。唐心不想把事情惹大,使劲挣扎,想抽出自己的手。

    徐典也匆匆赶了过来,“凌枫,杜凌枫!”

    杜凌枫拉着她走到大楼外面,一抬手解锁了自己的车。唐心想起杜凌枫那晚阴枭的模样,更加毛骨悚然,“你再不松手,我就报警了!”

    “下午几点上班?”杜凌枫忽然回头问她。

    唐心还以为他悬崖勒马,“两点半。”

    “很好,来得及。”杜凌枫打开副驾驶的车门,就将她塞了进去。他旋风一般地坐进驾驶座,飞快地将车门上锁。唐心气急败坏地去打车门,车门纹丝不动。

    他却一声轻笑,“小辞,把安全带系上。”

    “你神经病啊?”唐心气得回头骂他。

    杜凌枫的笑意却更开,“对,我就是神经病。忘了告诉你,你生气的样子更像小辞。”

    徐典踩着高跟鞋跑过来,扑到车窗上,哀求着说:“凌枫,不是说好了中午一起去挑钻戒的吗?再不买就赶不及去给爷爷过目了。”

    杜凌枫从钱包里掏出一张黑卡,甩给徐典,“密码我的生日,自己拿去买。”

    “凌枫,凌枫!”徐典大喊,可是杜凌枫已经发动车,扬长而去。

    唐心靠在副驾驶座上,脑中在飞速轮转,无数闪念嗖然而过。等到了一个红绿灯路口,她才开口问:“你要带我去哪儿?”

    “源水公墓。”

    唐心忽然觉得很好笑,“你不会是因为我得罪了你,想把我活埋了吧?”

    他看了她一眼,目光沉静如水,“言重,我舍不得。”说完,他补充了两句,“我只是想解释一下我和沈清源的渊源。”

    听到这里,唐心立即坐直了身体,乖乖地将安全带扣上了。她现在已经向真实的自己屈服——她就是没出息,就是脑子发热。明明对沈清源又恨又怨,可一听到和他有关的事情,前方就算是刀山火海,她也满不在乎。

    半个小时后,车子抵达源水公墓。

    这是郊外的一座小山坡,坡下有一块平地,无数黑色墓碑静静地伫立。唐心下了车,观察了下四周,“好风水。”

    杜凌枫打开后备箱,拿出了一罐花雕酒,“再好的风水,也没人想占。”

    “这倒是。”唐心耸耸肩膀。

    他锁了车,自顾自地往公墓走去。唐心忙跟了上去。

    山风有些大,唐心的衣服又是那种轻薄丝缎面料,被吹得飒飒作响。她有些凉意,忍不住抱住双臂。好在杜凌枫很快就停住脚步,走到一座墓碑前蹲了下来。

    唐心看了一眼墓碑上的照片,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女孩子,短发柔顺,笑得俏皮伶俐,眉眼是和她有些相似。再看墓碑上所刻的名字,石小辞。

    “你想说什么?”唐心开门见山。

    杜凌枫打开花雕酒,将酒水倒在墓碑前。一边倒,他一边说:“这是陪了我二十年的哥们儿。”

    鉴于对方说话不正不经,唐心自动将石小辞理解成他的青梅竹马,“节哀。”

    杜凌枫继续说:“三年前,小辞告诉我,她特别想看我得射击金牌。就为了这句话,我放下实战射击,铆着劲参加了射击比赛,并没日没夜地投入训练。在这之前,我已经练了十年射击。”

    唐心震惊,慢慢蹲下来,看着杜凌枫。

    杜凌枫仰头,狠狠灌了一口酒,“是亚锦赛。我原本有希望赢的,可是半路杀出个程咬金,就是沈清源。”

    唐心点头,“猜到了。”

    “等我回家,小辞已经病死了。”杜凌枫扭头看唐心,眼眶发红,“我没有完成她的遗愿,把金牌给她,这都是因为沈清源。”

    “可是竞技就是这样残酷,总是有金牌银牌之分。其实我觉得,就算你得了银牌,小辞也一样会为你开心。”唐心说。

    杜凌枫摇头,“我连小辞的最后一面都没有见到,我不知道她见到我的银牌会不会高兴!所以,我就要把那块金牌从沈清源那里赢过来,给小辞看!”

    唐心想了想,“后来,你又和沈清源比了一次?”

    杜凌枫长舒一口气,“对,我找到沈清源,和他玩了次全盲打。结果你知道了。呵,是个男人都会不服气!”

    “那你打算怎么办?”

    “很简单,一直和他比下去,直到我赢。我觉得只有这样才对得起小辞,才咽得下这口气。”杜凌枫狠狠按着自己心口,“可是你知道沈清源有多过分吗?他不肯拿那块金牌做赌注。”

    唐心无语。男人的逻辑,有时候就是容易拐进死胡同啊。

    “小辞喜欢你吧?”她打算用女人的逻辑来开解杜凌枫。

    “不知道,应该吧。”

    “那你喜欢小辞吗?”

    杜凌枫的脸微微发红,“你想说什么?”

    “我觉得和银牌比起来,你的所作所为更加伤她的心。”唐心忙抬手,以制止杜凌枫发怒,“我还没说完。”

    “你说。”杜凌枫冷若冰霜。

    唐心顿了顿,“你在她墓前喊她‘哥们儿’,想必她生前你也没少这样喊她。可是杜凌枫,一个女孩子就算太粗大条,也不愿意自己被喜欢的人喊作‘哥们儿’的。你们从小一起长大,相伴二十年,但你未必明白她想要的是什么,需要怎样的对待。”

    杜凌枫眼神复杂,静静地看着她。

    “所以,你因为小辞而记恨上沈清源完全没道理。说不定小辞根本不希望你和他较劲。”唐心淡淡地说。

    杜凌枫霍然起身,唐心也赶紧站起来。这个男人,时不时地让她感觉到危险重重。

    他慢慢靠近她,“你说的话,冒犯到小辞了。”

    唐心不甘示弱,“可能我说的恰恰是小辞的心里话,只是冒犯到你而已。”

    杜凌枫一笑,别开脸。唐心暗自松了口气,直觉告诉她,这是一种安全的信号。

    “看在小辞的面子上,我不和你计较。”杜凌枫走了几步,回头戏看她,笑意森然,“沈清源的,前女友。”

    他居然看出自己和沈清源的关系了?唐心后背一阵发凉。

    在那之后,唐心和徐典彻底结下了梁子。

    起初,徐典只是暗中给唐心下绊子,后来就发展成了公然挑衅。徐典仗着自己资历比唐心老了几年,经常给唐心上眼药。唐心为此十分郁闷。

    “你说,明明做错事的人是她,她凭什么针对我?”食堂里,唐心用筷子捣着托盘里的一只煎鸡蛋。

    梨子坐在旁边,一边大快朵颐,一边说:“小心心,你也太迟钝了吧?完全没有t到徐典生气的点啊。”

    “那是什么?”唐心将前前后后都回忆了一下。她和徐典发生冲突的地方,也就是她当着杜凌枫的面,揭发徐典买营销号黑沈清源这件事。

    梨子擦了擦嘴,恨铁不成钢地点了点唐心的太阳穴,“你啊你,她到处传你和她男朋友搞暧昧,你不知道啊?”

    唐心摇了摇头。

    “听说她男朋友叫杜凌枫,是那个创造运动服国民品牌的杜家!”梨子小心地观察着唐心的脸色,有些难以启齿,“听说,我只是听说哈,徐典的男朋友那天来咱们台里,是不是……和你出去了两个小时?”

    所谓三人成虎,就是这种情形。唐心怒极反笑,“是出去了两个小时,不过不是喝咖啡,而是去了公墓。你见过有人在墓地里约会的吗?”

    “杜少爷口味好重……”

    “反正我和他没关系!梨子,食不言,吃饭的时候不说话。”唐心低头开始吃饭。梨子小声咕哝:“明明是你先说话的,我好好吃饭呢……”她忽然想起了什么,伸出一根手指头,“唐心,我就说一句,一句。”

    唐心不理她。

    “台里定了个策划,要做几期体育专访,其中一期是采访q大射击队,定的你和周祖光去……”

    唐心差点噎着。

    梨子小声地说:“那个,你做好心理准备,少看沈清源,到时候别结巴……”

    唐心顿时欲哭无泪。

    一想到要再次见到沈清源,唐心就说不上来心里什么滋味。她现在最担忧的问题,是在众人面前露短。

    一个媒体工作者患上了结巴,简直是奇耻大辱!唐心坚决要克服这个软肋,一回到家就把自己关进房间里,点开所有关于沈清源的比赛视频。可是一看到那张脸,她就心跳加快,心头涌上一股羞愧、难堪的情绪。

    “各位观众朋友们,大家好,这里是,h省电视台体育频道,正在为您转、播……”唐心试着说了一段话,发现自己再也无法保持声音流畅自然。

    她崩溃地往床上一倒,用枕头捂住了脸。她要怎么办?放弃了留学的机会,还要从电视台失业吗?以唐心的自尊,她不允许自己的人生出现这样的失误。

    房门被人轻轻地打开,有人走了进来。唐心听到动静,猛然拉开枕头,却看到眼前是沈清源!

    “啊——!”唐心尖叫出声,对方也吓得大喊大叫起来。

    房门外立即传来了唐妈妈的怒吼:“你们姐弟两个,鬼叫什么!都二十的人了,一点矜持样子也没有!”

    唐心下了床把门踢上,转身怒瞪,“唐立奇!你没事来我房间干什么?”

    唐立奇是唐心的弟弟,比她小两岁,刚上大二。他笑嘻嘻地说:“姐,你是不是要去采访q大射击队?”

    “你怎么知道?”

    “梨子姐告诉我的。”唐立奇晃了晃手里的一把明信片,“姐,你帮我要个签名呗,我是小天使的粉丝。”

    唐心夺过他手里的明信片,好家伙,全都是沈清源。这些应该是沈清源所有比赛的照片了,因为几乎每一张的衣着都不同。大部分时候他都戴着一顶鸭舌帽,将目光压得很低。只有在射击的时候,凌厉的目光才从帽檐下射出。除了全运会的手枪项目,还有几张是沈清源的气步枪项目。

    唐心将明信片反过来,强行收回自己的目光,“梨子还对你说什么了?”

    “她还让我多逗你开心。姐,这还用交代吗?你看我都没逗你,你看到我就开心得不行!”唐立奇笑得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缝。

    唐心呵呵笑了两声。能把沈清源认同为小天使的人,果然眼神都不好。她哪里开心了?

    “你能不能表现得像个正常的直男?”唐心将明信片扔给他,“身为一名正处青春期的大学男生,你应该迷点当红的小鲜花。”

    唐立奇赶紧将明信片小心地捡起来,心疼极了,“姐,我崇拜沈清源不行啊?他射击动作特精准,简直像被电脑程序控制的!你就给我要个签名呗!”他举起一张照片,凑到唐心面前,“你看,多帅!”

    唐心立即结巴起来,“哪、哪里好看……你你你眼神不好吧?”

    “姐,你也会结巴啊?”唐立奇像发现了新大陆。

    唐心气急,使劲将唐立奇推了出去,“快走,我这儿正烦着呢。”

    唐立奇不死心,被推到门口,顺手将明信片塞到她大衣口袋里,“姐,你可得帮我这回啊!”

    砰——唐心一个回旋踢,狠狠将门踢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无限辉煌图卷〕〔徐南南帅〕〔幸福人生护士苏钥〕〔赵浪秦始皇〕〔明日星程〕〔清太子今天作死了〕〔猎谍〕〔十分红处〕〔误入歧途苏玥〕〔舒听澜卓禹安叫什〕〔我只是外门弟子〕〔秦云萧淑妃〕〔重生后被七个哥哥〕〔叶长歌〕〔偷香(杨羽)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