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快穿:重生女主拿〕〔赤之沙尘〕〔重生之山村小村长〕〔农门庶女惹人宠〕〔订婚夜,我成了前〕〔他是不是在撩我〕〔全世界都帮我成为〕〔柯南之我被卧底包〕〔某美漫的医生〕〔我,奸臣!开局打〕〔团宠重生后她是太〕〔我在西游开冒险屋〕〔开局获得金刚不坏〕〔我家忍猫嫌我弱,〕〔靠马甲火遍柯学论〕〔重力使的恋人不对〕〔说我废物是吧?挂〕〔爱了很久的朋友〕〔异世星屋囤货[无限〕〔富贵妾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你好,神枪手 12身在地狱
    ——身在地狱,才发现不过苦难尔尔,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可怕。

    q大射击队除了日常训练,也要上文化课,一般是早上10点。这个时间,射击队刚刚进行一轮基础训练,正是体内“快乐因子”比较活跃的时候。按照张教练的话说,在一天中最快乐的时候去学习,事半功倍。

    江一天照例在课堂上打瞌睡,身旁的陈海正在认真地听讲。讲到关键点,陈海捅了捅江一天,“别睡了,起来听课。”

    “听什么课,反正在别人眼里,我们也就射击成绩值钱啊。”江一天半睁着眼睛咕哝了一句。

    陈海不依不饶,“听不听?这次考试别想抄我的。”

    江一天这才懒洋洋地坐直身体,翻了翻课本。只是他的眼睛没往黑板上瞄,而是往窗外溜达。不经意间,他就看到了拎着行李箱的张教练。张教练穿着平常的那件红蓝棉t,走在教学楼下,步履有些迟疑。

    “张教练去哪儿?”江一天示意陈海往外看。陈海停笔,往外看去的时候,正好沈清源从外面跑进来,身后还跟着唐心。

    陈海立即目测出,沈清源的速度跟田径全国纪录差不多了……唐心是国家二级运动员,田径速度也不差,可还是被沈清源甩在身后老远。只见沈清源到了张教练面前,似乎在交涉着什么。

    陈海看到这一幕,缓缓将笔放下,“我去,张教练这是把沈哥的行李都给收拾好了呀……”

    江一天倒抽一口冷气,霍然起身,“我不答应!”

    其他运动员们不知道缘由,看到江一天像个二愣子一样喊了出来,纷纷大笑起来。讲台上的英文老师转过身,气得几乎要将粉笔捏碎,“江一天!你发什么癔症!给我出去罚站!”

    “好嘞,遵命!”江一天一溜烟地跑出了教室。陈海犹豫了半天,慢腾腾地站了起来。

    英文老师柳眉倒竖,“陈海,你站起来干吗?想回答问题?”

    “报告老师,我刚才听课走神了。那个,我出去罚站了哈。”陈海尴尬地笑着,离了座位,转身走出了教室。

    陈宁就爽快多了,唰的一下站了起来,大声说:“老师,我刚才做小动作了,也去罚站了!”

    她不等英文老师回答,扭头就跑了出去。青春期的少女身材瘦长,两条长腿一迈,轻松地跃过了身后的桌子,敏捷地消失在教室门口。

    英文老师气得将手里的粉笔掰成两段,“行!你们行!以后上课都罚站好了,反正你们都是练射击的,不怕站!”

    三人将英文老师的话抛诸脑后,火急火燎地跑到楼下。此时,张教练正在和沈清源对峙,两人谁都不让谁。唐心使出冲刺的力量,总算是跑到了跟前。

    “唐心,你把我辞职的事告诉了沈清源?”张教练一脸严肃。

    唐心苦笑着说:“本来我不想说,可是直觉告诉我,如果他知道你要辞职,可能思想上会有一个拐点。毕竟,我不想让沈清源退出射击队嘛。”

    张教练无奈,“的确是拐点,不过这拐的弯也太大了。你看看他,自己都退出射击队了,还管我走不走!”

    “张教!”沈清源口中迸出两个字,掷地有声。

    他退出射击队,跟得知张教练辞职,是两种完全不同的感觉。潜意识里,沈清源认为自己就是一摊烂泥,被水冲走也就冲走了。可是张教练不同,那是曾经将他从泥泞里拔出来的人,不啻于海上灯塔,沙漠绿洲。一滴水被卷走,一粒沙被吹走,这都不算个事儿。可要是灯塔塌了,绿洲荒了,他会六神无主,像被抽了主心骨。沈清源一路跑过来,早累坏了。少年呼哧呼哧地喘着气,眼睛微微带着泪光,就那样一眨不眨地看着张教练。

    张教练心头一暖,感慨自己到底没有白对沈清源好。他正想说什么,忽然看到不远处有三个熟悉的身影。

    “张教练,你不能放沈哥走!”江一天最猴急,第一个跑到张教练身边大喊。随后,陈宁一步上前,抱住沈清源的胳膊,“沈哥,你说了我们要一起决战的,现在食言算怎么回事?”

    唐心忍不住盯了陈宁一眼,心里有些犯酸。年轻就是好,没顾忌没疑虑,可以大胆地抱住心上人的胳膊。而她虽然只比陈宁大了几岁而已,可到底是已经工作的人,心态上还真拼不过。

    “是张教练要辞职,不是我。”沈清源说。

    张教练点了点头,“本来不想和你们说的,一个人悄悄走掉算了。结果……哎!”

    江一天、陈宁和陈海都傻了眼。陈海讷讷地问:“教练,你开玩笑的吧?你为什么要走?”

    张教练沉默了几秒钟,才说:“别问了,新教练很快就到位,没有我也是一样的。”

    “不一样!”陈海刚说完,眼眶就红了。张教练赶紧搂住他的肩膀,“你这孩子,多大了,还掉金豆……”

    江一天捂住眼睛,哽咽着喊起来,“张教,我不逃训练了,你别走行不行?”

    “都说了,这是上头决定的。你们懂事点!”张教练狠了狠心,拉起行李箱就要离开。

    行李箱的拉杆,被人一把抓住。沈清源紧紧抓着拉杆,低声问:“是因为我吧?”

    “不是,你别乱猜,我辞职是因为我个人原因。”张教练摇头。

    江一天却放下双手,睁大眼睛,“沈哥,肯定是因为你!因为你要走,所以张教练也觉得留下来没意思了。要不你别退,张教练不就不走了?”

    唐心忍不住说:“你们都别乱猜了,事情不是这样的。”

    五个人的目光顿时齐齐地看向唐心。唐心一股脑儿说了出来,“沈清源,你失踪的事队里根本就瞒不下来,张教练是顶着压力才保住的你,代价是如果你不回来,他就要辞职!很多事情不是说走就走这么简单……”

    “唐心,别说了!”张教练打断了她的话,“我不想再给沈清源任何压力,既然他决定要走,就让他离开得毫无牵挂!”

    “可是……”江一天欲言又止,想了想才说,“算了,如果这真的是沈哥的决定,那我就尊重他。只是张教练,你以后要记得常回来看看我们。”

    陈海和陈宁却还是接受不了,眼巴巴地看着沈清源,“沈哥,你真的决定走了?”

    唐心偷偷看了一眼沈清源。他站在绿荫下沉默不语,眼睛里有光点明明灭灭,那都是挣扎的痕迹。

    “张教练,我留下,你也别走了。”沈清源去拖张教练的行李箱。张教练却冷笑一声,将他的手拨开。

    “张教练!”陈宁不可思议地说,“沈哥好不容易答应留下来……”

    张教练一本正经地问:“我问你们,这世上最稀缺的东西是什么?”

    陈宁和陈海相视一眼,摇了摇头。江一天抽了抽鼻子,大声回答:“是钱!”

    “钱可不是稀缺品!在这个世界上,除了空气和阳光免费,其他的都要收费。而且只要你有能力,你总能挣到钱。”

    唐心想了想,试着问:“是后悔药吧?”

    张教练点了点头,指了指远处的露天靶场,“你们都是练射击的,应该知道子弹一旦出膛,就再也没有回头路。所以在射击之前,你们就应该做到心中无悔,每一枪都要打得有底气。”

    他转而看向沈清源,“可是你呢?因为你不愿意直面那段往事,所以你退出射击队。好,我尊重你的选择!可是现在你为了挽留我,又决定回到射击队。你想过没有,这是一种妥协的态度。你带着这样的态度去射击,能做到心中无悔、每一枪都有底气吗?你不能!q大射击队,不需要这样方寸大乱的射击手!沈清源,如果你想留下,那就让自己配得上q大射击队。否则,我看你还是退出比较好!”

    沈清源静静地看着张教练,什么也没说。江一天在旁边抓耳挠腮,半天才央求道:“张教,我嘴笨,不知道该怎么让你留下。我不管你说的这些道理,今天你们一个都别走!”

    “凭什么?我也在赌,赌沈清源这小子能懂点事。可是他不懂事,我赌输了,愿赌服输。”张教练火了,“凭什么沈清源赌输了,他一言九鼎。我赌输了,就要食言妥协?”

    一席话说得江一天他们哑口无言。唐心知道再也没有挽回的余地,伸手和张教练握了握手,“张教练,保重。”

    “大家都保重,我可能去省队任教,有机会你们可以去省队和我切磋。”张教练最后说了一句,拖着行李箱就往外走。

    沈清源突然喊了一声张教练,向他深深地鞠了一躬。在医院的那一次鞠躬,是决然。这一次,是后悔。

    张教练站在五步开外,并没有转身。他叹了口气,最后还是拖着行李箱走了。可能是满腹心事压得他的背影略弓,明明周围阳光明媚,却让人看得心中充满凄凉。

    亚运会即将开幕,各国参赛的运动员都已经抵达了亚运村。唐心奔赴杭州,每天都在做亚运专题,还要对运动员进行专访,忙得脚不沾地。虽然身体很疲惫,但她很满足,因为这样可以让她暂时忘记沈清源已经不会再出现在赛场上的事实。那个集万千光芒于一身的时刻,可能只存在于记忆里了。

    唐心有些伤感,心里觉得空落落的。前几日,沈清源带着她结识了世界射击冠军托尼斯等人。当他们得知沈清源缺席这次亚运会和后面几场世界级别的射击比赛后,非常惊讶。沈清源并没有告诉他们自己已经退出射击队,但言谈举止中也没有流露出对射击的半分留恋。

    “小唐,想什么呢?”周祖光的声音打断了唐心的思绪。她歉意地笑了笑,“不好意思,刚才走神了。”

    “别光愣神,等会儿观众的回答万一放飞自我,你得提前有应对的策略。”周祖光提议。

    现在是亚运会射击赛场的资格赛时间,比赛还没有开始,但是观众席上已经人山人海。各项体育运动都有自身的魅力,随着国民运动热情的高涨,越来越多人被射击的魅力所感染。

    根据电视台的安排,唐心就要对观众进行一个随机采访,问题会涉及为什么喜爱射击这项运动等等。本来周祖光打算提前安排几个特定的观众,但被唐心拒绝了。她觉得,真正的随机采访才不至于僵化。

    “我会安排好的。”唐心扫视了观众席一圈。她打算抽取从70后到00后几个年龄阶段的观众进行采访。

    “我知道,沈清源这次没来比赛,你这个小粉丝肯定失望。”周祖光语气中饱含失望,“你都不知道,‘原子弹’差点没把体育论坛给轰炸了。”

    唐心恍然明白“原子弹”就是沈清源粉丝们给自己起的名字,顿时哑然失笑,“真的?”

    “你看看。”周祖光掏出手机,给唐心看论坛评论。

    网友甲:你们这群键盘侠把沈清源攻击得退赛了,现在开心得要死了是吧?

    网友乙:造谣传谣真是没有成本,所以这群苍蝇才舞得放肆。

    网友丙:呜呜呜,我的清源小天使,不要啊!谁知道他的伤势严不严重啊?

    网友丁:受伤都是借口,沈清源肯定不是因为这个弃赛!这背后有内幕,谁能查查?

    唐心沉默了好一会儿,才将手机还给周祖光,“以前我也不喜欢网友过多关注他,现在我改变观点了。”

    她捋了一下长发,握紧了手里的话筒,“不管是好的言论,还是坏的,都表示有人还记着他,想着他还会继续射击。”

    周祖光也叹气,“我也希望他能回头。”

    两人分别带着摄像走向观众席,开始进行采访。唐心挑了两个中学生模样的男生,开始采访,“你好,能采访一下你们吗?请问你们为什么对射击这项运动感兴趣呢?”

    男生大大咧咧地说:“当初被沈清源圈粉,所以才喜欢上射击运动。结果没想到这次他弃赛了!”

    沈清源退出射击队的事情还没有正式公布,唐心不想过多地讨论他,所以只能干笑一声,“没想到沈清源还有男粉。”

    “原子弹群体很庞大的,什么粉都有。”男生一副信口开河的架势,每一个细节都荡漾着中二之气。

    唐心后悔,早知道就应该采纳周祖光的意见,找几名内定观众,现在就不会这样尴尬了。她一眼瞅见男生旁边坐着一名戴鸭舌帽的年轻人,赶紧将话筒转移过去,“这位先生你好,能采访一下您吗?”

    这个年轻人看上去二十多岁,应该比十几岁的小孩子稳重许多吧。不料,那年轻人直接摆手,拒绝采访。

    唐心直接傻眼,这下好,气氛更尴尬了。她只好半开玩笑地说:“看来这位先生比较害羞,那我们再采访其他……”

    “沈清源?”唐心还没说完,就听到那名中学生轻喊出声。他抓下年轻人的帽子,惊喜连连,“真的是你!”

    唐心有些懵了,这才看清楚那年轻人果然是沈清源,只是他剪短了头发,刚才鸭舌帽压得极低,才让她一时没认出来。

    沈清源伸出手指放在唇上,作出一个“嘘”声,同时拽过男生手里的鸭舌帽,“我的帽子,谢谢。”

    “我会保密的。”男生激动得脸都红了,“你能在帽子上面签个名,送给我吗?或者,在我衬衫上签字也行。”虽说是征求意见,但他扯着帽子就是不松手。

    沈清源哭笑不得,从衬衫口袋里掏出水笔,在帽子后面刷刷签上自己的名字,随后递给了男生。

    男生千恩万谢地接过了帽子。唐心轻咳了一声,将话筒递给沈清源,“沈先生,亚洲射击纪录的保持者,没想到能在观众席上见到您,真是意外。”

    大乌龙,简直是大乌龙!采访观众居然能采访到射击冠军,这小概率事件真是醉人。

    “我也很意外。”沈清源耸了耸肩膀。

    唐心目光灼灼,“不知道你今天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呢?”

    “我想为我的队友们加油。”沈清源言简意赅。

    唐心微微一笑,“哦,相信你的队友们一定能够收到你的祝福,也祝你的伤势早日康复。”

    “谢谢。”沈清源煞有介事地点头致谢。唐心转过身才开始腹诽:两个熟人非要装作陌生人,太别扭了有没有!

    采访完观众,唐心暂时没有工作,可以在观众席上稍作休息。她望了一眼沈清源刚才的座位,发现他已经不见了。

    “奇怪了,人呢?”她正嘀咕着,忽然眼角余光瞥见一个人在身旁坐下。她扭头一看,正看到一张熟悉的侧脸。

    鸭舌帽遮住了他的眼睛,可是那秀挺的鼻梁,线条爽利的下颌却是她曾在脑中想过千万遍的。唐心忍不住就红了脸,“你刚才去哪儿了?”

    沈清源将帽檐往上抬了抬,露出了一双明澈的眼睛,“刚才被发现了,为了免得惹麻烦,我跟别人换了座位。”

    “那你现在给我一个正确的答案,”唐心一本正经地说,“你今天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我才不信,你只是来加油的。”

    沈清源淡淡一笑,仰头看向上方。射击馆里灯光亮如白昼,照亮了绿色赛场。

    他淡声说:“唐心,我的确不是来加油的,我只是想身临其境地看一场射击比赛……以前在射击馆,我从未在观众席上待过。你知道我有多害怕这个位置吗?从准备阶段,我都不敢往观众席上看一眼。”

    唐心一顿。身边的这名年轻男子,只要手中有枪,不是在训练就是在比赛。射击给他带的压力,是非常巨大的。他这样惧怕观众席,也是因为最近谣言所造成的阴影。当年的心结不可能一次性斩断,他站在靶台上,身后是人山人海,各种非议排山倒海地向自己涌来,每一个浪头都是没顶之灾。她明白那有多痛苦。可是,他还是来到了这个不亚于修罗场的地方。

    唐心忍不住心酸,靠近他说:“那就好好看比赛吧。”

    她忽觉手心一暖。沈清源居然握住了她的左手。唐心顿时心跳如雷,那五根手指所渡来的温度,灼热得像烙铁。

    他却轻描淡写地说:“陪我看比赛,好吗?”

    唐心已经不太清楚自己是点头还是摇头了,她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左手上,仿佛那里已经是心之所在,被他捏着,攥着,囚禁着,根本无法自由畅快地呼吸。

    资格赛开始了。

    这是男子速射的赛场,运动员们已经各就各位,站在各自的靶台上,手臂下落45°,等待着“开始”的射击口令。

    几秒钟后,裁判下发了命令。显靶之后,枪声纷纷响起。手枪速射和慢射不同,需要射手们在运枪中就进行瞄准,显靶之后果断迅速地进行射击。

    电子屏上开始显示成绩,前后左右的观众开始交头接耳地小声议论,有人惊喜,有人淡定。

    一场比赛下来,只有前八名选手才能进入决赛。有人坦然晋级,有人黯然离场。不管是坦然还是黯然,落幕之后,都已成为过去。

    沈清源默默地看着这一切,若有所思。

    “感觉怎么样?”唐心问他。她抽回手,才发现手指上都是汗水。愣了一下,她才意识到,这都是沈清源手心里的冷汗。

    “原来,射击这样优雅,又充满力量。”他沉声说。

    唐心了然一笑,“用旁观者的视角,你会发现这世界美多了。”

    “没错,从另一个角度看这个世界,真的挺有意思的。”沈清源微微一笑,“我还有事,先走一步,再见。”

    他站起身,离开了座位,往后门走去。唐心愣了半天才反应过来,匆匆忙忙地追了上去。走到安全通道,一股风飒然吹来,将她的长发吹起,有几缕头发蒙在脸上。

    唐心眯起眼睛,不管不顾地喊:“沈清源!”紧接着没仔细看路,她猛然撞进了一个温暖的怀抱。原来,他正好停住脚步回头看她,是她撞了上来。

    唐心面红耳赤,顾不上后退,只是拉起他的手,急切地说:“如果你还需要看比赛,我可以陪你!”

    沈清源没有说话。

    走道里,不时有观众提前离场,从他们身边经过。他们向唐心和沈清源投来惊异的目光,开始气愤这一把猝不及防的狗粮。

    “哪里都有人秀恩爱!”一个抗议的声音飘了过来。

    唐心脸一红,往后退了两步,离开了沈清源的怀抱。沈清源倒还牵着她的手,轻轻地说:“谢谢你,但是不需要了。”

    “为什么?难道你真的彻底讨厌射击了吗?”唐心眼前蒙了一层泪光。这是她最不能接受的结局。

    沈清源摇头,“不是,我说的不需要,是因为我已经走出来了。其实身在其中,才发现很多事情也没什么可怕。”

    害怕目光,就直视目光。恐惧非议,就亲耳倾听。他站在那里,目光炯炯,身姿笔直挺拔,如同重新站起来的负伤战神。

    “身在地狱,才发现不过尔尔,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可怕。”他继续说,“唐心,我一定要回来。”

    他说,唐心,我一定要回来。

    他要回归射坛,变回那个原来的自己。每次想到沈清源说出的这句承诺,唐心都会从心底涌起一阵幸福。

    只是第一天的资格赛结束,唐心发现自己成了焦点。推开宾馆房门,唐心看到了乌压压的人头。丁芳、周祖光、张教练、江一天、陈宁、陈海六个人坐在沙发上,六双眼睛静静地看着她。

    梨子吃着薯片凑到她耳边,低声说:“奇哉怪也,我今天人气飙升啊,他们一个个都来找我叙旧。哎,太受欢迎也很累。”

    唐心:“你想多了。”

    梨子:“……”

    其实不用六个人开口,唐心也知道他们都是来找她的。无奈啊,谁让她今天和沈清源有接触。想到这里,唐心甚至有些忿忿然。他们每个人都是冲着沈清源的啊!

    周祖光率先说话了,“唐心,今天的采访环节收视率很好啊,观众们来短信说,肯定是提前安排好的小惊喜。”

    “对于我来说,是惊吓。”

    唐心回想起刚才掏出手机翻看网络评论时的心情。网友们是这样评论的:

    网友甲:呵呵,肯定是提前安排的小插曲,记者调皮了,演技还挺好。

    网友乙:我就想不通了,现在只要颜好,就算不参赛,也要被采访一番是吗?

    网友丙:怼上,不然你以为呢?

    网友丁:不是说沈清源训练受伤吗?我看他人好好的。

    网友戊:废话,被你看出来的话小天使该退役了!很多伤是看不到的好不好!

    唐心哭笑不得,不过一路翻下来,没有人提及沈清源曾经伤母的事情了,心里稍稍有些安慰。

    “唐姐,沈哥真的出现在赛场了吗?你看他状态怎么样?”陈宁忍不住问。她一双又黑又亮的大眼睛,急切地看着唐心。

    唐心知道她对沈清源的情意,心里咯噔了一下,还是说:“嗯,他说了,他要回来。”

    “真的?”江一天和陈海异口同声地说。

    唐心慢慢点了点头,“千真万确。”

    张教练松了口气,“这孩子,总算是迈过了这道坎。”

    唐心斜眼看他,“张教练,你不是去h省的省队了么?”

    “交流任教而已,过几天还回来。”张教练爽朗一笑。唐心擦了擦额头冷汗,“张教,你的戏不错啊。”

    “事先没告诉你们真相,不好意思了。不过不这样说,你们在沈清源面前怎么能演得天衣无缝?”张教练叹气,“这孩子太倔,容易钻牛角尖。总之,这一次我不能再让沈清源走上他爸爸的老路。”

    在张教练碎片式的描述中,唐心了解到很多往事。沈清源的爸爸当年也是一名射击运动员,拿过全国冠军,但是在国际大赛上表现平平。一名天资平平的射击手退役后,没有品牌的赞助,没有含金量高的奖牌,很难适应平淡无奇的生活。于是,他失去了生活的靶心,沉迷在酒精里,流连在赌桌上。而他当年的战友则成了q大射击队的教练。某次偶然的机会,当张教练得知沈父的生活现状后,不由得扼腕叹息。

    “就算有一天沈清源要退役,也要在功成名就之后,反正不是现在。”张教练斩钉截铁地说。

    “唐心,如果你再见到沈清源,有什么情况记得和我们说。”丁芳叮嘱道。

    唐心还没点头,周祖光却已经抢先说:“好。”

    丁芳白了他一眼,“我和唐心说话,你回答什么?”

    “我们是电视台的,整天待在赛场,我见到沈清源的概率也很大啊。”周祖光一脸无辜。

    丁芳打了个哈欠,“说你情商低,果然还真的不高。”

    从房间里出来的时候,唐心送丁芳回房间。四下无人,丁芳突然问:“唐心,我以前让你帮我调查,周祖光为什么和我离婚。他后来有说过吗?”

    唐心一凛,立即想起在多哈的时候,周祖光曾经谈论过这个话题,于是便将当时他说的话原封不动地转述给了丁芳。

    “他未必是不爱了,而是不懂你。”唐心小心翼翼地说,却发现丁芳的脸色越来越差。

    丁芳冷笑,“你不觉得很可笑吗?他无法掌控我,所以干脆失去我——这是一个自私男人的狭隘爱情观。”

    唐心挠了挠头,“也不是……学姐,我想他的意思是,他看不透你的内心,所以总感觉这段婚姻岌岌可危,并不是要控制你的行为。”

    “那又怎么样呢?看不懂我,那他应该试着主动去理解我,而不是转身就走。归根结底,他是一个懦夫。”丁芳语气里充满了失望。

    此时,她们已经走到了宾馆的小阳台。丁芳抬头看了看吸烟区的标志,掏出打火机,点燃了一根烟。烟雾缭绕中,丁芳的面容变得朦胧。

    唐心无奈地说:“学姐,每次我都觉得,你和周主任的想法是两条岔路。你们最好面对面地深谈一次,才能更好地理解对方。”

    丁芳垂手,将烟在烟灰缸缸沿上磕了磕,才说:“你这样教一个心理学专家如何谈恋爱,合适吗?”

    “当局者迷。”

    丁芳抽了一大口烟,缓缓吐出几个烟圈,才幽幽地说:“谁又不是当局者迷?唐心,包括你也是如此。”

    “我?”

    “等沈清源这件事过去之后,你和他就别再来往了。或者说,当普通朋友。”丁芳看了唐心一眼。

    唐心只觉心口猛然痛楚,一句话懵懵懂懂地说了出来,“可是,我爱他,自始至终。”

    “就算你们在一起,也不会有什么好结果,相信我。”丁芳将残烟在烟灰缸里按灭,离开了小阳台。

    唐心怔怔地目送丁芳离开。丁芳的话让她犯起了嘀咕,她总觉得丁芳知道些什么,可她真的没有勇气去问。这是讳疾忌医吧,明明知道哪里出了问题,可就是不想面对真相。

    亚运会开幕的第三天,是男子50米慢射的资格赛。q大射击队有几名队员参加了比赛。

    从入场开始,唐心就预感到沈清源也会观看这一场。果然,在比赛开始前十五分钟,她收到了一条短信:“我在第二十三排23号。”

    唐心根据提供的方位望过去,果然看到了那顶熟悉的鸭舌帽。她心头狂跳,难道沈清源还要拉着她的手,让她陪自己看比赛?

    她娇羞,回复:“真是的,干吗只告诉我呀?”

    很快,短信回复了回来,不过并不是唐心预想的内容。沈清源的短信是这样说的:“哦,怕你不小心采访到我。”

    唐心气结,关机。

    资格赛的竞争很激烈,陈海上次在亚洲射击锦标赛失利,这次扳回一局,成功入围决赛。江一天虽然没能入围,但是名次和成绩都比上一次好很多。看来这家伙的确开始认真训练了。

    唐心配合周祖光解说完毕,才将手机打开。她的心怦怦乱跳,期待着什么,又怕落空。一条短信映入眼帘:“下午结束,来香榭街12号,一起吃饭。”

    唐心开心,结果一看发件人,顿时心凉了半截。发件人是陈宁。

    五秒钟后,一条补充短信也冲了进来,仍然是陈宁发的:“唐姐,忘了告诉你,我见到沈哥了,现在我们在包厢里,等你哦。”

    唐心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自己的心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无限辉煌图卷〕〔徐南南帅〕〔幸福人生护士苏钥〕〔赵浪秦始皇〕〔明日星程〕〔清太子今天作死了〕〔猎谍〕〔十分红处〕〔误入歧途苏玥〕〔舒听澜卓禹安叫什〕〔我只是外门弟子〕〔秦云萧淑妃〕〔重生后被七个哥哥〕〔叶长歌〕〔偷香(杨羽)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