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林希然陆书墨〕〔虎帅萧破天楚雨馨〕〔绝代战神虎帅萧破〕〔第八冠位〕〔等四季也等你〕〔总裁的千金宠妻〕〔顶级神豪〕〔我不是真的想惹事〕〔当学霸开了修仙外〕〔农家有女甜如蜜〕〔库洛牌的魔法使〕〔玄浑道章〕〔三国之谋伐〕〔猎魔烹饪手册〕〔冠上珠华〕〔从红楼开始拯救名〕〔洪荒第一暴君〕〔暴富从摆地摊开始〕〔逆袭吧厂狗〕〔皇兄万岁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温晓晓 第19章 忍住骂人的冲动
    葛瑶儿艰难的打下一行字:温博士,是不是就这些了?

    温晓光可看不到她的表情,自然也体会不到她的心情。

    他问:你觉得就看一本书,能考上江南理工嘛?

    葛瑶儿给噎的说不出话,嘴巴已经撇着了,“不能。”

    温:除了这个,再去找一本谢江河第三版城市交通导论,一般图书馆都有,别用你那个了,这一本相关术语的定义表述的比较专业。另外,在网上买一本中国综合大交通运输规划,这一本非常厚,大概00多页,也比较不好买,但江理的老师喜欢从里头挑一些简答题,所以不少内容需要背诵。

    葛:好,我都记下了。

    葛瑶儿要哭了,

    真的,眼泪已经在酝酿了。

    不是开玩笑的,本来就已经有很大的心理压力,现在更是一下子积蓄了翻倍的力气往她身上涌,

    她嘴巴一嘬一嘬的,泪花在眼眶里打转,

    第一滴泪珠已经翻过来,划在细腻的皮肤上,划出了一条晶灿灿的水流,年轻皮肤的光泽和晶莹剔透的泪水合体演绎着女孩儿惹人怜爱的梨花带雨。

    “贝贝,我感觉我完了……”说话声音已然带着哭腔,

    鼻孔一揪一揪的吸气,想哭出声,但实验室这么多人怎么哭嘛,最后就只能干呕。

    林贝一瞧,我的乖,这咋搞的?

    她一边拍着背一边安慰:“怎么了呀瑶儿,冷不丁的哭起来了还。”

    葛瑶儿小嘴巴一抽一抽的,随后用手背擦拭一下脸颊,“我考不上了。”

    林贝说:“呸呸呸,怎么会呢?”

    葛瑶儿默默流泪,“江南理工太难了,而且我到现在看的书都不对,”

    林贝继续劝:“不会的,既然是它写在考试大纲上的多少还是有些用的,再说这博士还不知道是真是假呢,万一他要是一通忽悠你呢?其实我都有些怀疑他,上来就说人家学校白纸黑字写的参考书没有用,那没用人家为什么写啊?!”

    葛瑶儿慢慢抽泣着,听林贝这么讲,好像也有些道理。

    林贝道:“你问问他,他要说不出什么道理来,我看八成是他瞎扯的。”

    说是八成瞎扯,葛瑶儿却也不太信。

    这明明就是博士,那专业上谁谁谁的书说的明白儿的,资深www.dfzhifu.忽悠也没来词这么快的呀。

    林贝一看,自己把笔记本拿过来,“我帮你问。”

    她打字:为什么江南理工在参考书目里写一本完全没啥用的书?

    温晓光也没想太多,“为了把那些学了至少三年却连自己专业的重点在哪儿都搞不明白的人剔除出去。”

    qq聊天列表里跳出这句话,林贝有些语塞。

    这尼玛,扎心扎到血肉模糊了。

    她转头看着已经趴在桌子上的葛瑶儿,陷入了两难……

    “瑶儿,别哭了,考江南理工本来就是很难……要我说……”

    她说不出来,不知道怎么安慰了,

    葛瑶儿问:“他怎么回答的?”

    林贝:“……他没回答,”

    事实上,考上以后,在宿舍里,或者在班级里,一群通过考试的学生偶尔也会讨论到这一点,

    几乎所有人谈到一开始都走的弯路,那就是拿着陈义伟城市交通导论第三版在看。

    所有人也都痛诉这本书鸟用没有,看了两个月啥题目也不会。

    所以所有考上的人有一个共同点,即都有这样一个经历:慢慢就发现了不对劲,然后把这本书扔在一旁。

    有的人是自己看着看着觉得不对,然后想办法另辟蹊径。

    有的人是幸运的有前辈提醒,

    根据班上同学比例来看,前一种情况的人多一些,不是说大家都找不到前辈,

    而是更多的人即使找到了,他考不上啊。

    但凭着自己反应过来的人,起码是专业上过得去得,他是这一批最聪明的之一,也不会盯着一点不懂灵活变通。

    所以一旦明白过来了,概率会大一点。

    不管怎样,温晓光觉得自己是对面这人的幸运神,她现在应该偷着乐,就凭这简单的十分钟的聊天,

    她至少ko掉了一半的对手。

    再让她付350都不过分。

    掉头看一看温晓晓,发现她还在睡,简直是头猪,

    又看了看墙上的表,将近点半,还有时间。

    但这人其实没什么好教的,就像一个马步都没扎稳的徒弟,你让师傅怎么教?

    他都想着下机了,qq又有了动静,有人加他。

    不奇怪的。

    这是定点需求,

    无需任何推广宣传,只要店名不写错,绝对有人上门。

    就像某些场所即便是开在偏僻的山村里,只要不是女儿国,也会有人来。

    这就叫硬需求,顾客不仅上门,而且是找上门。

    是谁加他,不重要,重要的是又一个350又来了。

    名牌学校的专业课岂是那么好做的,50分的试卷考0分的大有人在,而且你不要觉得人家不认真,换个学校,他能考30。

    事情就是这个事情,情况也就是这么个情况。

    说清楚,道明白,

    来加qq就是真想要,

    真想要,只要你不骂他,基本就成了。

    不过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葛瑶儿那边没了动静,不是说要问问题么?

    难道是这会儿经此提醒,发现正道,光顾着乐去了?

    不管他,他发了一个‘没问题的话,我先出去一趟。

    复印店的老刘还奇怪呢,晓光你咋又来了呢?

    收快递的大哥则更看不懂,手拿着和刚才一样的东西,一样的利群,

    “哥,我又来了,说不定以后还要来,不知道咋称呼你啊?”

    “我向阳,你又寄这个?”

    “啊。”

    “怎么不一起寄啊?”

    “这次是远一点的大学。”

    “你家那边儿也有亲戚啊?”语调往上至少提了2度,

    温晓光挠了挠头,这不好圆啊,这些天肯定全国各地的高校都有可能,到时候亲戚满地了,

    “其实,我是卖的。”温晓光觉得自己是正经的买卖。

    “卖的?”大青年有些丑的眼睛满是意外,还带着微微鄙视,“这能卖钱?多少钱?”

    温晓光道:“350块。”

    大哥小手一抖,摸着都小心了些,“这么贵?!”

    “不贵,不贵,350啊。”

    ……

    ……

    是不贵。

    &nvsmt.sp;但是温晓光第二天又来了,

    不像昨天,周一这一天他倒是就来了一趟,可是他不寄一份,他寄四份,

    这里头,两份应该是昨天下午的,但那会儿温晓光真没钱,也不好再从温晓晓那儿拿钱了,羊屁股都要被薅出来了,谁还不知道羊毛没了。

    稍微等了等,果然周日下午葛瑶儿那边就确认收货,他的350也终于去银行拿了出来,

    这样周日下午的两份,和大晚上给他下单的两份,他并了并,没有下午给人去邮寄,而是在周一中午一起寄了。

    这看的向阳一愣一愣的,“你……你这真卖350啊?”

    温晓光心情极好,“是啊。”

    “那你这一天一宿,挣200了?!”

    “没有,没有,这只是毛收入,还有成本呢……”

    向阳追问:“还有什么成本?”

    温晓光一本正经:“你手里的2就是啊,快递费,我包邮的。”

    快…快递费??

    向阳speaknihongo.顶着大中午的阳光眯住眼睛45度仰视这个小年轻,默默忍住了想骂人的冲动,像极了《功夫》里喊着‘包租婆怎么没水啦’的酱爆。

    ————

    (都市类新书第一啊,求推荐,冲冲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真没想重生啊〕〔大周仙吏〕〔天官赐福〕〔高人竟在我身边〕〔我在玄幻世界冒充〕〔在港综成为传说〕〔第一战神杨风〕〔麻衣神婿〕〔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北玄门〕〔世子很凶〕〔剑来〕〔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