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从港综位面开始〕〔我真没想当好大哥〕〔陆凡韩瑶〕〔最强弃少混花都(〕〔嫂子快跑〕〔清穿之福晋一心想〕〔仙农小地主〕〔农家幸福记事〕〔大田园〕〔超级女婿-神都猛虎〕〔我可以兑换功德模〕〔我可能是一只假的〕〔九星之主〕〔就这样修仙了〕〔我不想再陪仙二代〕〔王爷,王妃又去打〕〔我的岁月待你回首〕〔麻衣神婿〕〔学霸的日本女友〕〔爱你是我难言的痛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温晓晓 第21章 你说谁是贫困生?
    教学楼像是闪着灯光的鸟笼,一间一间隔开的是我们死气沉沉的学生时代,沉重的课业和考试让很多人驼背、近视,身材瘦弱。

    那些枯燥的时光里,学习无辜被墨染成让人极度厌恶的词语。

    高二班的晚自习上,一排一排的学生趴着做作业,温晓光难逃集体氛围,他与人谈论最多的似乎也是某些题目,

    陈老师在下班回家的路上,碰上上楼的路永华,两人见面点头,已经擦肩而过,陈静还想起来温晓光的事。

    “哎,路老师,问你个事儿,”

    老路转过身来,“啥事儿啊?”

    “就是温晓光啊,我听说他是班里的贫困生?”

    “嗯,有这事儿,高一的时候他申请过助学金。”

    这陈静就觉得有问题了。

    “那他真的条件不太好啊……”陈老师微皱眉头,“可这孩子身上那么多钱咋来的?”www.chienkuokids.

    “钱?什么钱?”

    大概只有家庭条件特别好的人,才会对此不以为然,学生时代,同学们带那么多钱只能是为了交学费,

    其实,羡州第四中学也没有真正的富二代,

    不同的阶层是有相遇墙的,就像坐地铁你很难遇见富二代,在高档会所你看不到非工作人员的穷苦大众。

    经济水平不同的人去的地方不一样。

    中外都是如此。

    如果你收入一般,你吃饭的地方可能是麦当劳,开的是夏利,住的是租金便宜的老式楼盘。

    假如收入添个0,你住的可能就是电梯公寓,开的或许会是奥迪,出入的场所会是高级餐厅。

    这其中当然不分人的素质高低或兽化是否明显,

    只是现实如此。

    意思就是,权利地位高的人不会在四中读书,只会在瑞阳中学,金钱地位高的人都不一定在国内。

    无论哪个父母,稍有本事,便不会让孩子还在待在这儿,

    所以这里有家庭条件还不错的人,可这里的还不错当然不是给孩子这么多钱。

    其实本身不算多少钱,只不过与之前贫困生的说法形成了比较强烈的对比使人困惑。

    路永华问的清楚后,也觉得不太合常理,当然学生有多少钱并不关他们的事,所以陈老师没多和学生说,他大概也不会,仅仅觉得奇怪,疑惑而已。

    甚至于是心中略有担心,担心来路不正,也许是从哪儿偷来的也说不定。

    陈静算是给老路提个醒,回头可以多关注关注温晓光。

    而在教室里头,温晓光早在下午的课上就把题目勾画的差不多了,那些题目实在是太简单,而且随着对这些知识的熟悉,越看越简单,简单到不是智障的人都应该考满分。

    不是满分的人则应该自杀。

    《边城》还剩一些,读完后便拿出一张纸写着杨老师的作业,明天就要交了,他毕竟担着语文课代表,至少给老师一些面子。

    感言取名渡船旁的世界,

    题记:你归来是诗,离去成词,且笑风www.hawsen.尘不敢造次;我糟糠能食,粗衣也认,煮酒话桑不敢相思。

    a4白纸上,温晓光的行楷写意行云,流畅如水,隽永而不带一笔多余。

    第一次了解《边城》是在一片老电影里,哪个站在小船上的小女孩在水上摆动着船桨,灵动如百灵鸟一般,她闪动的那双眼睛沟渠了我为之惊羡的目光……

    ……

    我无视边城人的纷扰,甘愿只看到那边城那片和谐,那些如画的景,那写如诗的人,我不愿去将边城以年代背景相结合而复杂化,我宁愿那就是翠翠与摊送带着淡淡悲伤的、无结局的爱情。

    ……

    对于那些红票子,戴唯毅大抵还是难压心头的疑惑,又没有‘不问别人不愿讲’的情商,总得在枯燥的学校生活找点不一样的。

    “你的钱……不会是在家偷偷拿来的吧?”

    温晓光给了他一个自己体会的眼神,学习一下普京老大爷的方式,“请看着我的嘴唇,不是。”

    “我也从来没说过我很贫困,那都是你们讲的。”

    戴唯毅略微回忆了一下,事实虽然如此。

    “可是你为什么从来都不否认?”

    温晓光笑了笑,“你可能不懂,关于我的各种各样说法很多,多了以后就懒得否认。”

    “多吗?”

    “所以我说你感受不到。”

    “为什么?”

    温晓光吹了吹自己刚完成的一纸成墨,说道:“我想……大概是因为帅吧。”

    戴唯毅摸了摸自己的脸略有沉默。

    然后又说:“那我以后不给你买饮料了,你有那么多钱。”

    “行,以后我给你买。”

    他嘿嘿一笑,“你那瓶脉动给我就gb809.行。”

    温晓光才想起来,不知道谁给他送了一瓶这玩意儿,他拿起来翻转着看了看,啥信息也没有,“那好吧,这个给你。”

    前排的裴小白一直有意无意的偷听两人聊天,听到这一句,顿时有些窃喜,因为这真的不是她给的。

    一时间,多了些和温晓光多多接触的小欣喜。

    以前温晓光还不会注意蒋为良,现在裴小白一掉头他就要朝那边看看,

    没别的,给他个眼神气他好玩儿。

    一小孩儿,你能怎样?

    蒋为良也真的是气到牙痒痒,

    还有一种无力感,他心又不是铁做的,裴小白这样子总不会让他觉得好过。

    放学的时候默默的跟在裴小白的后边儿,走路的姿势像极了爱情。

    裴小白的好脾气大抵也只在温晓光前头才有,她以为温晓光不知道,其实她面对的是一个经验丰富的老司机了。

    她停下等着蒋为良上来,“你为啥跟着我?”

    “我顺路。”他嘴硬道。

    “作怪。”裴小白白了他一眼,“对了,我跟你说你以后别在嚼温晓光的坏话,人哪儿是什么贫困生。”

    “不是吗?”

    “不是!”姑娘语气颇重,“人家只是不出声而已。”

    “不是?”蒋为良目色茫然,“可他原来的同学都说是啊。”

    “反正你不要道听途说了,退一步讲,你家里很有钱吗?”

    蒋为良给怼的心痛,“不是就不是吧,我就那么一说……”

    “管你,我走了,你别再跟着我了。”

    灯火通明的大马路上,校服姑娘拉长的身影吸引他,也戳痛他,偶有学生骑车路过,单车少年的意气反衬着他的颓丧。

    同样的夜晚,

    百里之外的葛瑶儿心情几近崩溃,大学晚间的热闹小树林像是不真实的人间乐园,独有她在巨大的压力下舍命挣扎。

    林贝毕竟不能够代替她完成自己该完成的任务,qq上的温博士到底是不是骗子,其实只要按照他的嘱咐去仔细学习那两本专业课本就能明白。

    她也是‘行内人’,基本的分辨能力还是有的。

    分辨完,便是无声的叹息,压力巨大时到操场上跑两圈,无助时用凉水洗把脸,躺下时……便想要求助于温博士,

    可惜今天还不是周末。

    四天过去后,她实在是受不了了,万千重担堵在胸口,堵得她辗转反侧,夜不能寐,

    夜半无声时心神喧闹,黑夜寂静中内心狂涌,

    葛瑶儿掏出诺基亚,打开手机qq发了信息,

    ——

    点娘会给所有签约书做封面,丑拒,已经换回自己的了,目前等待审核中。

    (群里都在说新封面丑,呵,男人,之前还嫌弃我字丑,现在都要我换回来了吧,香不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真没想重生啊〕〔大周仙吏〕〔天官赐福〕〔高人竟在我身边〕〔我在玄幻世界冒充〕〔在港综成为传说〕〔第一战神杨风〕〔麻衣神婿〕〔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北玄门〕〔世子很凶〕〔剑来〕〔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