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总裁他宠妻有术〕〔夏知星薄夜寒〕〔大佬宠妻不腻夏知〕〔落蛮宇文啸〕〔林清菡〕〔洋港社区〕〔返回1998〕〔刷点外挂〕〔浴火弃少〕〔夏乔司御北〕〔林阳〕〔神秘大佬的心尖宠〕〔穆少甜宠小新娘〕〔温言穆霆琛〕〔司五爷夏乔〕〔错爱成瘾:穆少,〕〔夏乔邵庭之〕〔丑女逆袭:神秘大佬〕〔夏乔司御北〕〔丑女逆袭:神秘大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温晓晓 第24章 钱,是最容易得到的东西
    可能不止是杨老师一个人这么觉得,熟悉温晓光的也觉得逻辑不通,但不管怎样,他是从国际班退出来的差生。

    这个名头得背,

    费信在自己的班级也背着。

    倒是没有特别恶劣的那种人天天当着大伙儿的面儿赤裸裸的嘲笑你,不过其实这种事都是自知,

    你自己会觉得不舒服的。

    像是蒋为良这种脑子转不动的,逼急了也会拿出‘前国际班’这种话,在他们的概念里,似乎这会是温晓光的污点。

    坦白说,这也的确是温晓光的不太能被人当面提的东西。

    只是这些事情平时入不了温晓光的思考中心,学习成绩从来都是他担心的事,他是在想,下一步,

    他要赚钱,肯定的,有着先知优势不去想着如何利用就是一种犯罪,尽管他不讨厌上学,

    &xiangyaxuan.nbsp;  但相比做一个清贫读书人,他更愿意一盏烛光,红袖添香。

    至于今天又有人在他的桌子上放了一瓶脉动这种事,就更加不是他的心思。

    只不过他特意留了一个心眼,嘱咐了戴唯毅还有前排的两个姑娘,一定要看清楚到底是谁,

    他后来想着戴唯毅在估计也够呛,于是也把他给带了出去,没事课间就上厕所。

    搞得戴唯毅很难受,他诉苦道:“哥,困啊,十分钟我都想趴一会儿。”

    温晓光看他倒在厕所大号的门上,很是可怜。

    “一会儿上课再睡一样的。”

    “怎么可能一样的,一会儿物理课!”

    温晓光转头问他:“你上课听得懂吗?”

    直击灵魂的拷问。

    温晓光又问:“你好好想一想,是王老师教你的物理知识多,还是温老师,教你的物理知识多。”

    戴唯毅:“……”

    “那我也不能睡觉啊……”

    “没事儿,你眼睛小,王老师如果骂你睡觉,你就说我睁着呢。”温晓光瞧了他一眼,“有一句心里话我一直没说,有时候我跟你说话,都以为你在睡觉。听了这话是不是心里舒坦多了?”

    戴唯毅摸着自己的小眼睛,你讲这话我特么应该觉得舒坦吗?

    “哎,你为什么一定要知道是谁给你的脉动?”

    温晓光道:“我想叫她不要送了。”

    “干嘛不送,她不送,我喝啥。”他弯着腰,抬头问。

    “你滚……其实我不晓得她们有没有想过一个基本的问题,”温晓光的语气透露无限的惆怅,四十五度仰望天花板,“我t不爱喝脉动啊。”

    “哎,”他摇摇头叹一声气,拉着戴唯毅回教室,

    终于看到一瓶脉动放桌上之后,赶紧跑去问胡丽雅,“谁放的,谁放的?”

    裴小白和胡丽雅一对视,齐齐指向哪个杀玛特,“萧青松。”

    “啥玩意儿?!”温晓光嫩菊一凉,或许是热胀冷缩,所以继而一缩,他想了想,然后跑去问杀玛特。

    “你给我脉动干什么?”

    萧青松撩了撩额前的秀发,“我姐不让我说。”

    温晓光一愣,心中很是佩服,“嘴巴紧,是个汉子。”

    正巧蒋为良就坐的不远,他过去问:“萧青松的姐是谁?”

    蒋为良一听,我滴个老天,马上腰板挺直了,“我凭啥告诉你?我就不告诉你。”

    温晓光:“那我去问裴小白?”

    “他姐叫王研,2班的,”

    欠收拾真是,闲着没事还跟我皮一下。

    旁边的萧青松则是脸色有些发青,他拉住温晓光。

    这是干嘛,“你拉不住我。”

    “不是,”杀玛特摇摇头,“别说我告诉你的就行。”

    温晓光咂巴了一下嘴唇,心里头关于萧青松的印象一下子加深了很多。

    萧青松给他看的发毛,说道:“你别这么看我。咋地了?”

    “没什么,就发型太丑了。”

    说完他就走了,留下萧青松在那边暗自嘀咕:你发型才丑呢。

    然后拿手撩了撩满是油的刘海儿。

    温晓光出了教室上楼直奔2班,完了随便拦一个同学让他叫一下王艳。

    其实那个时候也不知道为什么,学生几乎很少进别的班的教室,其实压根没什么,这教室又不是哪家开的,

    于温晓光而言,他是不认识王艳,所以不知道找谁。

    不到0秒钟,2班里头就出来一个穿着皮裤牛仔上衣的短发女孩儿,她也一点没有害羞的样子,直奔走廊栏杆处的温晓光。

    “王艳?”

    姑娘点头,“你找我?你怎么知道找我?”

    “喔,萧青松说的。”

    楼下班教室里的萧青松猛的一个喷嚏,打的同桌吓一大跳。

    王艳估摸是个暴脾气,听了温晓光的话,隐隐的似乎眼中有怒火。不过大概是人在帅哥前,她有意无意的要把自己的眼神涂抹成温柔的模样,还撩了撩耳朵边的头发,笑嘻嘻的问:“那……你找我什么事啊?”

    温晓光直说来意,“没什么大事,就是想说一声,以后不要再给我那儿送饮料了。”

    姑娘眉锋一抖,仍旧强自欢笑,“就一瓶饮料而已,你无需在意。”

    随后还添了句,“对我来说,那也不贵。”

    温晓光又不是呆头鹅,他可是智商情商,双商都高的绝世帅气大天才,

    正所谓听话听音,这意思不就是说:你可能觉得贵了,但是别太在意,对我来说都小钱。

    “首先,”通过一秒钟的思考,他就想好了回答的逻辑和层次,“这和价格高低没有关系,就算你送的是瓶装自来水,我也会这么做。”

    “其次,我不是贫困生,对我来说,这也不贵。”

    王艳连连摆手,“我不是那个意思。”

    “那你什么意思?”

    到底是小孩子,很快就受不了,干脆破罐子破摔了,“算了,不解释了,就这么说把,你知道老子为什么会写《道德经》吗?”

    “什么?!”温晓光搞蒙头cpcjt.了,“为什么?”

    “因为老子愿意。”她到底还是露出了本来面目,她,绝对不温柔。

    温晓光则是一脸无语。这是什么土味套路。关键他还被套路到了。

    “你愿意我不愿意,总之你别再送了。”说了他转身欲走。

    “我就送,”王艳跟上他,“www.gdzqrl.男孩子穷点儿也没事,我才不在乎,”

    温晓光烦她了,从口袋一抽就是十大几张人民币,“是你穷还我穷?”

    那么红色的钞票让王艳有些说不出话,“这……”

    温晓光也不想这么赤裸裸,“非要逼我,现在相信我不是贫困生了嘛,我真不需要你们的善意的帮助,”

    “对我来说,钱,是最容易得到的东西。”他硬硬的说。

    差不多要上课时间了,这会儿容易有老师,他还是收起来好,还是那句话,钱不多,但放在普通学生身上不算正常事,免得给老师逮过去一阵盘问。

    “说过了啊,以后别再送了。”

    可是王艳还是追上了他,一直跟到楼梯口,把他给拦了下来。

    温晓光问:“还干什么?”

    王艳笑了笑,“钱不钱的其实无所谓,我主要是……暗恋你好久了。”

    温晓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真没想重生啊〕〔大周仙吏〕〔天官赐福〕〔高人竟在我身边〕〔在港综成为传说〕〔我师兄实在太稳健〕〔我在玄幻世界冒充〕〔麻衣神婿〕〔第一战神杨风〕〔北玄门〕〔世子很凶〕〔剑来〕〔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