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至尊神婿〕〔叶君临李子染〕〔华丽逆袭〕〔至尊纹章〕〔至尊神婿叶昊〕〔忐忑〕〔华丽逆袭韩三千〕〔唐赟〕〔我哥重生后控制欲〕〔盖世神将〕〔女主叫林清菡男主〕〔豪婿当道〕〔狂妻来袭:偏执大〕〔龙临天下〕〔最佳龙婿秦川江洛〕〔超强狂婿〕〔我在摄政王怀里撒〕〔叶昊郑漫儿〕〔昆仑将军叶君临李〕〔叶昊郑漫儿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温晓晓 第27章 我的温博士无所不能嘤嘤嘤
    接近晚上0点钟,葛瑶儿回到宿舍洗漱,桌子上摆了两瓶简单的爽肤水,她化妆的心思不浓厚,只简单做些补水护肤之类的。

    这边摆着爽肤水,旁边摆着的便是温晓光亲手书写的真题,其中有些简答题答案主观性很强,这玩意儿能非常看出书书写者的功底,

    本科生虽然号称高等教育,

    但是对于本学科的前沿是根本不了解的。

    林贝贝也和她差不多的节奏,但这会儿已经准备爬上床了,睡前扭了扭腰,学习坐一天很不舒服的。

    “瑶儿宝贝,跟我上床睡觉吧?”林贝双手叉腰,倒仰着。

    “马上,今天太累了实在是,”葛瑶儿晃了晃脖子。

    “走吧,上床。”林贝看她摆放那本资料特别小心,问道:“那位博士回你信息了没?”

    姑娘掏出诺基亚打开手机qq一看,还没有。

    “没有,可能他比较忙,周末再看吧。”

    上床前,她还带上真题集,虽然很累,不也不敢这么早就睡觉了,不学到2点,谈什么考江南理工?

    其他室友还问:“什么博士啊?”

    林贝带着夸张的语气答道:“就是卖她真题集的那个,那博士特别特别厉害,一本书上哪一页有哪道题,都能记得住,而且讲起专业来,我和瑶儿根本都看不懂,关键是他的字写的特别特别特别好看。”

    “你说的是人?”

    林贝:“我感觉玄乎。”

    “我瞧瞧字写的啥样。”

    林贝赶紧从葛瑶儿手里拿了过来,递到另一边的上铺,那大妹子翻开一看果然惊呼,“我靠,一个男人写那么好看的字?”

    葛瑶儿眉目微闪,“也不一定是男人,只是叫温博士,性别可男可女的吧?”

    林贝也点点头,仔细这么一想还真是,这年头性别这东西,不脱裤子真的快要分辨不清了。

    “好了,拿过来吧。”葛瑶儿伸手。

    那姑娘则有些恋恋不舍,“是男的就好了,字如其人,一定很帅。”

    葛瑶儿听不进耳朵,沉重的备考压力吓,儿女情长这种事根本吸引不了她的注意力。

    再说大四毕业在即,但凡会操心自己将来的人也没什么心思这个时候去搞这些狗屁倒灶的事。

    葛瑶儿整天愁容满面,这时候对她最好的不是给她一个帅哥,而是把温博士押在她面前辅导她,不认真讲题就小鞭子抽他的那种。

    宿舍里熄灯了,考研的就她和林贝,即便学习也是在床上用台灯www.ysjzs.,不能开着大灯影响其他人休息。

    时间一秒一秒的滑过,

    葛瑶儿半倚床头,借着台灯背诵几个常用模型的原理和适用范围。

    其他几个人其实也是在摸手机,睡前基本动作。

    某个瞬间,诺基亚忽然‘滴滴’了一下,葛瑶儿大概是觉得有什么人在骚扰她,隔了十几分钟才看,

    结果拿起来一瞧,竟然是温博士的的回信!

    虽然语气有些冷:有什么事?

    但是她瞬间就激动了!

    一个鲤鱼打挺就蹦了起来,惊得连床的林贝尖叫出声,“卧槽dszlc.,瑶儿,你差点震掉了我的姨妈巾,干嘛呢,练腰呐?”

    可惜,瑶儿没理她。她拿起书和手机就下床,

    这动静其他室友都看呆,“咋地了瑶儿?”

    葛瑶儿一边开电脑一边回,“没怎么,没怎么,就是温博士上线了,你们休息吧。”

    林贝贝仰躺在床上,很是无语,还以为是多大的事儿呢,吐槽道:“激动啥呀,要我说温博士肯定是女人,哪个男人写那么规规矩矩的字?”

    温晓光:???

    葛瑶儿看了温博士的信息已经发过来十五分钟了,颇有些懊恼,她赶紧打字。

    葛:温博士,你还在吗?

    温晓晓的卧室里,温晓光正在电脑前抄十四个订单的快递信息,已经快要差不多了,

    qq上也有其他人的咨询,他都一一予以回复,

    问问题的也不止葛瑶儿一个人。

    温:还在,什么事?

    啪!葛瑶儿一拍手!还好人没走。

    前些日子,温博士给她那么多的东西,她实在是有些喘不过气来,宿舍四个人,家里爸爸妈妈,她的这些压力又可以说给谁?

    大半夜的睡不着,就算说给别人听,别人有什么办法?

    除了在qq上找一下那个温博士,她也没什么其他的好办法了。

    这是唯一兼顾能理解和能帮助到她的人了。

    葛瑶儿发信息:温博士,打扰你了,你现在有空吗,我在复习的时候,有些问题想要问你一下。

    温晓光当然知道就这些事,也没什么其他的话两个人能说。

    温:你说。

    葛瑶儿其实问题很多,也不知道从哪儿说起,只能挑自己最不擅长,分值又相对高一点的计算题来问。

    葛:关于最优化的部分,昨天看了一道题。证明:如果函数f(x)是严格凸函数,则其局部最小点为全局最小点,且全局最小点是唯一的。

    温晓光放下笔,他其实不知道为什么这题会有困难。这部分的题目都相当基础,随便学学也会做。

    这些心理活动自是不必告诉他。

    只不过这种字母,打字起来有些麻烦。

    他就简单的回答:用反证法。

    葛瑶儿等了半天,,,

    葛:然后呢?

    温:“……”

    算了,打两行吧,打下来形成ord,省的以后其他的人再问同样的问题。

    既然出来卖的,拿了钱,就要干事,这是基本原则。

    温:首先假设一点x为f(x)的局部最小点,设x不是全局最小点,

    葛:嗯。

    温:所以?x,f(x)<f(x),且px+(-p)x∈x,p∈(0,),又因为f(x)是凸函数,所以f(px+(-p) x)≤pf(x)+(-p)f(x)。到这一步还有问题吗?接下来就是初中数学了。

    葛瑶儿还算是认真学的,也逼着自己思考,而不是什么都等。

    实际上,温晓光写到那一步,不是太笨的人都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做,

    大约过了两分钟,

    葛瑶儿打字:明白了,谢谢温博士。

    这是证明题,没什么答案,一步一步有理就行,也不需要他检查。

    温:还有吗?

    当然有,他自己可能不知道,学渣葛盼他从生命起源盼到了宇宙洪荒。

    这一晚,直到林贝起来撒尿,葛瑶儿都还在电脑前,时间已经超过2点半,

    贝贝过来摸摸她的头,“瑶儿,你疯啦?”

    葛瑶儿有着平时难以见到的开心。

    “我才没疯,我在学习。”

    林贝想了想时间点,真想喊一句,大半夜的学习劲头那么足,你清醒点啊,两个小时前还说自己很dapengke.累的是狗吧!

    而葛瑶儿则抱着林贝的腰,全是兴奋劲儿,“我跟你说贝贝,温博士真的无所不能!”

    林贝:孩子,你学傻了吧?

    ————

    求推荐票啊,给我吧。

    怂猫一不小心手滑点进了一个为期半年的征文比赛,推荐票??5计值,真的要哭着求票票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真没想重生啊〕〔大周仙吏〕〔天官赐福〕〔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在港综成为传说〕〔高人竟在我身边〕〔我在玄幻世界冒充〕〔第一战神杨风〕〔麻衣神婿〕〔北玄门〕〔世子很凶〕〔剑来〕〔开局签到荒古圣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