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山村小桃医〕〔天骄邪少〕〔狂婿张玄林清菡〕〔诸天之从火影开始〕〔开局假装幕后大佬〕〔第一名媛凌霄盛莞〕〔盛莞莞慕斯〕〔不随便的男人时乐〕〔第一名媛奈何娇妻〕〔元后传元卿凌宇文〕〔第一名媛:奈何娇〕〔慕斯盛莞莞〕〔如果不曾遇见你时〕〔宠妃惑天下元卿凌〕〔都市最强狂兵唐枫〕〔总裁求娶:名媛娇〕〔元后传〕〔盛莞莞凌霄〕〔锦绣医妃〕〔神宠医妃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温晓晓 第107章 他根本不在柏林!(为sofia若冰白银盟加更!)
    电脑键盘被敲击的噼里啪啦。

    温晓晓听了半天偏头看了下,“你在跟人聊天?”

    “嗯,一个朋友。”

    “女的?”她放下手里的遥控器,挪着身体过来看。

    温晓光面无表情,“男女有什么不同么?”

    “以提醒我的,”她大言不惭,拿着刘以当挡箭牌,“她说要我看着你,不让那些小妖精在qq上找你乱聊。”

    他倒是身正不怕影子斜,所以温晓晓凑近了之后还是瞧见了。

    “葛瑶儿,女孩儿的名字?”她审视着自己的弟弟,“这谁啊?我看看聊的什么。”

    温晓光带着一丝忧虑道,“这是最早买我东西的人,都没见过我长什么样,前两天不是考研结束了么?我问问她考的怎样。”

    他忧虑是因为那人在柏林。这不扯淡嘛。

    “是这样吗?”

    “骗你干嘛?”

    两人对视了下。

    最后温晓晓酸里酸气的叹道:“你啊,以后肯定是没良心的,有了小女朋友铁定不管自己姐姐了。”

    被窝里的脚很不老实,踹来踹去的,嘴巴哼唧出声。

    温晓光拍了一下,“瞎说什么,猪蹄不要动了。”

    她故作哭腔,撒娇道:“你看看,现在就对人家凶了……”

    ……

    “你到底要干嘛?”

    “你不要和她聊了嘛,过来跟我看电视。”

    温晓光没理她。

    他已经尬在这儿了,葛瑶儿说她在柏林,实在是突然,现在20多岁的小年轻这么夸张的吗?

    想了一下,先争取下时间。

    他打字:你真的在柏林?

    葛瑶儿贼兮兮的笑了一下。

    葛:是啊,我在yisung酒店,离波茨坦广场也就三公里。

    波茨坦广场?

    这地儿倒是听说过,但也就限于名字,他是学霸不假,会忽悠一两句德语,但过往的日子并不富裕,没什么经济基础满世界瞎跑,柏林,只在书上和一些视频里了解过一些。

    这与身处实地差的就远了。

    他想着找个借口离开。

    但葛瑶儿却在说:温博士,你知道我为什么来柏林吧?

    ……这是明示。

    温:我以为你只是说着玩玩。

    葛:呵,一张机票而已,这有什么难的,和你聊天聊这么久我都要憋出内伤了,现在我顺着网线砍过来了。

    从礼仪上来说,朋友到你的城市来,你一直不出现……是很不好的行为,现实之中就算背后千骂万骂,但还是要扮笑脸去把接待工作做好了。

    葛瑶儿也完全没有考虑过温博士会不见她的可能性。

    就算再不通人情世故的人也不会做出这样的事。

    越是这样,温晓光越是头疼。

    麻蛋,碰上狠人了,早知道就说过南美洲的地方了,看你还去不去。

    葛:温博士?我们都在柏林,不一起跨个年吗?别说没空啊,这几天是欧洲人的春节,没人和你忙正事。

    温晓光:……

    他正想说自己忙于学业,离开柏林了呢。

    柏林慢我们七个小时,这会儿是点多,那么那个地方肯定是正在准备200年最后一天的狂欢。

    这个不能说乱了。

    葛瑶儿也真的在酒店里,过了大半年狗一样的生活,元旦二话不说出来玩了,这会儿刚到地方,风尘仆仆的先洗个澡。

    然后一边看着电脑一边用毛巾擦拭自己的头发。

    酒店装修不错,墙上立着块大镜子,反射出一个靓丽的倩影,腰肢纤细柔软被精致的丝绸包裹。

    另一头的温晓光想了想,打字:不太凑巧,我和人约好了在别的地方跨年。

    葛瑶儿看着屏幕翻了翻嘴皮,跟我来套路。

    她清晰记得这理工男是没有女朋友的,其他人谁不去陪对象和你跨年?

    葛:那你在哪儿跨年?学校?

    在哪儿呢……温晓光挠头想了想,柏林那破地方连个知名度大的地名都没有,不像巴黎还有个埃菲尔铁塔。

    温:在商业街区吧。

    柏林有两个主要的商业街区,葛瑶儿想着自己说了一个波茨坦广场,那想来是另一个了。

    葛:亚历山大广场?

    温:对,他们定的地儿,可能去不了你那里了。

    葛瑶儿坐在软凳上突然间就觉得有些一丝怪异,她眨了眨眼皮,好像哪儿不对劲。

    轻轻蹙起了眉头:为什么你去压力山大广场就来不了我这儿?你们要干啥?

    温:我们不做什么啊,不是一个地方嘛,赶不过去。

    葛瑶儿楞住了,她开始了深深的怀疑。

    非常深的怀疑,

    深到她以为自己的对于柏林的记忆出了错。

    她慢慢打字:温博士,你不会敷衍我吧,你真的因为距离远而赶不过来吗?

    温:没有敷衍,的确是远啊。

    葛瑶儿‘嘶’的吸了一口气,她歪着头,忽然想到了一种可能性,但不是很确定。

    因为很可怕,

    姑娘用食指托着下巴,作思考状。

    随后匆匆手指敲击键盘:嗯,那好吧,这一路少说要两个多小时,实在太远了。

    敲完之后,她的瞳孔盯住聊天框。

    直到温晓光打来一行字:嗯,不好意思了。

    葛瑶儿惊的站起身来!

    这人骗她!

    他根本不在柏林!

    不仅仅是今天不在柏林的事儿,而是他根本不了解柏林!

    柏林有两个很明显的特点,她这个只去过一两次的人都知道!

    一是柏林有其特有的历史感,历史使得主要的文化建筑集中在了很小的区域内。

    勃兰登堡门象征着德国苦难的统一、

    它与柏林大教堂被菩提树大街连接,沿途是洪堡大学、国家历史博物馆、亚力山大广场。

    而勃兰登堡门的身后就是国会大厦,从大厦向另外的方向走是犹太人纪念碑,只要走出纪念碑,波茨坦广场就在眼前了。

    第二个特点是小。

    她特意说了句‘两个多小时’,然而实际上柏林很小,我们待在自己国土上习惯了,可曾想过我们国家面积实在是大,大城市也都是巨无霸,首都总面积6万平方公里,一线城市深圳最小也有2000www.loveonsen.平方公里,另外两个都在6-7千平方公里。

    柏林多大?

    不到900平方公里。

    比浦东新区还小300平方公里!

    这俩广场,本就离的不远。再说柏林也不是很堵,也很少有出行时间动辄超过两个小时的概念。

    葛瑶儿瞬间就想要打字骂人!

    骗子,骗子!

    等会儿,从哪儿开始的?

    葛瑶儿站起来在房间里来回转悠,思考,要思考,所以是从他说句自己在国外的时候就开始骗了,

    可他为什么要说在国外?

    事情,有因必有果。

    葛瑶儿想到了,当时是自己说想要请他面授,被拒绝,然后他谎称自己出国。

    这算起来已经有几个月了。

    小姑娘气的直跺脚,“别让我见到你,敢骗我!”

    温晓光看到迟迟没有回复,便以为这事儿搞定了,所以打字:考完就好好放松吧,我还有事儿,先下了,在柏林玩的开心点。

    滴滴一声响,她看了后发现这人还在继续行骗!

    于是噼里啪啦的开始打字,什么难听说什么,姑娘睁着大眼睛一扫,自己都觉得自己恶毒,

    她想着,这温骗子要看到肯定气够呛,

    正得意间,忽然思路一顿,不对,

    yumenzx.

    葛瑶儿咬着嘴唇想,要是揭穿了,骂得狠了,人家给她拉黑怎么办?或者干脆就不理她了,又能怎么办?

    世界这么大,上哪儿www.ssdzgj.找人去?

    她连忙把几行脏话删掉,还好没发。

    这个人她是一定要找到的,

    坐在酒店的落地大窗前,她眯着眼睛缓缓打字:嗯,那我自己玩柏林了,新年快乐,温博士。

    这句话没有问题。

    她点击了发送,然后转头看着外边儿的东方明珠电视塔和外滩美景幽幽笑了出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真没想重生啊〕〔大周仙吏〕〔天官赐福〕〔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在港综成为传说〕〔高人竟在我身边〕〔我在玄幻世界冒充〕〔第一战神杨风〕〔麻衣神婿〕〔北玄门〕〔世子很凶〕〔剑来〕〔开局签到荒古圣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