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惊世狂妃:邪尊,〕〔聊斋世界开始的琴〕〔乾隆朝的造反日常〕〔大国金融〕〔高考后系统终于激〕〔哈喽初恋〕〔李浮尘关雪〕〔厨尸〕〔大叔听说你命中缺〕〔墨离辰顾九〕〔真神武三国〕〔暗黑来者〕〔快穿祈愿空间〕〔镇国战神〕〔天降小妻霸道宠完〕〔斯坦索姆神豪〕〔陈黄皮〕〔道门野史〕〔开局朝九晚五唐三〕〔我资质平平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温晓晓 第110章 不仅仅是卖衬衫(一更)
    那是即将发生在明年七月的事儿:

    “爱网络、爱自由;爱晚起,爱夜间大排档……我和你一样,我是凡客。”

    “爱表演、不爱扮演;爱奋斗,也爱享受,爱穿漂亮衣服,更爱打折标签……我没什么特别,我很特别、我和别人不一样,我和你一样,我是凡客。”

    这就是明年‘砰’的一下迅速席卷全网络的凡客体。

    也是一次经典到创造者本人都无法再次复制的互联网营销。

    其背后是极简的文字+精准的定位。

    那在这个时代,精准的定位,定在哪儿?

    有一句话写在温晓光的手稿上:我们是草根,追过名牌也爱穿地摊货、即使低价但不廉价。

    当然,一次‘火爆’是很多个因素共同作用的结果,互联网时代变数太多,天时地利人和缺一不可。

    只是那些是不可控因素没有办法,温晓光能做的就是把可控的因素做到最好。

    也就是所谓的产品质量和用户体验。

    “衬衫?”张刚年笑了笑,问道:“温总,你这是什么意思?”

    温晓光说道:“意思就是我们会上线一些质量良好的衬衫进行尝试性销售。”

    听起来也没什么特别的,不论是张总还是钱总都没有特别的反应,对于他们来说这是一个新的生意,好事儿。

    刘以也听不出其中的新内涵,难道说之前一直不愿意讲的仅仅是这个东西吗?

    好在她足够聪明,在外她是不会直接质问自己的老板的。

    温晓光尽收这些神色于眼底,他微微一笑,这些人不理解就好,

    都理解了那我重生的意义何在,全国人民都知道了还能轮到我赚钱么?

    总而言之,你们等着看吧、

    “去年发生了全球金融海啸,2009年肯定是全球需求疲软的一年,我这个时候想从张总手里拿点质地良好的衬衫,应当是个好消息吧?”

    “那当然是,”张刚年拍着大腿,“我早就想当面感谢温总选择我们美盛了,你现在要我的货,就是救我的命,救命恩人想要衬衫,你都不用亲自来,一个电话打给我就行!”

    刘以心想,这个人真是拉得下脸,温晓光看着怎么也比你小十几岁,都快四十了这种厚脸皮的话讲的那叫一个顺溜。

    温晓光此时才觉得重生的时间点真是个好时候,

    今年全球需求的确是相当疲软,所谓家电下乡也是由此而来。在此前,我们的出口都有一个叫‘出口退税’的补贴,税率是3。

    可以简单的理解为政府补贴国外的消费者,同时促进了出口。

    到了09年,这3的钱政府自己也没要,而是转移补贴到了农民的头上,只要是农村户口,买家电都打折。

    可服装又不是家电。

    “温总,你想要啥样的衬衫啊?”

    叮咚!

    又有人敲门。

    姓周的女子起身。

    温晓光则说道:“细节以后再说,今天我主要是想把这个事和张总提一下。”

    “好好好,”张刚年得了好消息,脸上有不少开心。

    刘以在一旁听得很是迷糊,所以就是卖个衬衫?

    钱庆立也一样,“温总,就为了这一件事?”

    温晓光知道,他们不理解,因为这根本不是衬衫不衬衫的问题,而是零售模式的问题。

    说说倒也不怕,没有成功案例,说出来旁人也觉得你异想天开。改革开放三十年,老百姓经历了各种忽悠大王,到了这个时间点,能人都很精,轻易不会相信别人的吹牛。

    “钱总应该知道定倍率这个词?”

    “嗯,知道。”

    温晓光简单一提,“羡州到处都是做服装的,我家里也有亲戚,所以我大概知道,鞋子的定倍率一般在5-0,衬衫的定倍率在0-5”

    刘以问:“什么是定倍率?”

    “你的衣服售价500,但成本只有50,这0倍,就是定倍率。”温晓光捎带解释,“一件质量差的衬衫成本可能只需要4-5块钱,好一点的,大家都能穿的,5块钱就做出来了www.bamuart.,羡州有规模优势,可能更低,但卖出去都是00多,200多。”

    张刚年摆摆手,“哎,温总,我们可没赚那么多啊,不然都发大财了。”

    “我知道,”温晓光点点头,“实际上这是中间的流通效率低,流通成本高所导致的,这个问题要细说起来就复杂了。”

    张刚年还想再问,但又有一个客人到,至于他的心里,已经不像一开始那般觉得这只是个年轻孩子了。

    他很明白,这个叫温晓光的人,不是偶然做成了抱枕这件事,限于年龄,他或许是没经验,但绝对有墨水。

    更令他不敢轻视的是,这人是在短短的两个月时间里做到了这一步,安静下来自己想想,后背都发凉。

    进来的是一位女士,四十多岁,还算有些气质。

    “孙副行长里面请。”

    &除她外,还有位年轻人,温晓光觉得很是眼熟。

    张刚年介绍了一通,

    互相道了名字,握握手,孙副行长全名孙雅芹,那个有些眼熟的年轻人,叫郭超。

    似乎也没有其他人了,但也不少。再多,便也谈不出什么了。

    温晓光因为外形总是会被人提到,稍微提过之后,孙雅芹微笑道:“我听你们刚刚在聊什么呢?”

    张刚年说道:“是温总说的定倍率的事儿,我们都是闲聊。”

    温晓光本人是在想着什么,那郭超……不就是那天在万家灯火大酒店门口遇到的那个男人嘛?

    难怪觉得眼熟呢。

    张刚年说这是他带些私人关系的朋友,以开服装店为生。

    人都到齐了,那黑矮子就招呼人上桌吃饭。

    “小老板,”刘以终于逮到外人不在的机会,她笑嘻嘻的过来问,“你今天和张刚年提的那个是什么意思啊?我们以后就卖衬衫?”

    温晓光胸有成竹,微笑不语。

    说起来,凡客是雷军投资过的公司,人们老说凡客成于营销,也败于营销,有点儿道理,但实际上更深层次的原因在于凡客无力整合供应链。

    做不好存货,导致成本增加。

    &nbs 控不好缺货,浪费销售机会。

    说穿了,供应链混乱不堪,本来这就是个细活,容不得半点差错。

    凡客和小米有某种程度的相似性。那个人一定很了解,凡客为什么失败,最后也造就了小米的成功。

    “不是卖衬衫,我们不是简单做服装零售的,而是把控产品质量、推崇用户体验的互联网服务。”

    “什么意思?”刘以听懵了,“你这岁的孩子,都从哪儿听来的这些词?”

    “听不懂没关系,你相信我吗?”温晓光问。

    刘以几乎不怀疑的点头,“当然相信。”

    这是硬生生靠自己干到百万富翁的人。

    “相信我就帮我想个好名字,玩家世界我当初起的草率,特点吧也就一般,关键是没有逼格。”

    “逼格?什么逼格?”

    温晓光看着她,稍微想了下,“怎么解释呢,比如,哥,是你永远得不到的男人,这就是逼格。”

    刘以:“……”

    她眼珠子一转,挑起了眉头仰着下巴,“那,我要是得到了呢?”

    ————

    重生文在不好混了,灵气复苏的势头太猛,为书荒的盆友推荐本好友的《互联网200》。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真没想重生啊〕〔大周仙吏〕〔天官赐福〕〔高人竟在我身边〕〔我在玄幻世界冒充〕〔在港综成为传说〕〔第一战神杨风〕〔麻衣神婿〕〔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北玄门〕〔世子很凶〕〔剑来〕〔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