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宁染南辰读天才双〕〔女主宁染男主南辰〕〔南辰〕〔宁染南辰〕〔林辛言宗景灏_〕〔蚀骨前妻太难追林〕〔总裁诱妻成瘾〕〔总裁诱妻成瘾一见〕〔自律的我简直无敌〕〔你是我的风景〕〔穿成小可怜后我被〕〔仙武大帝〕〔重生之宠妾要上天〕〔宗景灏林辛言〕〔农门小厨娘:夫君〕〔重回七零:老公大〕〔我可以点化诸天〕〔嫡女贵嫁〕〔超强狂婿〕〔玄清卫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温晓晓 第183章 有福者,应造福
    褚秋晨的话激起千层浪。

    讲实在话,温晓光某种程度上可以理解她这个行为,但她说的从‘一开始’就这么想,就有些恐怖了。

    “学到了,”他摇着头赞叹,“真的学到了。”

    女人微微笑了笑,“其实也没那么难,以你的聪明,等你做生意做的多了,很快就学会了,因为这不是高不可攀的技巧,这仅仅是基于经验的计算。”

    “不经商的人,他们的计算是3亿减1亿,不同在于花费的lcshc.时间和精力,但经商的人不是这么计算的。我们的成本和利润是动态的,说白了,在我看来这不是一个时间长短下挣3亿和1亿的问题,有的时候生意人的天分就在这儿。”

    温晓光看着她,开动起了脑筋,他想起来前些日子课堂上老师讲的东西,随后吐出四个字,“机会成本。”

    “对嘛~我就说你聪明嘛。”

    这是一个经济学概念,温晓光也是在课堂上听来的,它的概念很简单,

    比如温晓光为了和文老师相聚来到中海,获得幸福是他的收益,但与此同时他也放弃了就读清、北的可能,这就是他的机会成本。在获得幸福的时候,这种成本体现的不明显,因为整天瞎基霸乐。

    但如今没有遇到文老师,也没有读上清、北,这个时候人就能明显的体会到,他的损失不仅仅是没找到人这么简单,通常人们还会一拍大腿,‘早知道就那什么什么了’!

    同理,在褚秋晨的思考中。

    一品良园的项目所带来的赢利,不是单单的指该项目的获利,在羡州获利的同时,她要计算,抽调过来的资金、人员以及她本人的精力,这些东西本来在中海能获得多少赢利?

    五千万?八千万?这本该属于她的利润,在此时就是成本。

    也就是她说的‘我的资金在中海更有效率’。

    &n “想通了吗?”

    温晓光点头,他明白了,“所以你认为这边的经营会影响到你在中海的布局,耽误时间太久,虽说赚到了2-3亿,但其实,是亏的。”

    他本以为是格局和决心,现在看来有一部分也是经验和计算。

    “亏不敢说,万一中海那边失败呢?当然,这是一种可能。另外一种可能,如果我从这儿可以短时间内带走一个亿的资金,回过头去再花上3年时间成功赢利3个亿,甚至5个亿……”

    “你还具有商人的冒险精神。”

    褚秋晨不可置否,随后又转了重心,“其实我倒是想刚来羡州餱就说来这,可你不是带了个柔弱可人的江南小美女吗?之后又直接去开会。”

    “对了,你应该……不是电视剧里那种优柔寡断,非要光明正义伟大,一天不为人类做奉献,得着一点小财就浑身都是罪恶感的性格吧?”

    温晓光笑着摇头,“当然不是,只不过,你有必要分我那么多吗?”

    “静态的成本利润观是穷人www.yidaogua.思维中典型的一点,另外一点就是什么都放在自己口袋里。我把你当成年人,咱们说的直接点,的确,你干的工作怎么也值不到3千万,个亿,分你区区20万,你怎么想我?说实话。”

    “我以后再有好事情,肯定不会第一个想到你。”她想直接,温晓光也不和她打马虎眼。

    “所以有些富人就是这么穷的,什么都要,他们就是不明白,赚钱的机会比钱本身要重要的多的多,前者是源源不断的,后者是固定的。”她打了个响指,“我选择长线发展。三千万对我来说,不敢说眉头都不皱……但拿回来的损失更大。”

    这其实也是动态的成本的收益观。

    “那白副主任呢?”

    “先不忙把这个决定告诉他。”褚秋晨想了想说:“另外,咱也别害人家了,那个姓郑的刚出事。当然,他是帮了我的,尽管他自己对钱的欲望不强,但他有女儿,他的女儿将来要找工作,要奋斗,而我会帮助她奋斗的更有效率。”

    现在先不告诉白钦钦的父亲,因为有些东西还没办好,还需要他从中协调,但同时也想好了补偿的办法。

    奸商,真的奸商。

    “我猜,这话你是要我带过去。”温晓光看着她说。

    女人展颜一笑,“哎,你别说啊,和聪明人做事就是舒服。”

    “一开始我只是找你来帮忙收拾烂摊子……”

    温晓光的确聪明,但还是少了些商业上的经验和精明。

    说起来,那个葛瑶儿和她同宗同源,又常年和她待着一起,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说不得略加锻炼以后也是和她一样的老狐狸。

    今天这一课,学到了,成长了。

    “我知道我趁火打劫了,最关键的是,你一定在想我利用了你和白钦钦以及她父亲的这层关系,来处理一品良园麻烦且复杂的钱权问题。”

    “不过你从白副主任的角度来想,他要的局面是什么?而我完全帮他做到了呀,他会得到嘉奖的,所以这件事下来谁都有好处、”

    温晓光说:“除了牢里的赵康显。”

    “那谁让他进牢房的呢。”褚秋晨忍不住笑了。

    “咱们这可有点,抢劫的意思啊。”

    “合法抢劫。”褚秋晨强调。

    这是最气人的。

    “走咯,开车,现在不闷了吧?”

    温晓光才不会像武侠的主角一样,他们清高,他们正义,他们占一点便宜恨不得当做一生污点,满脑子想的就是要为他人做贡献。

    不,他就是要当个有七情六欲的普通人。

    “那买家呢?你能联系到吗?”

    “能赚钱的东西,你还怕卖不掉吗?你给我一点时间,2009年结束前,我一定把你变成千万富翁。”

    这种人,说话还带有某种煽动力。

    “要不你来我的公司吧?”温晓光觉得她是人才。

    他本是玩笑话,没想到褚秋晨极为激动,“好啊,好啊,你一定要说服陈北。”

    温晓光:“……”

    “算了,省的你们去谈恋爱,你还是好好的给我挣到这钱吧、”

    ……

    ……

    2009年的最后,经历了些特别的事情。

    温晓光见识到了,这些玩钱、玩人的聪明人们是怎么越来越富的。

    后面的故事,就是褚秋晨让自己的人过来,法务,财务,最重要的是人民币,整体收购了项目之后,立即支付拖欠的工程款,短短两天之后,工人重新进入一品良园,有些建设配件都准备装车运走了,现在又要重新卸下来。

    售楼处惶惶不安的工作人员,正在担心是不是要失业,现如今都开开心心的回来上班,褚秋晨甚至给她们涨了薪水。

    反正又支付不了多少,马上她也要卖掉。

    一个死寂的公司,一片死寂的工地,重新注入资金之后像是干枯的人拥有了热血,充满活力。

    市里的领导考察之后,满意的走了,一切正常,没有引起任何骚乱,刚开始有些老百姓听说那个赵康显出了大事,心慌之下到这边一看,一切都好好的啊。

    人们都从工人和工作人员那里了解到,这里换了老板,新老板更有钱,更大方。

    但有些不安全感强烈的个别人,非要退款。

    褚秋晨怎么做的?

    退,立即就退。但是一边退房,一边涨房价,反正周边都在涨。

    说她奸商,真是奸商。

    整个过程,没人在乎赵康显,领导不在乎,依法办了他,老百姓也不在乎,不骂他就算是他上辈子积了阴德。

    青湖集团的名字已经不见了,现在换成了白鹭湖房地产有限公司。

    温晓光跑过去看了热闹,顺便看看收购公司是怎么回事,这也算是一种学习,此外,还有一个目的。

    褚秋晨没有精心布置她暂时的办公室,看来离开的决心是一点都不会动摇。

    “怎么样了?”温晓光坐下问道。

    女人意得志满,“用钱开路,原来青湖的人大多回到了工作岗位上去了,形势基本稳定,几个小时前白副主任给我打电话,叮嘱我约束建筑商不要出问题,言下之意只要我们自己不出问题,那就不会有其他的麻烦。”

    “这次的确是让你捡了个大芝麻。”温晓光捡的不比她小,属于空手套白狼,褚秋晨毕竟还有出近一个亿的资金,但他呢?

    这运气夸张了些。即便是有福之人,也不是这么个有法。

    温晓光酝酿了一下,说:“我仔细打听过,赵康显有一个女儿,女儿16岁了,他的老婆不是什么能耐人,就占着一个好看,而且这个男人有强烈的占有欲,说是不让她抛头露面有些夸张,但基本上是没让她工作过,就养在家养了十几年,天天只能自己看,你说养尊处优十几年的女人能有什么能力把16岁的女儿抚养成人?咱和赵康显又没仇没恨,虽说不是主动凑过来捡这便宜,但我们毕竟捡着了是不是?”

    褚秋晨问:“莫名其妙的,你准备说什么?”

    “我不是要当圣人,没这个打算,但这次我的福气太好了,老人们都说福不是天生有的,有福者要多造福,如果不造,服气会越来越少的。”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真没想重生啊〕〔大周仙吏〕〔天官赐福〕〔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在港综成为传说〕〔高人竟在我身边〕〔我在玄幻世界冒充〕〔第一战神杨风〕〔麻衣神婿〕〔北玄门〕〔世子很凶〕〔剑来〕〔开局签到荒古圣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