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真的不想当医生〕〔仙侠天骄〕〔奏静温乔舜辰〕〔大道玄途〕〔上门女婿林炎〕〔辅炎汉〕〔开局鹰爪铁布衫〕〔林炎柳幕妍〕〔盖世医婿林炎〕〔神医狂婿林炎〕〔盖世医圣林炎〕〔风水师秘记〕〔仗剑走江湖〕〔左道江湖〕〔守卫者之星际狂飙〕〔王者荣耀之最强路〕〔天才相师〕〔农家弃女〕〔重生之宠妾要上天〕〔厉凌轩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温晓晓 第194章 另一个世界
    兔子尤其忐忑,这是王爷第一次打败仗,偏偏又没了身边最亲近的两个人,可以说是屋漏偏逢连夜雨,这个时候若是招来他的不悦,怕是死也无葬身之地。

    上官轻停了动作,眉头一拧“会不会是被俘了去?”

    “这……王爷,这可怎么办?”

    “退下。”

    古祺圳挥挥手,看起来心烦意乱,可兔子还没迈步子的时候,他突然拿着剑嚯地起身走出去,上官轻一脸焦急的跟上去。

    “上官大夫,请留步。醢”

    上官轻转身过来,快速地打量了一眼这个平日里与她交谈甚少的人,象征地笑笑,“你哪里不舒服么?”

    兔子走上前,www.bbcp2p.特意挡在门口,“我跟了王爷也有十几年,虽说不是近身亲卫,却也对他了解不少,王爷其实性子温,不会说些yyltsj.伤人的话,尤其女人,自然也不会明面拒绝人,还请大夫不要误会王爷的意思。”

    上官轻脸色僵住,倏忽变了脸,暗暗磨着牙齿在忍耐,端着假笑,“这……”

    “爱慕王爷的女子数不胜数,从前的洛姑娘付出一切尚不能得到王爷的心,我觉得大夫还是趁早收了这份念想,以免日后伤心伤神。”

    “洛姑娘?呵呵,我不知道你说得洛姑娘是哪位,可我不是她,自然也绝不会落得跟她一样的下场,事在人为,你不觉得我现在已经慢慢走进他心里了么?”

    上官轻很自然的勾起嘴角,宛若一个胜者缇。

    兔子偏脸迎上她得意的目光,有点沉不住气,“只要我在,你就别想抢了王妃的位置!”

    听了他的话,上官轻不仅没有动怒,反而多了一份捉弄的好奇,“哦?你的意思是要与我争么?”

    “我……”兔子语塞,憋着一脸气说不出话,上官盈盈一笑,走出去。

    她可以确认两件事,第一,古月绝不会败,第二,那个女人永远也回不来。

    望着手里夹着的银针,她脸上的笑更加欢心,古祺圳在不远处武剑,她加快了脚下的步伐。

    …………

    两天前的夜里,远在千里之外的一座山沟里,隐约还可见炊烟袅袅缠绵升起,与月光交融,分不清彼此。

    这里是宁郡之内的一个小山沟,前前后后只有五户人家,除了一条崎岖小山路,唯一通前走后的就是一条小溪。

    临溪边有三间茅草房,升起的炊烟就是从左边那间最小的茅草屋里出来的。

    不多一会儿,里面就出来一个虎背熊腰的妇人,她端着碗药,推开旁边的门进去。

    望了一眼躺在床上的男子,她的同情全都聚在眉头上,走过去把药放下。

    这男人浑身上下都是伤,花了她和附近几个邻居一天多才算把他这条命给拉回来。

    算着时辰,他也该这时候醒了,夫人站在旁边,盯着他的脸,一脸期盼。

    男人没醒,门却打开了。

    探进来另一个妇人,压着声音向里头这个招手“他张婶,快过来,这边这个醒了!”

    张婶回头看了一眼床上的人,看他还是没动静,便走了出去。

    “他李婶,快去看看。”

    刚刚走近门口,里头就传来了声音。

    “你们是谁?!这里是哪里?!”女人的声音清冷里透着紧张。

    张婶忙推门进去,对站在旁边两个豆蔻年纪的孩子说“你们出去玩,别在这儿耽误功夫。”

    “娘,我们不出,这个姐姐醒了。”男孩指向床边的人,张婶看着她的一脸警惕,忙笑笑解释“姑娘别怕,我们是当地的人家,前天在溪边看到你们奄奄一息躺在那儿,可把我们吓坏了。”

    “是啊,你情况还算好,那位公子就不行了,现在还没醒呢。”李婶捂着胸口后怕地说着。

    没想到她还没说完,床上的人就迫不及待地想下床,“他呢?他在哪儿?!”

    张婶拦住她,“姑娘,别着急,他命给保住了,你这身上还有伤就先别下床了,对了,姑娘,你叫什么?”

    女子一抬眸,确认张婶眼睛里没有骗她的意味,才说“我姓花,单名一个尘。”

    张婶在她旁边坐下,又想起那天的情景,“那位公子是你相公吧,唉,你们到底遇到了什么?怎么会被水冲到这里?当时可真是把我给吓了个没魂儿,你相公护着你,全身都受了上,大大小小,什么口子都有……”

    “带我去看他。”

    话落,尘已经起身,她伤的是右手和后背,当时是疏忽大意了才挨了一刀,若不是他,可能伤的就不是这么简单。

    张婶扶着她小声地推开门,花剑还是一动不动地躺在床上。

    哒哒哒几声,尘已经走到床边坐下,避开额头上的伤口,小心地抚摸着他的脸,她紧紧抿着唇,眼底已经泛红。

    张婶看到她落泪,便小声叫着其他人退出去,关上门。

    尘细细看着他的每一道伤口,那日的情景就浮现在她眼前。

    乱剑齐挥的刹那是他穿破人群挡在她面前,明明自顾不暇,却固执地要保护她。

    “明明可以避开……明明可以不管我……为什么你……”

    声音全部都哽咽在喉咙,她轻轻地伏在他胸膛上留下无声的泪。

    这辈子直到现在,最多的泪。

    她想起什么,慌乱地看着自己身上的粗布麻衣,急忙走出去。

    qmtaobao.

    “我衣服呢?!”

    张婶看她一脸焦急,忙放下手里的做晚饭的活儿,过来问她“晾着呢,尘姑娘,怎么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真没想重生啊〕〔剑来〕〔这是我的星球〕〔林平李静名字〕〔我真的是正派〕〔世子很凶〕〔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我的孝心变质了〕〔上门龙婿叶辰听书〕〔岳风柳萱大结局〕〔穿成权臣的心尖子〕〔万族之劫〕〔古斯彦〕〔我师兄实在太稳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