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杨辰秦惜〕〔巨富奶爸〕〔金刚不坏大寨主〕〔北境之王杨辰〕〔兵王之王杨辰〕〔教授你老婆活了千〕〔富婿奶爸〕〔老祖宗她又美又飒〕〔病娇世子嚣张妃〕〔我本港岛电影人〕〔宫斗失败我只能当〕〔秦惜〕〔满级绿茶穿到八十〕〔不败战神〕〔狂战奶爸〕〔北境守护神杨辰秦〕〔北境守护神杨辰〕〔杨辰秦惜〕〔杨辰秦惜_〕〔总裁追妻爹地你好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温晓晓 第230章 我的咖啡有点苦
    黎文博和大家一起鼓掌,大概是任知婕带了头,好多人都相互拥抱,相互鼓励。

    温晓光讲的那些不是忽悠,虽说他准备要将公司出手,而员工可能要工作满五年才能获得一点期权,但这并不影响,因为换个老板优客照样运营,照样可以指定c轮融资计划、甚至上市计划,照样需要这些老员工,到那个时候,这里说不定就有很多百万富翁。

    温晓光也和许多人拥抱了,不分男女,这里只有战友,除了付与萱有些微微的不自然。

    但被忽略了,因为都很开心。

    “散了!干活!”他大手一挥,满是激情的说。

    咣里咣当!

    各种噪音响起来,椅子倒啦,东西掉了,反正有些混乱。

    陈北过来捶了捶温晓光的小胸胸,“厉害!”

    “基本操作。”温晓光自信道。

    陈北有些迷惑,但也不难理解,“好怪的词,总之今天你振奋了所有人的人心。责任很重,但你挑下来了。”

    “也不是很重,一斤二两。”

    陈北嗤笑出声,“吹牛越来越厉害了,工作了,技术的部分交给我。”

    回到办公室,温晓光长舒一口气,陈北说的是对的,责任很重,装那个逼哪里是容易的,

    今天田若冰到公司的时候,这里的所有人,虽然都没说,但无一不是指望着咱们的温总把她拿下!

    那么多人的期望聚集在一起就是压力。

    一个人的时候温晓光握了握拳头,算是给自己的一个认可,干得好!

    消息传的飞快。

    李科阳正在陪客户打高尔夫球,绿莹莹的草地上丁莹拿着手机跑了过来,附耳低语了几句。

    李科阳有些意外,“真的?”

    “确认了,最后合同还没签,但田总确实给了1400万美元5%的价。”丁莹含着喜意,“恭喜李总。”

    是该恭喜,当初他花的300万美元,如今不到半年,按照田若冰的这个价,那么他们公司手里拿着的股份已经值到了00万美元。

    即便没那么高,但翻了十倍是没有一点问题的。

    李科阳略有出神,最后笑了一声,揉了揉鼻子,“有意思,真有意思。这样,你赶紧约时间,一定要在我们回首都之前见他一次,这个项目升级,要时刻不停的跟进。”

    这种人,可不能让他跑了。

    “那李总你对地方有要求吗?”

    &nbshd5.p;“私人一些,随性一些。”李科阳嘱咐道。

    丁莹马上明白意思,这是要和他发展一些私人的友谊,换句话说其实是交他这个朋友。

    这就是该死的金钱的魔力。

    晚上下班时间,温晓光给葛瑶儿打了个电话,“我最近比较忙,白天不一定有时间,晚上看房可以吗?”

    “可以,但是说真的哥哥我连晚上陪你看的时间都没有,公司最近开始接活儿了,7号地的项目拿了下来,加班加到吐血,我真想和你一起去,但真没时间,要不我给你联系方式吧?”

    “好,你忙吧,工作要紧。”温晓光抬眼看了一眼钟表,已经是晚上八点钟了,难怪最近褚秋晨也没声音了,有活儿了。

    他站起来伸了个懒腰,拎上自己的包。

    春节那一阵的阴雨天过去了,今晚天气很好,虽然温度低,到没有湿哒哒的黏人感觉。

    而且人流已经开始重新填满中海这座城市,公司旁边的商业中心彻夜灯火通明,路边的梧桐树下总是停满了车,有一个三口之家从大厦里出来,小女儿戴着帽子,拉上妈妈的小手小心的过马路,还像个小大人似的指挥爸爸要他快点儿。

    温晓光看着这副画面露出了笑意,远处的车灯有些闪眼睛,离得近了发现写的空车,他招手钻进了出租车,把短信上的地址给师傅看了,坐在副驾驶上忽然觉得身体一阵放松后满满的疲惫感。

    这几天都太累了,年轻人也难顶啊。

    尤其今天,早上就开始忙,中午一个会,下午一个会,都是高强度的,虽说没有体力活儿,但是精神需要高度集中。

    慢慢也不知怎么就睡着了。

    到了地方师傅晃了晃他的胳膊,“哎,哎,小伙子,到了。”

    “奥……”温晓光真的睡着了,大概20分钟,“到了是吗?多少钱?”

    “58.”师傅人还不错,“上班太累了吧,压力很大?”

    温晓光抿嘴笑笑,“还好,压力肯定是有的,师傅你车技不错,我能睡着说明很稳。”

    “开很多年了嘛,那到家了,回去睡吧,好好休息,身体是本钱,养好身体最重要。”

    “谢谢师傅。”

    他下车一抬头看着‘南国公馆’,一下子想起来,这哪儿是到家了呀,因为睡着还忘了给那人打电话。

    周围好像还比较小资,南国公馆左对面儿是一个有着大广告牌的商场,右对面儿好像是一个小公园,商场的空荡处还有人搭了一简易棚子在做生意。

    温晓光累了,身体还好,主要工作一天心有些累,而且都快九点钟了,就没给那人打电话,先感受周围舒适放松的环境,舒缓舒缓压力。

    于是等到行人灯变绿,跟着人流一起过了马路。这里是商场面前的一个小广场,空间较大,有个流浪歌手摆了音箱在卖唱,前方放着吉他包,里面有些零钱。

    温晓光向后走,到搭的木屋里要了饮料坐下来歇歇,缓解一下。

    “欢迎光临,请问要点儿什么?咖啡、清茶、奶茶都有。”

    温晓光放下包,扯了扯领带让自己放轻松,“清茶吧。有吃的也给我上一些。”

    “好的,您请稍等。”

    他四处看了看,住在这儿的话,应该也不错,向右看的时候路边还有人摆了竖牌,上面是房屋出售和租赁的信息,旁边有一小长桌,一个年轻小伙儿坐在那儿等待。

    很多时候你都可以在这边看到这种路边出摊,虽然天冷,但在这个城市想要活下来,就是这么难。

    温晓光想着可以去看一下附近的房价之类的,于是暂时出去了一圈,和摆摊的人交流了两句,然后交换了名片。

    整个过程不过几分钟的时间,主要那个销售追的狠,纠缠了一会儿。

    很快回到座位,服务员小哥给他上了他要的东西,温晓光问道:“麻烦你一下,我想问问,这附近的基本生活设施怎么样?方便吗?”

    “这附近?方便啊,地铁站就在旁边这个商场里,4号口,交通非常便利,然后你要的任何东西这里边儿都有,吃的喝的玩的,都不错,然后对面儿是个小公园,如果你有养宠物的习惯,遛狗啊,或者想在城市中找个休闲的地方都可以在这里。你要租这附近吗?好像……有点贵的。www.taobao19.”

    温晓光拎着小黑包,穿着正装,这个时间点累的跟狗一样的模样,基本上一眼看就是个上班族嘛。

    “喔,谢谢你。”他端起茶来喝一口,服务员站在面前没走,他问道:“是要现在买单?”

    “不是,我是想告诉您,这一单被那边那位小姐给买了。”

    “哪位?”温晓光一顿,顺着他指的方向,确实有一位小姐,她在冲他招手。

    这女人画了些淡淡的妆容,长长的乌黑头发,涂了一些亮色口红,五官还算端正,脚上是黑色长靴,小手巴拉巴拉的在和他打招呼,而且起身过来了。

    “多少钱?”温晓光赶紧问。

    “一共是120.”

    “好,谢谢,你去忙吧。”

    女人拎着小包过来了,看着是年轻的,不会超过24岁,但也绝不是学生。

    “介意我坐在这里吗?”她颇有礼貌的问道。这一出口就感觉很异样,弯弯口音。

    “请坐。”温晓光比了个手势,“这是怎么回事?”

    女人笑了笑,咬了下嘴唇有些害羞,“交个盆友嘛,我带着全部的善意喔,你应该不会拒绝吧?”

    “交朋友当然可以,不过初次见面让女生付钱算怎么回事,”温晓光从钱包里拿出100加20块,“收好。”

    女人嗯出一口气,指肚搓了搓纸币,“好吧,我知道你们这边男孩子总是要掏钱,就不为难你了,不过……你可以告诉我你的名字吗?我叫何雅婷。”

    温晓光其实有些没搞明白,“你是要……干什么吗?”

    何雅婷嘻嘻笑了一声,“不干什么,就……看你长的帅过来撩两句咯,不可以吗?”

    “额……”温晓光有些尴尬的揉了揉鼻子,还有这样子的?

    “你怎么那么害羞啊,”她笑了起来,“哎,我看你刚刚在看房子啊,还问服务员那些问题,你是要租房子吗?准备住这儿?”

    温晓光说:“有这个打算,你住附近吗?知不知道南国公馆怎么样?”

    “不错啊!我就住里面嗳,你看我晚上下了班还可以过来休息休息,听听人免费唱歌,我觉得挺好的啊,很满足,可以租!”

    租?

    温晓光抿了一口茶,没有多说。

    劳资要租还这么用心干什么,几万块钱的事儿有什么可操心的。

    “你做什么工作?”他问道。

    “我是舞蹈培训老师,来中海差不多有一年多了,住在这儿也要有大半年了,虽然稍微有些贵,不过我觉得还可以啊,上班很近,而且很方便,最重要环境很好呀,我是女孩子嘛,爱干净一点,所以多花一点点租金也很值。”

    何雅婷又问他,“你呢?你做什么?真的打算要租在这儿吗?”

    “我就是普通的上班族,之前的房子房东从国外回来了,我得赶紧给人腾地方。”

    何雅婷听闻欣喜,“那太好了,就住南国公馆吧,虽然有点贵,但你相信我一定很值。有很多单间的采光超好,装修超精致的。”

    温晓光都奇怪,搞不懂她在兴奋什么。

    “哎,你还没告诉我你的名字呢。”姑娘咬着咖啡杯,忽闪忽闪的大眼睛中是使劲儿鼓起的勇气。

     diewu521.;  “我叫温晓光。”

    “温晓光……那温晓光你可以对我笑一下吗?就一下就好。”何雅婷依旧是那种特有的软软口音。

    “啊?为什么?”

    她拿着咖啡杯,缓缓说:“因为我的咖啡忘加糖了,我想要甜一点。”

    温晓光:……

    ……

    ……

    ???

    他反应了几秒,反应过来的时候真的是只有掩饰尴尬的笑声,何雅婷也在笑。

    “你看你笑咯,你笑咯,刚来的时候一脸疲惫的,怎么样,留个联系方式嘛好不好,我帮你打听有好的单间,第一时间告诉你。”

    “谢谢,谢谢。”温晓光真有些给撩的脸红,他不擅长的呀,可怜这个小处男,“额……我……那什么……”

    何雅婷眉头一竖,“难道你不是单身?你有女盆友了?”

    “那倒不是,我是单身。”

    姑娘欣喜马上接话,“正好我也单身,那……你愿意跟我体验一下不单身的感觉吗?”

    卧槽,这也太难顶了吧!

    “你这样说话,搞的我很难接茬……”

    “哈哈哈,你真的会害羞嗳,”何雅婷少女心受不了了,她双手合十苦苦哀求,“拜托拜托拜托,一定要留个联系方式给我哦。真的拜托!我帮你租最好最值的房子,大阳台,独立卫生间,房租也一定最最便宜,我有砍价这个技能喔,你上班那么辛苦,有我砍价一定可以帮你节省很多。”

    温晓光刮了刮脑门,“你真的只是今晚看到我,然后就过来了?”

    “是啊,那不然呢?”

    “没有,随便问问。”

    何雅婷不等他了,她自己从包里拿出笔,然后伸出手掌,笑嘻嘻的道:“这你可不能再拒绝哦,不然我真会伤心了,你一定不希望有一个女孩子因为你而这样子伤心吧?”

    温晓光实在是有些盛情难却,“我还是写在纸上吧。”

    “我有纸,我有纸。”

    黑色的小圆桌上,温晓光用铅笔画出‘莎莎’的声音,对面儿的何雅婷盯着他写字的姿势,只觉得好干净,好端正,她抿了抿嘴唇,有些甜蜜,两只食指一直放在一起对对碰。

    看了一会儿她也发现了,“哇,你写数字超好看的,要不再写个名字吧,自己的名字。”

    写汉字就更好看了。

    何雅婷接过来一看,真的忍不住赞叹,“字如其人是真的,你这……你怎么写的这么好看?让我一个女孩子都羞愧了!”

    “写字和男女有什么关系。”

    “我就那样说嘛,反正你是我见过的写字最好看的人了”

    温晓光顶不住了,“那我就先走了。”

    “要接我电话喔。我帮你租房子,会省很多钱的~”

    “这个真不用,”温晓光不想让人家浪费精力和时间,“我已经有朋友介绍了,真不用。”

    “啊?真不用嘛,可是……我真的超会砍价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真没想重生啊〕〔大周仙吏〕〔天官赐福〕〔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在港综成为传说〕〔高人竟在我身边〕〔我在玄幻世界冒充〕〔麻衣神婿〕〔第一战神杨风〕〔北玄门〕〔世子很凶〕〔开局签到荒古圣体〕〔剑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