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九转霸神诀〕〔生而为王〕〔我提取了自己书中〕〔团宠气运小福宝〕〔不装了我就是仙王〕〔穿成七零极品假千〕〔大唐扫把星〕〔无敌神婿〕〔戏精老公今天作死〕〔重生之创业人生〕〔纠缠不清:总裁情〕〔夺爱帝少请放手林〕〔自律的我简直无敌〕〔澳洲风云1876〕〔我要做一条咸鱼〕〔无敌从神级掠夺开〕〔千机殿〕〔秦浩林冰婉〕〔地球人实在太凶猛〕〔至尊豪婿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温晓晓 第264章 成年人的崩溃是没事
    接下来的两天,皇甫的心情都不好,温晓光只在课堂上见他还分不出什么,因为他一向上课认真,不怎么说话。

    是马飞和贾大勇告诉他,在宿舍皇甫也不怎么说话。

    这搞得马飞很难受,其实本不怪他,但毕竟是让自己的兄弟难受了。

    他也知道,皇甫最喜欢温晓光,跟他走的最近,于是也只能找温晓光。

    教学楼前,他扒拉着车的窗户问道:“今天有空吗?”

    温晓光说:“还真没有,陈老师跟我说院领导从首都回来,几天前就说好见一面。”

    马飞听的满脑袋问号:“院领导?见你干什么?”

    “大概想看看创造优客的是何许人也。”

    这么说马飞就懂了。

    “没事,你讲吧,怎么了?”他说两句话的时间还是有的。

    “哎。”马飞叹了口气,纠结下还是坐进车里副驾驶和他说。

    “皇甫呀,昨儿一整天他都没怎么讲话,他要是生我气倒还好,我跟他干两架这也行,男人嘛,打了好,好了再打,但是他也不怪我,就自己死撑,你也知道他平时就自信缺一点、情绪负面多一点,我真怕他再出事。”

    温晓光扶着方向盘略微沉吟,“……他生你的气应该没什么道理吧?他怎么生你气,安小玉又不是你故意找来的。”

    “那你说现在怎么办?哥儿们我不能啥都不管干看着吧?”马飞觉得不行,一脸的不行,“那多少都和我有点关系,这,这太不够意思了,到时候崩溃了再。”

    “能有多大的事,男人之间只要是不戴绿帽子,啥问题都不是问题。”温晓光倒是更愿意相信皇甫一些,“他比我们大,比你大两岁,比我大三岁。”

    “啊。”马飞愣着点头。

    “我一直觉得他更为成熟一点,长大了,成年了,你知道什么叫成年的人的崩溃吗?”

    马飞不解。

    温晓光继续道:“成年人的崩溃叫没事,因为他知道自己的残局只能自己收拾。”

    这小子才大一,家里条件又好,可能还不太明白。

    “那我现在怎么办?”

    “我们的帮助只能治标,治本永远得靠自己,谁都一样。”

    他也一样。

    马飞咂了一下嘴,有些苦恼,“干脆我给他点钱算了!”

    “别,你这叫施舍明白吗?”

    经典的诺基亚手机铃声响起,温晓光接之前说:“叫他出去玩玩,打打台球之类的,你下车吧,我要走了,那边结束后我给你打电话。”

    马飞扎心,这就开始撵人了。

    “行吧,对了,到时候我带你去个地方。”

    温晓光知道,“皇甫说的荒废大车间?”

    “放屁,你听他瞎扯,都2010年了,哪个国企给你留荒废大车间,占国家便宜占上瘾了吧,是一栋8层的楼,回头我带你去看。”

    “行吧,行吧,关门,我要开走了。”

    启动的时候接听好电话,“喂,姐,什么事?”

    “弟弟,姐姐要升了!”温晓晓忽然大叫一声,开心的尖叫差点没吓的他一脚油门踩到底。

    他整个一惊,“要生了?你怀上了?哪个王八犊子干的?”

    温晓晓斥声,“去你的,我说的升是高升的升。”

    妈的,这两个字发声一模一样好吧。

    “怎么回事?”

    “孟总把我调离医护岗了,掉到了行政岗,以前我归院长这一系统,现在我归总经理!”

    孟燕华?

    温晓光替她高兴,“你是不是还记着开医院的事呢?”

    “当然,我也是追求事业成功的现代女性,有梦想来的,怎么样?”她说的一本正经,还咬文嚼字。

    “她是知道你有这想法,咱得好好谢谢人家。”

    温晓晓语气转弱,纠结,“可是这要怎么谢呢?我请领导,那不是贿赂了吗?”

    “我来吧,你别操心了。”

    “呀,好弟弟啊你。晚上过来,我给你煮顿好的,你最爱吃的鲤鱼,怎么样?”

    温晓光才不会跟她客气,“行,我当面恭喜你去。”

    挂了电话,他直奔陈敏的办公室。

    陈老师等他很久了,在辅导员办公室他没站到五秒钟就被带出来往三楼去。

    “院长知道你今天上午有课,一上午都没走,就在办公室等着呢。”

    “这都饭点了,为啥在办公室等我?”

    陈老师解释说:“最近教委出了个规定,不允许学生以各种名义和老师吃饭,别人还能偷偷吃,你这么招眼球,谁敢啊?”

    近几年,以‘谢师宴’为名的老师和学生饭局频出,他当年读大学的时候倒也记得有这个规定,几个省市都在整治。

    因为这里面存在说不清的地方,学生的感谢可能是发乎本心,那顺着这个逻辑,学生家长感谢一番也是情理之中吧?可是这要任其发展,你知道家长拿什么感谢?愈演愈烈之下必然出现‘竞争性’的感谢,一个赛一个,哪个家敢在孩子的事上落后,所以这样下去,所谓教书育人也就是笑话了。

    谢师宴、升学宴还出了专项整治活动,咱们这个社会问题自然是有,但一直都在努力一个一个的解决。

    经管学院的院长姓丁,叫丁守中,五十多岁,满头的银发,几乎全白。

    像是中海大学的经管系教授,对于全球经济发展、新兴的经济形态都有研究,又或许就在什么一流的公司干过,最后退而任教,所以千万不要怀疑人家的水平。

    这提点一下,不知道谁获利更多呢,当然,他们从学术的角度居多,实际应用的价值需要自己考量。真以学术为依据,就完蛋了,因为任何一篇论文都只需要自己自圆其说就够了。

    陈老师推开门,温晓光紧随其后。

    “丁院长?”

    丁院长精神还好,嘴唇耷拉着,像是装的假牙,他单手撑着桌子站起来,“来了是吧,进来坐,进来坐。”

    温晓光上前,“院长好,我听陈老师说你等了一会儿了。”

    他拿下老花镜,“我等一会儿没关系,上课的时间不能乱占用,到那边沙发坐吧。”

     jisupic.;  “好。”

    陈老师自己退出去,还把门带上。

    “听到你这个名字的时候我正好做完一场报告,起初怎么都不相信,一个大一的孩子能办起这么大、这么有影响力的一家公司。回来的路上学习了之后接受了一些,新兴的行业容易成长迅速,昨天晚上看了优客的全部资讯之后我就100%接受了,温同学是很有才的一个人。”

    “谢谢院长夸奖,我目前也是一边学习一边实践,才大一,还等着上丁老师们的课呢。”

    丁院长哈哈一笑,这小子一句话前半部分是院长,后半部门就是老师,你要说他是无意的,活了五十多年的人是不信的,细节体现功力,要不说人家是老总呢。

    “我们教的理论家每年都有很多,包括我自己也是,但是实践家还真就比较少,另外……我要找你完全是私人行为,学校方面其实……你这情况属于破天荒头一遭,大家也没有经验。”

    温晓光才不相信这是100%的私人行为,或许有一部分是,那也是为了接触他,了解他。

    “我感觉受宠若惊,我并不觉得自己的事还会引起那么多的注意。”

    丁院长道:“关于优客和凡客都吵翻天了,我的一个博士生正以你们两家作为案例在撰写博士论文呢。”

    有的人在共享单车最热的时候以其为主体写论文,论文还没写完,公司都快倒闭了。

    但这篇论文还是可以让这名学生毕业,只要它数据详实、方法正确、言之有理。

    这就是学www.rjzq8.术和真正办企业的差别。

    所以那论文,他看都不想看。

    只是讲:“如果需要数据我可以提供,这没问题。”

    丁院长哈哈大笑,也不拒绝,转而问道:“那你现在在学校的生活有什么需要和困难没有?”

    温晓光直言:“基础课有些多,有点儿和我的工作时间产生冲突,而且下学期比较明显。”

    “嗯……”老人沉吟着,“学校和院里的培养方案都是成体系的,不过你这个问题我记下来了。其他还有吗?”

    “优客有人才梯队的培养计划。”

    之前黎文博曾不支持,温晓光还批评他短视。

    中海大学也是985,不要白不要,即使在十年后全中国本科生的比例占总人口也才4%,全国有10亿人没坐过飞机,拼夕夕能起来就能说明广大的基础阶层是我们根本不了解的一个世界。

    温晓光说:“所以我们希望能在学校有这方面合作。”

    不要说学历没用,你看看硕士、本科、专科平均工资是不是有差距。

    “这个完全没问题啊,这是每一名学生自发自愿的选择,就看bosijd.你的个人魅力。学校方面可以为你搭这个台,至少,我个人也是支持的。”

    优客原先的高学历比例不高,小公司哪里容易招到好人才,也就这两个月稍微好一些,而且现在这个时间点,恰好临近毕业季,本科和硕士都是,说不定还能忽悠些高端人才。

    温晓光忍不住笑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真没想重生啊〕〔大周仙吏〕〔天官赐福〕〔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在港综成为传说〕〔高人竟在我身边〕〔我在玄幻世界冒充〕〔第一战神杨风〕〔麻衣神婿〕〔北玄门〕〔世子很凶〕〔剑来〕〔开局签到荒古圣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