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杨辰秦惜〕〔巨富奶爸〕〔金刚不坏大寨主〕〔北境之王杨辰〕〔兵王之王杨辰〕〔教授你老婆活了千〕〔富婿奶爸〕〔老祖宗她又美又飒〕〔病娇世子嚣张妃〕〔我本港岛电影人〕〔宫斗失败我只能当〕〔秦惜〕〔满级绿茶穿到八十〕〔不败战神〕〔狂战奶爸〕〔北境守护神杨辰秦〕〔北境守护神杨辰〕〔杨辰秦惜〕〔杨辰秦惜_〕〔总裁追妻爹地你好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温晓晓 第285章 白居易说过
    几回花下坐吹箫,银汉红墙入望摇。

    你瞧这诗写的,真叫一个速度七十迈,心情是自由自在。

    但是温晓光这么念出来就惹的何雅婷敲打了他一下,因为什么呢?

    还不是太应景了,刚刚她说不可以,那不可以咋办?

    花下那什么呗。

    要说这酒店套房也真是高级,旁边真给你摆上一束花,你说气人不。

    完事这家伙还臭不要脸的一本正经作解释,“这人家清朝诗人写的爱情诗,挺有名的。”

    何雅婷躺在他的咯吱窝里,抬眉看他,“我怎么那么不信呢,你这个时候感慨这么一句?明明就是要耍流氓。”

    “啧,你看你还抬杠,你知道这诗什么意思吗?”

    “什么意思?”小姑娘不信了,“你还能解释的好了?”

    搁谁谁能信呐,你这边刚完事,洗完了躺下了,你来一句几回花下坐吹箫?啥意思?回味呢啊?

    然而温晓光还真能解释:“这是一首非常美的爱情期望诗好吧,我刚刚念的首句,意思是说月色相伴,你看窗外……”

    何雅婷看外面,天有些黑,还真有月亮。

    “这是爱搞琴棋书画的文人所描写的场景,你想想看,月色相伴,抚琴吹箫,第二句银汉红墙入望摇,意思是我们两人尽管隔着红墙,但天上一轮明月可以代替自己照进墙的另一边,遥望心爱的人儿。”

    你瞧,文人骚客真不是白叫的,那画面、情感、寓意写的多秒啊。

    何雅婷一下转过头来,眼眉笑意里闪着光芒,“哈哈,你讨厌,是这个意思吗?你是不是知道我读书不厉害,所以随便扯的?”

    “那怎么可能,真的是这样,你可以上网查这首诗。”

    “那接下来呢。”

    “接下来就比较伤感了,比较不适合我们现在,所以我就不念了。”

    何雅婷双腿一翘捂着肚子笑起来,“哈哈哈,你就是骗我来的,根本没有这首诗,是不是,是不是?”

    “有的,真的有的。”

    “那你说啊。”

    “你说你……哎,接下来是似此星辰非昨夜,为谁风露立中宵,这是化用李商隐的千古名句,你们那边小学也学的吧?昨夜星辰昨夜风,画楼西畔桂堂东。”

    何雅婷扎着眼睛,渐而安静,“还真的有啊?”

    “当然,我又不会写诗,还能现场给你编一段?”

    “不是,不是,你已经很厉害了。”何雅婷翻转身体撑起来,“你是我遇见过最有文化的人了,我刚刚没敢承认,其实你说的李商隐的我也不记得了,哎,果然优秀的人哪里都优秀。”

    温晓光说:“你也很优秀。”

    他比划了一个吃香蕉的动作。

    “哈哈,你说谁?”何雅婷愣了一下才明白过来,随即大羞一把抓住他的衣领,笑的脸都红了,“你不准讲,不准讲。”

    “有什么不准讲,能做不能讲?”

    “你看你看,你就喜欢讲,我还是觉得你最开始那句是在耍流氓,还是说你想再来一次,所以在暗示我?”

    说就说吧,她真的伸手去抓,这一抓自己吓一跳,手缩回来的比小猫还快。

    “你怎么……你怎么……”

    何雅婷算了算时间,这才没几分钟啊。

    温晓光还能说什么,“难怪那些老头子都说,年轻真好,是挺好。”

    ……

    ……

    又一次一起躺着。

    温晓光问:“你准备等到什么时候?”

    她知道,他指的是那件事。

    何雅婷一直笑嘻嘻,甚至会去细数他胳膊上的纹理,回答说:“你知道,我是爱你的。”

    “嗯。”温晓光轻轻出声。

    “昨天晚上我以前的朋友打电话给我,她问我有没有心上人,以前我的回答都是不假思索的摇头,但是自从有了你,我想了想这个问题,然后点头了。”

    “我知道。”温晓光贴在她耳边,“我也知道,独自生活在这里会有不安全感是不是?”

    何雅婷算是比较乐观的,也很坚强,“还好,我觉得你压力更大,也更累。”

    “嗯……我教你唱首歌吧。”

    “好啊。”

    “英文歌,跟我唱,i see your ……”

    “……tell me your problems,ill chase them away……”

    这首歌不难,所以唱的时候很轻就可以,越是轻,就越显得温暖。

    她应该也是懂英文的,知道其中的意思。歌词的寓意超级好,讲的是一个人有自己的柔弱和缺点,另外一个人则用自己的善良和包容去温暖他。

    “好听呢。”

    「我看到你的恐惧,我看到你的痛苦,让我分担你的忧虑,我会帮你解决」

    ill be your lighthouse,

    ill make it okay,

    when i see your monsters,

    ill stand there so brave,

    and chase them all away,

    「我会是你的灯塔,我会让你安然无恙,当我看到你内心的野兽,我会勇敢的站出来,把它们全部赶走」

    ……

    这真的是首很温暖的歌。

    随意一个人唱可能你没感觉,但真的是‘那个人’唱还是很不一样的。

    温晓光问她:“很简单吧?”

    转头过去才发现何雅婷有些想要哭鼻子,一点泪花从眼眶中夺路而出。

    “怎么了?”

    何雅婷不想让他发现,于是死命朝他脖颈里面钻,连带着眼泪鼻涕一起,“能让我遇见你真好。”

    声音中带着轻微的抽泣。

    &nbsliandong88.p;   “其实,我不是相当女强人那种才来大陆闯荡,我也想要和家人在一起,就是因为我爷爷重男轻女,从小就不喜欢我,”

    温晓光拍着她的背,“没办法,都是中国人嘛,有些是这样的,我那个大学室友不是叫胜男吗?他父亲也很重男轻女。”

    他替她抹了抹眼泪,眼角的白色肌理紧致嫩滑。

    何雅婷也就这么一句,很快就恢复乐天派,虽然讲话还有鼻音,“你说你怎么不早唱呢。”

    温晓光问:“怎么了?”

    “你感动到我,就得手了呀……”她还是笑起来,点着他的下巴,“但是怎么办,你现在应该已经很累了。”

    啥玩意儿?

    “我不累啊。”温晓光当即坐起来表示,“我现在可以打到一头牛。”

    “哈哈,”何雅婷仰头笑起来,“你是吹出一头牛吧?”

    “谁吹了,白居易说过一句话,花丛www.lnzty.便不入,犹自未甘心,这种时候怎么能累呢?”

    “呸呸呸,人家白居易是大诗人,明明自己不正经还赖人家白居易。”

    这种东西说是没有用的,要感受。

    当她感受到,人就傻眼了,“这……为什么?”

    温晓光很耐心的解释,“还用wenxiaojie.问么?一千年前,白居易就说过了。快,关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真没想重生啊〕〔大周仙吏〕〔天官赐福〕〔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在港综成为传说〕〔高人竟在我身边〕〔我在玄幻世界冒充〕〔麻衣神婿〕〔第一战神杨风〕〔北玄门〕〔世子很凶〕〔开局签到荒古圣体〕〔剑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