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宁染南辰读天才双〕〔女主宁染男主南辰〕〔南辰〕〔宁染南辰〕〔林辛言宗景灏_〕〔蚀骨前妻太难追林〕〔总裁诱妻成瘾〕〔总裁诱妻成瘾一见〕〔自律的我简直无敌〕〔你是我的风景〕〔穿成小可怜后我被〕〔仙武大帝〕〔重生之宠妾要上天〕〔宗景灏林辛言〕〔农门小厨娘:夫君〕〔重回七零:老公大〕〔我可以点化诸天〕〔嫡女贵嫁〕〔超强狂婿〕〔玄清卫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温晓晓 第366章 从不说硬话 从不做软事(求订阅)
    褚秋晨实在是不知道他们在激动个啥,那么个小破公司,以后能不能活还是个问题呢,说不定就是竹篮打水一场空,倒不如盖个楼实际,至少加个价也铁定能卖出去。

    陈北则不同,他是从技术角度信任这件事,温晓光就更不必说了。

    搞定了一家,还剩两家,然而事情并非一帆风顺。

    当他叫回莎拉准备这边签约的时候,这个女人告诉他,airbnb已经越过天使轮正在准筹备jdwfw.第一轮的正式融资,2010年是这家公司业务获得大幅增长的年头,尽管现在刚刚8月份,但趋势已经有了。

    正因如此,他们需要资金来扩张业务,这是融资的大部分动力所在。

    问题在于,三位联合创始人并不准备很快敲定这个事情,公司的发展已经三年,度过了早期的生存危机,因此他们已经计划和多家风投接触中,并从中挑选最优组合。

    也就是说温晓光想要在回国之前落子已经是不可能的事。

    这件事情有可能会持续三个月到半年时间,除非你不计成本砸下1亿美元给他,但这事显得太过怪异,而且没有必要,多等两个月的事而已。

    最早的种子投资一般很快,因为公司的规模小,规范的运营制度还未成型,总共就几个人,大多是领导者满意了立即就决定。

    与其相比,uber就简单多了,虽然他们已经成立,几位创始人搬到了旧金山,但市场还未看到他们发布什么正式的产品,公司整体估值不会超过400万美元,与后来的1200亿有着天壤之别。

    说起来都是创业公司,但一家已经有了产品正在改进,一家连产品都没有,另外一家更需要正规化的相互接触,世界真他妈多样,情况也真是各有不同。

     53rjs.;   这促使温晓光生出一种想法。

    随后库姆的电话也让他坚定了这一想法。

    不是资本光有莎拉还不够,还需要一个可以配合她,补足她缺陷的人。

    出于某种考虑,他先找了褚秋晨。

    这个女人正在陪着宋一秋在自家别墅后面的简易高尔夫球场打球。

    温晓光也带了个帽子,遮住中午的阳光。

    宋一秋的姿势很标准,白手套,笔直的大腿,一球击飞,差点入洞。

    “有个事情,我要和你说一下。”

    褚秋晨按着球杆,“说呗。”

    温晓光真的是直接说:“我会把陈北留在硅谷。”

    公事没有那么多随心如意,有的时候就是需要,私人感情也得让位,因为这关乎着数www.urlmeng.千万、甚至数亿的美元。

    不留一个人持续关注这些科技公司,他不是很放心。每个季度的业务情况、和风投的接触、下一轮融资计划,这些他无意掌控,但都需要知道。

    尤其是融资计划,他都是准备追投,以获得最大化的利益。

    从创业公司的角度来说,如果有一家投资机构放一枪就跑,最早的‘帮助’慢慢就会被人心渐渐遗忘,紧接着的他们就会想办法稀释你、踢你下车。

    这世界,没有真正躺着数钱的事儿,即便真有,也是暂时的,因为资本与创业者的博弈从未停止过。

    “为什么?”褚秋晨没有像小姑娘一般瞎闹,她只想知道原因。

    “我现在认识到用心做好一家专注于科技企业的投资机构其实需要专业能力很强的人,我留下钱,带着股权证明书就跑,那么以后不是资本的名头也就坏了,到那时候愿意接受我们投资的,只有一心想钱的垃圾企业。”

    “当然,库姆也要求要从我们这儿获得帮助,而且他要老陈留下,条件是再加3个百分点。”

    人家想从投资人这获得钱以外的帮助,这可以理解,就像当初李科阳也不仅仅是给他钱。

    褚秋晨明白,但她又问:“他们是不是要挖人?”

    “没有这心思我都不信。”温晓光心里也明白,但他也有自信,“不过挖不到的,就像我挖不到章小龙一样,离职的原因只有两个,一个是觉得钱委屈,一个是觉得心委屈;剩下的就是文艺青年的神经刀辞职。”

    说什么,世界很大,我要去看看,妈的你先看看你账户余额好吧。

    这几个陈北应该都不占。温晓光很舍得给钱,因为他知道,与三五年后科技公司所带来的价值相比,这些薪水真的是九牛的半根毛。

    “你和他说过了吗?”

    “没有,但我想他应该不讨厌,”温晓光了解他,随后语气缓了缓,“我是想着和你先说,因为我觉得很抱歉。”

    “多谢,”褚秋晨也说了实话,“我呢,不阻止你,也阻止不了,但你不能不让我说牢骚话。”

    温晓光笑了笑,“回国的飞机上,我可以听你说一路,现在我得先去找他。”

    在他走掉之后,褚秋晨才把手里的球杆砸在地上,“这些破公司有什么好的!”

    “你不是已经同意了吗?干嘛还发火?”宋一秋吓了一跳。

    “我同意?我就是不同意有用吗?”褚秋晨插了插腰,温晓光先找她,还真是让她没什么好说的。

    就连宋一秋都说:“人家老板都先和你过来道歉了…”

    “你是不了解温晓光的风格。”褚秋晨还是把球杆捡了起来。

    宋一秋问:“他什么风格?”

    “从不说硬话,从不做软事。”

    妹妹听了微微沉吟,她很难将那张脸、那个形象同褚秋晨的形容结合在一起,他明明就是个很平易近人的人啊。

    褚秋晨看出她不信,说:“原先卖掉优客良品的时候,有一个姓李的投资人坚决反对,你知道他怎么做?他就知道那个人会反对,所以干脆就瞒着他和买主接触。”

    “我与他认识那么久,他从不见他在话语上争锋,就像这次他肯定知道我不高兴,所以牢骚话他都做好准备了,但事情不能阻止他做。”

    “喂!”褚秋晨忽然发现自己的妹妹在发呆,“我和你说话你听到没有?”

    “听,听到了。”宋一秋略有走神,她是被刚刚的形容吸引了。这个小男孩,原来是这样子的,她本来也是想不通这个年纪怎么会管理好那些个优秀的人。

    另一边。

    陈北也问道褚秋晨。

    温晓光打消了他的顾虑,“生气是肯定的,我把你从中海带到北金,又带到这里来,是个人都会生气,不过我已经和她说过了。而且你也不用常年留在这儿,为了向我汇报,两三个月都要飞一趟北金。”

    “行,我都知道了。”

    陈北自然是服从安排,而且工作性质他也不讨厌,甚至有些喜欢,毕竟三十五六了,天天熬夜码代码哪里搞得过那些小年轻,现在有这样的机会,也还是在科技行业里,在硅谷,还要啥追求?上天啊。

    温晓光觉得放心很多,“那有你在,我就准备回国了,咱们的保密项目也是关键时候。”

    在这边硬待,也真是待不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真没想重生啊〕〔大周仙吏〕〔天官赐福〕〔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在港综成为传说〕〔高人竟在我身边〕〔我在玄幻世界冒充〕〔第一战神杨风〕〔麻衣神婿〕〔北玄门〕〔世子很凶〕〔剑来〕〔开局签到荒古圣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