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淘气萌娃妈咪太痴〕〔反派的荣耀〕〔有灵游戏〕〔开局绿胖锤爆斗罗〕〔我不是神豪〕〔百里绯月长孙无极〕〔穿越之圣女王妃云〕〔从港综位面开始〕〔隐婿杨旭〕〔我真是太阴险了〕〔至尊神婿叶昊〕〔我真不想改造世界〕〔淘气萌宝妈妈太痴〕〔我不好哄的〕〔嫁个王爷做悍妻〕〔黑暗无名英雄剑〕〔赵八两周婷〕〔绝品强婿〕〔嚣张宝宝的首席爹〕〔温情总裁的心头爱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温晓晓 第381章 我所理解的自由
    咕咚、咕咚、咕咚,

    即使是火锅,无良的商人也会给它做出三六九等,环境、食材、服务,绝佳的体验都落在人民币上,安静的氛围里端上啤酒或许是不合场景的怪东西,但若是红酒配火锅,却同样不伦不类,最后要了了两瓶韩国烧酒。

    宋一秋说,她还记得自己的爸爸在冬天的深夜,抽烟喝酒的样子。

    这一顿火锅人民币会超过三千块,买来的是像在家一样的体验。

    “明天去公司以后,不要多说关于今天在沙龙上,你听到的一切。”

    &nbs “知道的。”宋一秋低头倒酒时听到的这句话,她很顺畅的表示得令,并且也不多问为什么。或许她自己的心里有一个答案。

    温晓光吸了吸鼻子,入秋后的天气果然有些冷了,他的脸都冷峻了些。

    其实,

    跳脱的男人像个孩子,她不太喜欢。

    承受压力的男人像个英雄,你一边心疼,一边崇拜。

    他们都还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宁愿多喝一杯酒,也不会多抱怨一个字、

    这种特质,太具魅力。

    温晓光并没有获得太多的空闲时间,即使在吃饭档口也有人打电话,一桩一桩接连不断的事。

    宋一秋感觉自己都快吃了半饱了,他才算停歇。

    “在您身边工作这些日子,我才体会到那种不容易、”

    & 温晓光放下手机,总算能吃上两口。

    “你觉得我像个孩子吗?”他问道。

    宋一秋当然摇头。

    “不像当然就辛苦了,长大都是被逼的。”

    &nbs她放了些金针菇,说:“至少要好好吃饭吧。”

    “还有好好喝酒,嘿。”温晓光本人看起来是一切正常的,心里的什么事外人都看不出,但宋一秋作为助理还是能明白二三的、

    “温总,”

    “说。”

    “你现在是开心,还是借酒消愁?”

    “嗯……”温晓光还真没想,“要说没有愁,好像也有点不对劲,但始终是没到要借酒来消的份上。”

    在这个节骨眼,他本人反倒比宋一秋来的更为畅快。

    “你知道有钱的最大好处是什么吗?”

    温晓光自问自答,“是一种自由。很多时候,不需要给自己那么多的限制,也不用在意外俩的时候太过慌张,没有必要,我知道在成功时我没有把自己弄丢,我也知道在失败时还有回家的路,这就是我的自由。”

    宋一秋佩服,老板毕竟是老板。

    “我一直相信微信能做好,心里从未怀疑。”姑娘看着他的眼神里确有坚定。

    温晓光笑了笑,“社交的起因在于人们生活的单调和空虚,咱们做点什么填补这些空虚就好了、”

    宋一秋问:“怎么填补?”

    “最恶劣的办法是卖给小学生游戏,卖给大学生焦虑,卖给中年人养身恐惧,卖给男人黄色,卖给女人打小三,”

    她张了张嘴巴,好吧。

    “问题是怎么卖啊?“

    “你小学跟我读的不一个是吧、”温晓光讲道:“多少年前老师就教了,文字是一切信息的载体。不过现在不急,说这些你让你不必担心,我心里有办法。”

    有办法?!

    宋一秋忽然觉得这个小少年怎么有种掌握一切的感觉?!

    “喝一杯。”温晓光忽然举起来。

    几杯酒下肚,她果然就开始晕晕乎乎的,人在醉酒时慢慢就开始胆大,平时还有节制,这会儿就捧着脸肆无忌惮的看他了。

    看的温晓光这张厚脸皮都有些不适应了。

    “你是不是喝多了?酒量这么差吗?”他问道。

    “没有,”宋一秋挥手掩饰,“有些晕,没醉呢,我不会扫兴的、”

    也不知道真的假的。

    “你别喝了吧,我自己来。”

    宋一秋也不和他争,自己打了个嗝。

    温晓光不是什么正直到死的人……只是清醒的时候,他也有信心、所以没必要。

    宋一秋好看,这是令人喜欢的特性之一,作为男人,否认这点其实相当无聊。

    “好了,不要再看我了、”他边吃边说:“我那个时候看到的好看多了,也没像你这样眼睛都不挪开。”

    这句话,大概只有她能听懂。

    那是在美国的时候,温晓光一不小心看到了不该看的。

    “我可以不叫你温总吗?”

    温晓光说:“暂时可以,我又不是很会摆架子的人,哎,本来褚秋晨就对我有意见,这下意见更大了。”

    “你是指,我喜欢你么?”

    “嗯。”温晓光托着腮点头,“我这张脸欠下太多债了。”

    “那不是多一个不多么?”

    他忽然笑了起来,“你要这么讲也对,但是我始终是不喜欢欠债的感觉,我还有个臭毛病,就是当了婊子还要立牌坊。”

    “什么意思?”宋一秋不理解。

    “就是干着坏男人的事,然后厚着脸皮告诉自己我是好男人,实际上我知道我做不到,到最后也许能给的就是钱或者某样等值的东西。”

    “你到底在说什么?”

    温晓光讲:“我在尝试告诉你,我不是一个完美无缺的人,我有缺点,而且很多。”

    “你为什么这种话说的这么坦然?”

    “谁他妈没有缺点?这还不能坦然了?”

    “你只需要告诉我……你喜不喜欢我就行了。”

    温晓光说:“没那么喜欢,可能欲望更多。”

    什么叫喜欢?

    老是想着要见到那个人,想着和她在一起做点什么操蛋事,会期待拉手,会欣喜拥抱,他自认好像工作的时候没有因为宋一秋而走神、发呆或者心烦意乱,只是老被车灯晃到而已。

    这段时间也是最忙的时候,哪有那么多的心思。

    “你能分得清欲望和喜欢吗?”宋一秋不信。

    “分不分得清对我不重要,对你才重要,男人靠着占有欲满足也能获得性福。”

    ……

    “我想要回去了。”

    “明天不要迟到。”作为老板的提醒。

    “我什么时候迟过到。”宋一秋收拾包包站起来看着温晓光,忽然俯下身问:“你不说很好看吗?就没想过再看看?一会儿回去,你说你后悔不后悔?”

    眼睛灵动,如一汪泉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真没想重生啊〕〔大周仙吏〕〔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天官赐福〕〔在港综成为传说〕〔高人竟在我身边〕〔我在玄幻世界冒充〕〔第一战神杨风〕〔麻衣神婿〕〔北玄门〕〔开局签到荒古圣体〕〔剑来〕〔世子很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