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叶斓珊〕〔我的双胞胎老婆苏〕〔位面无限定〕〔前任凶猛〕〔都市绝品战神〕〔有神如此〕〔我的徒弟怎么都成〕〔修罗战神江策丁梦〕〔读秒[娱乐圈]〕〔萌宝驾到:爹地宠〕〔狼婿〕〔王婿〕〔萌宝乘以二:神秘〕〔穿成大佬的反派小〕〔医武狂龙〕〔陛下每天都在套路〕〔一世狼王〕〔我老婆是女学霸〕〔重生修正系统〕〔神级大反派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温晓晓 第564章 我可是个乖学生
    “这一次,微拓打算融多少资金?”

    这问题,按照黎文博的说法大概是根据需要而来。不过温晓光倒觉得应该稍微多一些,至少云计算、大数据这种需要大投入的事已经不能再拖了。

    况且陈北和张一名负责的项目到了最后关头,未来不论是这里还是付与萱那边,日常的运营都需要算力的支持。

    滴滴在今年7月份成立,9月份推广,未来还有更多的公司进入gdhxmetal.移动互联网,黎总口中的‘根据需要’,其实这个需要是没办法预测的,就像当初不会想到微拓会花6000万美元收购友盟。

    未来的不确定性在增加,温晓光也只有一个概念,那就是快,快到令所有人大吃一惊,几年间一家千亿美元市值的公司就能搞出来。

    &nb求稳在快速变革的年代,可不是一个好的选择。

    “具体的数字我们还未确定,我的同事们也都在讨论中,不过应当是不会小。”温晓光有信心说出这句话。

    陈贤儿端了菜上桌,她这样的人干起这种活竟然也很熟练。

    “上一次,就已经4亿多美元了,如果比这个数字更大的话,是准备花在哪儿?”她倒也有说得过去的理由,“我毕竟也算是投资人,资金去向我还是有权利知道的吧?”

    是啊,作为一家轻资产型的互联网公司,干什么能花这么多钱。

    温晓光知道她想听的是什么,于是说道:“未来微拓的蓝图,很多人都在想象和勾勒。不过在我本人的想象里,社交……不管是内地的社交还是现在海外的分公司,永远只是基础,微拓到目前为止做的一直是第一阶段的工作,掌握了社交关键还是接下来。”

    “所以2012年很关键,不管是北金还是东京,应该都会有些动作,所以陈小姐可以期待一下。”

    陈贤儿问:“你说的是今年,我说的是三年后。”

    “三年后啊……三年后微拓的规模围绕着微信会有多款app共同构成一个大的体系。但具体多大,这个谁也不知道。”

    “那么,上市呢?”

    kitaminsyou.a轮的时候,就有人关心微拓的上市计划,类似陈贤儿这一类投资者她们也会比较想要看到关于微拓上市的计划。

    当初温晓光做过三年内上市的承诺,不过当把一家公司带到像今日微拓这样快速增长的时候,投资人、董事会都会给你极大的信任,你说什么他们都信,这其中也什么大的道理,无非就是让他们看到赚更多的钱的希望。

    而从实际来看,微拓并不着急快速上市。

    温晓光说:“我做每一步的决策,都是根据实际情况和现实需要。上市自然有上市的好处,公司也可以快速融到资金,打响知名度。不过我们的脚步才刚刚到b轮,现在就谈上市为时过早。上市的目的是为了获得发展资金,但微拓现在不缺钱。”

    或者说有渠道获得足够的资金。

    这个重要的现实需求没有,那么上市也就变得没那么紧迫。

    “但不管怎么样,总归是要走到那一步的。而且ipo成功的那一天,不也被人认为是真正创业成功的时刻吗?”

    “最晚2014年,我就会考虑这个问题的。你很着急吗?”

    陈贤儿摇头,“我的着急不是急功近利意义上的着急。我是比较期待看到你把一切实现的那一天,就像一个观众,等着高潮的来临。”

    温晓光瞥了她一眼,这说的是什么虎狼之词啊。

    姑娘大约也是读懂了他的那个眼神,却还是一脸无所谓的模样。

    “我以为,温总是个正直的男人来的。”

    呵。

    温晓光意味深长的说道:“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男人的都是一样的。”

    “这么说是有失公允的,怕是要把所有的男人都一棒子打死。”陈贤儿总算是抓住了他一个毛病,“温总为了说服自己那龌龊的心思很正常,就把所有人都拉下水,这样可达不到正义化自己的目的。”

    这姑娘给他的感觉好像是总要‘拿’住他一般,强势的女人。

    “我并未要正义化自己,做到我这个程度,不说卑鄙,也肯定使了损招儿。即使这些都没做,也肯定欺负了老实人,正义与我不沾边儿。”

    “你竟然坦然接受了!”

    温晓光真是觉得好玩,“那贤儿小姐所谓的好男人是立身持正坐怀不乱的君子吗?怎么会呢。新中国解放了妇女,同时也解放了男人啊,禁欲系才子再也不是我们的追求了。那种小男生,都是给女人拿去过过瘾的。我不想成为这样的人,自然就可以坦然接受,在我这里贪财好色也不是贬义词。”

    陈贤儿被气笑了,“那还能褒义词还怎么着。”

    “贪财而有道、好色而有品。这便足够了。”

    “你怎么知道自己有品没品。”

    “我要是没品的话,你能一直觉得自己在言语上不被侵犯?”

    陈贤儿瞪了他一眼,起身去端其他的菜了。

    但她没有生气,温晓光也知道,这个年头再也不是你流氓一点就打入死牢的清纯年代了,所以才说解放了女人也解放了男人。

    他以前就是太老实了。

    这姑娘大概也不知道什么叫真正的没品。

    不多时,她又折返回来,手里拿着东西,“0万美元,按照200亿美元的估值就是4%的股份。这是我在你身上下的赌注,我小女人气量短,不过是你的话,亏了我不找你催债。”

    “谢谢您的特别对待。”温晓光把文件接过来,并微笑纠正,“不过在风险投资业内,这不叫赌注,也没有债务关系。这叫风险共担,利益共享。我负责,但不负责到底,自愿原则,随时可退。陈小姐,很高兴你选择信任微拓!”

    “切。”她翻了一个白眼,还是和他握了握手,“你果然和正义挂不上钩。”

    “您应该这么说:我很庆幸你温晓光是个流氓。”他侃侃而谈说道:“因为这个世界,老实人吃亏,流氓之法大行其道。而懂得如何流氓,流氓却又有度的老实人,最不容易受欺负。”

    陈贤儿不明白了,带着笑容疑惑道:“你是天生就这么坏的吗?”

    “当然不是。我在高中的时候,可是个乖学生。”温晓光起身,“最后夸赞一句,今天的饭菜不错。”

    “我谢谢你。拿好我的八千万吧。”

    在要离开是,她还记住了温晓光,“哎,我问你,照你所说的话,我找一个不好色的男人是不可能的了?”

    “事无绝对。不过总的来说你给这个世界什么,这个世界也会还给你什么。用美貌去诱惑男人,那么诱惑来的自然就是好色之徒,用钱财去吸引男人,那么吸引来的也绝非轻利重情之人。只要别愚蠢的像有些女人:那种她明明向人展示的是自己的胸,最后怪人家为什么不重视胸下面的心。”

    “呸呸呸!你走吧你走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大周仙吏〕〔我真没想重生啊〕〔天官赐福〕〔高人竟在我身边〕〔我在玄幻世界冒充〕〔第一战神杨风〕〔在港综成为传说〕〔麻衣神婿〕〔北玄门〕〔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原来我是修仙大佬〕〔开局签到荒古圣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