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至尊神婿〕〔叶君临李子染〕〔华丽逆袭〕〔至尊纹章〕〔至尊神婿叶昊〕〔忐忑〕〔华丽逆袭韩三千〕〔唐赟〕〔我哥重生后控制欲〕〔盖世神将〕〔女主叫林清菡男主〕〔豪婿当道〕〔狂妻来袭:偏执大〕〔龙临天下〕〔最佳龙婿秦川江洛〕〔超强狂婿〕〔我在摄政王怀里撒〕〔叶昊郑漫儿〕〔昆仑将军叶君临李〕〔叶昊郑漫儿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温晓晓 第596章 温晓光也是个打工者
    店长姓徐,名南一,家乡是云南的,在北京读了大学,之后闯荡,如今已经有了几年了,说起来也是有励志故事的人。

    不过她虽为崖口人家的店长,却并不是这家餐厅的老板,而是应聘过来一步步做到了这个店长的职位。

    工作忙碌中,温晓光有时候就随便对付吃饭,最初点了几次外卖觉得这儿的砂锅很好吃,后来就到店里来,一来二去的别人认出了他,他也不好自恃身份摆谱,做出那种叫人恶心的姿态出来。

    而且,正如他告诉姐姐的那样,有些时候的确在尝试着以普通人的身份,交一些简单的朋友。

    徐南一有云南人身上的热情好客,渐渐也就能说上几句话。

    温晓晓是乱拳老师傅,神经线条的确是粗了些,怎么能问人家喜欢不喜欢的事。

    温晓光免得人家尴尬,便也解释说:“不好意思徐店长,这是我姐,比较喜欢开玩笑一点,你别介意。”

    徐南一没觉得有什么,出门在外接待客人,这只是小菜一碟,依旧保持着训练有素的笑容,下意识的也抓住这人是温晓光的姐姐这条信息。

    网上,也是有关于她某些事情的传闻的。

    “没关系,我不介意。难怪我刚开始看你们有些相像,原来是亲姐姐,我们这小店真有幸,那就尝尝我们店里的菜吧,我不打扰了。”

    她走掉之后,温晓晓说:“我都这样帮你了,你还是没出息。得亏你这辈子长了好脸,不然单身一辈子。”

    “等一下……”正聊着,温晓光的电话响了,他接起来听:“对,是我,我在北京啊。”

    “怕是不行啊,我姐姐也来北京了,我得陪她。”

    温晓晓一惊,“别说我在北京!”

    她几乎能预料接下来温晓光会做什么,果然,他把手机拿下来捂在胸口,“朋友有个酒会,你跟我一起去吗?”

    那种所谓的就会看似高端,一个个穿的跟花儿一样,高档的酒不要钱似的喝,但她大大咧咧的性格其实不喜欢那种场合。

    也不太明白,为什么有钱人就非得出席那样的场合。

    坑姐的家伙。

    “我不去行吗?”

    温晓光点头了解,他马上拿起电话,“不好意思啊周总,我姐这两天身体不太舒服,下次吧,好不好?下次我邀请您和您的太太。”

    倒是很容易的推脱了。

    “可以啊你,现在说起谎话来脸不红心不跳,不过你咒我身体不舒服是不是不太好?”

    “大姨妈就可以称为身体不舒服。”温晓光显得无所谓,“这样说没问题,这样的邀请总是不断,我的借口也有用光的时候。”

    好吧,她拍拍手,也不闲聊了,看起来弟弟的感情生活并没有什么问题,只是相较之前简化了一些,至于以后变什么样,那她也不能管的太深。

    “这段日子你低调了很多,我知道你想在公司安心做事,不过这时间多长啊?医院那边投建的行政主楼启用仪式你也不去吗?”

    温晓光想了一下,“没记错的话,有三十多层的吧?这么快就建好了?”

    “没好呢,但是很快,估计会比预期时间早上一个月,年底吧,如果没有其他因素影响。”

    那是温晓光和褚秋晨合作共同在房地产领域做出的动作,买住宅已经无法满足他了,非得盖上一栋楼才行。

    除此外,还有一栋五星级酒店在建。

    不过这些事,他管的不太多,更多算是投资而不是要在房地产里搞风搞雨。

    “启用仪式,一定要我去吗?”

    温晓晓给了一个被你打败了的表情,“好吧,不想去就直说。”

    “公开活动就算了吧,最近我采访都停了、节目也不上了,有个人对我说的话不错,我这个年纪和四五十岁的不同,柳传志马云天天上电视没关系,我二十岁,老出现在镜头里,不仅会让别人觉得我是娱乐人物,而且时间久了,我自己心态不稳,回头别自己把自己当明星了。”

    “最早的时候是特别需要流量才频繁出镜,现在没那必要了。”

    温晓晓若有所思的点头,“那你以后就这样了?”

    “倒也不是,互联网领域的企业家本身出镜率就高,而且还有马云那样的人,他有事没事都要弄点会议、论坛什么的,大家都出席那我也得去,另外和公司业务有关的我也会出面帮忙推广,剩下的会相对减少些。”

    话题度下去以后,他温晓光也不必做什么事都给人看着,那种毫无隐私的日子其实很痛苦的。

    正聊着,徐南一又进来赠送了水果,她刚刚出去的时候想了想温晓晓说的话,说什么来着?

    其实就以一个正常人的身份和温晓光交往,就是最好的,不要老是想着他那过百亿美元的身家。

    就是他本人吃的也只是这饭馆里的家常菜。

    “温总,这是今天的水果,温小姐有什么特别想吃的水果吗?”

    “小橘子有吗?”温晓晓喜欢吃小一点的,比较甜,没那么酸。

    “有的,我叫人去拿。”

    饭后一点水果是温晓光的习惯,倒不算是人家故意借送水果来套近乎。

    徐南一脸上虽然微笑,心里还在想刚刚温晓晓的话。

    “怎么了?”温晓光看她欲言又止,“是我姐她?”

    “当然不是。”她略作犹豫,最后还是鼓起勇气讲了,“我只是在想您吃饭的时间不固定,要不加个微信也方便提前告知,而且我也好奇微信创始人的微信是怎样。”

    温晓晓略有讶异的看了这店长一眼,真上道啊,你早这样不就好了。

    温晓光掸了手掏手机,“可以啊。”

    “真的?没有不方便就好。”

    “没不方便。但是,不要乱推,我不会轻易加人的。”

    这话说的,一方面提了醒,一方面哄的对方很高兴。

    其实便是这样更为直接的交流才容易让温晓光有印象,他是微信的老板,谁还能用这个对他怎么样,真当官方不会封号嘛。

    徐南一扫了扫,心满意足的出门去了。

    “还得是我的办法。”温晓晓小小得意,“不然她天天都得把你当做她自己的老板那样尊敬。”

    温晓光捕捉到了这词,“似乎是,其实我明明只管着一万多人,但很多人对我的态度就像我是他老板一样。”

    “这位徐店长还可以,不过你也要当心些。”

    “知道。”

    温晓晓皱眉,“我有些担心,如果人们都拿这样的目光和态度对你,这样下去,什么时候才有合适的弟媳?”

    温晓光看的更开一些,“我觉得非得找一个完全不看重钱的是偶像剧情节,很毒、不真实,而且一点都不爱钱的人真的就是好人吗?现在这个社会可不可以把她理解为是那种搞不清楚状况的二货?喜欢钱是一个人正常的特点,我自己难道就不喜欢钱吗?”

    “你自己想清楚就行。那这店长……”

    温晓光摇头,“大我五六岁呢。”

    徐南一的确是带着满心的紧张情绪,不过打开温晓光的朋友圈就会发现他很无聊,基本上都是工作,或者转发好的文章,从来没有生活分享。

    想来想去也只是发了个问好的。

    ……

    ……

    温晓晓来这一趟也看了他新的住所,“原来的房子呢?怎么办?”

    “孙梦洁偶尔会去住,剩余时间就放着了。”温晓光没多余心思分到那些房子上去,就只能放着吧。

    “可住这里,你不怕对面的人认出你么?”

    温晓光道:“暂时还好,我早出晚归的,基本上遇不到什么人,对面这层楼的另外一户,也没人住。”

    没人不代表没卖出去,豪宅是这样的,主人都不止一个地方,心情好爱住哪儿住哪儿。

    姐姐还是觉得不行。

    “暂时就住着吧,以后还是买个别墅。我听人说北京的别墅是有钱也买不到,你这样拖着不是办法。”

    “操那么多心,你今天回中海么?”

    得回的,周一还要上班,主要她发现弟弟精神状态还算不错。

    “晚上飞机吧。”

    就是个折腾的人。

    到了六点左右,温晓光还自己开车把她送到机场,本来打个电话就行的,结果冒冒失失的冲到北金来。

    “晓光,”温晓晓忽然生出感慨,“你说咱就两人在这世上,挣那么多钱,结果分两个城市,你有什么事,我还得特意安排时间才能过来,咱为了啥呀?”

    “为了过的好。为了按照自己喜欢的方式过日子。”

    虚荣成功到最后都是假的,虚幻的,得过得好才行。

    “嗯,那你过的好点。我知道工作重要,但别把自己搞成没有生活的人。”

    温晓光望着她的背影送走了她,别把自己搞成没有生活的人,说的容易。

    王兴创业为了节省时间自己买了剃刀把头搞成那样子,因为理发也浪费他时间。

    像他这样的要有生活,其实不是钱的问题,而是时间的问题,要说时间,根源还在于公司管理效率的问题。

    真正高明的管理者,总是从容淡定,不急不忙,但公司井井有条,比如马云,天南海北的跑,到处装逼,但营收每年增长50%,还有任总,说自己基本退休,有些事都不汇报给他,结果公司一年比一年生猛。

    次一级的就是每天超勤奋,公司也还不错,大多数都是这一类,比如雷君东哥王兴。

    最差的就是每天弄的焦头烂额,时间精力钞票都花了,最后搞成一团浆糊,比如凡客诚品的陈年。

    温晓光的目标自然是第一种,他也有条件成为第一种,长久以来,诸多高管习惯于和他‘共治’,同时也不会在关键决策上死扛着不同意。

    不过还不成熟,因为这种状态建立在第一代创始人私人信任之上,没有制度性的保障。

    这并非是随便引进一种国外经验就能搞定的,而是要在公司现有情况下做有选择的借鉴。

    关于这一点,微拓已经在寻找专业的咨询公司了。

    温晓光理想中的,还是希望有一定程度的放权,让高级人才有实现自身价值的机会,同时具备有一个权力中心,做决策的时候必须只有一个声音。

    像是这个周末的晚上,有时间,他也会这方面的书籍,或者自己静坐思考公司的管理之道。

    他注定走不了强东那种高压控制高管团队的路子,他本身不是那种性格,也许领导者的性格很大程度上就决定着公司的管理风格。

    这方面,的确有点像阿狸,因为温晓光也是善于激发人才发挥能力的人,而不是什么都非得自己上的那种。

    想的多了,他忍不住打电话给黎文博。

    “睡不着,公司扩张到一万多人,最近我思考管理的时间也多了,我倒是想问你一个问题,你觉得阿狸的管理模式如何?”

    &nbyashua360.sp;   黎文博本来是陪女儿,听了电话默默走出房间。

    “你让我从何说起呢?”

    “想到什么说什么。”

    “马云本人应该说过管理公司应该靠智慧、胆识,而不仅仅是股份控制,但是这种大忽悠的话不能信,你知道的,阿狸的投票权大头一直在他手里,我想还是得软硬都要有。”

    温晓光当然不会轻易听那种忽悠。

    “两者结合吗?”

    黎文博其实不意外,“对,我自己有想到过,你最终可能会让我们公司和它有一定程度上的相似,因为从管理者的角度来说,你们两个都是对身边人给予信任很大的那一类。从公司的经营模式来说,都开始分化出一个又一个的产品甚至独立子公司。”

    看来他是预料到温晓光今晚的行为。

    “现在公司稳定,势头很好,如果你有想法,我建议此时开始实践。”黎文博觉得此时是个好时机,至少可以着手准备。

    温晓光也知道第一步怎么做,“得设计个制度,让核心团队成为永远的微拓人。”

    www.jingruihz.

    “倒不是永远吧,而是允许进、允许出,活一点,这样普通的中层干部也有奋斗的动力,微拓目前还是以最初几个创始人为最高职位,这个迟早要变的。”

    其实高级人才,或许在乎钱,但钱好满足,问题在于怎么让人家实现自身价值。

    平等对待,温晓光是可以做到的。

    更关键在于,这家公司让人家产生归属感。

    通俗的来说,微拓是属于最高的团队的,温晓光也是个打工者,只不过他说了算而已。

    黎文博再强调,“如果你要做调整,现在调整是最好的,天晴的时候修屋子,你说过的。”

    温晓ivsmt.光摸了摸下巴,“先内部提拔一两个人,做一下职位调整,这事不急,花上十年时间去做。而第一步,就是得先让我相信,提拔上来的年轻人可以管得好公司。”

    不然谈什么放给大家一起治理呢。

    “有思路吗?”黎文博问。

    “没有,我要做一下人员观察,你别说出去。”

    温晓光自己现在还是ceo,黎文博作为coo协助ceo工作,目前是这种格局,并且运作良好,想来维持不变一到两年,也是可以保证效率的。

    之后必定会调整,黎文博大概率是往ceo的位置上靠,而留下来的首席运营官位置,就是个机会了。

    随后他们又就几个具体的人讨论了一波,但都是意向性的,无法最后确定。

    对于黎文博来说,他大体上是确定了温晓光的未来管理方向,这也是符合他的心意的。

    微拓并不属于某一个个人,这个概念,最难有的人其实就是温晓光。

    若想成为国际化的大公司,的确得避免家族化的思维,他只是有些意外温晓光现在就有让‘职业经理人’管理公司的想法。

    对他这个年纪的来说,早了些。

    那是因为他不知道,温晓光计划在三十岁之前将微拓变成一家没有他天天盯着也能运作良好的强大机器。

    第一代企业家,许多人说是勤奋,实际上就是贪恋权位,不在那个位置上就会怅然若失,感觉失去了人生价值。

    和普通人失业之后的失落感,以及自信逐渐丧失的情形很相似。

    还有些人是年纪大,有老一辈的思想,觉得自己办的公司,以后就是我儿子的,我是老板,除了我和我家人,你们都是打工的。

    最麻烦的是还想让儿子接任职位的,这是韩国人的通病,

    其实这反倒限制了公司的发展。

    聊了许久,有三十多分钟,最后放下手机,微信还有徐南一发来的消息,

    消息很简洁,问他在吗?

    温晓光相当无语,直接无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真没想重生啊〕〔大周仙吏〕〔天官赐福〕〔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在港综成为传说〕〔高人竟在我身边〕〔我在玄幻世界冒充〕〔第一战神杨风〕〔麻衣神婿〕〔北玄门〕〔世子很凶〕〔剑来〕〔开局签到荒古圣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