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巨星从退伍开始〕〔叶落落慕少棠〕〔神医毒妃不好惹〕〔诡异流修仙游戏〕〔诸天最强大BOSS〕〔金瞳神婿〕〔超级兵王混都市〕〔逍遥医少在都市〕〔烂柯棋缘〕〔从饕鬄开始吞噬进〕〔狂战奶爸〕〔穿越从武当开始〕〔王康〕〔快穿大佬她征服了〕〔北境守护神杨辰秦〕〔春意闹〕〔天骄邪少〕〔我在西北开加油站〕〔开局签到九个小仙〕〔你是我的满世欢喜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温晓晓 第604章 战略会议,判断未来
    2012年8月的一个周六,温晓光将诸多高管集聚起来。

    微拓目前有很好的态势,b轮所融的资金是一笔超级巨款,与此相对应的,公司多方出击,首先支持海外事业部,并在云计算及支付领域首次试水。

    这两个方面,微拓都是落后的,这个时候的阿里云已经成立三年,而支付宝则开始为平台里几十万卖家提供小额贷款,日均交易额超过6亿元人民币。微信支付虽然依托几个o2o平台增长迅速,日均交易额同样破亿,但在整体上是有落后的。

    目前来看,随着微信用户不断接近2亿,微拓的竞争对手已经逐渐从腾迅转为阿里。

    两家以不同的角度深入各个潜力领域,从结构上来说,阿里是借助其他领域向内支撑核心电商,微拓则是手握核心微信向外扩张版图。

    温晓光觉得,他必须要非常清晰的传达出这家公司的本质目标,否则就会陷入争夺市场的财富陷阱,换句话说叫见钱眼开。

    当然,阿里的收购意图其实也摆在大家的面前。

    但没有人同意。

    一个都没有。

    成功的人都有点自以为是,臭屁,叫人讨厌。

    用李一丹的话来说,“我从美国回来,加入微拓是坚信微拓会成长为一家了不起的公司,我拼命努力工作,不是要把这家公司卖掉,我是希望在这里实现我的梦想。”

    但是现在摆在眼前的形势也很严峻。

    “qq未死,又来了阿里。”黎文博会相对理性一些,他揉着脑袋说:“我睡眠想好点儿是不可能的了。”

    他和李一丹的位置不同,看到的也不同。

    对于李一丹来说,饿了么、美团等平台交易量一路上扬,估值每天都是不同的,手机支付发展迅猛,意锐公司同样势头良好。

    单算微拓所获得的投资增值就可以撑起微拓的业务面板了,投资事业部一家就包了。

    “虽然对手强大,不过我们占据的是移动互联网的制高点,有句话不是经常被说么?”

    “顺势而为。”温晓光给她补充。

    “对,顺势而为。”

    “一丹说的对,现在看来bat三家中,转型最好的就只有阿里,百度一直以来都是战略做的最烂的一家,我认识李彦宏的,我估计他得过了这个年才发现移动互联网来了。”

    没错,正是2013年初,百度忽然惊醒,手机特别重要。

    然而企业家等到手机网民超过pc网民才开始有动作,那是迟的不能再迟了。

    “腾迅……我认为我们各位都小觑了他,又或者因为最近今日头条风头正盛,使得大家忽略了林总的贡献,但我不这么认为,如果说阿里的核心是电商,那么微拓始终都应该把主战场放在微信。”

    “当初费尽心思拿支付牌照,上线支付功能,是因为我们希望用微信让用户的生活更方便。”

    “所以我们投资外卖……投资本地生生活服务。这一基本逻辑最近在公司有些模糊,我想强调一遍。”

    “当然,好在公关部做的不错,中国好声音有意想不到的火爆,眼前的危机暂时没有,但企业家都是受虐狂,我从不觉得危机已经远去。”

    “失去了移动互联网时代的即时通讯软件,腾逊的广告业务大受影响,但这家公司本来一半的营收就是依托游戏,这一领域他没有受到挑战。”

    其实林长生并不这么认为,社交始终是它的核心,微信的崛起不仅使得市场对它的信心剧烈降低,股价一蹶不振,而且也直接影响了围绕qq建立起来的生态。

    另外,中国用户对腾迅的厌恶如今开始进入报复性阶段,即有相当一部分人在看到微信的崛起后,会狂欢似的庆祝,并努力脱离腾迅的现有生态体系,对于企业的困境有一种拍手称快似的幸灾乐祸。

    尽快他们得不到一毛钱的利益,但就是快乐。

    而且微拓其实有在推波助澜这种趋势,早已经搞的腾逊焦头烂额,当你失去了消费者的心,再挽回是相当相当困难的,这其实超出了商业措施的范畴。

    而微拓所做的则是商业手段本身,无可厚非。

    当一座雪山在雪崩的边缘,任何一片雪花都会引起灾难,如今腾讯就处在雪崩的边缘,

    中国消费者在告诉他们,什么叫出来混总是要还的。

    zdhcp.

    当然,温晓光今天说这番话也没有错,hope for the  prepare for the worst——这是一个老总永远不能失去的素养。

    “我们不会在游戏领域投入过多的,我说过,我们再创业不是为了掏出中国小孩子口中的那一个硬币。”

    温晓光所展现的情怀,有的时候很矫情,很恶心,但有的时候也很有吸引力。

    “我对于腾逊这家公司的判断没有各位那么悲观,我认为他会受到很大的损伤,市值可能会下降,或者增长乏力,但qq是过去十年的第一社交软件,它不会很快消亡。游戏领域也依然可以让他们掘金。”

    “所以我的观点是他会依旧存在,微信永远不能忽视藏在我们背后的眼睛。从哲学层面来说,我很高兴它继续存在,第一是让微拓免受垄断之责,第二是让我们自身保持清醒。”

    就如同阿里留着京东,后者在后来的确发展壮大,但在10年、09年那样的时间点,京东其实很危险,但马云没有去搞他。

    做了看似又打败一个对手,但其实就把自己推向盛极必衰的拐点。

    没有对手的时候,再聪明的人都会犯错。

    从这个意义上讲,腾迅对于今天的微拓来说,是让他们继续保持成长的第一动力——不然,就会死啊……

    “不过,在游戏领域之外,我们则不必太过手软。”温晓光说道:“我指的是投资。”

    李一丹微微一顿。

    “拥有流量,拥有资金理所当然的会选择投资。腾迅也不例外,所以我们要在这个领域形成优势,说白了,他们的投资项目,其中我们认为好的,要果断的抢过来。不能让他们在移动互联网时代再一次构建生态。”

    在中国创业,永远绕不过bat,如今微拓走到这个地步要直面他们了,其中两家都不算什么。0872.

    重要的还是阿里。

    “真的都不答应被收购吗?”温晓光又问了一遍。

    韩国伟笑道:“温总,他们也www.lubaking.不买不起的,全年营收今年不会超过60亿美元,拿什么收购啊?”

    大家全都会心一笑。

    就算有人心里稍微冒了一些想法,也不会说的,哪个笨蛋看不出来温晓光不会同意啊。

    “既然如此,我们就得做好一些持久战的准备了,支付和云计算、金融算是交汇点,因为两家公司全都需要,但我们两家本质上不同,他们下一步棋应该是物流,这也是个烧钱的活儿。”

    “但马云不会自己烧钱,他会纠结一帮人共同打造国内的物流体系。在这一方面,微拓是无关方,我们的下一个领域在内容生产和信息分发,从和这个角度看,我们会产生一定的竞争,但不会是死敌,至于谁的未来更好,那就是各凭本事了。”

    李一丹说:“这样的战略大方向一定,其实就会清晰很多。所以我们明明是在bat之间走出一条新路,凭什么卖给他们?”

    ……

    ……

    公司内部的战略会议是常常需要讨论的,在这个形势变化特别快的今天,每一家企业都压力巨大。

    看不清未来的路,所要付出的代价是特别巨大的,比如说百度。

    林长生原本就有些没看清,不过这个周六他似乎明白了,董事长办公室里。

    他有些不好意思,说道:“所以x事业部就相当于微拓找到的新的路。

    温晓光的意图就是这样,“云计算也好,大数据也好,在未来三年内都很难有高速的增长,那是我为我们公司8到10年后准备的,所以我讲云计算先投资五年再说。”

    “x事业部才是今后三年左右增长的爆点,而且我给他们很大的自由度并不是因为看重张一名超过你,而是一个今日头条还不够,我们需要孕育出更多的产品。”

    林长生明白了,“我们能求生于bat之间吗?”

    温晓光点头,“这就看咱们自己了。所以也不是我让他摘你的桃子,微信的定位本身就是导流,换谁坐你的位子,我都会要求微信配合今日头条,今日头条上我们可以做广告,可以获得营收。你知道有一个腾迅看着,微信是不好收太多钱的呀。”

    有些订阅号的收费额度,随着头条号的上线可能也得降,就算没有头条号,腾迅那边照抄了你,然后全免费,你说你能怎么办?

    鹅厂就是这么办事的。

    他同时也强调,“但是微信始终是我们的核心,你看李一丹每次看到你都乐呵呵,她知道她出去谈判,最重要的砝码不是给人家多少钱,是资源。”

    “越是好的创业企业和创业者,他们就越看轻钱,越看重资源。你也看到了,没有了即时通讯软件的腾逊现在有多麻烦。”

    qq上很多弹窗广告,原来是这家集团的重要营收来源,

    现在首先是广告价格低,客户不是傻子。其次,他也不能肆无忌惮的刷刷刷的给用户弹广告,太拉低用户体验了,那是‘微信卧底’才会干的事,

    所谓牵一发而动全身,就是如此。

    所以现在用户发现广告越来越少,实际上是微拓的功劳。

    小马哥要一边看着营收减少,一边还想着怎么搞点事倒打一耙,那就得增加投入。人家说开源节流,现在全反过来,要不说真恨温晓光。

    “我明白了,温总,我会找个时间主动去约张一名谈一谈的。”

    温晓光最终给了他一个笑容,总算是把内部的竞争往良性方向引导了。

    这是正常的,人和人之间都点出点事,他作为老板不能简单粗暴的就把人开掉,这个管理艺术太丑陋了。

    “行吧,那你去,我接个电话。”温晓光拿着手机对他说,看他走后,接通了电话,“喂,陆总,什么事?”

    “正事。我们听到了一些传言,阿里巴巴可能会挑战微信,股东想听听微拓对此有什么应对计划。”

    ……

    周六过去的周末,崖口人家。

    温晓光在此用餐,徐店长坐在对面。

    “我的工作很多都是决策、协调,协调好公司各个部门的关系,让团队处于最优状态,要让我们的股东明白我们在做什么,未来做什么,这事说简单也简单,只要心里清楚,说出来就行,但说难也难,因为股东的问题往往很尖锐。”

    “我是各方利益汇聚的中心,出了任何问题都要到我这里寻求解决办法,要我决策,此外,还有各种社交、同行诋毁、诱惑、流言、美女、珠宝、豪宅等等等等,那么多人烦我,那么多事也烦我……而我要在这样超复杂的环境中保持清醒的认识,做出正确的判断。”

    “你现在还觉得我这老板好当,我的生活美好,令人羡慕吗?”温晓光说的很严重,但他晃动刀叉的样子,却显的轻松。

    所以徐店长说:“我其实没看出来你有多不美好。”

    温晓光耸了耸肩,“因为我习惯了,很痛苦才习惯的。我知道别人怎么想象我的生活,但是,我真没时间花钱。而且花钱并不能让我快乐,我什么都不缺啊。”

    “我没有必要为了钱去烦恼任何一件事,对,因为我的烦恼钱都解决不了。”

    徐店长听很无语。

    温晓光也无奈,“我就是随便说说,我知道你理解不来。”

    “我是为了一万块钱要每天辛苦工作十个小时以上的人,逻辑上我是能听懂的,但要理解,我做不到。”

    徐南一发现,这样简单地聊天其实温晓光反而会话多一些。

    “你的焦虑全部是钱?”

    “算很大一部分,我还担忧以后的生活,婚姻问题,以后孩子抚养问题。”

    “这个问题,你不需要一个人面对,你应该找个男朋友一起面对。”

    徐南一小心的问:“你希望我找个男朋友吗?”

    温晓光对她没那个意思,他总是要面对很多诱惑,不可能来一个接一个,身体也受不了。

    “尽快找一个吧,我最近认识一个心理医生,她说独居久了的人,两个人生活也许会好一点。我们是朋友,这句专业建议,不收费。我吃完了,先走了。”

    徐店长叹一声气。

    不久后,崔敏也出现,安慰道:“好了,本来就是小概率事件,你听他的描述也知道,那根本就不是我们这个世界的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真没想重生啊〕〔大周仙吏〕〔天官赐福〕〔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在港综成为传说〕〔高人竟在我身边〕〔我在玄幻世界冒充〕〔麻衣神婿〕〔第一战神杨风〕〔北玄门〕〔世子很凶〕〔开局签到荒古圣体〕〔剑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