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王妃她每天都想被〕〔甜婚憨憨〕〔婚后相爱:总裁太〕〔我带歪了整个世界〕〔镇守府求生指北〕〔我是王富贵〕〔一胎俩宝,老婆大〕〔极道狂飙〕〔苗疆蛊事2〕〔许明余舒雅〕〔乾龙战天〕〔进击的后浪〕〔黑科技编辑器〕〔天汉之国〕〔我不想争〕〔开局抽女帝,把把〕〔青春流火〕〔重生医妃〕〔黄河镇妖司〕〔重生投资大佬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温晓晓 第610章 后退一小步,前进一大步
    九月的一个早晨。

    林长生敲响了董事长办公室门外宋一秋的桌子。

    “林总,早上好。”

    “早,宋助。那个温总来了吗?”

    “还没有呢。”宋一秋通常都会比温晓光早到一些。

    “喔,那你给我个时间段,我有事找温总。”说完之后,林长生又问:“我听说温总最近在看《华为基本法》?”

    宋一秋微笑,“是的,因为产品的事情有林总你们嘛,所以温总就有多的时间去想企业文化。”

    对的,微信有林长生,今日头条有张一名,投资部有李一丹,微信支付有付与萱和蒋凡,他们还有一个好的coo,云计算的王晓明正在到处忽悠大学生进组。

    温晓光呢,不需要整天外出去给公司当人形广告牌,融资的事情也搞定了,那么他就有时间去思考怎么去塑造这家公司的企业文化。

    当然对于林长生来说,关注老板干什么,也是他们常干的事。

    温晓光来到公司之后见了他,“我还准备找你们开会呢,说吧啥事。”

    林总捋着西装坐下后说:“关于微信服务的事,我们部门在考虑拓宽我们的服务边界,话费充值这个太老了,从小便利店就开始再搞,这没意思,微信需要一点创新。”

    “什么创新?”温晓光的心情似乎还不错,“说说看。”

    “其实就是城市服务、生活缴费,这些可以连同付总一起做。”

    现在的微信支付虽然可以为美团和饿了么提供在线支付服务,也可以线下扫二维码,为商家提供服务,但在便民服务领域还不够。

    但这些内容,其实需要非常细化的去设计,去试验。

    “老林,我最近在想一个事情。”温晓光也是开诚布公的谈,“从开发微信开始,你就是负责技术和产品一路到现在。最早期的时候我提供了很多创意和设计,包括语音通话、表情商城甚至公众号,后来又主导微信支付的成立。”

    “但是我始终不是一名技术出身的专业人员,在工作中,有时候也闹出过笑话,那就是我的想法程序员根本实现不了。或者用简单的语句描述:我不是一个产品经理式的ceo。”

    林长生不否认这一点,但他也说:“可您做出的战略规划基本都判断对了方向。”

    “这就是我要说的。”温晓光一拍桌子,“微拓需要一个更新清晰的使命和目标,需要一个更加有力量的团队,这个有力量是指,我们每个人都需要发挥自身的长处并相互配合。”

    林长生心说,原来宋助说的最近在看企业文化就是这些。

    “如果是这个事,那还真的需要开一次集中会议讨论。最好能有一些案例,这样能开放思维。”

    温晓光是有这个考虑。

    &n 产品经理式的ceo和非产品经理式的ceo其实是有很大差别的,这不是在强调差距,谁好谁坏其实难说,它所强调的www.zhenchengsh.是差异。

    微拓现在做,来得及。

    所以很快这个会就安排了,讨论的是企业文化,而企业文化需要反复去说,这是它的两个特性决定的,一个是比较虚,说少了相当于没说,一个是很重要。

    每一个公司都要有一个核心的使命和目标,这个目标不能变,围绕这一点去布局、去下棋子,去推出新的产品,这样才不至于显得没有章法,随波逐流。

    尤其在这个变化多端的世界里,认准了一个目标就显得更加宝贵和难得。

    百度就是一个很好的反面案例,百度的喊出的使命和目标是:用科技让复杂的世界变的更简单。

    乍一听好像没问题,也符合李彦洪这种理科生的思维,重视技术嘛。

    但是细想,问题很大,

    用科技让复杂的世界更简单?

    这句话放在哪家科技公司上不合适?

    饿了么有没有用科技让复杂的世界更简单?美团有没有?阿里有没有?再说点过分的,约炮软件都特么让复杂的世界更简单了!

    使命这玩意儿本来就是很虚的东西,结果说的又那么虚,就会导致公司从上到下不知道该干什么。

    之后才有李彦洪在互联网大会上讲他头疼的事:机会太多了不知道做哪一个,他总得放弃一个,选择一个。

    背后的原因就是围绕互联网,你所有做的事情都是让复杂的世界更简单,这哪里是百度的使命,这是互联网技术革命的特征啊。

    反观阿里的使命就很清晰:让天下没有难做的生意。

    通俗易懂,每个人都知道,喔,我们要做的事情就是让中小企业赚到钱。

    在这个过程中,

    你说线上支付不方便?那搞支付宝。

    物流送货搞不定?那搞菜鸟物流。

    做生意没启动资金?那搞网商银行,并在后来孵化出蚂蚁金服。

    淘宝的交易规模太过庞大带来太大的压力?那搞阿里云。

    围绕‘让天下没有难做的生意’去布局的,阿里都做的很好,反而随波逐流的就不太乐观,比如阿里大文娱,拥有3亿用户的天天动听把人家搞死了,收购优酷、uc,也越搞越差。

    但至少核心的还没错,百度就是在移动互联网的大海里乱游,外卖火了就去搞糯米,支付好像有机会?又去做百度钱包,结果市场份额可以忽略不计。

    所以清晰的使命真的很重要,那就是浓浓迷雾中的一盏明灯。

    林长生说要案例,温晓光就给他们案例,这次重要的初次会议一他的一个判断开始,这个判断是连京东都会超过百度。

    “因为互联网公司的轻资产模式,导致它与传统的汽车、房地产有一些很大的区别,那就是一家小公司的一个想法就可以颠覆一个领域。不像汽车,从零开始想要打败大众、通用,那是非常非常困难,几乎不可能。但在互联网那就不一样。”

    温晓光把这句话写出来给大家:杀死一个产品的,通常不是一个更好的同类产品。

    他说道:“这句话的意思也可以换一个讲法,打败你的往往不是同行而是跨界。微信和qq就是有着很大不同的产品。因为这种快速的变化和强大的危机始终伴随我们左右,所以一个清晰的使命和目标就会显得格外重要。”

    “今日头条也驶上快车道之后,我的工作要从产品领域转到企业文化和团队建设上。微拓要有一个非常清晰的使命,去让我们每个人,包括我知道明天的路大概走哪个方向。”

    “互联网公司会倒下的非常快,明天不知道怎么走,肯定死的很惨,我认为百度就是,他们的反应很慢。”

    不过这些话说起来容易,如何构建一个有积极意义的企业文化,如何构建一个团队,如何确立使命,都是很难一步就做到的事。

    &所以需要时间。

    “第一步,我们就从这里开始。”温晓光夸奖了一番林长生,“今天早上林总和我说了想要在微信上做一些便民服务的事情,其实与我的想法不谋而合,我也觉得非常不错。”

    “但是我没有去细究如何做,说实话我也听不懂那些技术细节。”

    核心高管都是知晓各自底细的,黎文博几人不约而同笑出了声,这没什么好隐瞒的。

    温晓光也没不好意思,“所以呢,我是这样决定的,我决定放过你们,也放过我自己。因为我听不懂,逼的你们汇报的时候总是在想各种词,我自己呢也要去很费心思的学习,以后不这样了。以后我就听一个,目的,就是说你对这个产品更新,或者出一个新的产品,你到底要干什么,要达成什么目的。这个目标要与微拓的使命相契合。”

    “对于微信来说,使命是让城市生活更便捷。对于x事业部来说,责任是三方面的,第一平台治理,因为今日头条一定会有很多谣言,这个要注意。第二是科技创新,第三是内容建设和信息服务。”

    温晓光也直言,“微信的设立谈不上什么使命不使命啊,我们自己不给自己带高帽子,微信就是我看到了即时通讯软件从pc端向移动端转移的趋势。”

    “但是有了微信之后不是说就抱着个大棒棒糖到处赚钱,腾逊是这样做的,我们不会。微信以后的目标,包括付总,你们要一起协同合作,以后推出所有新的业务,都要让城市生活更便捷。”

    林长生添了一句,“如果我们做到了,那么所有人都离不开微信。阿里再怎么做来往都没有用。”

    没错。

    “所以生活缴费这个业务拓展我是支持的。”温晓光明确表态,“我们当初成立微信支付,是为了让o2o企业和消费者的支付行为更简便,这其实也内嵌在我刚刚讲的那句话里。生活缴费同样如此,除此外还包括政务平台,公共交通、本地生活服务……这也是我们为什么投资他们。”

    李一丹点点头,记了下来,以后要去关注相关的企业,“这样来看的话,虽然是今天才这么讲,但早期开始,其实微拓就是有一个模糊的行进路线的,只不过那时候一直说让用户更方便之类的话。”

    黎文博补充说:“早期是针对消费者多一些。但微信的生态里也有政府、非盈利组织、景区景点、高校,它们都在发布各种信息。所以我觉得这四个字囊括的很好。”

    “收购高德地图同样如此,就以公共交通举例,当然这个要和政府合作,就是在城市街头等待公交车时,不知道车还有几分钟到。”

    温晓光就提要求了,“我想至少要在一两个城市先做尝试,当用户打开微信,搜索一个公众号,可以查到自己等的那路车现在到哪儿了。”

    温晓光虽然不懂技术上是怎么做到的,但他知道有这个服务,至少上海是可以的。

    “甚至于将来,乘坐地铁公交,只用微信支付的二维码就可以,这就省掉了公交卡之类的东西。所以我要求,各位在加强产品服务功能的时候,要以简化城市生活为切入点,现在的城市,哪里痛,我们就治哪里。”

    温晓光在内部会议上才讲这样的话,“而且从政治角度来说,在我们国家,解决大领导关心的问题,才能活的更久。多做对中国和中国人民有利的事。”

    “所以微拓放弃了游戏。”

    “对,做的不成功是亏钱,做的太成功就会被人民日报点名批评,那可不是什么光荣的事。”

    解决城市生活痛点,就是立于不败之地。

    这次的调整还预示的另外一件事,就是温晓光将进一步放权给各事业群的总裁,他不会像马化腾一样再和一群高管在夜里两点不停的使用微信寻找其中的bug。

    总得放手让这些人自己去试,他只会偶尔去抽查,又或者询问生活在城市里的朋友。

    抽出的时间,将用在文化和团队两方面。

    一家公司的有很多的用户,前提是有好的产品,有好的产品前提是有好的团队和文化,可以不断吸引好的人。

    所以看似是放权,但实则是温晓光去抓住了源头的东西。

    好在从最初开始,微拓确立的就是让用户更便捷的思维,并以此去布局,所以并不是从零开始,只是现在作为一个更加清晰的信息传播出去了。

    而光说不做不行,

    过后不久,微信事业部就开始发动员工举例:现在的城市生活中都有哪些痛点,挑选一些能做的开始。

    这样一个做事顺序就会让每一个参与的员工都明白,喔,我们是围绕某某目的在做。

    这就免得在移动互联网时代,各色app提供的上万种功能中失去了自己的方向。

    当然,这些事情是林长生该考虑的,而非温晓光。

    温晓光则在与黎文博酝酿之前讨论过的合伙人制度,也就是团队。

    “我现在有一点抽身出来,除了更专注于我的工作,其实也是在尝试性的构建一个完整的班子。”

    黎文博能听懂,“我知道,就是你说的,第一步就是要让他们证明,能把自己的产品管理好。”

    “不错,我给了一个总方向,给了权利,然后大家在共同的团队里各司其职,我想我会轻松一点,同时像张一名啊、像林长生啊,他们也会觉得自己的自身价值能体现的更加明显,对于公司的主人翁意识也更强一点。没有谁给谁打工,我这个ceo也是打工。”

    “要做到可不容易啊。”

    “没关系的。”温晓光还是年轻,胆子大,敢放手,“我有否决权,如果真的什么项目有问题,我就停掉了。再说了,即使做得错了,付出一些代价,也可以学习到很多。”

    “那你现在准备做什么?”

    温晓光说:“有些古老的方法也还是要用的,比如说培训,对员工包括总监级别的员工进行企业文化的培训。这你应该有过相关经验,不难。”

    “第二个,对于接受我们建设微信的这个思维比较好的员工,能力也不错的,要提拔,位置多的是,副总裁嘛,都给他弄到那些上面去,多多锻炼。”

    “第三个,要有惩戒,要淘汰掉那些阳奉阴违的人。”

    “第四个,要搞一些活动,增加公司的凝聚力,把这种文化当做主流意识来宣传,使命就是这样,十天不说记不得,一个月不说就忘光光。”

    “第五个,我们要尝试构建一些福利体系,给员工福利,让大家工作的快乐。”

    “我希望有那么一天,微拓是一群快乐的工作、做有意义工作的一群人结合在一起的公司。”

    在这之后,微拓高管层果然多了一些新人,每一位事业部总裁都基本在原来基础上增添了一位年轻的副总裁。

    年轻有欲望,想升的更高,这样团队能保持饥渴,这也很重要。

    反正通过一系列操作之后,温晓光自己给自己减负了,一开始有些难以适应,突然间他不必去参与今日头条、微信那些项目组,偶尔也会担心。

    但其实从道理上来说是对的,指挥者本来就是要从一线战场往后退的。

    在2012的9月份,暂时还不太需要推出新的战略产品,因为没有4g,搞火抖音在物理层面不现实,共享单车则连概念都没有出,直播行业在孕育中,不过那似乎和微拓也没什么关系。

    至于李一丹,则去找出了两个月前看过的那份中国版uber的商业计划书,从逻辑上来说,网约车做到了让城市生活更简单。

    唐医生则运气很不错,她给温晓光打的电话正好碰上他开始减负的时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真没想重生啊〕〔大周仙吏〕〔天官赐福〕〔高人竟在我身边〕〔我在玄幻世界冒充〕〔在港综成为传说〕〔我师兄实在太稳健〕〔第一战神杨风〕〔麻衣神婿〕〔北玄门〕〔世子很凶〕〔剑来〕〔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