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叶思诺陆司琛〕〔强悍人生之万千角〕〔噩梦将袭〕〔茅草垛里的风筝〕〔吾乃仙宗一炮台〕〔幸孕宠妻 战爷 晚〕〔洛诗涵和战寒爵〕〔超级保安在都市〕〔战爷晚安听书〕〔史上最强医婿〕〔刀路独行〕〔以剑与诗歌佐茶〕〔一代龙尊〕〔都市逍遥医神〕〔最强药王〕〔女权世界的绝世美〕〔柔情似水慕流年〕〔入赘王婿〕〔总裁夫人她是全能〕〔奇门高手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温晓晓 第622章 聪明人和聪明人
    温晓光手里确实没有优秀的人力资源,不是他不想要,曾今也试图找过一些,不过人力资源这个工作往往要带些忽悠的性质,

    温晓光觉得那些人忽悠过头了,他不想被人忽悠,

    也不想找一个平庸的人来忽悠自己的员工。

    好在,他还是乐意去见各种人们口中优秀的人,从某种角度来说,创业者本身尽管自有其特质,但真正的牛的通常是其身边辅助的那些人,他们能把想象变成现实。

    对于现在的微拓公司来说,大厦已经建好了,那么最需要的其实不是从零开始盖房子的泥瓦匠,而是高大上的设计师。

    大厦建的多高是创业者决定的,但大厦有多漂亮,往往是身边的团队决定。

    遍识天下英雄路,俯首江左有梅郎。

    温晓光特愿意去见识那些聪明人,然后把他们都挖过来。

    施建华至少在履历上属于他印象中的聪明人,

    当老板越久,见到的厉害的人越多,他就越明白,这个世界上最大的不公平,其实是智商差距。

    “很高兴见到你,温先生,虽然我人在伦敦,但也会关注国内的经济生态,您的名字可是如雷贯耳。”施建华梳着大背头,他不像读书都多的那类人一般带着眼镜,他的眼睛虽小,但是有神。

    “希望没有打扰到你的运动。”

    “完全没有,我们到旁边坐。”他示意身旁的小姑娘,“我的女儿angle,angle你陪这位女士玩一玩吧,这是……”

    原来真是女儿。

    “我是和温总一起来的,我姓文。”文留书抹过了身份的介绍,她不觉得登门招贤,带着自己的女朋友会是一件好事,

    别人还以为你是和女朋友逛个街顺便来一趟,而且还带进来。

    施建华的女儿青春年华,运动装很显年轻,她对爸爸的工作不是很感兴趣,若有人陪她继续打那当然也没什么问题。

    不过温晓光的外形还是引起了她的注意,很少有人会长的那么帅。

    球场旁边搭了一个太阳伞,两个男人就到那边坐下。

    “我以前工作很忙,陪女儿的时间很少,所以使得她不是很开朗,有些闷,温先生别在意。”父亲为闺女解释了几句,

    因为yjjy126.小女孩儿面对客人一句话都没说,像极了90后见到亲戚朋友不知道叫人的那些闷葫芦。

    这在中国传统礼仪中是不礼貌的行为,不知道的还以为不欢迎呢。

    温晓光并不在意这些虚礼,“没关系,施先生在国外很多年,但还是很中国。”

    “根在那儿嘛。年轻时候冲出来什么都不怕,但岁数越大越害怕。”

    “四十多岁……不算年纪大吧?”

    “哈哈。主要是孩子,我现在最后悔的就是在孩子还小的时候把她带到国外,皮肤是黄的,但心是白的,有一次同学们说她是黄皮肤,她回来一直跟我比划着胳膊说:爸爸我那么白,哪里黄了?”

    温晓光知道他讲这些话的用意,是希望展现他对家庭的负责,要对家庭负责就得稳重些,一个稳重成熟有责任心的男人形象通过几句闲聊便会跃然纸上。

    “现在我想要回到国内,但是又担心孩子适应不了国内的环境。”

    温晓光望了望那个在球场上挥洒汗水的女孩,论年纪来说,其实与他差不了多少,但或许自己这几年的心路历程过于复杂,他总是不由自主的会把这种20岁左右的姑娘当做没长大的孩子。

    “施先生,读过胡适先生给儿子的信吗?”

    施建华伸手,“愿闻其详。”

    “那我就转述一遍。我养育你,并非恩情,只是血缘使然的生物本能;

    所以,我既然无恩于你,你便无需报答我。

    反而,我要感谢你,因为有你的参与,我的生命才更完整。

    我只是碰巧成为了你的父亲,你只是碰巧成为了我的孩子,

    我并不是你的前传,你也不是我的续篇。

    &nb你是独立的个体,是与我不同的灵魂;

    你并不因我而来,你是因对生命的渴望而来。

    你是自由的,我是爱你的。”

    温晓光也是有一副好脑子的。

    “我想我大概知道一些微拓会成功的原因了,至少温先生非常聪明,记忆力足够强。”施建华是开心的,因为人一旦笨,真的www.b2b2m.很麻烦,

    “我们小时候受的教育应该是一样的,信奉天道酬勤,但事实上,不是这样子。我见过很多很努力的人,做工作很认真,但最后的结果并不尽人意。”

    绝对的公平就是不存在的,在各个领域。

    就比如说足球,罗纳尔迪尼奥根本谈不上对身体的爱护和对职业有认真的态度,但他玩着玩着也能搞成世界巨星。

    也有人说,他们前一天晚上和罗纳尔多一起逛夜店,其他人腿软,但罗纳尔多依然可以在球场上表演。

    队友们告诫阿扎尔自律一些,不要那么懒惰,他只是告诉你,别跟我废话,比赛时把球传给我就行了,气人的是,这家伙总是能做到。

    天赋是最致命的不公平。

    你拼死努力也不如别人随便搞搞。

    在商业这一层面,脑子不好使,就是灾难。

    施建华认为温晓光足够聪明,所以他开始有兴趣,继续说道:“但我还是很好奇,如果仅仅是足够聪明,并不能做出微拓这么成功的一家公司。”

    “我自己也常常想。”温晓光了解他的意思,“为什么温晓光能在移动互联网时代找到一条路,活着并且长大。一开始想到的是我们战略做的对,管理做的好,有人才加入,不过想到后来就剩了三个字:运气好。”

    “之后我脱离普通人的阶层,看到了更高的高度,也看多了更多样的人,那么多起起落落的事情摆在眼前,我终于明白一个道理。”

    施建华问:“什么道理?”

    温晓光竖起食指,“越是幸运的人生,就越不能浪费这种幸运。否则,教训是非常非常痛苦的。”

    话及此处,中年人喝了一口水。

    轻轻的说:“你与我认识的所有21岁的孩子都不一样。如果我因为各种因素没能加入微拓,我也很有兴趣和你这样的人交朋友。”

    “因为从来没见过我这样的人?”

    “你只比我女儿大一岁,”施建华反问说:“你觉得你们两个差别不大吗?天差地别啊,她可能得十年后才能用你的方式和我进行平等、有来有回的对话。思考的东西就不一样,你在想着人生、公司、人才,她么……我不知道在想什么。”

    温晓光笑了笑,“其实我更羡慕她的。我没有这样好的爸爸,给我提供这么优渥的成长环境,还带我来英国。我爸都没有带我出过我们那个市。”

    而且,身体年龄过小,心理年龄过大,使得他没什么特别好的朋友。

    与年纪大的人只能谈工作,谈玩人家不感兴趣。

    与年龄小的人谈,层次太低,他会觉得无聊。

    温晓光提了一下自己的平民出身,这有助于拉近和普通人的距离感,这是他学会的一招。

    施建华也是觉得自己今天遇见一个特别的人了,他被折服,至少到目前为止,他承认温晓光是有人格魅力的,像个领袖。

    “温先生,你准备聘用我做什么工作?”

    “要看您最擅长什么,让你在自己不习惯的岗位上,很难开心的。”

    而没有哪一个真正的人才会选择做自己不开心的工作。

    “我擅长的嘛?”施建华也坦诚相告,“我好像没有特别实在的技能,我不会写代码,也不是专业的会计,我就是有些强迫症,还善于捕捉别人的才能。所以才做了hr这个职位,我不喜欢公司乱糟糟的,然后一群人像没有理想一样躲在这个残酷世界的某个角落里领取一份糟糕的薪水。”

    温晓光说:“微拓有明确的价值体系,我们希望让城市生活更美好,着重于用技术解决城市生活中的痛点。”

    “很不错的概念,员工每个人都接受并且认真在日常工作中遵循吗?”

    反问的很到位。

    其实不一定的。

    就像班主任,天天喊学习重要啊,学习重要啊!但是孩子们无所谓的。

    “这就是我来英国找你的理由啊。”

    “别这么客气。”施建华伸出胳膊,起身来了一次握手,“这是温先生给我的一次机会,如果做得不好,请批评我。”

    “是提意见,我们公司不提倡上下级这种等级观念,大家职位是有高低,不过那是为了高效的管理公司,不是说事事都得听我的。施先生可以把过去您的待遇告诉我,我想我会让你满意的。”

    施建华充满爱意的看着自己的女儿,“谢谢。我的女儿性格内向,但这个世界对外向的人更友好,我想我得给她赚一笔钱。”

    那个叫angle的女孩其实并不给人以内向的感觉,又或许是此时在运动,所以看不出文静。

    但不管如何,至少从表面看是个很健康的孩子。

    “不会的,您的女儿很优秀,再长大几年,话会多起来的。”

    施建华似乎在想着什么,他侧身问道:“温总,在您的未来畅想中,微拓应该是一家怎样的企业?”

    “用大公司或是多少营收这些概念会有些俗。”温晓光自信的讲,“我希望将来您在年迈回顾一身时,任职微拓会是你最骄傲的一段履历。往大了说,我希望微拓的高管在报出自己身份的时候,都有着从内心而来的由衷的自豪。”

    “这可不是个小目标。”

    “我才22岁。”

    劳资年轻,就是无敌。

    “要是我的女儿,能像你一样有自信,那就太好了。”

    他招了招手,把闺女叫了过来,文留书也很快回到温晓光的身旁,并从眼神里知道谈的不错。

    “那我就不打扰了。”

    “好。”施建华补充了一句,“温总急着回国吗?如果不着急,我们可以一起。”

    温晓光淡笑着摇头,“那我等你的电话。”

    分开之后。

    施建华问女儿:“你的妈妈我问过。但还没问你,如果我回国工作,你愿意和我回去么?”

    “都可以吧,我没关系。”

    这就是他想要改变自己闺女的地方,问什么都说‘随便’,考虑别人的感受是美德,但处处考虑就会失去自己。

    外面。

    “这人怎么样?”

    “陆勤夸到天上去了,说我都不一定能搞得定。你说呢?”

    文留书讲,“我问你,你的感受。”

    “emm……”他想了一想,“自信、聪明、心态积极。我以为人离开了工作岗位会很消沉,但他似乎还是活的不错,这很厉害。”

    有太多的人,在‘无聊’之中,就会把自己过废。

    “他的能力我去考察别人就是开玩笑,人不比我懂啊,而且有推荐人,有履历足够证明了。所以我就是看他心态是不是很积极,与消沉的人一起工作会很累。他总是让你觉得问题很多,与他这样的人一起工作,作为老板最常听到的应该是,我想办法搞定。”

    “他似乎也对微拓的规模和定位还算满意,对我也还算满意。”

    “好吧。那我们接下来做什么?”

    “接机,然后赶回利物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真没想重生啊〕〔大周仙吏〕〔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天官赐福〕〔在港综成为传说〕〔高人竟在我身边〕〔我在玄幻世界冒充〕〔第一战神杨风〕〔麻衣神婿〕〔北玄门〕〔开局签到荒古圣体〕〔剑来〕〔世子很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