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顶峰战神〕〔女总裁的战神女婿〕〔我是首富我骄傲了〕〔莫宛溪贺煜城〕〔先婚后爱:陆少夫〕〔死对头破产之后〕〔拼搏年代〕〔一胎俩宝,老婆大〕〔燃情总裁太坏了〕〔穿书八零成了五个〕〔战神下山〕〔少夫人她命中带煞〕〔戏鬼神〕〔我在火影创造克苏〕〔我靠种田养活陛下〕〔修星者〕〔一品医宋〕〔重生娇妻震惊全球〕〔抗日之铁血战魂〕〔冷面战神又撩又甜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温晓晓 第659章 付与萱的退休生活
    wetalk大楼的气氛从最紧张的时刻变得松缓了一些,尽管他们一直都在热搜的前列,不过舆论的风向已经变了,微支付勇于承担责任,坚决赔偿,而且直接拿掉了ceo,这些都使得用户并没有丧失对这家公司的信任。

    自媒体时代有一帮的跟风者,他们没什么对事实的求真精神,只是为了赚点点击量和粉丝所以一直跟着主流在吹捧。

    所以一旦一个东西臭了,那么到处都是咒骂,一旦一个东西火了,那就是全网一起吹,譬如华为。

    这是客观事实,而非一种好坏的价值判断。

    当到处都在夸赞温晓光处理此次事件的诚心、决心、勇气的时候,再说反话的人也是会被骂的。

    事件的翻转之间,微支付反而在危机之中传达出了这家公司的企业责任感,也扩大了知名度。

    温晓光一战定军心,他在这座大楼里是真正的灵魂人物。

    尽管主观上并不想这么做,但实际上付与萱已经成为了她的背景板,失意辞职和功成身退是两种完全不同的心理状态。

    付总甚至拒绝了继续任职不是资本的邀请。

    付与萱其实也并不责怪温晓光,在那天的夜里,那样的危机时刻,温晓光不采取雷霆手段,而去考虑她的体会,这家公司早就玩完了。

    但这并不影响她会不开心,谁都无法开心。

    私下里和黎文博见过也谈过之后,付与萱清空了自己在北京daguang100.的复式豪宅,她本来是想出售,但最后没舍得,选择了挂牌出租。

    至于她自己则拉着箱子,一身休闲装来到机场。

    候机的时候刷着手机依然可以看到有人梳理着这次危机的始末,还可以看到人们对温晓光所采取的措施的赞美,不管在哪一篇报道中,她都是那个失败的悲情人物。

    付与萱这三个字出镜率很高,在这几日每一篇文章中几乎是有温晓光必有付与萱。

    因为她还有一个身份,她是最早陪着温晓光开启微拓的六人之一。

    《从付与萱看温晓光的任人之狠》

    这是她在vip室里最后看的文章。

    这样的东西总是真真假假,令人难以分辨,文中所描述的她是个低调内敛,勤勉工作的性格,但结局却是被扫地出局。

    有些失实的地方,不过还是看得她心烦意燥的。

    “是付付与萱女士嘛?”

    耳畔传来一句相对柔软的声音。

     付与萱睁开眼睛觉得熟悉,大概也是不大不小的名人,“你是……吴作家?”

    戴眼镜的中年男士谦虚的笑了笑,“算不上作家,写过些企业史。没想到能在这里遇到付女士。”

    企业界的人多少认识这个专写财经类和企业史的作家,他还出过几本书介绍改革开放以来国内有名的经济人物,到如今还在继续着他观察中国企业和中国经济的职业生涯。

    付与萱也不例外,她知道这个人姓吴。

    “很高兴认识你,付女士。”

    &nb付与萱还是礼貌性的握了手,并开玩笑说:“只要你不在这个时候问我有关微拓的事,我想我认识你也会很高兴。”

    这作家不免大笑,“职业倾向嘛。不过我不是专挖小道八卦的那类记者,我对事实比较感兴趣。也许现在这个时间不合适,不过还是希望您能留个联系方式,也请允许我,能够找个机会和你当面交流一下。”

    其实还是说的很有礼貌的。

    付与萱也没好意思就此拒绝,“好吧,照你过去采访的人看,能被你采访,至少也算是有过成功经历的人。”

    “成功的定义人人不同,如果以温晓光作为定义的内容,那我们就都太失败了,实际上我并不怎么会随便被网上的声音改变我的看法,在我看来,你是非常成功的一位职业女性。”

    “谢谢。”付与萱是真心的,这个时候就算是奉承话,她也想听,“我想等过一段时间吧,可能我有过反思,呈现给你的采访过程也会更精彩一些。”

    “谢谢你能答应我。事实上我一直在尝试为微拓勾勒一张能还原它本来面目的历程。”

    付与萱说:“温晓光的曝光度一直很高,许多信息应该不难找吧?”

    “相反的,因为曝光太多,信息杂乱,从外面看里面就像是有一层厚厚的雾,很容易就错过了真相,就像现在,网上针对微拓和温总的说法,又有几成是真的?”

    “至少关于我去职的猜测中,有一半都是假的。”

    付与萱无奈笑笑,最后结束这对话,她要登机了。

    但联系方式被人留下,人也被这位作家记住,不管是微拓还是温晓光,都是很令人感兴趣的了解对象,付与萱又是此次危机的当事人,

    一手信息源呐。

    这趟航班是从北京飞往中海,付与萱没做别的,第一件事是先回家看看自己的父母。

    这几年她是不大不小的发了财,至少相对于原来的她,那个资产数是涨了50倍都不止的。

    虽然这次股票没有套现,但从2010年入北京,四年多时间她积攒下来的钱早已经是普通人一生都拿不到的数字了。

    过亿的身价是肯定有的。

    网上那些说她被去职的新闻伤害最深的其实是她的爸爸妈妈,两位老人都没讲什么,分别给了她一个拥抱。

    “以后就回家吧。”付妈轻拍着她的背。

    付与萱稍微有些失落,但没有崩溃,她反倒过来安慰父母,“别搞得和世界末日来了一样,我好好的呢。”

    付爸生气,“我是看新闻看的生气。”

    “哎呀,有什么好生气的,网上骂什么的都有,每个人都被骂,天天在乎那些日子该不过了。”

    “那还有家里的亲戚呢,平时夸你夸的好,现在一个个都幸灾乐祸!”

    付妈问:“那温晓光真就这么不近人情?”

    “不好说是不近人情,他也是无奈。这些事解释起来复杂,反正你们就正常过日子就行,我好着呢。路上还在盘算明天给你们买房去,赶紧把这老破小给换了,你们说过多少次,换房换房,就是不听。”

    他们家虽然是上海土著,不过都是工薪阶层,硬算资产是高的,可脚下的房子也不能卖了,不然住哪儿。

    “现在房价这样了,想换也换不起了。”

    付与萱觉得这也是让他们免除担心的一个办法,“不用你们付,我来付,我好歹也当过几年ceo,别老觉得我惨,和温晓光创业几年,你们女儿赚了上亿,那些亲戚你们也别管了,我就是失业天天在他们眼前晃,存款一天利息都比他们一个月工资高。”

    所以说温晓光那边的工作还是好工作,付爸付妈心里头不禁矛盾了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真没想重生啊〕〔大周仙吏〕〔天官赐福〕〔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在港综成为传说〕〔高人竟在我身边〕〔我在玄幻世界冒充〕〔第一战神杨风〕〔麻衣神婿〕〔北玄门〕〔世子很凶〕〔剑来〕〔开局签到荒古圣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