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弃妇又一春 第160章风言风语
    第160章风言风语

    虽然徐絮青生性冷漠,不过到底医术超群,许多人都受过她的照顾,由于李叔对大牛确实是真心实意的照顾,所以徐絮青对李叔家更加格外照顾一些。

    而且,李叔自小便是母亲抚养长大,眼睁睁的看着徐絮青一把屎一把尿把大牛拉扯大,格外敬佩,也正是因为这样才会对大牛分外照顾,对于这母子两人,颇多照顾。

    越想越觉得担忧,李叔紧张的道:“那你们这段时间就一直没有大牛娘的消息?大牛也不知道?不能啊……她虽然生性冷漠,但是对大牛却是十分认真尽责的母亲,是断不会无缘无故离开,置大牛于不顾的。”

    突然又面色一变,“难道是出了什么事儿?”

    陆灼华脸色慢慢沉了下来。

    原本以为李叔跟李恨水两人是联手的,不过如今听李叔谈话如此不顾及,恐怕是自己误会了,李叔对此应该一无所知,否则不会什么都说出来,陆灼华态度立刻严肃起来,抿了抿嘴,开口问道,“最近可有什么风言风语?”

    “风言风语……”李叔面色渐渐变得有些古怪,目光复杂的看着陆灼华,十分为难的模样。

    见他如此,想必自然就是听说了什么了,陆灼华皱着眉头道:“但说无妨。”

    “那好……那俺就说了啊。”先前听着那些话本就十分好奇,只是一直没有在见到大牛等人了,这会儿人总算回来,若是错过了这一次,恐怕就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够在看见几人了,李叔深吸口气,给自己壮胆。

    “其实,俺也听别人说过,他娘和你们并不是一起走的,他们还说,他娘这次是遇害了,并且……跟你有关……”

    “跟我有关?”陆灼华觉得不可置信,然而对上李叔充满疑惑的视线,忽然愣住,李叔断不是那种会胡诌八扯之人,如此说想必自然是真而切真的听过,并且……极有可能对面还有什么证据,才会让他这样相信。

    想到此,陆灼华不禁觉着有些头疼。

    先前自己刚刚到古窑镇所发生的那些事儿暂且不提,毕竟都是跟她有直接关系的,后来再次回到古窑镇所经历的那些波折虽说跟自己并没有直接关系,可是她跟蓬莱客栈确实有联系不假,也只能说是自己倒霉,可是这会儿呢?

    自己无非是当初受伤恰好被大牛所救,甚至被救之后就一直在大牛家,连门都没有出去过,怎么就连这样,有什么事儿怎么还都到了她身上?

    好事从来没有遇见过一件,这些操心的事儿却一件接着一件,陆灼华经过现代科学教育之人,甚至都想要去看看自己是不是撞了什么邪,怎么这具身体这么倒霉,什么事情都摊上了。

    见李叔之后便一直盯着自己不言语,陆灼华更觉着头疼,无奈的开口道,“您就直接说吧。”

    李叔就算还有些忐忑,也终究不再踌躇,原原本本的将事情说了出来。

    原来,有人确实是瞧见陆灼华和大牛两人率先离开,也看见当时徐絮青并没有离开,可是第二天徐絮青就彻底没有了踪影,有人说这都是因为陆灼华。

    陆灼华在大牛家休养不是什么秘密,她被冲到岸边身上又有伤也是众所周知的事情,有人就以此为理由,言之凿凿的说,徐絮青母子二人都出了事儿,就是被这个女人连累的。

    是她的仇家找上了门,而她和大牛又先走了,那伙儿人就将一切罪名怪到了徐絮青的头上,不然为何徐絮青母子两人都安稳了这么多年,偏偏一遇到了她就出了事儿?

    被有心人渲染,几乎整个村子的人都知道,徐絮青母子是被她连累出了事儿。

    就在刚刚,大牛等人回到这里,也不过瞬间,几乎整个村子的人都知道了此事,李恨水要取找大牛,李叔想了想也没拦着,并且告诉李恨水,一会回来的时候将大牛带过来,便是准备问问这事儿是真是假,没想到还没等到李恨水带大牛回来,就等到了陆灼华。

    不过李叔见到方才陆灼华大牛等人回来时候的场面,心里就有些犯嘀咕,他是看着大牛长大的,对于他的人际关系十分清楚,知道他们母子二人想来独来独往,连个亲戚都没有,是不可能有这么多的人跟随的,既然不是跟着他的,那便是跟着陆灼华的了,原本李叔对于那些人所说的话还保持怀疑的态度,由此却已经信了三分。

    只是,李叔从前只是听说过陆灼华,并没有跟她说过话,这会儿跟她聊了会儿,觉着她又不像是那种人,于是聊着聊着便忍不住将什么事情都说出来了,说完见陆灼华虽然有些无奈,却并没有太过激烈的反应,心里又放松几分,忍不住又道——

    “事情应该不是像他们所说的那样吧?你……”

    “不是。”陆灼华如实否认,却并不准备将事情的真相告诉他,毕竟这其中太过复杂,再者如今又有李恨水在,摸不清李恨水的真正意图,又怎好将徐絮青的那些事儿说出来呢。

    不过李叔对徐絮青母子的关心是真心实意,若不给他个交代恐怕他会心有隔阂,如此一来在李恨水那边又比较难办,便又开口道:“事情究竟如何我也并不知晓,不过有一点他们说的却没错,便是我和大牛两人确实是率先离开的,离开之后就一直没有回来过,也是在刚刚才知道大牛娘不见了人影,似乎又很多日子没有回来了?”

    李叔小心翼翼的看着她,对此并不是十分能够确定真伪。

    陆灼华挺直脊背任他打量,全然的坦荡。

    李叔又盯着她看了会,最终叹了口气,哪怕事情就真像是大家所说的那般,也并非是她授意那些人去陷害徐絮青的,甚至她也是受害者啊,又怎么忍心去责怪她?

    更何况,不论如何,大牛总归还是平平安安的出现了不是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