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弃妇又一春 第169章真相【下】
    第169章真相

    “不必。其实也没有什么好避人的”

    陆灼华说着冷冷瞥了眼李恨水,见他连正眼看她都不敢,心中越发确定,他必然对于徐絮青离开的事情知晓因此而心虚,至于他旁边的李叔两口子,虽然是外人,对于徐絮青母子二人却是真心实意的关心,倒也没有什么可隐瞒的。

    “你想要知道索性让你知道个一清二楚。”陆灼华长叹口气,缓缓开口道:“我什么时候过来你清楚,后来又是你我一同离开,所以后面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我并不清楚。”

    言语至此又苦涩一笑,“你和你娘在一起生活了十多年,对她的性格应该也有了解,还是你觉得她会是那种听我的话受我摆布之人?”

    见他听着这话眼中露出迷茫又痛苦的神色,她又有些不忍,可更多的则是心累。

    徐絮青实在是将他保护的太好,幼年时期天真烂漫不知世间丑恶固然是最好不过的事情,可是放在一个已经十五六岁,在这个时代很快就要成家的男人来说,未免有些不太理智。

    她感动于徐絮青作为一个母亲的所作所为,尽全力将儿子保护到最好,中间多少苦累,不必多说也能猜到一二,却并不认同这种教养方式。

    她终究不能够陪大牛一同长大,以后离开了她之后他自己要如何生存?哪怕到了危机时刻找到人托孤,又怎么比得过从最开始就将一切都告知于他,教会他一切?

    大牛的反应确实照别人要迟钝不假,却不是傻子,只要用心教导即便学不来十之**,也能够学到一二,即便学不会其他,学会她的冷漠他来说也是好事儿。

    无法辨明索性远离,这样即便别人心存不善,倒也不必太过担忧,而不是像现在,不清楚对方是好人坏人,要时时担忧会不会在危难之时给他来个致命一击……

    想到大牛方才在饭桌上的所作所为,陆灼华又忍不住叹了口气。

    徐絮青突然离开找不到人,他思母心切将事情怪罪在他的头上倒也不是不能让人理解,可他错在不该太相信李恨水,即便两个人从前是有交情,可到底多年未曾联系,怎么能如此轻易的就相信?对别人连一点点的防备之心都没有,以后要如何一个人生存?

    陆灼华看着他,见他到了这会儿依旧没有半分了悟的模样,有气无力道:“总之你娘亲为何忽然离开我不清楚,她离开的事情同我没有任何关系,只是,我确实受她所托要照料你,你大概想象不到,那样骄傲的一个人,没有任何凭仗去求人有多卑微,你想听吗?”

    求人?同娘亲生活了十多年,娘亲何曾求过人?大牛听着这话先是一怔,想象着那个画面,眼眶瞬间变得通红,不可置信的看着陆灼华。

    “那日你不是没看到我拿那本书,心中就没有过好奇为何你娘亲的必生绝技落到了我手里?”

    大牛脸色渐变。

    “你一直觉得我什么都要管,是多管闲事,你以为我看不出你的脸色?若非你娘亲苦苦交代,我为何要做这些费力不讨好的事儿?”这个时候他是否会因为现在的言语受伤,话既然已经出口,索性下剂猛药让他有些危机感,想来今后也能长些记性。

    说完大牛,她又看向李恨水。

    李恨水还尚未从她方才所言中回过神来,乍一见她看向自己,几乎要跳起来,瞪着眼睛看她,陆灼华努了努嘴,还不等开口,他猛地打断她的话:

    “你莫要将此放在心上,他这会儿会如此是因为太过担心徐大娘,并非是有意针对你,他也知晓你这是关心他,怎么会真的怨恨你,你也知道他是个直肠子,有事儿藏不住,等过了这段时间想开了,自然不会在如此。”

    陆灼华看着他,似笑非笑。

    在她目光注视下,李恨水脸上的笑容渐渐有些收不住,脸色越涨越红,就在他即将要顶不住的时候,陆灼华缓缓扯起嘴角,笑容依旧称不上和煦,淡淡道:“希望如此。”

    “一定会的!”李恨水后背的长衫已经被汗水打湿,宛若侥幸从十八层地狱逃出般,激动道:“大牛是最重感情之人,我同他多年不见,他还记得当时我们相处的点点滴滴,把我当做最亲密的兄弟,能得他如此对待,没齿难忘。”

    他清楚她心中所想,可如今李叔大牛纷纷在场不好说明,只能尽力的让她看到他的真心,说话之时一字一顿,见她眼中的敌视总算少了几分,才转念道:“我相信如此重情重义之人断不会恩将仇报,日后你若不方便的时候我可以告诉他,他也年纪不小,有些事情也该清楚了,相信你我二人在身边,徐大娘会更加放心,大牛也会慢慢成长。”

    每字每句,句句认真,神色凝重,只差对天发誓。

    李叔和大牛二人眼眶甚至有些发红,就连陆灼华有那么一瞬间都有些怀疑自己单方面的猜测对于他来说是不是有些不太公平了,毕竟除了老陈的话之外,还并没有什么实质证据证明他真是包藏祸心……

    意识到自己心中所想,陆灼华晃了下神,复又看向李恨水,目光中打量意味更浓。

    李恨水不似方才那般紧张,虽然依旧不敢直视她,却是来到这里见到她之后难得的心平气和,只是笑容依旧有淡淡的苦涩。

    陆灼华收回视线,不再看他。

    两人方才的怒剑拔张大牛并非没有注意到,只是思绪还停留在陆灼华所说的徐絮青事情里,这会儿才回过神,再看陆灼华目光颇为复杂。

    娘亲离开的事情,她算是比他还要更早知道的,但是她却并没有告诉他,直到这一刻他回来像个傻子一样寻找,大牛依旧有些怪她,却也清楚,她没有恶意,这一切应该都是娘亲交代的,他对陆灼华又稍稍有些抱歉,尤其是想到这么多天陆灼华对他的关心,更是几乎无地自容。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