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弃妇又一春 第189章真相
    韩岩松吞吞吐吐,显然遇到了麻烦,却又不肯明说,陆灼华起初一头雾水,随后突然想到,不,是忽略一件事。

    韩家在这边并不算高调,似乎是冯家一枝独秀,但是事实上,就连冯家之人对韩岩松都颇为忌惮,听说韩家当初在汴京当官,后来发生了些事儿告老还乡,又有小道消息说县令陈平去韩家拜访却被拒之门外,即便这事是假的,可看陈平与韩岩松之间显然是有些关系的,而冯家却为官府所不容,如此就足以说明一切,韩家,不过是刻意低调罢了。

    而韩家这样的背景若想调查一些事情简直易如反掌,哪怕有人刻意隐藏……

    其他的地方都已经张贴出了通缉令,只有这边一直没有动静,若非自己从来苏镇回来也都不清楚此事,县令张平和八爷之间关系莫逆,八爷对她从来维护,这其中谁在帮忙不言而喻。

    不过纸怎么可能永远包住火,韩家若真想要调查不过分分钟的事儿,想必韩岩松自然是知道了这事儿,才会在通知了八爷的情况下还突然改变主意,如果真是因为此事,她也确实不能怪他,也不会怪他,虽然当初韩家人对她有不敬,她也因此对韩岩松有些成见,可相处了之后,尤其是蓬莱客栈发生那样事情时候多亏他鼎力相助,如今自己怎好恩将仇报,明知道自己会连累他还非要将他拖进来

    只是,汴京她去定了。

    陆灼华眼中的无奈散尽,笑着看向韩岩松,"说起来却是我要跟你说声对不起了。"

    "不……"她如此坦诚,韩岩松几乎立刻就想安慰她,随后想到自己初听到这事的震惊,话又咽了回去。

    那天他从八爷处回去之后,就被爷爷叫去,原来他要去汴京开画坊之事被二弟捅到了爷爷面前,爷爷曾经叮嘱不许家族中人趟进汴京那蹚浑水之中,他以为爷爷是不同意他去那边,哪怕是以商人的身份,当下便决定跟他就韩家以后的发展跟他谈一谈,谁知爷爷谈话的重点竟然不是汴京,而是冯阿华。

    韩老太爷问他可知她的真实身份,韩岩松心中虽有疑问,却还是如实将自己当初调查的关于她的所有事情都告知爷爷,可爷爷却说一切都是假的。

    "她的才华,手段,面对歹人的气势,哪里会是小门小户人家女儿能够养成的身世坎坷倒是真的。"韩岩松清楚的记得爷爷在说这话时候的神情,那是幼时一家人在汴京,尤其是最后那段时间爷爷惯常会出现的,而从汴京回来到这边之后,爷爷就几乎没有再出现过那样沉重的神色。

    韩岩松这才知道原来自己当初所调查的一切都是假的,她并非什么疯婆子的远房亲戚,甚至都连名字都是假的,她的真名叫陆灼华,竟然是前段时间闹的满城风雨的陆尚书的女儿

    虽然韩岩松初次见陆灼华之际就觉得她气质无双,完全不像这个地方的女孩,尤其是在了解她的所作所为之后,更觉得惊艳,却从来没有质疑过她的身份,一方面是不觉得这个地方处了他们韩家人之外还能有什么大人物出现,另一方面则是对于自己情报系统的自信,如今想来只怕当时陆灼华的一切就已经被人保护了起来,而能够有如此手笔的人,自然就一个。

    本章已加载完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