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弃妇又一春 第2章身份风波
    陆灼华死而复生,将在场的所有人都结结实实吓了一跳,冯婆子与张金贵瘫倒在地,就连县令也是面色煞白,许久才从身后的捕快怀里直起身。

    到底是一方之首,总不好太失面子,县令指着陆灼华大声喝道,“你是人是鬼?”

    “当然是人。”陆灼华盯着他颤抖的手嘴角抽搐。

    “是人就好。”县令张平按下那股恐惧,恶狠狠的瞪了眼冯婆子,要不是这老太婆上来就说人死了,他也不至于连检查一下都不曾被吓成这样凭白在大家面前丢了面子,于是沉声道,“既然如此,你就将方才发生之事叙述一遍,这二人到底是谁要加害于你,说出来本官自然会给你一个满意的交代!”

    “……回大人,民女不知。”

    陆灼华也是有些无语,上辈子活得风光无限临了被人害死不知道凶手也就罢了,如今穿越到这个时代竟然一点原主记忆都没继承活像个傻子一样连上一秒发生了什么都不知道,心中千万头草泥马呼啸奔腾,姑娘啊,这仇咱还是要等一等在报啊。

    陆灼华缓缓跪倒,手抚着着实疼痛的头,哽咽道,“启禀大人,民女大概是被摔坏了头,莫要说不知道是被谁所害,就连自己是谁都忘记了。”

    “啊?”

    众人皆是愣住,有人欢喜有人愁。

    冯婆子几乎是立刻就扑了上去,抱住陆灼华大哭起来:“俺可怜的娃儿,你可算是醒了,要真是扔下俺老婆子一个人,可叫俺怎么活啊!”

    方才醒来冯张二人一直争论不休,两人之中必有一人害了她,一想到这老婆子也有嫌疑,陆灼华就觉得心里膈应得慌,往后闪了闪身子。

    冯婆子起初还因为陆灼华忘记了从前的事情而窃喜,见此不由愣住,“阿花?”

    阿花?这名字可真够土的,陆灼华越来越头疼,不知对方是敌是友也不愿多交流,好在她“失去记忆”。

    “你是谁?”

    陆灼华双眼漆黑而明亮,与先前那副畏畏缩缩的模样截然相反,冯婆子看着这样的她突然有些发愣,“俺……”

    “谁知道这老婆子是你的谁。”张金贵突然开口,转头看向县令,“敢问大人,上次官府让大家将家里人口汇报上去之时,冯婆子可将这冯阿花的资料递了上去?”

    “恩?”张平神色凝重起来。

    最近邻国动作频频,前段时间不少地方都揪出了那边过来的细作,朝廷下令彻查所有地方人口,外来之人务必仔细勘察慎防居心不良之人。

    经他提醒冯婆子也想到了那次的事儿,不由大惊失色:“大人莫要听他胡说,俺侄女身份清白,才不是细作!”

    倘若陆灼华被定为细作,她还能不受连累?

    可那人将人带来之际曾百般叮嘱她不许将冯阿花的身份泄露出去,否则出了意外就要她自己承担后果,想到那人的大手笔,她隐约觉得将来真有什么后果一定不是自己能够承担的起的……

    冯婆子不由陷入两难。

    陆灼华听着“细作”二字,也隐隐有不好的预感,不过眼下她已经挑明自己失忆,又对眼前情况一无所知,更不敢轻易开口。

    “那她是哪里人士?”张平边问冯婆子边细细打量陆灼华,心中恐惧越来越甚,他来此地就任三载,对河西村虽然不甚了解,可凭借此女的容貌,绝不可能闻所未闻,听说那搜出来的细作中不乏美貌女子……

    “这……”冯婆子再次失声。

    “你都知道什么,都说出来!”张平不再理冯婆子,沉着脸问张金贵。

    “不瞒大人,冯阿花来河西村已有一月有余,冯婆子称她是她远房表亲,可河西村的人都知道冯婆子是被他男人从窑子门口捡回来的,多年来从未见她有什么亲戚走动,怎么突然之间就多了个远方侄女?况且她这侄女花容月貌,谁知道她打的什么心思!”

    “你胡说八道!”冯婆子尖叫起来。

    陆灼华眉头则越皱越紧。

    看来她的身份确有问题,不然照着冯婆子刚刚那会儿的牙尖嘴利不至于连话都说不利索,难道她真是细作?尼玛,那她还不得直接被关起来,搞不好还会被弄死啊!

    虽然她死后穿越过来不假,却不敢保证再死一次就能穿越回去,稳妥起见还是活着好些,这样一想,陆灼华立刻坚定了自己一定要好好活下去的念头。

    她想了想,开口道,“民女已经失忆完全记不得从前之事并非假话,不过更因如此民女才更不能为自己辩解,不知大人可有什么甄别细作的法子?”

    张平深深的看了她一眼,“你倒是沉稳。”

    陆灼华心一跳,“身正不怕影子斜,民女没有做过,自不必惊慌。”

    “看来你是真失忆了。”

    就在这时,从远处跑来一匹马,马上之人下来走路一瘸一拐,趴在张平的耳边不知说了些什么,只见他眼中闪过一丝惊喜,招了招手叫小厮附耳过来,秘密交代了几句,待小厮走后,看向陆灼华,“赶得可巧,既然姑娘光明磊落,不如就随本官走一趟,来人,将三人全部押回县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