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弃妇又一春 第16章交易
    陆灼华心口一跳,难不成又出事儿了?

    那天县令将两个人放出来其实并没有给一个清楚的交代,陆灼华猜测他应该是确认她不是细作的身份,却不敢完全确定,这会儿见到他不由有些忐忑。

    正犹豫着一会到底要怎么说合适,那边张平和冯婆子也已经看到了她。

    陆灼华半蹲在地上,手指上还沾着泥巴,虽说五官依旧精致,但这姿势看起来实在是太田园了。

    谁能够想象得到此时眼前这个女人竟然会是大名鼎鼎的前任尚书陆佑成的女儿,传闻中温柔贤惠,才貌无双的千金小姐陆灼华?

    可惜陆佑成一生光明磊落耿直正义,到最后就连自己已经出嫁了的女儿都还要受到自己的影响,张平心中唏嘘,忍不住叹了口气。

    声音虽然轻,却让时刻注意着他一举一动的冯婆子吓得腿发软。

    方才她回来之际恰好碰见县令,更没想到县令不止是看到了她,甚至还将她叫到了身边,一听才知道县令竟然是要她带他去她的家。

    倘若是以前什么事情都没有的时候也就罢了,可昨儿个他们才因为一些事情进了监牢,如今还没有确切的洗脱她们的罪名,县令大人就来了家里……

    难不成县令大人有后悔了昨儿个的决定,不相信陆灼华的清白,所以又过来亲自审问?

    越到家门口越害怕,这会儿在听到叹气声,冯婆子腿一软,差点跪了下去。

    方才从镇上回来恰巧碰见,县令便要求她同行,期间问了不少关于陆灼华的事情,以为县令大人又要旧事重提,越到家越心惊,如今到了家门口在听到这叹气声又怎能不害怕?

    “大人。”

    别说冯婆子害怕,陆灼华也是有些忐忑,不过这会儿人已经到这了,害怕也解决不了任何问题,陆灼华整理整理衣衫,出门迎接。

    “恩。”张平应了声,脚步平稳的进了院。

    陆灼华看了冯婆子一眼,见她笑容苦涩,淡淡的收回视线,随着张平的身后回到院子里。

    “这是你画的?”看见地上画着的蘑菇图,张平立刻回头看向陆灼华。

    “是。”隐约觉着张平的态度有些不对劲儿,陆灼华不由也看了眼那画,心中升起疑惑。

    “你认得这个?”

    “不认得!”不等陆灼华开口,冯婆子立刻道。

    张平睨了她一眼。

    “确实不认得。”陆灼华如实道:“不瞒大人,这东东西是民女今早早起去山上碰见的,因为不认得,所以才会画出来,准备问问别人。”

    又道:“不知大人可认得这东西?”

    张平眉头微微皱紧,顿了顿,道:“恩。”

    陆灼华心中一喜。

    不光是因为马上就能够知道这东西的来历,更是因为张平对她的态度,不仅没有恶脸相向,甚至还肯解答她的疑惑,这是不是说明张平并不敌视她?不敌视她的前提一定是她不能是细作。

    如果她不是细作,那么即便张平的到来有些叫人意想不到,她又有什么可担忧的?

    陆灼华松了口气,笑着道:“大人可否赐教?”

    张平看了眼四周,远处三三两两的人正往这边走来,他并未说话。

    “虽然屋舍贫寒,但大人既然已经到了门口,总不好叫大人还在外面站着,请。”陆灼华知他是不喜欢被人观瞧,从善如流的做了个请的手势。

    进了屋,四下打量一圈,张平的心里越发不是滋味,他对陆佑成一直十分仰慕,在朝廷那边他帮不上忙,如今他女儿到了自己管辖之地哪有置之不理之事,不过明里暗里又有多少双眼睛在看着他,他也不好将事情做得太明显,到时不仅会让自己难脱身,同时也会给陆灼华带来麻烦。

    张平斟酌着道,“赐教到是说不上,只是曾在药铺见过这玩意儿。”

    不过一句,便没有在说下去的意思了。

    陆灼华的心又跟着提了起来。

    想来这东西是种药材,张大人没有说全倒不是问题,只要有时间去药铺问上一问便行,但是他如此反复的态度来到这里到底所为何事?

    张平看出陆灼华一干人等的担忧,这才说起了正事,“本官过来这边是想要找一处地方,准备盖一所房子。”

    盖房子?陆灼华有些诧异。镇上交通便利,环境好的地方也不是没有,他怎么会来这等偏僻的地方?更重要的是,这种事情怎么会跟她们说?

    “本官很看好你们这里。”张平随后的话解开了陆灼华的困扰。

    “啊?”冯婆子惊讶出声。

    张平又道:“本官虽然占用你们的土地,却不会让你们居无定所,村西头的陈家准备举家迁往京都,空下来的房子本官已经买了下来,你们就去住那边吧。”

    “大人的意思是要我们去陈家住?”

    陈家在河西村算得上是村子里的首富,房子刚盖了两年,那叫一个又大又气派,一想到以后可以住在那里,冯婆子脸上的笑容掩都掩不住。

    陆灼华不由看了她一眼,大概能够猜到这是占便宜的事儿,她猜不准张平的用意,“大人这是……”

    冯婆子扯了下她的袖子,陆灼华继续道:“还有没有其他的条件?”

    “在你们住过去之后要仔细照管好陈家的一切,以后有需要用到那里的地方,你们不得以任何的借口拒绝。”

    “听明白了么?”陆灼华看向冯婆子。

    “大……大人您的意思是那房子不属于俺?”冯婆子听着这话不由愣住。

    张平睨了她一眼:“不同意?”

    她一讪,开始琢磨起来。

    虽然这个房子又小又破,但好歹也是她的房子,陈家的房子再好也不会是她的,如果什么时候县令大人后悔了把她赶出去怎么办?可她岁数都已经这么大了,身后也没有个一儿半女,也不能浪费银子去给别人做嫁衣啊,那她岂不是一辈子都住不上那么好的房子了?

    冯婆子越想越犹豫,愁容满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