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弃妇又一春 第20章结交
    “冒昧问上一下,姑娘方才所说的便是这件事?”

    陆灼华不明王掌柜这话是什么意思,如实点头,就听王掌柜哈哈大笑起来,“倘若是这件事姑娘不必担忧,王某人跟你保证事情不会出半分差错,别说那人会找谁帮忙,即便是天王老子你也不必担心县令大人会改变主意。”

    蓬莱客栈自然能够在此屹立不倒,自然是有自己的门路,其中不刨除与县衙之人交好,既然这样说想必定是听到了什么风声,陆灼华虽然不清楚状况,却也不在担心。

    王掌柜又邀请她过去家里坐坐。

    陆灼华本来就决定要认识认识王掌柜这个人,自然没有拒绝,领着张翠莲两人跟着王掌柜一同去了后院。

    陆灼华本以为王掌柜所说的家里就是那处自己神往已久的精致建筑,却没想到他带着两人绕过迂回的小路,去了另一处地方。

    此处地势比之那处建筑要高一些,几乎与凉亭持平,在其北方,虽然比不得那处建筑精致,却也别有一番精致。

    陆灼华可以肯定的是,自己所处位置的建筑是能够在外面看到的,而走了这么多的路能够肯定的是这边地势大多如此,如果这样的话那么那处房子就是有意将地基调低的,也不知那处房子是用来做什么的。

    陆灼华一边走一边想,一直到了屋里,听到一阵雀跃的声音才回过神来。

    “爹爹,这就是您说的画画很厉害的人吗?”

    说话之人大概十三四岁的年纪,穿戴光鲜亮丽,举止十分活泼。

    王掌柜看到她脸上露出宠溺的笑容,“对,沁儿过来打声招呼。”

    “她怎么这么年轻?”王沁儿走到陆灼华跟前,小嘴一撅,哼了声,“我还以为会是一个白发苍苍的大胡子爷爷呢。”

    “爹爹的眼光你还信不过?这位姑娘虽然看起来不大,但画功深厚,你要跟着多学习学习。”

    “爹爹每次都这样说!”王沁一把挽上陆灼华的手臂,娇声道:“我可听说你上次画了赤兔马,画的可传神啦。”

    “不得无礼。”王掌柜有些无语。

    陆灼华笑了笑,“都是大家过奖而已。”

    “我也觉得是这样。”

    “沁儿!”王掌柜把脸沉下来。

    “哼!”

    见两父女要吵起来,陆灼华赶忙道:“掌柜不必担忧,我很喜欢她的性格。”

    倒也不算说谎,自从来到这里之后她见过的人虽然不多但也不算少,大多能从行为举止判断出对方是个什么样的人,同样是十三四岁的小姑娘,王沁要比张翠莲活泼得多,甚至与她童年的时候有些相似,让她觉得十分亲切。

    王沁听她这样说更是得意,冲着王掌柜做了个鬼脸,拉着她快步往前走:“爹爹你就回去罢,我知道你要什么风格的画,我会跟她说明的。”

    “诶……”王掌柜见自己说什么都没有了,头疼的道:“阿花姑娘你多担待着点,这丫头被我宠坏了。”

    陆灼华不由莞尔。

    王沁是个自来熟的姑娘,拉着陆灼华一起跑到自己的闺房,见张翠莲气喘吁吁的跟过来却有些不高兴,“你过来做什么?我又没有邀请你。”

    张翠莲一咧嘴,就被王沁往回推,“你回去,别过来呀!”

    陆灼华这才有些不悦,道,“她是我带来的。”

    “我知道。”王沁小嘴巴一瘪,“可我有很重要的事情要跟你说,不能叫第三个人听见的。”

    见王沁一脸为难,陆灼华顿了顿,无奈的看向张翠莲,“那你暂且在这里等我一会,若是觉得无聊就去客栈。”

    陆灼华说完,王沁又兴高采烈的将她拽进了房里,“来来来,快进来!”

    等她进屋,回身便将门锁了起来。

    “王家小姐这是做什么?”陆灼华看她实在是可爱,有心要逗逗她:“掌柜的叫我过来是要小姐带我去作画的,难道我们要画的是小姐的闺阁?”

    “当然不是。”王沁没想到陆灼华是在跟她开玩笑,认真的摇了摇头,随后脸上的笑容越来越淡,走到桌子旁一屁股坐了下去,用手柱着胳膊看着她,叹了口气,“不瞒你说,其实我叫你过来是有别的事情的。”

    这姑娘钱财无忧,爹娘宠溺,又能有什么天大的愁事,陆灼华隐约猜到了几分,走到她的对面也跟着坐下,给自己酌了杯茶,幽幽道:“让我猜猜,小姐所忧愁的应该是感情上的事儿吧。”

    “你胡说!”

    “不是吗?那便好了,我既不是小姐的家人,又不是媒婆,小姐若真是有感情上的事儿与我说确实是没有什么用的,既然如此我就走了,一会儿还要作画,再晚恐怕今天画不完了。”

    陆灼华说着就起了身。

    王沁赶忙拉住她,“唉唉唉,我说,我说还不行嘛,我想要你帮我画一幅画……”

    “画什么?”

    “画……等等,你要保证不许告诉任何人!”王沁正要说突然想起一件大事,等到陆灼华保证了之后,她才神秘兮兮的凑到她的耳边,说起了正事。

    ——

    陆灼华清楚自己将来至少有一段时间都是要在这里生活的,而自己没钱没势,能够找到一个靠山以后的生活会容易许多,恰巧王沁的性格是她所喜欢的,便打定主意忙。

    不过王沁与她刚刚相识,小姑娘脸皮还是有些薄,并没有说清那个人是谁,只交代明儿个要带她过去看。

    陆灼华又同她商量清楚明儿个要注意的事儿,便带着张翠莲回了前院。

    “你们两个干什么去了?”冯婆子脸色憔悴,起初一个人在那边发愣,看到两人立刻走了过来。

    陆灼华注意到她情绪不对,问道:“事情进展的不顺利?”

    方才王掌柜一副这件事已经板上钉钉的架势,她以为他知道什么内幕,于是在他说要带着她去见王沁的时候果断答应,难道他的判断出了错?

    “这……”冯婆子抿起嘴,抬头看了她一眼,幽幽说道:“对你来说,还算顺利吧。”

    什么叫对她来说算是顺利?她既没有跟她一起过去,也没有表明自己的态度,何谈顺利不顺利?陆灼华疑惑的看着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