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弃妇又一春 第32章枪手
    “就是宋家,宋员外今年六六大寿,宋家少爷准备送幅画。”陈书讪讪的看着她:“不过……”

    “不过什么?”

    “宋家少爷有要求……”

    “说。”陈书如此吞吐,陆灼华心里有了些谱。

    “宋家少爷知道你不愿意露面,所以他准备帮你一把,希望画作能够署他的名字……”

    他这是要她做他的枪手?陆灼华不怒反笑,看向陈书,“你说过你也曾以绘画为生是真还是假?难道不知道对于创作者来说成果就是自己的孩子,你觉得有谁愿意将自己的孩子给别人?”

    陈书自认是个雅士,并且一直以来以此为荣,听到陆灼华这话臊的脸通红,讪讪道,“俺自然懂得这个道理,所以并未直接答应他,而是选择和你商量不是?他这想法虽然不切实际,但倘若是手头缺钱……”

    “恩?”

    “听说你前儿个去了雪女坊。”许是觉得自己这样说不妥,陈书很快低下头,剩下的话终究没有在说出来。

    事情这么快就传到这儿来了?虽然从她踏进雪女坊的那一刻就已经做好会被别人知道的准备,但也没想到消息竟然走漏得这么快,陆灼华忽然升起一种不安来。

    这件事被众人知道了倒也没什么,但是别的事情呢?别的事情消息是不是也走漏得这么快?例如……例如她去铁匠铺的事儿?例如她当初和人打架?

    陆灼华心慢慢沉了下来,“你告诉宋家少爷这不可能。我缺钱不假,但是什么事情该做什么事情不该做我还有个底线,如果你作为我的合作者连这点默契都没有,让我以后如何再与你合作?还是你不准备和我合作了?”

    哪怕这个时候对于陈书提出的这个想法十分厌恶,陆灼华还是十分理智。

    陈书这边算是她目前来说钱源最为稳定的来处不假,却丝毫都不叫她担心,毕竟那天现场作画卖出天价的消息已经传遍了整个镇子,之后想要找她作画的人不是没有,只是因为觉着相较于其他商人太过功利的目的,陈书要相对高雅一些,就拿此事来讲,换了第二个人,也许就不是和她商量,而是叫她画出来直接卖给所谓的宋少爷了。

    况且在高雅的商人也到底是商人,她势必要给他个警告,以防下次再有什么措手不及的事情。

    “你别生气,若不喜欢俺推了便是。”陈书听到她这话果然很担忧:“什么人合作都难免发生摩擦,以后遇到这样的和私情你只管直说自己的想法便是。”

    “那你可想好要推辞的借口了?”

    “这……”陈书面露为难之色。

    “就说我不同意便是,如果想要作画没问题,宋员外喜欢什么我都可以画到他满意,但他若是执意想据为己有,那就另寻别家。”陆灼华不容置疑的道,见陈书脸色越来越难看,又道,“就说你根本劝不了我。”

    陈书这才松口气。

    陆灼华又去了铁匠铺,面具还未做好,陆灼华再三交代他一定要注意这才离开,之后按照当初从雪女坊掌柜的约定,带着作品再次来到了雪女坊。

    “带图纸了?”雪女坊的掌柜薛功海见她问道。

    “带了。”

    薛功海立刻给小二使了个眼色,小二笑容可掬的走过来,“姑娘请,俺带您过去接受考验。”

    原来那日陆灼华离开之后薛功海特意调查了陆灼华一番,由于那日陆灼华在大街上即兴作画卖的高价,不过一问便很多人都知道,仔细描述一下模样倒也能够贴合,只是陆灼华并非镇上之人,在河西村居住也不过一个月多,不由令人有些担心她的来历。

    薛功海犹豫了许久,后来又听说除了庙会一事再次得知了陆灼华的消息,才知道陆灼华竟然与蓬莱客栈的人有瓜葛,他是从京城总坊过来的,从前就对王清贵夫妻二人有所耳闻,得知陆灼华与两人关系亲密更是愕然。

    雪女坊不同于其他地方,能够从京城道全国各地设立分坊,并且保持二十年来屹立不倒自然是有它的一套经营标准的,其中就明确规定过雇佣工人一定要身家清白一面因为私事而给雪女坊带来损失。

    但从这点来看,陆灼华这会儿的风头正盛显然是不合格的,蓬莱客栈虽然在这镇上颇有威名也许能够帮上一二,却也正是因为蓬莱客栈太过惹眼,多年来在镇上积仇不少更不再可考虑范围,但这姑娘画的画究竟有多妙才能即兴在大街上作画都能卖的上如此好价钱?

    薛功海起初甚至怀疑陆灼华是雇人和她演了一场高价戏,可当时也有不少人在场,在场的人都对陆灼华的功力赞叹不已,这让薛功海不由得有些好奇,适才没有在陆灼华进来的第一时间就说出雪女坊不用她的决定。

    不过既然陆灼华跟着去了后院,那么一切事情就要看陆灼华自己的造化了,毕竟相较于自己,后面那位更加重要,倘若真的能够得到后面那位的青睐,将来就是发生什么事情也与自己没有任何关系了,这样一想,薛功海不由得松了口气。

    再说陆灼华跟着小二去了后院,被领到一扇门前停了下来,“姑娘您进去吧,若有什么事情只管叫小的。”

    陆灼华狐疑的看了他一眼,看着眼前的门突然升起一丝疑惑,不过经历了去灯会突然出事儿,她已经为自己做了完全的准备,况且这里是雪女坊,她并不担心,微微点头,缓缓将门推开。

    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张原木方桌,左侧有个贵妃椅,椅子上坐着个一身白衣身量修长的男人。

    日光西斜,透着红晕,照进房内,洒在他的脸上,精致立体的五官沐浴在柔和的光晕下,不同于从前的几次,此时的他显得格外温柔无害,陆灼华觉得整颗心都酥软起来。

    那个男人不是别人,正是当初去县衙路上所遇到的绿衣男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